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594.第594章故技重施

594.第594章故技重施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65更新时间:2016-01-06 10:40:08
   “说不上是威胁,但如果你要这么认为的话,那么我也不会介意。”穆季云目光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随之不再逗留的抬步离去,有的事情他只是点到为止,至于他相不相信,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当然,他也可以去曲解自己的意思,只是这后果貌似可不是他自己所能接受得了的一种伤害范围吧!  “穆季云,把你刚才的话还给你,但愿你能一直都那么的拽下去,否则说不定哪一天就成了别人家的狗也说不定。”高云天痞子般的笑了笑,若有所思的看着对方的背影。  “放心吧!要真的如此,你肯定也会给我好不到哪里去。”穆季云连头也没回,只是脚步微顿了下而已,接着毫不犹豫的离开了此地。  “靠!不就给小爷我帅一点、有钱一点吗?有什么好嚣张的啊!”高云天对着穆季云的背影很是粗鄙的吐了口痰,却不知道就是这么的一点点已经是他所无法去超越的距离,只因他没有人家自傲的那一种资本。  穆季云刚一走出天宇集团,罗昊就马上的迎了上来,同时的,脸色也有些的凝重。  “出什么事了吗?”穆季云的眉宇紧了紧,不知道在开会的这一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为之感到为难的事情。  “少爷,我们都估计错误了,林飘然这次的目标是老爷子他们,这是我刚刚收到的消息。”罗昊有些的着急,虽然知道老爷子的身边有着魅幻的人在在保护,但还是忍不住的担心,毕竟他可是一直都把那两老当作亲生父母般的来孝敬着。  “什么,她还真的会挑人选,也不看看老爷子是谁,竟然敢对他出手,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看来我们可有好戏看了。”穆季云邪佞的一笑,林飘然,这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这老爷子可不像我这么的好说话,招惹后还能全身而退,你就等着被他给凌迟了吧!可一点也不冤,谁让你那么的没脑的,连别人的那一种天生的王者霸气都没有看出来。  “少爷,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很乐于看见这种事发生似的。”罗昊的嘴角狠狠的抽动了下,真的开始怀疑这还是不是亲生的了,要不他怎么会是这样的一种反应呢?  “怕什么,招惹到老爷子的人都只有一个下场而已,那就是死,你觉得我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穆季云的笑容越发的浓郁了,很久没有看见有人敢挑衅老爷子,这难得的送上来了一个不怕死的,那他又岂能错过这样的一场好戏呢?  “也是,只是我比较的担心老妈而已。”罗昊皱了下眉,老爷子的身手他是知道的,可老妈却是一个需要人保护的柔弱小女人,所以就算少爷说了没事,他还是难免不了的有些担心。  “没事,跟你说白了吧!其实老爷子给你还要担心,所以不用你着急,她的身边一定也暗藏着魅幻的高手。”对于这一点,穆季云是无比肯定的,因为他就有好多次无意的发现到他们的行踪。  “少爷,如果我们判断失误了呢?所以要不要跟老爷子报备一声啊!”罗昊对什么事情都比较的谨慎,所以还是放不下那个心来。  “你以为他那边真的会不知情吗?要知道,稍微的一点风吹草动,都不可能会逃得过魅幻的耳目。”穆季云弯腰的上了车,因为路途有些遥远的缘故,所以这一次他并没有亲自的开车,而是把这个车夫的工作交由到了罗昊的身上,而为了预防会跟天宇集团起冲突的原因,今天罗昊可是安排了好几辆车跟着前往,而所挑选的人选可都是各方面相对于其他人来说都比较出类拔萃的。  “说的也是,那我就不用担心了,少爷,我们这是要回S市了吗?”罗昊跟着的上了车,坐在驾驶座上侧头的问着他的意见。  “嗯!回去吧!争取能在下班之前赶回去到。”穆季云的拇指在自己的结婚戒指上来回的摩擦着,自己对于H市本来就没有什么投资的意向,主要是因为经济跟别的城市相比较而言落差太大了,所以他并没有打算把精力给耗费在这里,因此这也是为什么这座城市没有他们风行国际旗下产业的原因,但这次却因为高云天的原因让自己不得不去直视了这个问题,所以但愿自己的到来能让这座城市给加快步伐的活起来,毕竟自己可是投资了不少的资金进去的,可不能亏得太惨了才是。  林飘然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手里所拿着的股份竟然会是假的,看来这个高云天也并没有真的被自己给迷住,要不怎么可能会对自己还留着这一手呢?