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600.第600章做得好

600.第600章做得好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64更新时间:2016-01-06 10:40:14
   “瑞西,怎么了。”看着欧阳瑞西急急的路过餐厅,傅冰蝶有些不安的问道。  “哦!我去厨房拿点冰,刚才我貌似用力有些的过猛了,所以有些的淤青,想着先拿冰给他敷一下再擦药。”欧阳瑞西的脸色有些的尴尬,觉得愧对了傅冰蝶,毕竟被自己所伤的那一个可是她的儿子,所以这多少的都感到有些的过意不去。  “很严重吗?要不要叫书寒过来一趟。”傅冰蝶听着就觉得有些的忧心,所以连人都跟着站了起来。  “不用,并不是很严重,我给他弄一下就可以了,你安心的吃饭吧!一会就好。”欧阳瑞西西说完直接的走进了厨房,冰袋是上次秦书寒拿过来的,一直放在冰箱里面,这会儿刚好可以派上用场。  “奶奶,你就坐下吃饭吧!爹地那是故意的在博取妈咪的同情呢?所以肯定会没事的。”看见傅冰蝶还是不安的站立着,小轩轩忍不住的出了声,这个爹地也真是的,给自己还要像个小孩子了。  “是这样吗?”傅冰蝶还是不大放心,但又不好亲自的过去看,就是怕儿媳妇会有什么别的想法,所以只好迟疑的再次落座。  “妈,放心吧!少爷没事的,少奶奶懂得轻重的。”罗昊看她这样,也出声的劝说了起来。  “我说昊儿,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你叫我‘妈’,可是却叫季云‘少爷’,怎么听着就让人有一种违和感呢?”傅冰蝶皱了皱眉,都说了他就像自己的亲生儿子般没有什么两样,可他总是表现得那么的客气,让自己有时候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才好。  “那个……我都叫习惯了,所以很难改过来。”罗昊的嘴角抽动了下,虽然自己也觉得傅冰蝶说的很对,但他总是转不过自己心里的那道弯来。  “算了,随你吧!反正这个问题都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就没有见你改过,既然这样,我也不好再勉强你。”傅冰蝶轻叹了口气,只要他感觉到自然就好,反正这些年来,他们两人之间的感情说起来要给自己好上许多才对。  罗昊抬头的看了她一眼,双唇颤动了下,但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因为在他看来,在这样的一种时候,不解释就是最好的一种表明立场的方法,所以还是保持沉默会比较的有效。  而欧阳瑞西的再度折回无疑是让穆公子为之雀跃的,还以为她真的就那么的狠心,把自己扔在这里不管不问了呢?直到脚上传来了那冰冷的触感,他才恍然了过来,原来这个小女人是去拿冰袋去了。  “很疼吧!看你以后还不学乖,老是招惹我。”欧阳瑞西抬眼看了下他那紧蹙着的眉头,没好气的说着,但动作却是异常的温柔。  “不疼。”穆就云嘴硬的说着,但腿上所传来的疼痛感却在告诉他,谎话是不能说得那么的理直气壮的。  “既然不疼,那就忍着点,我先用药水给你揉一下淤青,然后再擦药膏。”欧阳瑞西把冰袋放在了一边,接着把他的脚给抬放到了自己的大腿上,在手上倒了一点药水后均匀的擦到了他的脚上,这才开始揉了起来。  穆季云的脸色因为隐忍而涨得有些的绯红,就连额头也因此而冒出了一层层的薄汗,是谁说不疼的,是很疼好不好,但为了保存自己的面子,咬牙他也不能让这个女人给小看了自己,否则又不知道她该怎样的取笑自己了。  欧阳瑞西莞尔的一笑,这家伙是断定了自己不敢把他给怎么样吗?所以这会儿竟然学会了不搭理自己,既然这样,那么自己是不是该加重点揉搓的力道呢?心里这么的一想,欧阳瑞西的手里便有了行动,所以预料之中的听到了某人的低吼之声。  “啊!疼,女人,你确定自己这是在给我擦药,而不是在谋杀。”穆季云撕牙的抽了下自己的脚,却发现被欧阳瑞西给提前的捉住了,也就是说,他现在就是属于她砧板上的鱼肉,她想怎么的处置都行。  “不是说不疼的吗?怎么,口是心非了吗?”欧阳瑞西笑得一脸的狡黠,但也没有再继续,而是很认真的给他擦上药膏,这玩笑嘛!适度就可,太过的话难免不会引起反效果来。  “你试着给我压一下看,这样一来就知道疼不疼了。”穆季云没好气的说着,怎么也不会想到光明磊落如她也会给自己来阴的。  “喏!压吧!”欧阳瑞西柔和的笑了笑,跟着就把自己的脚给伸到了他的面前,她倒是看看,他要怎么的报复回来。  “去,逗我玩呢?你脚上压根就没有伤好不好,再说了,你觉得我会舍得在你身上动手吗?”穆季云终于睁开了眼睛,但却是给她翻了一个白眼。  “有没有伤,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吗?”欧阳瑞西也不把脚收回来,只是拿一种很坦然的眼神去看着他。  “女人,听你的意思,又给我受伤回来了是不是。”穆季云听她这么的一说,哪里还顾得上自己脚上的伤,更不用说还记着跟她斗气了,想都没有想的便卷起了她的裤腿,在看见脚上包扎着的白色纱布之时,他很肯定自己所猜想的并没有错。  “你以为我想啊!今天在训练鹰眼他们的时候不小心的给刮伤了。”欧阳瑞西说得一脸的轻描淡写,并没有跟他明说自己差点就从悬崖上掉了下去的事情,毕竟事情已经过去了,可不想他因此而替自己担心。  “训练什么项目,这么的充满了危险性?”穆季云的眼底有着一抹心疼,看着她脚上的伤,哪里还有别的心情跟她闹脾气呢?  “这是军队秘密,可不能告诉你。”欧阳瑞西故作神秘的挑了挑眼,特种兵所训练的项目在她所看来,就没有一样是不充满着危险的,但这些因素她并不打算告诉他。  “怎么,还怕我会泄露出去,当了间谍不成。”穆季云咬牙切齿的看着她那娇俏的得意之色,竟然还防着自己,如果说不是因为她的话,他才懒得去管部队里面的那些个破事呢?毕竟他又不是闲得蛋疼,公司里的事就够自己烦心的了,哪里会有多余的时间去关心那些。  “哼!你以为就你这样的,还能当间谍啊!可别侮辱了人家职业间谍的能力。”欧阳瑞西一边说着一边收起了药,不可避免的,语气里带着一丝的轻蔑,很是鄙视的轻睨了他一眼,其实能看到他在自己的面前吃瘪,也是一件很愉悦的事情,免得这厮老是表现得自己有多么的不可一世似的轻狂。  “所以说啊!这么有能力的工作可不适合我,我还等着你来养活呢?”穆公子就这一点好,脾气来得快,但是去的也快,而欧阳瑞西就是吃定了他这么的一点,所以从来就不担心他会真的气自己太久。  “也不是不可以,问题是要我养活的话就得接受我的操练才行。”欧阳瑞西邪气的笑看着他,眸底全是戏弄之色。  “那还是算了吧!换我养你,我可没有自虐的倾向。”穆季云悻悻然的摸了下鼻子,这不是她的兵都常常被她拿来当沙包,要是成为了她的兵的话,那岂不是会死得很惨,所以这么傻是事情他才不会去做呢?  “我才不用你养,好了,少爷,这下总该去吃饭了吧!我就该欠你的。”欧阳瑞西说着就想抽回自己的脚,可是某人却紧抓住不放,眉头还纠结的紧蹙着,就好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似的,让人乍看之下感觉到有些的凝重。  “吃饭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老是把我的话给当作耳边风,你说,我该怎么的惩罚你好呢?”穆就云邪恶的一笑,虽然脸上的笑容很是醉人,但他的心底却是苦涩无比的。  “呃!什么时候的事,我自己怎么不知道。”欧阳瑞西讪笑的摸了下自己的那有些冒汗的鼻尖,该不会又来了吧!话说她刚才怎么就把这一层给忘记了呢?智商都用在只顾着跟他斗气上了,倒是忘了自己曾经答应过他的事情,尽量的不让自己受伤,可看看她刚才一时的脑热之下都做了些什么弱智的事情。  “哼!想跟我装傻,你还嫩了点。”穆季云语气一转,瞬间的冰冷了下来,在别的事情上,他可以把她给宠得无法无天,但在她自身安全这一点上,他绝对的不能掉以轻心,这也是他当初为什么要让她给自己做出保证的原因。  “可是人家现在饿了,这在军区都累了一天了,难道回到家还不给饭吃吗?”欧阳瑞西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知道什么样的时候该强势,而什么样的时候该服软,所以在感受到周围那瞬间冰冷下去的气息之时,她便收起了自己强悍的一面,变得温柔可人了起来,毕竟她很清楚的知道,可别看他平常时都是一副没有脾气的样子,但如若真的生起气来的话,估计就连自己也降服不了他,所以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她还是先哄好这个自傲的男人再说吧!  穆季云很努力的把自己的脾气压了再压,这才无奈的轻摇了下头,“走吧!先去吃饭,完了看我怎么的收拾你,可别想着就这么的蒙混过关。”  “知道了,吃完饭后肯定任你打骂,我绝不会还嘴,更不会还手。”欧阳瑞西有些讨好的说着,本来清冷的脸上全是谄媚的笑容,让穆公子看了后差点没有得内伤,但却没有丝毫的办法,因为他最受不了的就是她跟自己撒娇了。  “我什么时候打过你了,可别什么罪都往我的头上扣。”穆季云把她的裤脚给小心的放了下来,因为被纱布包着的缘故,所以也不知道伤口是轻还是重,但不管怎么说,自己是注定了要替她操碎了心不可。  “呵呵!我那不是比喻吗?比喻哈!穆公子。”欧阳瑞西继续的讪笑着,觉得这样的一个自己特傻,但也没有办法,谁叫自己现在所扮演着的是弱者的角色呢?