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717.第717章我不吃屎

717.第717章我不吃屎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20更新时间:2016-01-06 10:41:17
   “是的,我是受伤了,但在我看来,那只是小伤而已,所以便觉得无需向你报备。”欧阳瑞西有些的置气,不用猜也知道他是从哪里知道的,因为她刚刚在里面有听到自己的手机铃音,估计是因为顾阡陌告诉了冷伈伈自己受伤了吧!所以那个丫头才会打电话过来询问的,只是没有想到就那么巧的被他给接了去而已。  “欧阳大校,能不能告诉我,自昨晚开始你为什么就对我忽冷忽热的。”这一点,是穆季云不得而知的,所以特想知道自己究竟哪里又做错了。  “这只能说你的感觉错误了,让开,我要出去。”欧阳瑞西冷眉一瞪,想着就这样的自他的面前擦身而过。  “在误会还没有解除之前,无论如何我都是不会让步的。”穆季云双手环于胸前,,没有丝毫要让开的意思,而且他也发现到了一个问题,自己不是在讨论她受伤的事情吗?怎么这会儿却开始有点跑题了呢?  “好,那你来告诉我,昨晚我所见到的女人是谁。”既然他想死,那么她便让他死个明白好了,免得他说自己不给他解释的机会。  “什么女人,我怎么不知道。”穆季云有些的疑惑,自己昨晚并没有私会过什么女人啊!再说了,自从有了她之后,自己哪里还看得上其他的女人啊!她现在这不是捕风捉影,没事找事吗?  “就那个在大冷天还穿得特别少,依偎在你身旁的美女啊!怎么,这才一夜之间而已,难道说穆公子就把人家给忘了吗?”欧阳瑞西冷哼了一声,很是不屑的讥诮着他。  “哦!你说的是妮可啊!她是我们娱乐公司的一姐,因为昨晚要出席一场酒会,而你刚好的没有空,所以只能找她来做舞伴的,怎么,就为了这个,你吃醋了是吗?”穆季云玩味的一笑,原本即将要爆发的怒气也因为这个女人难得的吃醋而跟着烟消云散。  “谁吃醋了,明说了是舞伴,可谁知道暗地里都做了些什么。”欧阳瑞西也知道自己这样怀疑他真的很不好,但凡是个女人,在看见自己的老公跟另外的一个女人相处暧昧的话都会心生不满情绪的吧!  “我跟你保证,我们只是牵了牵手,共跳了一支舞而已,别的真的什么也没有做,如果说你还不信的话,完全可以去问雨晨,当时他也有出席酒会的。”穆季云总算是知道了,这女人一旦吃起醋来啊!不管本身有多么的强悍,也还是会变得无厘头起来。  “我才不问他,你们可都是一个样,所以才不会送上门去给他取笑呢?”欧阳瑞西虽然说心里已经接受了他的解释,但嘴里还是在不依不饶着,以免他以为自己真的是那么好糊弄的人,这样的寥寥数语便能让她信服。  “现在呢?可以告诉我伤在哪里了没有。”穆季云可并不打算就此的让她蒙混过关,这属于自己的问题已经跟她解释清楚了,那她呢?是不是也应该要跟自己好好的解释一下呢?  “都说只是一点小伤而已,你又何必大惊小怪呢?”欧阳瑞西轻皱了下眉头,很是不愿意配合他。  “如果说不想被我剥光衣服检查的话,最好如实的告诉我,要知道,我的耐心可是很有限的。”穆公子就是如此霸气的一个男人,就连威胁也这么的令人感到生畏。  “看吧!看吧!”欧阳瑞西懊恼的卷起了自己睡衣的袖子,把包着纱布的手给摆在了他的面前,反正现在被纱布给包着,就算他想看究竟有多严重,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欧阳瑞西,你是怎么答应我的,尽量别让自己受伤,而你却三天两头的小伤大伤不断,是不是说这个大校你也不准备当了。”穆季云的周身气息瞬间的冰冷了下来,因为他知道能用上纱布去包扎的可都不是什么小伤,所以看见她的手被里里外外的包了个严严实实之时,他的心便不由得给拧了起来。  “我是有跟你保证过尽量不让自己受伤,但可没有答应你完全的不受伤,所以你不能如此片面的给下了决定,毕竟这大校当与不当都不是你一个人便能说了算的事情。”欧阳瑞西丝毫不愿意服输,自己之所以不告诉他,还不是因为担心他会像现在这样的胡搅蛮缠。  “如此说来,你觉得我们要不要赌赌看呢?”穆季云妖娆的笑了,是那么的目空一切,就好像整个空间里就只有他一个人似的唯我独尊。  “我也不怕告诉你,如果你真的那样做了,那么休想我会原谅你。”欧阳瑞西自是知道他的手段,但却不愿就此的屈服于他的威胁,所以依然的轻挑着眉角,一脸清冷的漠视着他,在她的心底,就算是爱人之间,也依然的存在着底限,所以她的忍让并不代表着会是自己对他的一种肆意的放纵。  “是吗?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好了。”