如果说不是自己看了财经新闻上穆高两家的合作方案的话,可能至今她都还被蒙在鼓里,很天真的以为自己得到了他全部的信任呢?  看来穆季云说的话很对,自己在他的眼里,根本就构不成任何的威胁,也不知道该说自己无知呢还是愚蠢,竟然那么傻傻的再次做了男人的玩物,而她把这一切,都给看成了是穆季云他们所造成的,所以她才会再次铤而走险的有了行动,既然在欧阳瑞西那里讨不到便宜,那么她不如从那两个老家伙着手好了,反正她留在S市的这一段时间都有暗中的观察过,他们的身边并没有任何的保镖跟着,可是最容易的让人下手了,反正不管怎么说,她都一定要穆季云也跟她一样变得家破人亡才行,否则她过不去自己心底的那道坎。  “薛小姐是吧!不知道你约我出来的目的是什么?”傅冰蝶很疑惑的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个女人,总感觉到她的神韵貌似在哪里见过,但在印象中自己确实没有认识这样的一个女人才对,就是不知道她是怎么的找上自己的,而且还是以儿媳妇的生命来作为相要挟,就是不知道她哪里来的自信,觉得自己一定会前来,难道说她对自己的家庭很了解不成,知道自己跟儿媳妇之间犹如母女般的亲密,所以才会拿这个来作为引诱自己出来的诱饵。  “穆夫人,我们又见面了。”林飘然很是嫉妒傅冰蝶那一种宛如少女般的身材跟样貌,所以看着她的时候多少的会有一些的冷然。  “你是谁,我该认识你吗?”傅冰蝶优雅的在林飘然的对面落座,整个人看起来既高贵又雍容华丽,可却一点也不显俗气,反倒是给人一种很淡雅的气质。  “怎么,穆夫人这么快就忘记我了吗?再怎么说我也跟你儿子好过一场啊!还差点的为他生下了孩子呢?”再次的说到那一个提前夭折掉的孩子,虽然无爱,但她的心还是难免的微颤了下,毕竟那可是自己身上的一块肉,还因为他而让自己这辈子都失去了作为一个母亲的资格,所以又怎么能让她不痛呢?  “你是林飘然,可是这长得怎么不像了呢?”一提到孩子,傅冰蝶就把她跟林飘然给联想了起来,毕竟就自己知道而言,就她说过自己肚子里面的孩子是穆家的种。  “哼!这个可就要问你的好儿子了,如果说不是他毁了我的脸的话,我又何苦为了恢复容貌而去承受着那一种整容的痛苦呢?”林飘然说到这个的时候是咬牙切齿着的,只要一想起自己所受到过的那些罪,她心里的怨恨就会深一层。  “说到这个,你那是自作自受,如果说不是你先划花了瑞西的脸的话,季云又怎么可能会因为愤怒而对你下狠手呢?所以你所受到的这一切,压根就怪罪不了别人,所有的一切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而已。”傅冰蝶就算在说着这么的一番大气凛然的话,表面上也依然是一副淡然无波的样子,不见半丝的恼怒,反而是有着几分的沉静在其中,就好像无论对方说了什么,对自己来说都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因为她压根就没有把对手给放在了眼里,有着藐视一切的那一种高高在上。  “如果说不是她欧阳瑞西从中的冒出来,抢走了本应属于我的男人的话,我跟她就一直会是两条平衡线,永远也不会有交集的一天,可她倒好,把我好不容易拽紧的男人给夺了去,同样的身为女人,难道说碰上了这种事情你还能继续的沉默下去吗?”林飘然冷嘲的一笑,事情没有发生在她的身上,她当然可以说得如此的轻描淡写了。  “在这一个游戏规则之中,谁都可能会是第三者,偏偏瑞西她不可能是,因为她跟季云结婚在你们认识之前,所以要说到这谁介入了谁的生活之中,你无疑才是那一个入侵者,所以别在我的面前表现出一副你是秦香莲的戏码来,这在我的面前,可是一点也不管用。”傅冰蝶很少去为欧阳瑞西争论过什么,但这一次,无论如何,她也不能让别人把她给诋毁了去。  “穆夫人,你敢说他们是相爱着的吗?如果真那样的话,我又哪里来的机会得到他的欢宠呢?所以别把那个女人给说得有多么的委屈,既然他们是夫妻,那么就应看好自己的老公才对啊!这被别人有机可乘了,倒是把自己给说得有多么伟大似的,让人看着就够虚伪的,也亏你们还都把她给当成了宝,就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会被她给反咬一口而已。”  林飘然恨死了欧阳瑞西的那一种好人缘,感觉到每一个人都把她给当了宝,而自己却是那路边的大石头,喜欢的时候坐一坐,不喜欢的时候给踹上那么的一大脚。  “要说到虚伪,林小姐不是玩得最得心应手的吗?我自己的儿媳妇,就算她再怎么的反咬我一口,在我的心里那也是甜的,因为她值得我们为她付出所有。”傅冰蝶云淡风轻的说着,却不知道这样的一种语气,更让林飘然为之而气结不已。  “看来我倒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这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可还真的是有够无语的了。”