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724.第724章情动

724.第724章情动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65更新时间:2016-01-06 10:41:20
   “噗嗤!我就只是逗着他玩而已,没有想到脾气竟然这么的大。”冷伈伈忍俊不禁的一笑,从秋千上调了下来,很是闲散的走到她们身边坐下。  “还不是因为你让他帮忙走秀的事情,这两天正在闹情绪呢?你可倒好,竟然还去招惹他,能不生气吗?”欧阳瑞西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就是不知道这两人为什么总是这样一副水火不相容。  “这可不能怪我,是他自己主动找我问话的。”冷伈伈捏起了一块糕点,很是惬意的放进了嘴里,一点也不担心小轩轩会记恨自己,因为那个小家伙可是自一开始就对自己颇多仇怨的,所以想要改善还真的不是一件易事,就那样吧!反正他们这样的一种相处方式还不错。  “你说你都多大的一个人了,怎么就不知道让着他一点呢?”上官楚楚对于他们两个也很是无奈,每次见面总要掐上一架才能舒服。  “不要,我就喜欢看他抓狂又不能拿我给怎么办的暴走样子。”冷伈伈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心底想法,反正就是以逗弄小轩轩为乐。  “真受不了你,小心哪天被他给逆袭成功。”虽然说被欺负的那一个是自己的儿子,但欧阳瑞西并不打算插手他们两个之间的事情,反正只是小打小闹而已,倒也无伤大雅。  “那也等到那一天再说吧!”冷伈伈一点也不杞人忧天,反正到时候再说。  小轩轩嘟着嘴,有些兴致欠缺的到处玩耍着,那气呼呼的表情煞是可爱。  “轩轩,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冷傲风的手里拿着一大蓝的橘子,貌似刚从外面回来。  “冷叔叔,如果说我告诉你是谁欺负了我,你是不是就会给我做主啊!”小轩轩突然的精神为之一振,把所有的希望都给寄托在了他的身上。  “那自是当然,但前提必须得你有理才行。”冷傲风抿嘴一笑,伸手宠爱的摸了摸他的头。  “那还是算了,你肯定会站在伈伈姑姑那一边的。”小轩轩再度的哭丧着一张脸,不再把希望给寄托在他的身上,觉得自己怎么就那么笨呢?难道不知道冷叔叔是一个宠妹成痴的人吗?而自己却想让他帮自己出气,这不是异想天开又是什么啊!  “原来是那丫头惹你生气了,说吧!什么事,我一会儿去教训她。”冷傲风有些的哭笑不得,就是不知道这两个活宝又怎么了。  “那冷叔叔,你能不能让她打消要我帮她走秀的念头啊!”小轩轩扑闪着眼睫毛,很是期盼的看着他。  “那轩轩要不要先跟我说一下,为什么不喜欢帮伈伈姑姑走秀呢?”冷傲风蹲下了身子,很是认真的问道,想到过不了多久,自己也会有这么粉雕玉琢的一个小娃娃,他的心底便一阵的父爱泛滥。  “我不想被人当作猴子般的来看,再说了,我又不懂得走台步。”小轩轩嘟着嘴,一阵的纠结。  “原来是因为这样啊!那我们不妨换个角度去看待这件事情,不把这当作是一场走秀,只是单纯的在帮助人而已,这样是不是觉得会舒服很多。”冷傲风笑了笑,这小家伙,小小的年纪就这么多的个人想法,可见长大后肯定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  “真的是这样吗?”小轩轩歪着头,开始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  “那是当然,你想啊!伈伈姑姑得到了你的帮助一定会很高兴,不但如此,还很有可能因为你的原因而让她收获到意想不到的成功,你说自己的功劳是不是很大。”冷傲风继续的诱哄着他,其实吧!小孩子的想法都很单纯,就看怎么的去善加引导而已。  “貌似还真的是这么的一回事,冷叔叔,我想我已经明白了,所以一定会好好的配合伈伈姑姑的。”小轩轩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所以终于扬起了灿烂的笑容。  “这就好,去玩吧!”冷傲风总算是如释重负的轻舒了口气,还担心他会很难被自己说服呢?毕竟他可不是一般的小孩,心思有时候可是给大人还要来得谨慎,所以对于他终于不再纠结这件事很是欣慰。  这一天,秦书寒的办公室里迎来了一名特殊的病人,为什么说她特殊呢?是因为对方直奔他的办公室而去,拒绝别的医生给她看诊。  “怎么,把我这当成菜市场了吗?想来就来。”秦书寒放下手里的片子,皱眉的看着突然闯进来的白烟蓉。  “切!不然呢?你以为是多高级的地方啊!如果说不是因为我刚刚训练的时候受了点轻伤的话,本小姐可是还懒得来呢?”白烟蓉一想到因为自己的刹车不及而撞上了旁边的护栏就一阵的懊恼,幸好不是真正的比赛,否则非被后面所追上来的跑车再撞上不可,那受伤程度也就不只是像现在这样只是弄破了皮而已了。  “既然这样,你可以选择别的医院,或者别的医生,并不是非我不可。”如果说对方不是伈伈的朋友的话,他根本就不屑于搭理她。  “可别人我都不认识,就只是认识你,所以你说我不找你又找谁呢?”白烟蓉狡黠的一笑,靠,死傲娇男,没有看见自己的手还在往外冒血吗?竟然还能处变不惊的坐在那毫无反应,话说他还是不是医生啊!毕竟医生不都是救死扶伤的吗?  “我可以给你介绍别的医生,一句话,别来打扰我。”