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575.第575章心底的那一关

575.第575章心底的那一关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71更新时间:2016-01-06 10:39:55
   “穆季云,你说,我们会一直这样的幸福下去吗?”欧阳瑞西附在他的耳畔,轻轻柔柔的低喃着,看着随风而飘的落叶,突然之间,让她有些的伤感,还有那个林飘然,她一直都在蓄谋着些什么呢?为什么会让她感到如此的不安呢?  “放心吧!一定会的。”穆季云的脚步停滞了那么的一下,知道她在担心些什么,也明白她的这些担忧都是有根可寻的,但他不会给她任何的承诺,只会用实际的行动去告诉她,自己的这一生都不会负她而去。  “穆季云,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这辈子,除非我死,否则你都只能属于我欧阳瑞西,如果让我知道你跟别的女人纠缠不清的话,我肯定会……离你而去的,连转身都不会。”欧阳瑞西本来是想说把两人都给毙了的,但她知道自己肯定下不了手,因为爱他,所以就算他哪天背弃了自己,也只会忍痛离去而已,毕竟伤他给伤到自己还要来得痛上许多。  “好,我知道了,如果说我哪一天爱上了别的女人的话,绝不会挽留你的。”穆季云勾唇而笑,是因为秋天了吗?所以才会让一向都那么潇洒自如的她变得多愁善感了起来,尽跟自己说一些毫无根据的问题。  “讨厌,你就不能伪装一下不舍得吗?”欧阳瑞西生气的在他的肩头敲打着,但眼里却是满满的感动,因为她了解他,知道他之所以会这么说,也无非是在调侃自己而已。  “女人,你知道的,我这个人,从来就不爱甜言蜜语,但我所想表达的一切,都会用行动去告诉你,所以别说些不切实际的话,那可不像你。”穆季云知道她并没有受伤,但他还是很甘愿的背着她,一直到天荒地老。  “嗯!我知道。”把脸贴在他的脖间,很是温驯的没有再反驳,倒是很享受这一份脉脉的温情,阳光透过枝繁叶茂的树杈,轻柔无比的洒落在他们的身上,映照出一番绝美的永恒画面。  隔天一早,果然如欧阳瑞西所猜测的那样,自己被某个邪恶的家伙给弄得全身酸疼,连下床都觉得虚软无比,所以让她在床上躺到差不多到中午才爬了起来,但更让她感到意外的是,竟然会接到欧阳辰海的电话。  “瑞西姐,出来吧、!我请你吃饭。”欧阳辰海的语气很是轻快,好像完全的自莫雅萍的事件中走了出来般,不再见一丝的悲伤。  “是你,辰海,什么时候回国的。”欧阳瑞西有些的雀跃,这小子一走就已经一个多月,连个消息都不给自己发,还以为他这是因为他母亲的事情在怪责自己呢?  “昨晚到的,这不,一休息好就给你电话了。”对于这次回来,欧阳辰海有些的无奈,但经不住自己父亲的一再请求,所以他只能是试试看,但成不成功,就看瑞西姐对他的恨有多深了。  “嗯!我马上出去,只是你怎么知道我今天休息的。”欧阳瑞西皱了皱眉,但已经开始着手找起了衣服。  “因为我有提前给姐夫打过电话,他说的你在家。”欧阳辰海坐在车里,其实他之所以先给穆季云打电话,主要是想跟他先探一下口风的,但情况貌似不太乐观啊!  “哦!那你在哪里等我。”欧阳瑞西今天是真正的休息,可是什么工作都没有带回来,只是很纯粹的给自己一些空闲的时间来陪伴家人而已。  “这样吧!你在家等着,我直接过去接你就可以了。”欧阳辰海说着便启动了车子,想着自己老爸约了很多次她都不肯给面子,而自己她却毫不推托,看来是真心的对自己很好。  “不用了吧!我自己开车出去就成,你就说下地点吧!”欧阳瑞西很喜欢长裙,尤其是这样的一种天气,只要在外面加一件小外套就可以了,显得高雅而又随意。  “也好,听说威斯汀是风行国际旗下的餐厅,要不就去那里吧!主要是有人买单不是吗?”欧阳辰海狡黠的一笑,他刚才可是把老板也给请过去了的,为的就是防止一下场面会失控。  “噗嗤!辰海,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的唯利是图了。”欧阳瑞西出门从来就不喜欢化妆,但想起之前跟穆季云的保证,还是给自己拍了些精华液之类的护肤品,这才高兴的往楼下走去,因为她真的是很想欧阳辰海,所以都有些的迫不及待了。  “这年头有便宜就得占,尤其是自家姐夫的,那就更不用客气了是不是。”欧阳辰海放慢了车速,既然不用去接她,那么也就不用开得那么的急了。  “也对,反正他就一奸商,理应要讨伐他。”欧阳瑞西因为今天没有穿军装,所以难得的在车库里选了一辆平常时从来就没有机会开的保时捷,也算是偶尔的奢侈一下吧!  “瑞西姐,那你不就是奸商婆子了吗?”欧阳辰海笑了笑,但愿一会儿她不要怪自己才好。  “别把我跟他扯作堆,好了,我一下就到,回聊,挂了。”欧阳瑞西总感觉到有些的不对劲,但也没有多想,因为她知道欧阳辰海不会害自己,只是在看见欧阳连城的时候,她就不这么想了,转身就想离开,但被随后刚好走进来的穆季云给拉住了。  “瑞西姐,对不起!只是……”欧阳辰海有些的不知所措,其实他也不想骗她的,但实在是无法抗拒父亲的软硬厮磨,所以只能勉强的答应了。  “老婆,既然都已经来了,那就先坐下吧!”穆季云微蹙了下眉头,说真的,他也没有想到欧阳连城会来,因为欧阳辰海压根就没有跟自己提到,只是让自己一定要来而已,原来这小子是让自己来当炮灰呢?  “你也已经知道了是吗?所以才会跟着合演了这么的一出戏等着我入瓮。”欧阳瑞西怒目的看着他,很是不爽被这么的设计,不是她不想见到欧阳连城,而是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他。  “瑞西,不关他们的事,是我求辰海把你约出来的,你就看在我这张老脸的份上赏个脸好不好。”欧阳连城一脸期望的看着她,眼里全是乞求之意,一段时间不见,他已经苍老了许多。  “对不起!瑞西姐,如果我说了的话,你一定不会来,所以我在不得已之下才对你作了隐瞒。”欧阳辰海歉意的看着她,这次回国,看见苍老了许多的父亲,他还真的不好拒绝掉他的请求。  “来,我们都先坐下吧!”穆季云狠瞪了欧阳辰海一眼,这家伙,也不事先的给自己打声招呼,搞得现在那么的被动,唉!只是他们之间的那一种根深蒂固了的怨念岂又是他们旁人所能解决得了的呢?  “是啊!瑞西,对我有什么怨言都先坐下来再说,我一定不会有意见的。”欧阳连城的悔悟虽然说是晚了点,但既然他有心的要改过,穆季云也不好拂了他的面子,所以拉着欧阳瑞西坐了下来。  “姐,你别生气,不用我说你也看见了,爸他这些日子老了许多,所以我无法做到对这种情况坐视不管。”两边都是自己的亲人,伤害了谁他都会感到难过,他也知道站在自己的立场之上,根本就没有他说话的资格,毕竟那一个真正的罪魁祸首可是自己的母亲,但历经了这些变故之后,他更加的珍惜亲人间的这一份血脉亲情。  欧阳瑞西终于抬头看了欧阳连城一眼,当对方那满头的白发跃入眼帘的时候,她的心不禁微微的紧了下,这才多长的时间没见而已,他怎么就变得如此的苍老了呢?  “瑞西,我不祈求能得到你的原谅,但我只想能偶尔的看见你一眼就好。”欧阳连城自知自己罪孽深重,所以用很卑微的语气去乞求着她。  “你这又何必呢?只会徒增伤感罢了,还不如不见。”欧阳瑞西轻抿着唇,可别怪她心狠,是他自己先做错在先的,她现在也只不过是在捍卫着自己仅存着的那一丁点的良知而已,要不自己的母亲岂不是死得太冤了吗?  “我知道你恨我,也知道你恨不得这个世界上并没有我这个人的存在,但我这些日子以来,真的有好好的在忏悔,也常常去到你妈的墓前去乞求她的原谅,但你也知道,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看来要想一切来个终结的话,也只能是我以死谢罪了。”  欧阳连城擦了擦有些水雾的眼眶,羞愧得不敢直视欧阳瑞西的眼睛,正所谓一步错就步步错,而他所犯下的已经不是一个错字就能一笔带过的。  “哈哈!你还真的以为死了便能解决掉一切的事情了吗?你死了我母亲就能重新的活过来吗?别傻了,虽然你不杀伯仁,但伯仁却因你而死,所以不管你怎么的洗刷,都无法改变你是杀人凶手的这个事实。”  欧阳瑞西轻抬着下巴,轻蔑无比的看着欧阳连城,只是她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她的心里也很不好受,但却倔犟的不肯软下语气,其实她真的不怪他这些年来对自己的忽视,她所不能接受的是自己母亲的死是他一手所造成的这一个残忍的事实。  “瑞西,来,喝点水,先冷静一下。”正所谓爱之深恨之切,她这样的反应虽然早已在自己的意料之中,只是没有想到事情都过去了那么久,她还依然积怨这么的深,这可不像以往的那一个她,对谁都能一笑抿恩仇,但貌似在欧阳连城的这一件事情上,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我知道,我知道自己是个杀人凶手,所以并没有想过要抹去这个事实,只是想让你别那么的抗拒我而已。”欧阳连城低垂着眼帘,真的没有什么脸面去面对她。  “姐,你就不能网开一面吗?”欧阳辰海看着这样的一个父亲,感觉到心底有些的不舒服,所以虽然知道这不是自己所能介入的事情,也忍不住的替他求起了情来。  “如果只是一般的事情的话,我倒也想对他网开一面,但这根本就不是我是否能不予以追究的问题,而是我能不能过得了自己心底的那一关。”人非圣人,孰能无过,就算对方再怎么的罪孽深重,可毕竟也还是自己的亲生父亲,看到他这样的委曲求全,难道真的以为她的心里就很好受吗?  “辰海,别说你姐,这都是我自作自受,今天她这样的对我,已经在我的意料之中了,所以我真的不怪她。”欧阳连城这会儿才知道疼惜自己的女儿,是不是有些的为时已晚了呢?但谁都有犯错的时候,所以退一步未必就是万丈深渊。  “好了,瑞西,我们还是先吃饭吧!欧阳总裁,你也别把她给逼得太急了,都给对方一些时间吧!相信时间会改变一切的。”穆季云在桌子底下轻握着欧阳瑞西的手,给了她一抹无比暖心的笑意,无论她最终的决定是什么,他永远都会站在她的那一边。  “对,我们先吃饭,都是我,把这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在这里,就算欧阳连城再怎么的不堪,也始终还是一个长辈,所以他既然开了这个口,欧阳瑞西也就不好起身离去,以免忤逆了他的这一张老脸。  “姐,听说你升为大校了,这一杯我敬你。”欧阳辰海给欧阳瑞西的杯子给满上了酒,一回来就听到这么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他是真的打心眼里替她高兴。  “这个也是你说的吗?”欧阳瑞西没好气的白了穆季云一眼,这个男人怎么就藏不住一点事呢?  “呃!这个还真的不是我说的,所以你别用这样的眼神来看我。”穆季云很无辜的耸了耸肩,对于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他还真的无法承认那是自己所为。  “瑞西,那个是我说的,所以才想着要辰海叫你出来庆祝一下的,没想到气氛被我给搞砸了。”欧阳连城有些不安的看着欧阳瑞西,就怕再惹她生气。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难道说你派人监视我不成。”欧阳瑞西一听见他的话眼神就微眯了起来,最好别是她所想的那样,否则可别怪她不留情面。  “这个真的没有,是轩轩跟我说的。”欧阳连城一接触到她那冷冽的视线,赶紧急急的解释道,可不想因此而把他们之间的关系给搞得更僵了。  “轩轩,他,一直都跟你有联系吗?”欧阳瑞西的眉皱得更加的紧了,怎么也不会想到那小子竟然隐藏得这么的深,在他们的面前可谓是完全的不动声色。  “对不起!你是不是不高兴了。”欧阳连城看见她蹙紧的眉头有些的紧张,其实并不是轩轩主动的跟他联系的,而是他一直都在找机会去接近那个小家伙,借此从中获知到些小有关于她的消息。  “没有,那是他跟你之间的事情,就算我身为他的母亲,也不能剥夺掉他的某些权利。”在这一点上,欧阳瑞西并不**,也不想把自己的怨念给嫁接到一个小孩的身上去,这样的话会很不利于他的身心健康。  “这就好,这就好。”欧阳连城终于释然了不少,可不想自己的小外孙因此而受责罚,毕竟他对自己还算得上比较亲和的。  “爸,你还是多吃点吧!你看,这段时间你可是瘦多了。”欧阳辰海虽然也很不耻自己父亲曾经的那些个行为,但斩不断的永远都是血脉亲情,所以看着他如此的消沉,他的心里也跟着的不好受。  “是啊!欧阳总裁,这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你千万要多多的保重才是。”因为没有得到欧阳瑞西的认可,所以穆季云也就自始至终都没有叫过欧阳连城一声爸爸,就怕她会因此而不高兴。  “别以为用自残的方式我就会原谅你,所以在还没有得到我的允许之前,你最好给我好好的活着,否则你欠我的该找谁要去。”欧阳瑞西的心里明明不是这么想的,但一说出口的时候就成为了伤人的话。  “我知道,我一定会好好的活着的。”欧阳连城听完她的话后,不但不感到难过,反而是眉开眼笑了起来,因为他知道她的心底已经有了一丝的松动,否则的话估计是连话都懒得跟自己说吧!  穆季云就知道这个小女人心软,所以就算表面再怎么的不待见欧阳连城,她的心里也还是在意着的,要不也不可能用这样威胁的一种语气来间接的表达出自己的关心来了。  而对于她的反应,欧阳辰海是有些诧异的,因为就在刚刚,他完全不抱着任何的希望她会原谅他们的父亲,但没有想到她还是潜意识之下认同了这一份亲情,也就是说,只要假以时日,他们两人之间的那一种僵局肯定会得到很好的改善。  这一餐饭,吃得虽然有些的沉闷,但对于欧阳连城来说,还是有了不少的收获,所以他的心情也就跟着愉悦了不少,直到离开餐厅的那一刻,他的脸上也还洋溢着满足的笑容。  “瑞西姐,谢谢你。”送走了欧阳连城之后,欧阳辰海用无限感激的眼神看着她,以此來答谢她没有当场的转身而去,所以总的来说,自己这次回国的目的总算是成功的迈进了那么的一小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