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598.第598章只手遮天

598.第598章只手遮天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25更新时间:2016-01-06 10:40:11
   “欧阳瑞西,算我看错了你,原本还对你改观了,觉得你还算得上是一个善良之人呢?没有想到你跟穆季云一样的残忍。”雪珂轻咬着唇瓣,有些失望的看着她。  “谢谢抬爱,但是我并非善人,所以用不着你给我歌功立德的。”欧阳瑞西是善良不假,但她有着自己明辨是非的能力,所以还真的不敢奢望像雪珂这样的人能对自己有多好。  “老婆,你先进去吧!这件事情我来处理就好。”穆季云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让她受伤,那可不是一个好丈夫该有的作为。  “如果你真能处理的话,也不用在这把大门口给挡住了。”欧阳瑞西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虽说这个雪珂并不是他以前所惹下来的风流债,但她还是很反感这一种直接的找到家门口来的行为,因为无论是出于何种原因,那都会影响到别人的正常生活。  对于欧阳瑞西的抢白,穆季云也只是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而已,并没有要反驳的意思,可是把一个好老公该有的行为给表现得很是淋漓尽致。  “雪珂小姐,希望你有事说事,别做人身攻击,这样处理起事情来才不容易起冲突。”欧阳瑞西把目光从穆季云的身上转向了雪珂,那威严的样子倒是很有作为一个大校的气场。  “我做人身攻击总好过你们把别人给伤得遍体鳞伤的。”雪珂不屑的轻睨了欧阳瑞西一眼,自己以往见她的时候可都没有穿着军装,所以只是觉得她只是清冷了点而已,可今天所看来,她的气势可并不是自己所可以忽略掉的事情。  “既然你提到了这个问题,那好,你来说说看吧!我们把谁给弄得遍体鳞伤了,在这之前,我希望你能实事求是,而不是一味的迁怒于人,我这个人的人生准则是,是自己所犯下的错就不会有丝毫的推却,但如若别人只是把自己的过错怪责在我们身上的话,这样的一种讨责恕我们所不能苟同。”欧阳瑞西义正言辞的说道,还一口的一个我们,意思是他跟穆季云是紧紧相连在一起的。  “还能有谁,当然是我表姐了,就是因为去见了你们的那个妈,所以她才会让人给再次的侮辱了去的。”雪珂把下巴给抬得高高的,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却不知道她那样的理直气壮来自于何处。  “你说什么,我婆婆,怎么可能,她跟林飘然可不熟悉,实在是没有那个必要去加害于她,而且像她那样自傲的女人,压根就不屑于去做这样的事情,更何况是去主动的约见你表姐了。”欧阳瑞西虽然说只是跟傅冰蝶生活了还不算长的一段时间而已,但她了解自己的婆婆绝不会是那一种自降身价的人。  “哼!不管你相不相信,反正我表姐人现在就在医院,关于这一点,你总不会以为我会拿我表姐的名声来开玩笑吧!”雪珂说这话的时候很明显的有些的底气不足,但是话已至此,不管怎么样,她都会死硬的扛到底的。  “那好,证据呢?你总该知道在指控别人之前要出示有效的证据才行吧!”欧阳瑞西轻蹙着眉头,实在找不到一个理由去说服自己傅冰蝶会做出这样的一种事情来,毕竟她可是跟那个女人无冤无仇的,就算是为了替自己报仇,她也大可不必那么明目张胆的去做,毕竟她的身后可是有着一个魅幻在支撑着她,所以又有什么事情是她所不能办到的呢?  “哼!证据,难道我表姐现在躺在医院里不就是最好的证据吗?你还想要什么样的证据,难道说这就是你作为一名人民公仆该有的态度吗?竟然包庇自己的婆婆犯法而置之不理。”雪珂冷哼了一声,反正不管怎么说,她总觉得自己的表姐被那么多的男人给玷污了肯定是跟傅冰蝶脱不了关系,毕竟她是完好无损的回来了,而自己的表姐呢?竟然被别人给蹂躏得如此的惨无人赌,试问这样的代价该有谁来买单呢?  “雪珂,还真的以为你能只手遮天吗?先去问问你表姐都想对我母亲做些什么再说吧!”穆季云微恼的怒斥着她的这一种颠倒黑白的做法,如果说不是自己的母亲身边隐藏着暗卫的话,说不定被玷污的那一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她了,而一想到有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一种事情,他就不自觉的感到不寒而栗起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妈她发生什么事了吗?”