林飘然冷冷的看着傅冰蝶,本以为她会恼羞成怒的,可是自始至终都没有见她轻皱过一次眉头,就好像自己于她而言,只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般的人物而已,这样的一种认知让她很是恼火不已。  “可不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吗?我们的家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了,怎么,原来所接受到的教训还不够吗?难道说还想再次的重演一次,还是说在你的眼里,我就是那么一个愚蠢的女人,会傻傻的以为你约我出来不带半丝的目的性吗?”傅冰蝶妖娆的一笑,这样的一种笑容,在穆公子的脸上有常常看见,可见他是遗传于自己的母亲使然。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林飘然的眼神躲闪了下,不是都说漂亮的女人是花瓶的吗?可自己眼前的这个女人看起来怎么就那么的高深莫测呢?  “不,你知道,这不就是你骗我出来的目的吗?”傅冰蝶之所以敢一个人赴约,那是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身边一直就没有缺少过人,所以一点也不害怕她会设计了自己,本来还在想对方是谁呢?竟然会口气那么的大,想不到只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就是不知道谁给她的勇气,竟然连魅幻帝君的爱妻也敢动。  “既然知道,你为什么还出来。”既然被对方识破,林飘然也不再隐瞒,毕竟以一个柔弱的女人而言,她就不相信还能对付得了自己所请的彪形大汉,本来她的目标是她跟穆时桀两个人的,但只要一想到上次在风行国际的周年庆典之上,他所投给自己的那一个邪佞的眼神就不由得让她害怕了起来,所以只好改变计划,但她绝对有自信就一个傅冰蝶就足以让穆家的所有人给崩溃掉,毕竟她也是最近才知道,穆时桀有多么的宠爱自己的妻子,如若她不在了呢?那么他们的那一个在外人眼里看来所堪称完美的家还会存在着吗?  这欧阳瑞西的身手了得,所以自己上一次才会失败,而今天她改由对付一个老女人,谅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有这么的一手,虽然说对方看起来还是那么的风姿卓越,但一切给自己美的事物,在她的眼里那都是一种不可取的存在。  “如果说你刚才在电话里就说出自己是谁的话,我才懒得搭理你这个疯女人呢?还真的以为全世界的人都跟你那么有空似的。”傅冰蝶伸手拢了拢自己的头发,就算是年龄给上去了,她的外貌依然貌美如惜,这一点是许多的人所盼不来的,也恨不来的,尤其是她的那一种高雅的气质,可是经过了岁月的沉淀后变得浑然天成的。  “穆夫人,你可别试图惹怒我,这对你来说,可一点好处也没有,难道你就没有发现周围都没有什么顾客吗?就算有,那也是我的人,所以后果你可想而知的。”林飘然的得意的轻睨了对方一眼,以为这样总应让她大惊失色了吧!可意外的是,她还是那么的油盐不粘,依然那么优雅的微笑着。  “怎么,又要旧戏重演了吗?只是令我费解的是,你的目标就怎么变成我了呢?难道说上次划花了瑞西的脸还不够让你解恨吗?所以这一次又想拿我来开刀。”傅冰蝶的眼神四周围的观察了下,她本就是明知山有虎而偏向虎山行的人,所以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对方的小心思呢?  “穆夫人,我刚刚可是说了,千万别让那个女人给反咬了你一口,看看,现在不就是了吗?你这可是在替你那宝贝的儿媳妇受罪呢?”林飘然说着往四周拍了下手,瞬时之间,她的后面就出现了很多的小混混,可见她一早就有布置,只是在她的眼里,是不是除了她之外,别人都是愚蠢的呢?觉得同样的手法还能给她再次的得逞了去。  “林飘然,麻烦你,下次想要对付别人之前,别总是用下药或者是包了整个茶餐厅来实施你的计划,这样可一点新意都没有,如果我是你的话,就派一个绝色的美男子来勾引我,说不定这样对我会比较的有效。”傅冰蝶在说这一句话的时候,怎么也没有想到会被录了音,所以穆时桀的那一种怒气可想而知了,以至于让她几天都不敢出房门一步就是怕会被自己的儿子跟儿媳妇取笑了去。  “看来你倒是淡定得很,也是,在我看来,你们婆媳俩就都是一个品性,要不怎么可能会有这样一种败坏道德的想法,亏你还是一个长辈呢?原来也不过是一个下贱之人而已。”林飘然不耻的撇了撇嘴,怎么也想不到看似高雅的她会说出这样的一种没有羞耻之心的话来。  “下贱之人,林小姐,难道这喜欢美男也有错吗?你倒是不喜欢啊!不喜欢的话为什么会看上我儿子呢?而不是一般的那一种货色。”傅冰蝶嗤笑了下,还真的以为自己有那种思想吗?之所以这么的说,也无非都是在找机会趁机的奚落她而已,还真的以为自己是一个那么没有贞洁的女人呢?也不看看,她自己的老公可就是一个绝世的美男,还用得着别人的诱惑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