穆季云低眉浅笑,笃定了不管怎么样,她也依然的翻不出自己的手掌心,毕竟他们男人办起事情来往往要给女人来得雷厉风行,就看他愿不愿意去让她为此伤心而已。  “我说穆季云,你有病呢吧!这看也给你看了,你可倒好,竟然给本大校拽起来了是不是。”欧阳瑞西气急的怒瞪着他,这丫的就是一痞子,什么事情到了他那里总会把不可能演变成可能,所以说,自己如果还不想那么快的便复员回家的话,只能是哄着他才行,而他这样,说到底也只不过是出于关心自己的安危而已。  “怎么样,欧阳大校,对于我的话还有任何的质疑吗?”穆季云一听她这么的说,便已经知道她服软了,而不好意思的是,这是他最近比较喜欢去做的事情,那就是看着自己的小娇妻被自己气得发怒的刁蛮样,没办法,生活越来越过于的平淡了,所以说什么他都必须要好好的制造出点激情来才行,虽然说是以吵架似的方式,但不是有这么的一句老话吗?夫妻哪里会有隔夜仇,从来都是床头吵架床尾和的,所以他倒是一点也不担心欧阳瑞西会因此而气自己多久。  “没有,但你死定了。”欧阳瑞西说完甜美的一笑,脚也瞬间的往他的小腿肚踢去,哼,不是拽吗?让你一个人好好的拽个够去,虽然知道他之所以会这么的做只不过是在关心自己而已,但她真的不希望别人给了自己一种被束缚的感觉,所以两个人之间,就算是再怎么的亲密无间,也应该要给对方一个适度的空间来喘喘气才行,否则将会演变成一种抵触的情绪。  “啊!欧阳瑞西,你又踢我。”穆季云疼得不由自主的抬起了自己的脚,那凄惨的叫声可是延伸到小轩轩的房里都能听见。  “妈咪,爹地他这是怎么了。”小轩轩有些不解的看着笑得一脸得意的欧阳瑞西,很是迷惑为什么自家爹地叫得这么惨她还能如此兴高采烈的。  “别搭理他,估计是抽风了吧!”欧阳瑞西狡黠的一笑,才不会跟这小家伙说自己刚刚对他爹地动用了暴力。  “那你要不要去看一下啊!好像这次抽得蛮严重的样子。”其实对于这样的一种情况,小轩轩可谓是心照不宣了,毕竟家里总会隔三差五的给来上那么的一回,所以一早就已经习惯了。  “不用了,不是说明天要测验吗?你为什么还在玩游戏啊!”欧阳瑞西虽然从来不管他的喜好,但这样紧急的时候还是难免不了的怪责一下。  “没事,只不过是测验而已,就算是闭着眼睛也能完成,只是下星期的家长会,你能不能跟爹地一起出席啊!别总是让爷爷奶奶代劳,害得不懂的人总以为他们才是我的父母似的。”小轩轩嘟着嘴,有些不瞒的抱怨着,要知道,为了这个,他可是每次都要故意的当着很多人的面大声的叫他们爷爷奶奶才不至于会被别人误会,其实说吧!有这么年轻的爷爷奶奶貌似也不是一件省心的事情啊!  “这一次两次的人家不懂,久后不就都明白了吗?但既然你都提出这个要求了,那么我就尽量试试看吧!”欧阳瑞西侧头的想了下,觉得最近的军区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情才对,毕竟顾阡陌已经复职,所以就算有什么突发的状况也不用太过于的担心。  “那我可当你同意了,还有,别把这事情告诉爷爷奶奶,以免他们误会我这是在嫌弃他们。”小轩轩终究是不放心,所以就算是很清楚自己妈咪的办事能力,也还是忍不住的叮咛一番才会放心。  “知道了,小管家奴,早点睡知道没有,可别仗着自己什么都会就不去用心。”关于这一点,是欧阳瑞西最为放心的,因为他的学习从来就没有让自己操个任何的心。  “嗯!妈咪晚安。”小轩轩甜甜的答应了下来,但不到十点的话他绝不会乖乖上床就对了。  “晚安!”欧阳瑞西轻吻了下他的额头,而一想到又要重新的去面对穆季云,她便流露出一阵的挫败感,觉得自己这不是养了一个儿子,而是养了两个儿子似的累人。  从小轩轩的房间出来后,欧阳瑞西并没有回卧室,而是直奔书房而去,目的就是想要绕开穆公子,但没有想到的是她刚一推开书房的门,便看见了某人翘着二郎腿,正一脸兴味的睨视着她呢?  “你怎么会在这里。”欧阳瑞西说着已然想要逃了,这厮难道是学心理的吗?会知道自己一定会先跑到书房来,所以才会候在这里守株待兔的。  “就如你所见的那样,当然是为了等你啊!过来,我帮你重新的换一下药,估计纱布刚刚在洗澡的时候都给弄湿了。”穆季云不温不火的说着,就好像刚刚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般淡然,而也就是在这时,欧阳瑞西才看见了摆放在他身边的那一个医药箱。  “我刚才有很小心,所以还是不用了吧!明天去到军区医务室换也是一样的。”欧阳瑞西有些的抗拒这件事情,因为伤口真的远远不止自己所说的那般只是轻伤而已,所以为了不想再接受一轮他的火爆脾气,心底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一定要拒绝。  “除非你心底有鬼,否则就别拒绝我的请求。”