一听到穆季云如此的责问,欧阳瑞西便开始紧张了起来,就是怕傅冰蝶会出什么事,那样一来的话,整件事情可就变得严重了起来,毕竟以穆时桀那宠妻如命的性格,非要因此而闹出些什么大事情来不可,而这样一来的话,自己就完全的处于了被动的状态,肯定会被夹在中间里外的都不是人。  “这个就要问问雪珂了,她不是专程为这件事情来的吗?说到这个,欧阳大校,我要报案,理由是我的母亲被人给围困了。”穆季云知道,这样的事情不归欧阳瑞西管,但他还是忍不住的逗一逗她,所以说,就算在这么剑拔弩张的一种气氛之下,他还是没有忘记调侃自己的小娇妻。  “报案的事情找易局长,不属于我所管辖的范围之内。”欧阳瑞西没好气的怒瞪了穆季云一眼,看他如此的云淡风轻,可见傅冰蝶并没有什么大事,而作为一名合格的军人,她更知道自己的权利该用在哪里,又不该用在哪里,可从来都不喜欢以势压人。  “穆季云,你这是倒打一耙吗?”雪珂没有想到这两人会当自己不存在般的调起了情,所以脸色可是更加的难看了。  “是不是,这个我想你自己最清楚,并不是说你恶人先告状就可以改变的事情。”穆季云轻蔑的冷看了她一眼,在他所看来,她们表姐妹都不是什么好货色,其中的差距只在于一个胆子够大,一个虽然心存着邪恶之心,却不敢实施于行动而已。  “我不知道你所指的是什么,难不成你的意思是说我污蔑了你的母亲不成。”雪珂认定了这整件事情都是由傅冰蝶所引起来的,否则实在想不透如果是表姐自己所请来的人干的话,又怎么可能会对她出手呢?而这整件事情的始末,相信警察很快就会找出答案来,到时候孰是孰非也就一清二楚了。  “就是这个意思,小心我告你诽谤,所以请你找到别人家门前索要说法的时候,先把事情给问清楚了再来行动,要不丢脸的那个人绝对会是你自己。”穆季云全身的气息都变得冰冷了起来,自己都还没有去找林飘然算账呢?而她倒好,竟然打抱不平的给直接的找上门来了。  “雪珂小姐,我大概是听出意思来了,你表姐该不会是又想像当初对付我那样,把我婆婆给绑架了吧!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她这回碰上了硬钉子,这掳人不成,自己反倒成为了别人餐桌上的美食了吗?”欧阳瑞西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也可以如此的邪恶,所以在说着这一番话的时候,有着一丝的幸灾乐祸,毕竟像她那样老是不接受教训的女人,根本就不配得到自己的同情不是吗?  “欧阳瑞西,你这是在幸灾乐祸吗?”雪珂微蹙着眉头,就好像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般,压根就没有想到欧阳瑞西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  “怎么,就许你们对我雪上加霜,就不能让我也愉悦一次吗?”欧阳瑞西就是觉得以前的自己太过于的善良了,所以才总会让人欺,而今天,她本来就在军区里累得不行,本想着回家后能好好的休息下,却没有想到会碰到这样的一种事情,因此脾气也就跟着好不到哪里去了。  “欧阳大校,这回答漂亮。”其实听见欧阳瑞西这么的说,穆季云也感到挺诧异的,毕竟她可一直都是那么的一个心存着恻隐之心的人,而今天所有的行为举止都颠倒了她以往的那一种优良的形象。  “滚,一会回去再收拾你,专给我惹事。”如果不是碍于雪珂还在场的话,她真的很想一脚给他踹过去,看他还去不去招惹这些个心态有问题的女人了。  “这又关我什么事,我可是出差刚回来好不好。”穆季云很是无辜的看着她,一点也不介意欧阳瑞西当着别人的面对自己声言厉色的,反倒是以一种嘻哈的心态去面对这种事情。  “可起因出在你身上不是吗?”欧阳瑞西轻飘的看了他一眼,自己都还没有讨伐他呢?竟然还敢跟自己辩解,也不想想看这些个事都是谁才惹来的。  “如果说你们是想在我面前表现出你们夫妻之间有多么恩爱的话,那么大可不必,因为这个对于我来说,起不到丝毫的影响。”雪珂突然的感到很无力,觉得自己跑这么的一趟是不是有些的不应该,毕竟这会儿冷静下来之后,有很多的事情也就理通了,只是这会儿一时之间还难以的接受现实而已。  “不好意思,我只能说你想多了,所以现在请回吧!如果说我婆婆真的做了犯法的事情的话,我绝不会坐视不管,但如若没有的话,还请你为了这样的一场闹剧而深思一下,自己这样做应不应该。”站在一个军人的立场之上,她很清楚的知道法不容情,但站在一个儿媳妇的立场之上,她更愿意站在傅冰蝶的那一边,只因为她是一个凡人,做不来那一种什么大义灭亲的事情来,所以她宁愿相信这只是雪珂自己片面的一种猜疑而已,傅冰蝶根本就是一个受害者,抑或是差点成为了一个受害者。  “欧阳瑞西,就冲着你现在的这一番话,我姑且就先回去,但我希望你不要让我们这些老百姓失望才对。”雪珂也知道,一味的纠缠下去并不会得出任何的结果,既然如此,还不如先回医院去看看表姐怎么样了呢?  “走吧!虽然我很不喜欢林飘然,但还是希望她能没事,刚才之所以那么说,也只不过是我一时的意气用事而已,还希望你别太在意。”欧阳瑞西轻捏了下眉心,作为一名军人,觉得自己刚刚的做法确实是欠缺考虑,就算心情再么的不好,也不应该把情绪给带了进来。  雪珂别有深意的看了欧阳瑞西一眼,对于这个身穿着橄榄绿军装的女人又多了几分的好奇,毕竟能像她那样能屈能伸的女人已然是不多见了,而她竟然那么自然而然的说出了自己的歉意来,不带半分的扭捏,可见她的胸襟有多么的宽广了。  “你就这么的让她走了。”直到看见雪珂上车离开,一直没有机会插话的穆季云不由得疑惑的开了口,很是好奇她们女人之间的谈话方式,刚刚不还剑拔弩张着的吗?现在怎么一副平和的心态下给结束了呢?  “怎么,不让她走,难道你还想把人给留下来吃晚饭不成,又或者是想往更深入一层的状态去发展一下。”欧阳瑞西收回自己的视线,很是玩味的冷睨着他。  “呃!那当然不是,走吧!我们也进去。”穆季云讨好的伸手去想抱住她的小蛮腰,可惜的是,被她给很轻巧的闪躲开了。  “你不把车开进去吗?这样堵着还让不让别人走了。”欧阳瑞西板着一张脸,就没有想过要给他好脸色,看他都给自己惹了些什么麻烦事,一个林飘然而已,竟然可以一再的在那兴风作浪。  “不好意思,忘记小杜还等在后面了,这样吧!,你负责把车子给开进去,我直接走路好了。”穆季云说白了那就是懒得再上车,毕竟抬脚就可以走进家门了,才不想还要费时的去停车呢?要是有那个时间的话,还不如花在洗澡上会比较的实用。  “穆季云,你还可以更无耻点吗?”欧阳瑞西咬牙切齿的说道,但还是很认命的钻进了车子里去,因为她给谁都要清楚这家伙的王子病又开始犯了,因为刚出差回来的缘故,这会儿估计是恨不得马上的去洗澡才对。  “可以,至于行动,到了晚上我会让你如愿的。”穆季云也不停留,一边回答着她,一边的走了进去,可是洒脱得很。  “流氓。”欧阳瑞西的脸因为他的那一句露骨的话而迅速的蹿红了起来,恨不得开着车对他横冲直撞过去,可惜的是那家伙已经健步如飞的瞬间没影了,所以只能愤然的在车上用力的踢了几脚,悲催的是痛的竟然是自己。  欧阳瑞西把车给停进了车库才走进了客厅,预料之中的是,并没有看见穆季云的身影,而只是看见了傅冰蝶正跟小轩轩在玩着而已。  “妈咪,你也回来了。”小轩轩刚一看见欧阳瑞西的身影就兴奋的扑了上去,连正跟傅冰蝶正在玩着的小游戏也无从再顾及。  “嗯!跟奶奶玩什么呢?妈,我回来了。”欧阳瑞西抱起了那个飞扑而来的身影,这才把视线给落在了傅冰蝶的身上,看她有没有受伤之类的。  “回来了,饿了吧!我马上去让吴妈开饭。”傅冰蝶说着便站起了身子,刚刚她正在跟小轩轩解释着自己为什么没有去接他的原因呢?想不到这小家伙可是一点也不介意,这样也就算了,他竟然还反过来安慰自己呢?这贴心的举动可是让她不心疼都不行。  “没有,我不饿,爸呢?他不在家吗?”欧阳瑞西抬眼到处的看了下,都没有看见穆时桀的身影,所以才好奇的问了起来。  “别管他,出去办事去了,估计一时半会的还回不来,刚刚才来的电话,让我们不用等他。”傅冰蝶把视线给落在了欧阳瑞西那帅气的英姿之上,很是喜欢看她身穿着军装时的样子,显得冷傲而又不可侵犯。  “好,知道了,只是你的身体呢?没事吧!”欧阳瑞西把轩轩给放了下来,这小子可是越来越沉了,所以抱久了还是会有些的吃力。  “我的身体,很好啊!你怎么会有如此的一问啊!”傅冰蝶有些迷茫的看着她,不知道她话里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季云不是说你差点就被人给害了吗?所以有些的担心你有没有受伤而已。”欧阳瑞西有些迟疑的看着她,同时的,也很是期待她的答案。  “哦!你说那个啊!没事,他们根本就近不了我的身,就被你爸安排在暗处的人给收拾了。”一说起这个,傅冰蝶就有些的自鸣得意,毕竟这是她第一次有机会看到往常只能在穆时桀口中跟自己所说过的技能。  “那,那个林飘然呢?她有没有怎么样?”欧阳瑞西问得有些的小心翼翼,就怕自己一时言语不当伤害了她,毕竟在很多的时候,外人不一定能伤得了自己,而家人一句看似很轻描淡写的话就能让人感到委屈无比。  “没有啊!我离开的时候她还好好的呢?怎么了,难道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吗?”傅冰蝶皱了皱眉,有些不安的看着欧阳瑞西,自己离开的时候那个女人不还是好好的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