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565.第565章为所欲为

565.第565章为所欲为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200更新时间:2016-01-06 10:39:49
   穆季云的腰间围着一条浴巾,还有那么几颗的水珠停留在他那白皙的肌肤上,倒三角的身形体现出了他一直都很注重运动,所以看不见一丝的赘肉,是属于那一种从脸蛋到体格都堪称完美的男人。  随意的拿起一旁的毛巾擦了擦还在不停的往下滴着水的头发,这才踱步到床边看了看,绝美的薄唇紧紧的抿着,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的那一个貌似恬静的睡着了的女人,然后低叹了口气,这才弯腰给她拉了拉被子,最后还是忍不住的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了轻轻的一吻。  欧阳瑞西屏住呼吸,不知道接下来他会有什么样的举动,所以整个人都变得僵硬了起来,连稍微的动一下都不敢。  “女人,还要继续的装下去吗?”穆季云妖孽的一笑,边说边把自己的浴巾给扯掉,走到柜子旁自顾的穿上了内裤,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虽然知道了他识破了自己的伪装,但欧阳瑞西还是没有睁开眼来,只是抿了抿唇而已,压根的就不打算搭理他。  “看来是真的睡着了,那么也应该不会介意我接下来的为所欲为才对。”穆季云折身的走了回来,用一种饶有兴味的目光打量着她,就看她还能不能继续的装睡下去。  欧阳瑞西一听见他这么说,潜意识的拉紧了自己身上的被子,但也就因此而让穆季云更加的确定了她刚才是在装睡,所以连迟疑都没有便压到了她的身上,嘴角始终挂着一抹邪气的笑容。  “穆季云,你混蛋。”欧阳瑞西被迫的睁开了眼,双目含怒的狠瞪着他。  “唉!就知道你还在气,可我并不打算道歉,你说该怎么办呢?”穆季云修长的手指撩起了她的一小撮发丝,很有兴致的打着圈圈。  “别打扰我睡觉就行,管你怎么办。”欧阳瑞西咬了咬唇,清冷的小脸上不见一丝的温情,显得是那么的疏远而又淡漠。  “那好,这可是你说的哦,随便我怎样都行。”穆季云脸上的笑意愈发的浓郁了,就连眼底都充斥着狡黠的光芒。  “等等,我什么时候说过随便你怎么样了,穆季云,我可警告你,别用你们商人的那一种狡诈来对付我,否则本上校非要你吃不完兜着走不可。”欧阳瑞西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接着伸手把他给往一边推开,原本樱红的唇一直紧紧的抿着,没有丝毫要开玩笑的意思。  “是吗?我倒是很想看看,你是怎样让本公子吃不完兜着走的。”穆季云痞痞的笑着,还趁机的欺到她的脸上轻描淡写的一扫而过。  “色胚,离本上校远一点。”只要欧阳瑞西一自称为本上校,那就说明了她现在被气得不轻,可在一接触到他那只穿着三角裤的完美身材比例之时,一向就容易感到害羞的她不自觉的红了脸颊。  “为什么要离你远一点,是因为太热了吗?这样吧!我把空调的温度再调低点好了。”穆季云故作无知般真的去拿起了遥控器,心里却在乐开了花,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要想让这个小女人消气,最好的办法就是扮猪吃老虎。  欧阳瑞西的双唇颤抖了下,硬是找不出话来反驳他,被他的这一种四两拔千斤给气得差点没得内伤,她以前怎么就不知道,这个死男人竟然是如此的幼稚呢?  “老婆,这样呢?有没有凉快一点。”讨好似的对她露齿一笑,一副谄媚的表情,就连他自己都很不屑这一种狗腿般的自黑方式。  “穆季云,你故意的是不是,故意的跟我过不去。”欧阳瑞西突然的红了眼眶,本来她就感到委屈不已了,这下可好,是直接的把自己给气哭了。  “谁让你不搭理我的,好了,别气,嗯!”把她的身子给拥进怀里,如果自己不这样做的话,估计她一个晚上都不会跟自己说话,所以他也是不得而为之的。  “你放开我,反正在你的心里,我就是一个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傻冒而已。”他不安慰还好,一安慰就觉得越加的委屈了,所以本来只是氤氲着的泪水,这会儿可是不自禁的滑落了下来,沾在了他那因为沐浴过后有些冰凉的皮肤之上。  “谁说我媳妇是小狗的,让他给我站出来。”穆季云继续着他的装疯卖傻,其实他又怎会忍心的去伤她呢?只是作为男人,总会有一点自己的脾气,所以就算他再怎么的宠她,也会有自己受伤的时候,就看程度的轻重而已。  “你才是小狗,你们全家都是小狗。”