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601.第601章我又不会吃了你

601.第601章我又不会吃了你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082更新时间:2016-01-06 10:40:14
   带着这样的一种疑问,穆季云一脸深思的也走进了餐厅,刚好看见欧阳瑞想正拿着一副干净的碗筷从厨房走了出来,很是细心的摆到了傅冰蝶的旁边。  “瑞西,这碗筷不是够了吗?”傅冰蝶有些诧异的看着她,来回的就这么的几个人,难道说还有谁要来不成。  “不是的,爸提前回来了,这会儿正在洗手呢,估计很快就进来了。”欧阳瑞西淡雅的笑了笑,这才走到自己刚才的位置坐下,而她的旁边赫然就是一脸玩味的看着她的穆大公子。  “哦!这么快,儿子,你的脚还好吧!”虽然知道这样问很有可能会让欧阳瑞西感到尴尬,但作为母亲,她还是忍不住的问出了声。  “没事,倒是某人的比较严重。”穆季云说着拿眼轻睨了欧阳瑞西一眼,满是兴味之色。  “爹地,不会吧!难道说你也把妈咪的脚给踹了不成。”小轩轩说着便一脸惊诧的看着穆季云,眼神里有着浓浓的讨伐色彩,就好像穆公子真的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似的。  “你看我会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吗?”穆季云说着拿哀怨的眼神去看着欧阳瑞西,意思是她才是那一个蛮横之人。  “那你刚才说的某人指的是谁啊!”小轩轩好奇的问道,难道说这里还会有谁受伤了不成。  “我的意思是,你妈咪确实是受伤了,但把她弄伤的那一个人可不是我。”穆季云没好气的瞪了小轩轩一眼,这小家伙平常时不都满聪明的吗?今天怎么就那么的笨了呢?  “什么,严重吗?妈咪,我来看看。”小轩轩说着跳下了凳子,往欧阳瑞西的身边走去。  “没事,吃你的饭。”欧阳瑞西恼恨的瞪了穆季云一眼,这家伙现在是唯恐天下不乱吗?要不怎么会把自己受伤的事情给当作这么多人的面给说出来了,这不是徒增他们的担心吗?  “瑞西,怎么受的伤啊!要不要紧,要不我让书寒过来看一下。”傅冰蝶听着也跟着紧张了起来,满脸都是担心的表情。  “妈,不用了,训练的时候不小心被刮破点皮而已,真的没有什么大碍,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欧阳瑞西就知道穆季云的话那就是一个炸弹,在平淡无波的水面上炸出了一道道的水粼来。  “你这孩子,怎么就不知道小心点呢?还真的是让人不放心。”傅冰蝶的眉宇紧锁,自从自己回来后,所看见的状况就是她在不停的受伤,可见她的工作性质有多么的危险了。  “我以后一定会注意的,所以就别替我担心了。”欧阳瑞西抿了抿唇,同时的,也觉得鼻尖有着小小的酸楚,因为这一种被父母所关怀着的日子,感觉已经离她太远太远了。  “这一个个的都怎么了。”穆时桀冰冷的嗓音再次的响起,人也跟着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爷爷,爷爷,你回来了。”如果说这个家里,可以让穆时桀扬起笑脸的话,估计除了傅冰蝶之外,也就只有小轩轩可以做到了。  “嗯!想爷爷了没有。”穆时桀一把的抱起了小轩轩,视线却是停留在了傅冰蝶的身上,在看见她脸上的愁结之时,他的眉宇不禁紧锁了起来,同时的视线往众人的身上扫了一眼,在找寻着让她伤心的出处。  “想了,可是比起我来,奶奶更想你。”小轩轩一脸狗腿的笑着,所说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愕然不已,尤其是傅冰蝶,直接的红了脸颊。  “哦!是吗?”穆时桀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轻狂而不注重世俗的目光,这一点,穆公子可是得自他的真传。  “好了,都吃饭吧!”傅冰蝶不好意思的赶紧岔开了话题,可不想就这个问题继续的讨论下去。  穆时桀冷然的笑了笑,接着把小轩轩放到了凳子之上,而他的目光一直都停留在傅冰蝶那有些娇艳的脸上。  “你干嘛这样的看着我,难道说脸上开花了不成。”傅冰蝶白了他一眼,但很快的,她便突然的睁大了眼,有些讨好的笑看着他,因为她已经知道他为什么用这样的一种眼神来看着自己了。  “你说呢?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瞒着我。”穆时桀冷冷的看着她,从他的脸上根本就看不出他的任何想法来。  “就算我不说,你现在不也知道了吗?所以有区别吗?”傅冰蝶回望着他,才不会在他的气势下败下阵来呢?  “区别可大了,比起从他们嘴里听来,我更愿意听到你跟我说。”穆时桀玩味的斜睨着傅冰蝶,那执拗的样子就好像旁若无人般的狂傲。  “我那不是还来不及吗?所以正想着等你回来再说呢?谁知道永远都比别人给慢了一步。”傅冰蝶才不害怕他那冷酷的俊脸,反正他又不敢把自己给怎么样,最多就是会让自己下不了床而已,几十年来都是一样的惩罚方式,就没有见他变过,所以她淡定得很。  欧阳瑞西看着穆时桀那邪气的笑意,终于知道穆季云那厮的性格是遗传于谁了,敢情是出自于他老爹的身上啊!一样的那么霸道,那么的**。  “你何止是慢了一步,是慢了好几个小时。”穆时桀没好气的瞪着她,但又不忍心看她纠结着一张脸,所以语气总算是缓和了不少,不再那么的冰冷,幸好自己安排有人在暗中的保护着她,要不碰上今天这样的一种事情的话,岂不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  “有那么久吗?你可别讹我。”傅冰蝶在穆时桀的面前,那就还是一个少女般的心态,根本就不是一个做奶奶的人,所以可见他们之间的感情有多么的浓烈了。  “你说有没有,发生了那样的事情,竟然不第一时间告诉我,可有把我给当作是你的老公。”穆时桀的冷是从心而出的,这一点就连罗昊也比拟不上,所以一旦他的身上散发出了这样的一种气息,那么周围也都会跟着凝结了起来。  “好了,我认错,这会儿就先吃饭吧!没有看见孩子们都在看着咱们吗?”其实傅冰蝶也不是什么都不怕,因为只要穆时桀一散发出这种气息,她也会跟着浑身都冰冷起来,总觉得这个男人其实还是自己难以去猜透的一个迷。  穆时桀听她这么的一说,抬眼冷冷的看了众人一眼,最后便不再出声,端起面前的碗来默默的吃起了饭,因为他已经看见了他们脸上所流露出来的那一种慌张的神色,无非就是怕自己会做出些什么野蛮的行为来而已,所以说,他们并不了解自己,毕竟他可是一个从来就不屑于去对女人动手的自傲男人,之所以会生气,也只不过是一时的情绪稍微的有些控了而已。  这一顿饭,在欧阳瑞西所看来,总是吃得有些的胆战心惊,所以直到回到了楼上,她才敢大口的喘气。  “我说,有这么的夸张吗?”穆季云很是鄙视的看嘲讽着她,还是一个大校呢?竟然那么容易的便被震慑住,这说出去也不嫌丢人。  “你倒是不夸张啊!怎么就不见你吱个声呢?”欧阳瑞西把鄙视的眼神再次的还回给他,什么人啊!自己都被吓得半死,竟然还好意思嘲笑自己。  “废话,事情是因我而起的,如果说我这时还敢吱声的话,说不定老爷子要怎么的收拾我了,可别忘了,他可是帝君,而我是却是个手无寸铁的无能之人而已。”穆季云很是淡然的说着,可不敢在那样的时候火上浇油,毕竟他有多么的宠爱着母亲自己又不是不知道,这时候去跟他理论的话,指不定那就是送死的一种行为,所以他还是好好的留着自己的命再说吧!要不连命都没有了,还拿什么去爱她一生一世呢?  “噗嗤!你终于承认自己是无能之人了吗?”欧阳瑞西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裤腿给卷起来,因为她感觉到好像有温热的东西流了下来,所以想看看是不是渗血了。  “女人,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男人要做到能屈能伸,这样才会活得精彩一点,要不只会给自己添堵,不是,怎么流血了,欧阳瑞西,你又在骗我,什么伤口很轻,看来都是鬼话。”穆季云一边说着一边快速的捞起了一旁的电话,不用猜也知道他是在给谁打电话了。  欧阳瑞西皱了皱眉,她也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所以只是在军区的时候自己简单的包扎了下而已,可是连医务室都没有去。”喂!老大,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不会是想请我吃饭吧!”秦书寒刚下了一台手术,所以脸色有些的疲惫,刚到办公室坐下,连水都还来不及喝呢?就接到了他的电话。  “你马上给我过来一趟,你嫂子的脚受伤了,现在必须要马上的重新包扎才行。”穆季云直奔主题,才不理会他的调侃呢?  “你说什么?又受伤了,话说嫂子她是个血肉之躯吧!这么的老受伤真的好吗?”秦书寒很认命的站了起来,既然必须的要跑一趟,那么他这会儿也必须要跟别的医生交代一下事情才行,毕竟自己刚刚动手术的那个患者还没有完全的脱离危险,所以他要去给他们下些医嘱才放心,免得一会出现什么术后并发症的时候会不知从哪里着手。  “这个问题,一会儿你来后亲自的问她。”穆季云的语气有些的冲,眼神冰冷无比的看着欧阳瑞西的脚,有一种恨不得把她给活活掐死的冲动,免得每次都这样让自己感到心惊肉跳的。  “那好吧!二十分钟后到,如果说伤口还在流血的话,那么你先想办法帮她止血,当然,如果嫌血过剩的话,也可以当作没有看见,大不了我到时候再抢救一轮就可。”站在医者的角度,秦书寒对于一些不爱惜自己身体的行为很是恼火,所以这会儿也跟穆季云一样,语气也并不见得有多好。  “快过来吧!废话那么多。”