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589.第589章再续前缘

589.第589章再续前缘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66更新时间:2016-01-06 10:40:05
   “难道你就不怕我把股份拿去跟其他人交易吗?如此一来的话,风行国际就不再是专属于你们穆家的了。”林飘然咬了咬唇,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表现得如此的不痛不痒,自己于他来说,只不过是一只蝼蚁般渺小而已。  “你觉得,会有人敢跟风云国际叫板吗?”对于这一点,穆季云从来就没有怕过,要想入股风云国际,也得他资金过于的雄厚才行。  “原来你的自大不但会出现在女人的面前,同样的,也会出现在生意场上,只是,你真的认为就没有别的公司能把你们风行国际给打压下去了吗?可别忘了,这个世界永远都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在S市,我承认你们是龙头老大,但在世界性而言,你们也只不过是人家眼里的一颗毫不起眼的沙粒而已,就是不知道你有什么好狂的。”林飘然最讨厌的就是他的那一种不可一世的态度,所以在说这话的时候有着一丝的得意跟轻蔑。  “我有那个资本不是吗?倒是你,就是不知道现在拿什么来跟我叫嚣。”穆季云痞痞的一笑,帅气的脸上全是邪魅的光芒,压根就没有被她的话给打击到,反而噙着一丝冷傲的笑意,用玩味的目光注视着她那瞬间暗沉下去的容颜。  “穆季云,你别太得意,既然你无心跟我交易,那么就等着梦韵百货被天宇集团入股吧!”林飘然嗤笑了声,还真的以为自己必须要跟他合作呢?  “哈哈!林飘然,知道你们林氏为什么会败在你的手里吗?就是因为你太过于的自以为是了,既然我敢故意的让你们收购我公司的股份,也就说明了我有那个能力去把它给重新的收购回来,如果不信的话,我们倒不如走着瞧,看谁才是那一个笑到最后的人。”哼!想要威胁自己,她还不够格。  “不用你说,我也会睁大眼睛的看着你是怎么被打败的,所以像你这样无情无义的男人,注定了是不得善终的。”林飘然轻咬着唇瓣,怒目的狠瞪着穆季云,就是那一张魅惑人心的脸让自己掉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之中。  “欢迎之至,那么现在,是否可以请你离开了,我很忙,可没有空招待闲人。”穆季云收起懒散的心态,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语气淡漠而又疏远,不含半丝的怜惜之意。  “你真的以为自己跟那个女人能幸福一辈子吗?我就坐等着看你们哪一天凄惨的以分手告终好了。”以林飘然对穆季云的了解,绝不会相信他是属于那一种一生只会爱一个女人的那种男人,毕竟就算他不去找,别的女人也会像水蛭一样的缠上他的,这一次两次的还可以抵挡得住诱惑,那么无数次后呢?他还能再坐怀不乱下去吗?  “不好意思,看来要让你失望了,因为这一天永远都不会到来的,你还是死了那个心吧!”穆季云自认以前的自己很滥情,但那也只是仅限于没有遇到自己所爱的人之前,但一旦爱上了,那么便会是唯一的那一个永恒。  “话可别说得太满了,以你的品性,那一天肯定不会太遥远,就算不分,我也会日夜的诅咒着你们的。”林飘然说到这个的时候咬牙切齿的盯着穆季云,同时的心里也因此而撕裂了开来,本以为自己已经淡然了,可当听到他对那个女人信誓旦旦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的悲从心起,想自己也在他的身边呆了几年,可他的心从来就不是自己可以进驻的地方。  “林飘然,如果说你一心找死的话,我很乐于成全你的。”穆季云浑身的气息突然间冷凝了起来,犹如撒旦般紧锁住林飘然的身影,凛然而又阴鸷,让林飘然看了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人也跟着瑟缩了下,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  “我……”就算过去了那么久,他拿刀锋在自己脸上划下的那一种狠绝还依然历历在目,所以就算时间再怎么的流逝,她的心底也潜意识的对他有着一种恐惧感。  “如果我是你的话,就识相的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可你不但出现了,还该死的来招惹我,什么时候起,你的胆子如此之大了。”穆季云的语气冰冷中带着阴狠,如若她只是冲着自己来的话,他倒是不介意陪她玩上一玩,但如若伤害到他的家人,那就没有任何的情面可讲了。  “穆季云,我又没有犯法,干嘛要怕你啊!别以为你够狠就能藐视了法律。”林飘然的双唇有些的颤抖,虽然嘴里在强硬着,但她的心里已经有了夺门而走的冲动。  “对于你这种女人而言,就算是法律也不会站在你那一边的,所以我又有什么好顾忌的呢?”穆季云感觉到跟这样的一个女人去晓之以情那是很愚蠢的一件事情,毕竟对方根本就不可能会去买你的账。  “哼!还真的以为整个S市都是属于你家的不成。”林飘然在说着这句话的时候突然的想起了上次在绑架欧阳瑞西之时那突然冒出来的黑衣人,所以有些胆怯的看着他,怎么的都觉得这些人跟他有着很大的联系。  “我从来就没有这么自大过,但很不幸的是,你现在所站着的是我穆家的地盘,所以现在请你滚离出去,可别让我再看见你。”穆季云挑眉的看着她,觉得把时间给浪费在她的身上实在是自己的一大失策。  “走就走,我还就不稀罕了呢?”林飘然看见穆季云发火,她也不敢再继续的逗留下去,所以跺了跺脚之后,踩着高跟鞋气呼呼的走了出去,反正他又不可能跟自己交易,那么又何必留下来自取其辱呢?  穆季云抿了抿唇,说实话,他还真的不怕那个女人在商场上跟自己过招,他所担心的是她会再次的对自己的家人下手,毕竟从她刚才的态度跟语气来看,她对自己的怨恨可是不低。  林飘然走出风行国际的时候,怎么也没有想到会碰上匆匆而来的欧阳瑞西,所以微愣之后露出了一抹狡诈的笑容,双手抱拳的挡在了她的面前。  “是你,有事吗?”在这里看见林飘然,欧阳瑞西也感到挺诧异的,但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很淡然的冷扫了她一眼,猜想着她拦住自己究竟要干什么。  “哼!欧阳瑞西,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成为风行国际的总裁夫人很得意啊!”既然她一早就猜出了自己的身份,那么她也就不必再继续的伪装下去了。  “我没有你那么无聊,有事说事,没事就请让道。”欧阳瑞西本来就一肚子的气,所以语气也就跟着冷然了许多。  “哟呵!想不到还挺拽的嘛!就是不知道风行国际倒闭之后你还怎么的自傲下去。”对于欧阳瑞西的幸运,林飘然一直就忌恨的很,所以恨不得撕烂她脸上的那一种由内而外所散发出来的幸福感。  “我从来就没有指望过依靠着风行国际而活,就算它真的倒闭了,我也依然是那一个我,反倒是你,那么的紧张干什么呢?”欧阳瑞西不屑的说着,一直来就对这个女人很无感,从来就没有改变过。  “是吗?但愿到时候你还能说得如此的轻松。”林飘然说完高傲的抬起了自己的下巴,扭着小蛮腰从欧阳瑞西的身边得意的走过,还故意的用身体去撞了她一下,只可惜的是对方竟然纹丝不动的站着,并没有因为她的这个动作而有丝毫的晃动,可见有着多么扎实的底子在里面。  “神经病。”欧阳瑞西冷哼了声,连看也不看一眼就快步的走进了风行国际,那周身的寒气可是让看见她的人都不自觉的瑟缩了下,就是不知道他们的总裁又做错了什么事情,以至于让他们的总裁夫人如此的杀气腾腾而来。  “夫人,你来了。”安娜在看见欧阳瑞西的时候微愕了下,今天怎么回事啊!夫人怎么一副谁得罪了她的样子呢?  “嗯!你们总裁在里面吗?”欧阳瑞西一贯就清冷,而今天可是更加的寒气逼人,眼里全是跳动着的怒火。  “在的,你直接进去就可以了。”安娜是看着那个名叫薛凝薇的女人离开的,所以这会儿倒是觉得满幸运的,虽然不知道对方跟总裁是什么关系,但总算是没有碰上不是吗?  “好,谢谢!”欧阳瑞西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才伸手推开了总裁室的大门,可是连门都没有敲,这倒是跟她以往的性格很不相符,可见她有多么的生气了。  “老婆,你怎么来了。”在这个时间点上看见欧阳瑞西,穆季云确实是感到挺诧异的,所以抬眼看她的时候有些的迷茫。  “哼!别叫我老婆,我说你什么意思,为什么派人去跟踪我,是不相信我吗?还是说想防着我。”欧阳瑞西生气的把公文包给甩在了沙发上,她很少对穆季云生气,但一生起气来的时候可是从来不给对方面子。  “那个,我正想着要跟你说呢?只是一时忙起来给忘记了而已。”穆季云轻敲了一下自己的头,他怎么就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呢?  “有什么好说的,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就把你派去的人给误伤了。”欧阳瑞西咬牙切齿的看着他,如果不是自己收手快的话,那人这会儿非要躺在了医院不可,毕竟有谁会想到那人是他派过去的呢?所以第一的反应就是自己被仇人给寻上了,或者是被某种间谍分子给盯上了,谁叫自己在出任务的时候得罪过那么多的人呢?  “对不起,你呢?有没有什么事。”穆季云说着站了起来,有些担忧的走到了她的身边,上下的打量起她来。  “你先别管我有没有事,说说看你为什么要派人跟踪我吧!可知道跟踪一个军官是什么罪。”欧阳瑞西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自己只不过是到市区办事而已,没想到就被人给盯上了,看来还是有些本事的嘛!要不怎么可能会这么快的便监视起自己来呢?  “是什么罪啊!我只是让他们远远的保护着你而已,可没有让他们打扰到你的工作。”穆季云轻皱了下眉头,这女人生那么大的气,可见事态还真的有些严重。  “保护我,你在开什么国际玩笑呢?在你眼里,我有懦弱到需要用到保镖的地步吗?”欧阳瑞西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也不看看自己是谁,竟然还安排人去保护自己,这要是被别人给知道了,得怎么的猜测自己啊!堂堂的一名大校,竟然无能到要用到保镖去保护自己生命的地步,这样一来,她也就不用再混下去了。  “我并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你也知道,林飘然那女人这次回来,肯定会想着动用什么诡计再去陷害你,所以我才不得不作出这样的安排的。”穆季云被欧阳瑞西骂得有些的没有底气,自己没有提前的告知她确实是过失了,但他所做的一切可都是为保护她的安全而出发的,没有半分要害她的意思。  “你觉得我是那么愚蠢的一个人吗?被她设计了一次之后还会有第二次。”欧阳瑞西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幸好的是今天并没有其他的军官跟着自己,要不这事可算是玩大了,毕竟这监视一个军官可是犯法的事情,因为这从中会涉及到很多的军事秘密被外泄的可能性。  “这什么都有个万一不是吗?也许你就一时大意的被她给得逞了呢?可别忘了,你上次也是因为大意才被对方给设计了去的。”穆季云的声音很是中肯,在她声调高着的时候,他这边必须得低,要不难免的不会让她更为恼火。  “你也说了那是上次,没有人会无知到一而再,再而三的去犯同样的错误,除非是那个人的脑子是失常的。”欧阳瑞西冷睨了他一眼,狠不得给他一脚过去,如果不是对方叫了自己一声少奶奶的话,她很难想像依自己的力道那人的脖子会不会因此而被扭断,毕竟自己这次来市区所办的事是属于隐秘性的,而他可好,却好死不死的找事情给自己做。  “来,渴了吧!先喝口水再骂好不好。”穆季云看着她那有些干裂的嘴唇,很贴心的拿起自己的杯子凑到了她的唇边,并不敢跟她硬碰硬的理论,否则难保她不会对自己来上个几脚的,所以只能很没有脾气的在跟她打着亲情牌。  “穆季云,你现在是觉得我的话很可笑吗?”欧阳瑞西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本来有些缓和下来的怒气在想起刚才碰到林飘然的情景之时,忍不住的再次燃烧了起来,虽然知道他不会再对林飘然有什么,可是在有他的地方看见那个女人还真的是很不爽。  “我哪敢啊!这不是一个劲的在跟你认着错吗?又哪里会觉得你的话可笑呢?”穆季云用一种很无辜的眼神去看着她,现在才发现,原来在她那清冷的外貌之下,还住着一个小老虎呢?看她现在的脾气不就知道了吗?  “我看你不但敢,还以捉弄我为趣,明明就说好了不会妨碍到我的工作,可你看看,你今天都做了些什么。”欧阳瑞西说着抢过了他手里一直就在端着的水,一个仰头就给喝了个精光,因为她真的是觉得有些的渴了。  “我这不是给你道歉了吗?你还要继续的生气啊!要知道吗,生气多了可是会容易老的。”穆季云想四两拨千斤的把事情给带过去,毕竟现在的她就像是一颗随时都会爆发的小炸弹般躁动。  “我生气那还不都是因为你给害的啊!怎么,你还有意见不成。”一杯冷水下去,欧阳瑞西的怒气总算是缓和了不少,但并没有消减,而是没好气的抬脚对他踹了过去,可是他就好像早有防范般的给躲开了。  “老婆,好了,你就别生气了,我认错还不成吗?”如果此时有人闯进来的话,绝不会相信这个低声下气的男人会是自己那个高高在上的总裁,毕竟他们所看到的都是他果断而又狠冽的一面,又哪里见过他如此出丑的时候呢?  “你认错,我看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算了,我跟你这痞子压根就是说不通的,说吧!那个林飘然找你干什么,是不是又想再续前缘来了。”欧阳瑞西说得有些的咬牙切齿,都是这个烂人,所以自己才会被那个神经女人奚落。  “你碰见她了吗?哦!我知道了,她肯定是跟你说了些什么,所以你才会这么生气的对不对。”穆季云了然的一笑,终于知道这个小女人的爆发点在哪里了,无非就是吃醋了而已。  “切!就她,还能左右得了我的情绪,我只是对你这个痞子生气而已。”欧阳瑞西最无奈的就是穆季云对自己所流露出来的那一种无辜的神情,这会让她不自觉的去为之而心软,虽然口里说那个女人对自己没有起到丝毫的影响,但她的内心深处还是有着在意的成份所在,所以刚才才会趁机的借题发挥的,这一点,她承认自己有些的小肚鸡肠了,但作为一个敏感的女人,她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的,毕竟有哪个女人会喜欢自己的老公跟别的女人有所牵扯的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