欧阳瑞西是完全的被他给气疯了,所以压根就没有想到在懊恼之下把自己也给骂了进去。  “这就对了,我的全家也包括你在内,可不真的就是一只小狗吗?”穆季云忍着笑意,大手在她的背后慢慢的顺着,可不敢让她看出来自己有在笑。  “我懒得跟你狡辩,反正说什么我也不会原谅你的。”欧阳瑞西推开他的怀抱,因为她感觉到这个家伙不是在安慰自己,反而是把自己给挑衅得更加的火大了,而摆明了他这就是故意的。  “确定不要原谅我吗?就算我是为了你好,也没有商量的余地。”穆季云收起了笑容,幽蓝的眼眸更加的悠远了起来,让人无法真正的看透。  “为了我好,穆总裁,你确定在半路把我赶下车是为了我好吗?”欧阳瑞西咬牙切齿的轻睨了他一眼,嘴角带着一丝的不屑。  “知道我今晚看见谁了吗?一个你压根就想不到还会出现的人。”穆季云轻扯了下嘴角,笑得有一些的无奈,其实在看见相片的那一刻起,他就联想到了那个女人是林飘然,毕竟她跟随在自己身边那么多年,不可能会真的一点也认不出来,只是由于她改变了太多,所以才让他一直不敢确定,而在接到欧阳瑞西之后,在看见了她脖子上的小黑痣之时,才暮然的想起了林飘然的手臂上也有一颗痣,只不过她的是暗红色的,而自己所看到的那一张照片上的女人,俨然的也有着相同的一颗,可在还没有完全的确认之前,他还不好妄加的下定论,所以便想着自己先去试探一下再说,因此才会在不得已的情况之下故意的跟欧阳瑞西闹别扭,毕竟只要这样做,才能出尔反尔的不让她跟着去,这样做的目的,也只不过是不想让她犯险而已,毕竟谁也不知道那个女人如此费心的改变容貌究竟是所欲为何。  “看见谁跟我有什么关系,反正不是我认识的人就对了。”欧阳瑞西虽然被他的话给引起了兴趣,但她还是装作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来。  “错了,还真的是你也认识的人。”穆季云好笑的刮了刮她的鼻子,其实让她难过,他给谁都要不舍,但在还没有确定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之前,他绝对不会让她参合进去,虽然说她是一个威风凛凛的女上校不假,但在自己的心里,她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女人而已。  “我认识的人,是谁啊!”这就是欧阳瑞西的弱点,总会不自觉间让思路跟着他的话而转,而穆季云就是了解她的这一点,所以很轻易的便把刚才还剑拔弩张的气氛给缓和了下来。  “老婆,你不生气了。”穆季云答非所问的看着她,这就是他喜欢她的另一个原因,在某些时候实在是呆萌得可爱,但却是一个不爱记恨的小女人,有着知性的那一种美感。  “哼!谁说我不生气了,就算你再怎么的有理由,也难抚平我因此而受到的伤害。”欧阳瑞西嘟着嘴,生气的别过了头,同时的思绪也在心底开始活跃开来,在想着他刚刚所提到的那一个人会是谁,跟他们之间到底有着什么联系,否则他不可能会跟自己报备他见到了谁,由此可见,这人对于他们来说,肯定是有着不一样的意义在里面。  “对不起!这样吧!改天你也把我在半路扔下可好,其实就算我不说,你也应该会想到,如果说没有小杜跟在后面的话,我会真的让你下车吗?但不可否认的一点是,你今天确实是让我很受伤,没有人会在外面苦苦等候了两个小时之后,换来的是一句我忘记了,可别忘了,我是个男人,就算再怎么的宠爱着你,也有着我自己的脾气,也就是你,换成了别人,我从来就没有屈尊降贵的去等过谁,就连父母都不曾,这样说你可知自己在我的心里有多么的重要了没有。”  穆季云把她的身子给板了过来,满脸真挚的说着,而也确实是像他话里所说的那样,他穆公子这辈子就从来没有去等过谁,一般的情况下都是别人去迁就的他,但欧阳瑞西在他的心里很显然是特别的,所以才会一次次的对她如此的纵容,其实他要求的真的不多,就算你真的忘记了他还在等着你也不打紧,只要你别老实的说出来便成,毕竟在很多的时候,善意的谎言往往要给真话要来得舒心。  “所以你很生气,但就算怎么的生气,也不应该把我给扔下啊!可知道我为此流了多少的眼泪。”欧阳瑞西本来也觉得自己有点过份了,毕竟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而他一直都没有说什么,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老记不过来,而且就好像只在他的事情之上比较的健忘而已,别人倒是很少会出现这样的一种情况,归根结底,也只不过是她对穆季云太过于的依赖了,总觉得只要是他,那么都无所谓,因为他会宠着自己,而今天,她发现自己这样的一种想法是错误的,因为没有规定谁就必须是谁的救赎,更没有规定他爱着自己就必须无休止的去为自己那样的一种过错而一次次的作出原谅。  “刚一开始我确实很生气,但平复下来之后也就释然了,既然选择了你,就应该要无条件的去理解你才对,但你也知道,作为穆家的独子,我一直就有着自身的那一种优越感,更是跟很多的豪门公子哥一样,会有着自己的傲气,所以在考虑问题的时候,我总会欠缺了很多的考虑,但今天,我是故意而为的,而原因就出在我刚刚让你猜我碰到的那一个人之上。”  穆季云低头在她的额头吻了下,虽然已经作好了会伤害到她的准备,但听到她对自己的控诉,他还是忍不住的会心疼,因为伤了她给伤了自己还要痛上许多。  “那你说吧!那个人是说,如果说答案让我满意的话,说不定我会因此而原谅你。”穆季云所说到的问题,欧阳瑞西在回来的一路上都有想到过,但虽然如此,她表面上也还是不肯原谅他,但心里已经接受了他的那一种说法,毕竟让一个豪门公子哥去为自己做到这样的一种地步已经所属不易,所以她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不会一味的只看到别人的不是,而忘记了自身的错误所在。  “说出来你也不会相信,消失了很久的林飘然,居然换了一张脸重新的出现了,而她的目的很不单纯,就是想把我们风行国际给搞垮。”穆季云答应过她,无论是什么事情,夫妻之间一定要做到开诚布公,所以就算知道这件事情会引起她的担忧,他也还是告诉了她,这样一来的话,也好让她有个防范之类的,毕竟谁也不知道那个女人会做出些什么危险的举动来。  “什么,你说林飘然,那样的教训对她来说还不够悲惨吗?听你这么的一说,我终于知道你之前在电话里为什么会跟我说那么的一番话了,也终于明白了你为什么突然的跟我说要是你一无所有了我会不会养你之类的胡言乱语。”原来他所说的并不是什么毫无根据的话,只是要想搞垮风行国际的话,那是不是对方得有很雄厚的资本才行啊!而她可记得夏雨晨有跟自己提到过,林氏集团已经被他们给收购了啊!那她又哪里来的资本跟风行国际相抗衡呢?  “那现在呢?要不要把你的回答给改一改,我要是真的破产了,你会养我吗?”穆季云看见她不再那么的生气,终于暗暗的松了口气,也知道夫妻之间的摩擦总是会存在于每一个家庭中,就看你是怎么的去处理而已,而无疑的是,他并不排斥这样的一种摩擦,毕竟没有争吵的婚姻是很不真实的,在这一点上,他一直就很赞同,所以感觉到他们跟一般的家庭并没有什么的特别之处,要真有分别的话,也无疑是他们都比较的理性而已,就算是闹了矛盾,也会在怪责着对方的同时深入性的自己检讨一下,看看有什么地方是自己做得有所欠缺的。  “干嘛要改,我觉得你出去站街没有什么不好的,要不岂不是白糟蹋了那么好的皮相了吗?”欧阳瑞西嫌弃的看了他一眼,她这会儿可是气还没消呢?  “欧阳上校,你可知道自己刚刚在说什么,作为一名知法人员,竟然鼓动我去出卖色相,你觉得这样真的好吗?难道说就不怕被传上军事法庭。”穆季云玩味的一笑,让自己堂堂一个跨国大公司总裁去站街,这想法也就只有她能想得出来。  “放心吧!只要你去站,我就会去翻你的牌,绝不会让你沦落为别的女人的玩物。”欧阳瑞西邪恶的眨了眨眼,她的男人,就算再怎么的落魄,也不能被别的女人给玷污了去,要知道,他的身心可都是自己的,容不得别人有半丝的逾矩。  “好啊!欧阳上校,你不但鼓动我去出卖色相,竟然还去嫖男人,看我明天不把你的罪行给报上去。”穆季云见她爱玩,也就配合着她,毕竟她很少有这样的一种时候。  “去报吧!只是在那之前,你要先把证据给准备好,如此一来的话,你势必是要去站街了,这样你还要去告吗?”欧阳瑞西很嚣张的冷睨着他,倒是把自己跟他生气的事情给忘了,而这恰好就是她的优点所在,对什么都不爱记仇,只是在欧阳连城的问题上例外而已。  “这有什么好顾忌的,反正不管怎样,你都会去点我回来的不是吗?既然这样,我何乐而不为呢?既有钱收,又有你这么的一个美人儿陪着,岂不是人生的一大乐事。”要想在语言之上胜过他,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不好意思,在耍嘴皮子上,他从来就不是一个愿意吃亏的主。  “你就得瑟吧!小心我让警察去把你给扣了,让你在看守所里蹲他个十天半个月的再说,好了,别贫了,说说看吧!那个林飘然哪里来的实力去挑衅你们风行国际。”欧阳瑞西虽然不知道风行国际到底有着多少的资产,但从穆季云的奢侈生活方式上就不难看出,要真的想把风行国际给搞垮,那势必要投入不少的资金跟人力才行,就是不知道是谁有那么大的魄力而已。  “一个败家的富二代而已,你别担心我真的要你养活,要想把我给打败,也得看看他们有没有那个本事,而按现今所收到的消息来看,他们这样做也只不过是拿卵击石而已。”对于这一点,穆季云还是有着绝对的自信的,如果不出所料的话,很快的,就能把天宇集团给反收购过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