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603.第603章你个流氓

603.第603章你个流氓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00更新时间:2016-01-06 10:40:16
   “这个还用猜吗?你就是一个不喜承受别人恩惠的人,所以可以想像得出你当时的心理活动来。”穆季云苦涩的一笑,突然的发现,这有时候太了解一个人,其实也不见得是一件很愉悦的事情。  “我承认,在今天的训练之中,我加入了个人情绪,这是作为一名军人最不可取的一种行为,因为其中所存在着的危险性实在是太大了,所以心理因素真的是很重要。”欧阳瑞西凝视着他,这是她从来就没有过的行为,毕竟她给谁都知道这里面的危害性,但今天所看到的真相真的是令自己太过于的震惊了,所以才会有些的不在状态上的。  “那你现在呢?就没有加入个人的情绪吗?”穆季云躲开她的视线,因为这样的一个她会令自己有些的茫然,不知道该让她去作出什么样的选择才是正确的,同时的,他对那个凌子墨有了新的想法,就算自己再怎么的不喜欢他,可看在他曾经救过自己老婆的这一点之上,他就不得不对人家客气,这是做人的最基本道德规范不是吗?  “你所指的是什么,我想要复员一事吗?”欧阳瑞西抿了抿唇,一想到以后要跟自己身上的这一套军装说再见,她便觉得自己的鼻尖有些的酸楚。  “那你以为呢?”穆季云斜睨了她一眼,他是很想让她放弃这个工作不假,但他也不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人,所以他会尊重她的理想跟兴趣,可不会因为自己的因素而扼杀掉本应属于她的一切,这可是一个很自私的行为。  “可这不是你想看到的吗?如此一来的话,也就不用时刻的为我担心着。”当初之所以选择这条路,完全的是为了他,而现在既然这条路已经对他起到了困扰,那么她也同样的可以为了他而选择放弃。  “在你看来,我就真的那么自私吗?为了自己的私欲而要求你放弃自己所喜欢的一切。”穆季云的舌尖在嘴里打了个圈,看起来是那么的桀骜不驯,倒是有着几分痞子般的神色。  “我不是这个意思,算了,这个事情再议吧!书寒呢?已经回去了吗?”欧阳瑞西有些的无奈,觉得一时之间,在这个问题之上,跟他真的有点难以沟通。  “问题既然已经存在了,你不觉得还是尽快的解决会比较好吗?”穆季云压根就不让她岔开话题,倒是把视线给紧锁在她的身上。  “可无论我选择什么,你都不赞成不是吗?”欧阳瑞西有些的薄怒,她是人,又不是神,哪里能做到让他处处满意的啊!  “那好,就像你所说的,我们再议吧!一下洗澡的时候记得别打湿了脚。”穆季云说着便转过了身子,觉得自己跟她之间又绕进了一个死胡同里面。  “你要去哪里?”欧阳瑞西动作敏捷的抓住了他的手腕,可不想像上一次似的,他又赌气独自驾车离去,而罗昊对自己所说过的话,她也一直的谨记于心。  “放心,我不会出去,只是去书房而已。”穆季云把手抽了出来,最后别有深意的看她一眼,这才头也不回的了走了出去,对于今晚的事情,他觉得自己太有必要好好的冷静一下了。  欧阳瑞西的脸上暗了下去,突然之间,觉得这样的一个他异常的陌生,就好像自己刚见到他的那一天似的,冷漠而又疏远。  穆季云从来就不爱抽烟,但是今晚,他却例外的给自己点燃了一支,当淡淡烟雾迷蒙了他双眼的时候,也同时的迷茫了他的心智,而处在这样的一种意境中的他,无疑是妖艳而又邪气十足的,如果是一般的男人,把妖艳这个词用在他们的身上的话,肯定会特别的别扭,而用在了穆公子的身上,却是那么的贴切而又唯美。  也许他一开始就错了,错在了太过于的自以为能掌控一切,所以才会在面对着这样的事情之时会如此的难以抉择,作为一名总裁,他是成功的没有错,但作为一名丈夫,他却是不称职的,有很多的东西,往往不是你想怎么去做,而是你该怎么去做,毕竟心里所想着的不一定会成为现实,而做了,就已经是现实了。  “为什么突然抽上了这个。”一只素白的小手很是轻易的拿走了他手里的烟,同时的,按灭在烟灰缸里。  “没事,你去洗澡吧!我想自己静一静。”穆季云呆呆的看着被她给按灭了的烟头,却不抬眼去看她。  “你这是逃避我?”欧阳瑞西凝视着他,貌似在今天的这个问题之上,自己处理起来有些的欠缺考虑。  “没有,你想多了。”穆季云抿了抿唇,最终长手一伸,把她给拉坐到了自己的大腿之上,双手更是瞬间的圈住了她的腰不放,头也跟着埋进了她的肩窝处,有些脆弱的吸取着来自于她身上的熟悉气息。  “老公,我都听你的好不好,只要你说让我继续上班,那么我就继续上班,你说让我呆在家里,那么我便会乖乖的呆在家里。”欧阳瑞西感受到了他的脆弱,所以身子一动不动的由着他所支配。  “我从来就不会是那一个狠心折断你翅膀的人,所以你还是展翅的高飞吧!如若我把你给锁在家里,那么也就失去了你原本的色彩,而你的生命也就走向了枯寂,这些并不是我所愿意看到的。”穆季云紧闭着眼,内心有着挣扎跟苦涩,但他必须的去作出选择,否则这个小女人肯定会为了自己而甘愿的成为一个被折翼了的凤凰。  “可是……”欧阳瑞西有些的欲言又止,这样的一个他,是她所不愿意去伤害的,可貌似现在,这样的一种心理承受能力对他来说又何尝不是另一种的伤害呢?  “没有可是,现在去洗澡,然后再好好的睡上一觉,明天不是还得去上班吗?”穆季云说着松开了手,他的脆弱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而已,作为一个男人,他可以在自己的爱妻面前无尽的撒娇卖萌,但却不能把自己负面的因素传达给她。  “我明天不上班,下午去走一下程序就可以了。”欧阳瑞西很想转头去看看他,因为就在刚才,她感受到了来自于他身上的那一种颤抖,所以很想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了。  “那也去洗澡,不知道我这人有洁癖吗?”穆季云是一个理性的男人,所以就算他的心里有着多少的事情,他都可以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展现给家人的永远都是他那上扬着的嘴角。  “怎么,你这是嫌弃我吗?”欧阳瑞西说着趁机的转过了身,在看到他的眼眶有些的红润之时,她莫名的感到心头一紧,有些情难自禁的吻上了他的唇,带着一抹的怜惜,而更多的却是深情,至此一生,有一个男人能为了自己而隐忍着泪点,这对她来说,已经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了。  穆季云对她的举动有些的错愕,毕竟她能主动的时候真心的是少之又少,所以一时的忘记了反应,睁大着眼有些茫然的看着她。  “不是你说的吗?这个时候要把眼睛闭起来。”欧阳瑞西伸手蒙住了他的眼睛,刚才一时冲动之下没有发觉,现在竟然感到羞怯了起来。  今晚的小插曲因为这一个吻而变得有些的旖旎了起来,但并不代表着问题就不存在,只是他们都选择了去忽视而已,所以在以后的岁月之中,还会跟随着他们一起所走过,但最终的赢家总会是欧阳瑞西,只因她拥有着把她给视若生命般珍贵的好老公。  矛盾的终止往往都来自于双方的理性,无论是傲娇的穆公子,还是清冷的欧阳瑞西,他们的生活轨迹都一如既往的在延伸着,虽然会有摩擦,也会有碰撞,但只要相互的换位思考一下,那么幸福于他们而言,就是一件手到拈来的事情。  当高云天出现在林飘然的面前之时,她还是一脸的呆相,可迎接她的却是狠狠的两大巴掌,没有一丝的怜惜之意。  “贱人,竟然敢冒充处女来欺骗我的感情。”高云天怒视着自己眼前这个素颜之下略显老气的女人,咬牙切齿的骂道。  “喂!你这个人是怎么回事,怎么一进来就打人。”雪珂看见林飘然并没有任何的反应,赶紧的护在了她的面前。  “哼!怎么回事,你自己问她啊!问她都对我干了些什么龌龊的事情。”高云天摸了摸自己刚才有些用力过猛的手,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唤作薛凝薇的女人,竟然会是穆季云以前玩弄过不要的女人,所以说他的怒气怎能不高涨呢?  “龌龊的事,难道不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吗?”雪珂有些睥睨的看着高云天,看看表姐找的这是个什么男人,怎么就那么的没品呢?难道她不觉得这样的一个男人有辱了自己的身份吗?  “哈哈!她是这么的告诉你的吗?可知道都是因为她,我们天宇才会落到今天这样的下场,你说像她这样的贱人,我不该打吗?”高云天一想到自己要为穆季云而卖命就气得牙关打颤。  “那只能怪你自己没脑,怨不得任何人。”风行国际变成天宇集团一大股东的事情,这两天已经在各种报道上略知一二了,所以对于高云天这一种以卵击石的行为,她除了抛给他一个同情的眼神之外就别无其他了。  “我没脑,你说我没脑,也对,我就是被这个小贱人给迷失了心智,所以才会听从了她的花言巧语,竟然自不量力的跑去对付风行国际,她可倒好,出事了的时候往医院一躺就算了事。”高云天本来就是一个很没有品的男人,所以一点也没有一个男人该有的那一种作为跟担当。  “你嘴巴放干净点,别一口一个贱人的,再说了,被她所迷惑,那是你自己的定力不够,这怨得了谁。”雪珂有些义正言辞的说着,本来就是清冷出尘的她在这样的一种时候更显魅力难挡,无形之中,便让高云天觉得自己碰到了上次在饰品店所看到的那一个冷傲的女人,所以不由得把目光给转移到了雪珂的身上。  “哟!你不说话我还没有注意到,美女还是一个泼辣之人啊!”高云天说着便对雪珂伸出了手,目的是想要捏住她那尖细的下巴,可惜的是被她给很巧妙的给躲开了,毕竟是混过娱乐圈,所以又怎么可能会没有练过那一种防狼技巧呢?  “高先生还是请走吧!我表姐现在这样你也看到了,就算你在这里再怎么的闹下去,她也不可能会给你丝毫的回应。”雪珂说到这个的时候便有些的心伤,医生说的,她已经完全的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当中,根本就不愿意走出来,所以这并不是一个病理之上的事情,而是她把自己给封锁了起来,别人进不去,她自己也出不来,所以她前两天才会那么气急的找到穆家去理论的。  “既然她无法给我想要的答案,那作为她的表妹,这债务是不是就该有你来替她偿还呢?”高云天色迷迷的看着雪珂,越看越觉得在哪里见过,只是一时间没有想起来而已。  “凭什么,识相的话就快点走,要不我可就要打电话报警了。”面对着这样的无耻之徒,雪珂并不觉得能跟他说得通道理,所以压根就不愿意去搭理他,只是不知道他是怎么的找上门来的。  “哼!报警,你报啊!我刚好跟警察同志好好的说说她是怎么的欺骗我的,我还就怕你不报呢?”作为一个富二代,高云天就从来没有怕过警察,因为在他的观念里,就没有钱所不能解决的问题。  “你真的不走是吗?”雪珂作势的掏出了手机,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不但无耻,还是一个无赖。  “不走,话说美人,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啊!”高云天越靠越近,就好像这样便能认出对方来似的。  “对不起!我没有见过你,所以请你从这里走出去。”雪珂的脸色有些的愠怒,她当然知道高云天所说过的见过自己是怎么一回事,无非是在电视是看到过自己以前所演的电视而已。  “哦!我记得了,你就是那一个曾经风靡一时的红星雪珂是吧!”高云天恍然大悟的轻拍了下自己的脑袋,他就说了怎么会那么的眼熟,原来是这么的一回事。  “对不起,你认错人了,我并不是什么明星。”雪珂往后的退了一步,很是讨厌对方所喷出来的那一种难闻的气息。  “认错了吗?可你跟她真的很像,不过你不是她也不要紧,如果跟了我的话,肯定会有你吃香的喝辣的。”听见雪珂否认,高云天也不坚持,也忘了来这里的最初目的,倒是对雪珂感起了兴趣。  “让我变成第二个表姐吗?不好意思,我不感兴趣,请你出去。”雪珂走过去拉开了病房的门,伸手指向了外面。  “我说小妞,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应该不知道吧!我这个人就是有一个不好的毛病,那就是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感兴趣,而你,现在很成功的勾起了我的征服欲,所以我一定会把你给弄到手的。”高云天根本就不把雪珂的赶人行为给看在眼里,反而一意孤行的在那表达着自己的心迹。  “你以为自己是谁啊!想要什么便可随手可及,说白了吧!我偏偏是你所要不起的,所以从哪里来就滚回哪里去。”雪珂咬牙切齿的看着他,还以为像穆季云那样的男人才是最可恨的,而现在所看来,这样自命不凡的男人才是最为恶心的。  “要不起是吗?那好,我就把你表姐给卖到国外去坐台,我看你是不是我要得起的。”高云天说着走到了林飘然的身边,用力的把她给从病床上给拽了下来。  “啊!你干什么,对一个病人这样,你还是不是男人了。”雪珂也顾不得再去赶他,急匆匆的过去把林飘然给扶了起来,心里在念叨着自己的父母为什么还不来,这样的话自己也不至于会这么的势单力薄的。  “我是不是男人,你领教过后不就知道了吗?怎么样,小美银,要不要跟了我呢?”高云天说话间便趁着雪珂弯腰去扶林飘然的时候趁机的抱住了她的腰,开始了他的流氓行径。  “你个流氓,你给我放开。”雪珂怎么也没有想到,高云天竟然敢在医院里,当着自己表姐的面想非礼自己,所以除了不停的挣扎之外就是一脸的惊慌失色。  “要我放开也可以,除非你先让我亲一下。”高云天说着便凑近了自己的嘴巴,在他就准备得逞的时候,一个清冷无比的声音突然的在他的耳畔响起,同时的,自己的眼前也被挡住了一个公文包,阻挡住了自己想一亲芳泽的欲念。  “如果我是你的话,就听她的,把她给放了。”欧阳瑞西的嘴角噙着一抹冷冷的嘲笑,玩味的斜睨着高云天,这个男人,对自己来说可并不陌生,毕竟上次在饰品店的时候已经见到过一次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