穆季云说着还摸了下自己的小腿,这可恶的女人,要不要每次都那么准啊!专挑一个地方来踢。  “那我们可事先商量好了,一会儿看见之后可不许生气,因为你刚刚已经莫名其妙的对我大吼大叫过了。”欧阳瑞西知道自己逃不过这一劫,所以也只能明知山有虎而偏向虎山行,但在这之前,一定要先跟他谈好条件才行,免得一会儿他一个没忍住而气得把自己给掐死。  “好,我保证。”穆季云轻阖了下眼帘,因为一听到她在这跟自己讨价还价,就知道她肯定是伤得不轻,所以难免不了的有些的感到担忧,就害怕一会自己所看到的真如自己所猜测到的那般严重。  欧阳瑞西轻抿了下唇,走到他的身边坐下,随之轻挽起自己的袖子,把受伤的手臂给抬放到他的面前,同时的,也做好了被他吼的准备。  “你是猪吗?这伤口那么深竟然不缝针,好了,看来又要麻烦书寒了,说真的,你就不能让我少担心点吗?”穆季云气得瞬间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因为只有这样做才能让他忍住不去对她下手,否则真的怕自己会气愤到掐死她。  “不用叫书寒了,直接给我敷点药包扎上去就成,你看,都流血了。”就因为觉得缝针到时候又要拆线麻烦,所以她才让医务室的医生别给自己缝针的,可他如果这时候真的把秦书寒给叫过来的话,那么缝针可是避免不了的一件事情。  “这可由不得你,我先帮你止血。”穆季云看了眼不停往外渗的血,很是郁结的咬了咬牙,但不得不帮她给包扎上,随后拿起一旁的电话快速的给秦书寒打过去,难免不了的收到了他一大串的抱怨之声,但就算这样,也说了半个小时后赶到。  “穆季云,你这样很霸道知不知道。”欧阳瑞西很是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就知道他会这样的小题大作,所以自己才会一再的隐瞒的。  秦书寒本来已经沐浴完要上床了,因为明天有台大型的手术要上,所以正准备着早点休息,免得坚持不下来十几个小时的手术时间。  只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才刚刚到停车场,还来不及把手里的医药箱给放进车子,便被一辆急促而来的跑车吓得往旁一闪,虽然说人是没有什么事了,可不幸的是,他手里的医药箱也因此而掉落在地,更为郁闷的是,药品撒了一地不说,自己所带上的局麻药品也因此而碎了一地,看来这就是自己贪图方便,不回别墅住而是选择了一间离医院近的公寓来住的弊端,否则也就不会碰上这样的意外了,而这会儿要是再跑回医院去拿局麻药品的话又有些的来不及了,所以现在的他可是懊恼得很,视线也就停放在了那一辆倒退回来的黄色跑车上,倒要看看是谁这么的嚣张,竟然在停车场把车速给开得如此之快。  “那个,你不要紧吧!我只是想要吓唬一下你而已,谁知道你胆子这么的小啊!”白烟蓉一边下车,一边低头的说着,就是不敢看向秦书寒那张暴怒的脸,因为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是那么的不禁吓。  “原来是你,说,为什么要这么的做,难道说你跟踪我不成。”秦书寒一看见是白烟蓉的时候就气得要死,觉得这女人就是自己的克星,遇上她准会倒霉。  “切!谁跟踪你了,我朋友家在这里好不好。”白烟蓉撇了撇嘴,但还是弯下身来帮他一起捡起散落一地的药品,如果说不是因为夏天那个家伙老是在那犯傻的话,她又怎么可能会在大晚上的出现在这里,而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又哪里会知道他就住在这里呢?而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看见了是他的话,有岂会有了想吓一吓他的心理呢?所以这许多的归根结底之后,原因可就是出在他一个人的身上了。  “就算是这样,难道你不知道在停车场这样开快车是不对的吗?”秦书寒气呼呼的说着,因为她刚才的架势可是要急撞上自己的意思,害他还以为是被某位病人的家属寻仇来了呢?毕竟就算他的医术再怎么的高明,也不是说每一个人都能平安的抢救回来的,要知道有的可真的是已经到了华佗再世都难救的地步,所以他也只能是选择放弃。  “不知道,我一向都是这么开的,怎么,你不服吗?来咬啊!”白烟蓉本来是觉得满愧疚的,但一听见他咄咄逼人的话之后便跟着冒火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不吃屎。”秦书寒说着站起了身,看在之前她确实是帮过自己的份上,所以今天的这件事情也就算了,但下次可就不会这么的便宜她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