穆季云说完直接的便挂断了电话,一如既往的我行我素,霸道而又张狂。  “啊!啊!啊!什么人啊!每次都这样,是你求我好不好,偏要让我觉得自己是个龟孙子般的听你指示。”秦书寒一边走一边的碎碎念着,可是恨死了这样的一种感觉,自己好像永远都无法逃脱被他所命令的厄运,所以等到他来到穆家的时候,脸上还带着微微的怒气。  “书寒,还没有吃饭吧!我已经让吴妈给你准备好了,先去吃饭吧!”欧阳瑞西还真的是没脸看见秦书寒了,这每次的都要麻烦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我说嫂子,你要真心疼我的话,就好好的保重自己,你自己看看,从头到脚,你还有哪一个地方没有受伤过的。”秦书寒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医药箱,这病人就坐在自己的面前等着去救治,他如果说还能安心的吃得下饭的话那估计就是奇葩了,再说了,老大会允许自己先去吃饭才怪,估计非得躲掉了自己吃饭的那只手不可,所以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先帮她清理伤口再说吧!  “小子,快点处理伤口,哪里来那么多的废话。”穆季云微怒的瞪了他一眼,自己叫他来可是治伤的,而不是在这数落自己媳妇的。  “没事,书寒说得很对,我最近确实是常常受伤不假。”欧阳瑞西知道秦书寒那是出自于关心自己才会那么说的,所以她并不介意,毕竟他说得很对,所以让她找不出任何可以反驳他的理由来。  “嫂子,我这么说你也别生气,只是作为一名医生,我看不得你这么的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而已,所以你可别怨恨我。”秦书寒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的扯开她所包扎着的纱布,在发现那一大道口子之时,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放心吧!我不但不会记恨你,还会因此而感激你,因为我知道你所说的一切都是出自于关心我而已。”欧阳瑞西知道秦书寒这次是真的动了气,要不也不可能语气会那么的冲了,但她真的能理解,并没有半分要怪他的意思。  “你能明白那就最好不过了,但我还是得说你一下,这么深的伤口,为什么没有去缝针,可知道这样会有多危险,而且一看就知道,你这伤口并没有受过专业处理,难道说你们军区就没备有医务室吗?”秦书寒拿起了一旁的药水,小心的为她消炎,完后才拿出了一次性的针筒,一会儿要给她缝针,所以要给她注射局部的麻药才行,否则一会肯定会疼得不行。  “我没有去医务室,以为只是小伤而已,所以就自己包扎了下。”欧阳瑞西小声的说着,就是怕穆季云会听见,却不想想,这么近的距离,岂又是她想防着便听不见的呢?所以这会儿,某个男人正拿着要杀人般的目光在怒视着她呢?  “下次可不能再这样,无论是多大的伤,还是要消炎一下才行,否则一旦发炎的话就难办了。”秦书寒熟练的给她注射了局部麻醉,这才开始准备缝针的工具。  “嗯!我知道了。”现在的欧阳瑞西,无限的乖巧,可惜的是,已经无法改变穆大公子那暴涨起来的滔天怒火。  “哼!你知道了,你真的确定自己知道了,而不是蓄谋着再犯吗?”穆季云笑了,妖孽般的笑着,可笑意却不达眼底,看在欧阳瑞西的眼里有些的胆战心惊,宁可他发火的跟自己大吼大叫,也不想听见他那么阴森森的一种语言,再配上了这样邪佞十足的笑容,让她忍不住的感到全身发寒了起来。  “老大,有什么你能不能稍后再说,这样会影响到我病人的情绪,我看着也会觉得有些的恐怖,万一这手上一不小心给弄得更严重了的话,这个后果我可不负责。”虽然知道他那样的一种目光不是针对于自己的,可秦书寒还是觉得全身都冒汗了起来,毕竟跟这家伙相处了那么久,对他的脾性可是早已经了如指掌了,而这会儿不难看出,他现在有多么的生气,已经达到了一种要爆发的边缘,所以他还是先声明了才行,要不难保他不会把怒气给转移到自己的身上来,所以嫂子,你就自己自求多福吧!我可不敢跟你比,毕竟他对你会有所保留,可对我那就不一定了。  “你给我失手一个试试看。”穆季云冷冷的看了秦书寒的手一眼,那意思很是明了,反正后果绝不会是他所想要的那样就对了。  “那你能不能先出去啊!你这样看着我紧张。”秦书寒讨价还价的说着,因为他真的有些的手颤,所以就怕自己会真的一不小心让欧阳瑞西痛上加痛。  “你紧张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干你的活吧!哪里来这么多的条件。”穆季云并没有如秦书寒所要求的那般走了出去,但还是走到了另一组沙发上坐了下来,就怕这小子真的会失手把自己的娇妻给弄疼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