所以就算再怎么的不情愿,也不得不为之,突然之间,觉得自己好悲催,堂堂的一个陆军的大校,竟然也会有这么憋屈的时候。  “欧阳瑞西,你确定自己不是属狗的吗?”穆季云没好气的轻笑着,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个女人也可以这么的善变,看来就算她再怎么的高冷,也免去不了作为女人的那一种天生的属性。  “呃!怎么说。”欧阳瑞西不解的看着他,看见他把自己的脚给放了下来,她才慢慢的站了起来,一时之间,可不敢太用力,就是怕那伤口会因此而渗出血来。  “善变啊!”穆季云说着也跟着站了起来,虽然说刚刚给上了药,但还是觉得有些的疼,所以眉宇不自觉的便跟着轻蹙了下。  “切!没依据的说辞。”欧阳瑞西看着他的表情这样,便有些担心的再看了他的脚一眼,看来自己以后可不能再如此的暴力,免得真的把人给踢瘸了的话可就不太好了。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突然之间,一个威严而又冷酷的声音骤然的响起,可是把这两个正在打情骂俏的人都给同时的吓了一跳。  “爸,你回来了,妈不是说你会晚吗?”欧阳瑞西在看见来人是穆时桀的时候,很快的便就反应了过来,同时的也有些的忐忑,就是不知道在看见穆季云脚上的伤时会怎么的想自己。  对于穆时桀的出现,穆公子并没有多大的反应,虽然说他们之间的关系确实是给以前改善了许多,但并没有达到那一种很亲昵的程度,所以依然是一副淡然无波的神态。  “嗯!事情提前办完了,所以也就回来了,只是这小子的脚是怎么回事。”穆时桀是何其厉害的一个人,所以才那么的一会儿的功夫,就抓住了问题的核心部分,毕竟是魅幻的帝君,所以观察力那就是一个强。  “没事,不小心撞到桌角了,既然回来了,那就一起去吃饭吧!”听见穆时桀问起这个,穆公子赶紧的出了声,可不想一下那个小女人给傻傻的说出来是自己给踢的,毕竟谁知道这个阴晴不定的老家伙会不会突然的对这件事情给在意起来啊!  “爸,那个,是我给不小心踢到的,对不起!”欧阳瑞西就是这么实在的一个人,是自己做的事情,绝不会不逃避,所以很坦然的承认了那是自己的行为所造成的后果。  “哦!做的好。”穆时桀再看了穆季云的脚一眼,接着头也不回的往洗漱间走去,可见他今天的心情还真的是让人难以费解,压根就不知道是处于怎样的一种状态之中,而这么高深的一道猜题游戏,看来除了傅冰蝶之外,那就没人可以摸得透了。  “他……老爷子这话是什么意思啊!”穆季云愕然的看着自己父亲的背影,看来自己还真的不是亲生的,母亲不疼自己也就算了,连父亲也跟着落井下石,这还有没有天理的存在了。  “字面上的意思,如果真的很想知道的话,我不介意你去问他。”欧阳瑞西有着小小的雀跃,因为就在刚刚,她已经做好了被训的准备,毕竟在她的眼里,自己的这个公公一直就是很冷酷的一个人,可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回答竟然是如此的别具一格,倒是让她大跌眼镜了。  “我傻了,没事去招惹他,话说女人,看见自己老公这么的不被待见,你就这么的高兴啊!”穆季云佯装微怒的瞪着她,可内心却是释然的,因为他的家人如自己一样,就算嘴上不说,但内心里却都对她宠爱有加。  “哪里有,你看错了,怎么样,能不能自己走。”欧阳瑞西说着就要去搀扶着穆季云,毕竟看他的样子,好像还很疼的样子。  “不用,你都不见喊一下疼,我身为一个男人,就更加的没有那个资格了,说到这个,我很想知道,你脚上有着这么重的伤,是怎么做到走路如常的啊!”这是从刚才知道她受伤的瞬间就开始深思的一个问题,毕竟这么的一段时间下来,如果不是她有意要让自己知道的话,他根本就没有看出她走路之时的异常来。  “都说了只是小伤而已,所以走起路来当然跟没受伤差不多了。”欧阳瑞西绝不会跟他明说其实那是自己在刻意的隐忍着痛的,目的就是怕他知道后会生气,只是没有想到自己刚才竟然那么的禁不起他的有意挑衅而已,轻易的便暴露了自己的小秘密,否则她还想着一直都隐瞒下去的,这样一来的话,估计等到好了他也没有觉察出来。  “女人,你可别骗我,要知道,我多的是人去打探到我想要知道的实情。”穆季云还一直都纠结在欧阳瑞西的受伤之上,意思就是说来说去,话题再度的给绕回到了原点,但对他们来说,这样的一种对话,却是充满了无限的宠爱跟情趣在其中。  “爱信不信,我饿死了,可懒得跟你在这胡扯,吃饭去了。”欧阳瑞西说着快步的向餐厅走去,让紧跟其后的穆季云看了可是替她捏着一把汗,难道说自己真的把事情给想得太严重了吗?要不怎么看她都不像是真有事的样子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