秦书寒说着拿起了内线电话,摆明了就是不愿意搭理白烟蓉。  “等等,别的医生我都不看,如果你忍心让我流血而亡的话,我不介意你装作没有看见。”白烟蓉抢先的按停了他打电话的动作,开玩笑,如果说要找其他人的话,她又怎么可能会还选择硬着头皮跑到他的面前来自取其辱呢?  “你这是在威胁我。”秦书寒眉宇紧皱,作为医生,他最讨厌的便是别人拿生命来开玩笑,这身体是自己的,如果说连自己都不懂得爱惜的话,那么试想又指望谁来爱惜你呢?  “就当是吧!”白烟蓉咬了咬唇,其实她也不想这么做的,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段时间自己的脑海里总是不停的浮现着他的音容笑貌,让自己甩也甩不去既然这样,她不如选择去面对,倒是要好好的了解一下究竟是为了什么才会这样。  “我很想知道,你哪里来的自信觉得我对你是例外的。”秦书寒沉着脸,虽然说眉头是紧皱着的,但却不是为了她身上的伤,而是在纠结被鲜血给弄脏了的地板。  “我没有自信,只是我拿生命在赌而已。”白烟蓉这一辈子,从来就没有为了一个男人而如此的作贱自己,但她真的很想知道,秦书寒对于自己有没有那么一丁点的心动。  “很高兴,你赌赢了,但却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伈伈。”秦书寒咬牙切齿的说着,丝毫也不会承认,自己确实被她的执着给撼动到了。  “不管是因为谁,反正我的目的达到了不是吗?”白烟蓉苦涩的一笑,很是后悔自己那天跟冷伈伈下了车,更是后悔自己对他的那一种一见倾心,本以为可以抽离而去,可努力了这么久还是无法收心,所以只能迎刃而上,不管他是喜欢与否,不惜把他惹怒也要让他感觉到自己的存在,虽然说做法有些的偏激,但她比较注重结果。  “把外套给脱了。”秦书寒冰冷着一张脸,开始给自己戴上医用手套,就像他所说的那样,他可以不顾她的死活,但却不能让冷伈伈为此而难过,所以只能勉为其难的帮她包扎。  “你帮我脱,没有看见我的手还在压着伤口吗?”白烟蓉苍白着一张脸,刚刚在赛道那里只是作了个简单的包扎而已,所以还是会有血不停的渗出来,可见伤口并不见得会像自己所想的那么轻。  “听你的意思,是想让我直接的把你的袖子给剪掉吗?要不我很难想象你这样我怎么的帮你脱。”能把一向就温润如玉的秦书寒给气成这样,可见对方的功力很是不能忽视。  “如果你想这么做的话,我不反对。”衣服而已,只要有钱,烂了还可以再买,而心呢?还能再回到原点吗?虽然说一开始只是心动而已,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越是排斥自己的接近就越是难以割舍。  对于叶烟蓉这种厚脸皮的行为,秦书寒可是异常的懊恼,所以攥紧拳头努力的压下自己的怒气,就怕自己一会儿忍受不了给她弄出个什么医疗事故来。  “伤口很深,要重新的消炎缝针,好像是经过猛烈的撞击后所形成的,所以建议你去做个全身的检查。”秦书寒到现在才发现此刻的她有些的狼狈,所以出于安全考虑,还是建议她做个全身检查,这样一来的话,可以及时的发现有没有隐藏着的内伤而没有被发现。  “如果说这个全身检查是由你来帮我做的话,那么我接受你的提议,如若不是的话,那还是算了。”白烟蓉很是专注的看着他,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目的,她这人就是这样,既然逃避不了,那么便主动的出击,不管过程如何,但愿结果是自己所想要的。  “白小姐,请你记住,我并不是你的谁,所以请不要总拿自己的生命来要挟于我。”秦书寒的动作因为生气而有些的粗鲁,所以难免不了的让白烟蓉感到一阵的疼痛难忍,但她还是努力的给忍住了,并没有因此而喊半声疼。  “怎么,恼羞成怒了吗?因为我确实成功挑动了你的情绪。”白烟蓉不在意的一笑,就算他如此的讨厌自己,还是要极力的绽放自己认为最美的笑容。  “不,你想多了,我对每一位不爱惜自己生命的患者都是这样的一种态度,再说了,像你这样无耻而又自以为是的女人,是我平生第一次遇到。”就因为是这样,所以他极力的想逃,不愿给对方丝毫靠近自己的机会,因为在他眼里,他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所以并不会因为她的一厢情愿而有所改变。  “只要能让你记住,再无耻的行为我都可以做得出来。”白烟蓉傲然的一笑,明明心里就因为他的奚落而疼痛难忍,但脸上依然笑得光彩夺目。  “接下来我会给你缝针,放心吧!不会很疼,已经给你注射过局部麻醉了。”秦书寒并不打算要再接她的话,不可能的事情,他绝不会给对方丝毫的机会,必须要快刀斩乱麻才成,以免夜长梦多。  白烟蓉咬了咬唇,再疼能疼得过心吗?知道他不愿意搭理自己,所以也就不再作声,只是眼神依然痴迷的看着他的俊脸发呆。  瞬时之间,整间办公室一下间变得异常的寂静,只听见了彼此的心跳声而已,氛围很是诡异莫测。  “能送我回去吗?”在CT室的门口,白烟蓉有些期盼的看着他,因为不想真正的惹怒他,所以刚刚还是很认真的去做了各项检查,虽然说有些微的脑震荡,但并不是什么大事,看他的脸色并没有之前那么的阴沉,所以这会儿才会跟他提了这样的一个要求。  “对不起,我没有空,如果坚持的话,我会给你安排司机。”秦书寒说完转身而去,连应付一下她都不愿意。  虽然说早就知道他会拒绝,但却没有想到会这么的直接,所以心底再次的被扯痛了下,步伐有些不稳的离开了医院,按说自己不是最讨厌医生的吗?可为何却对他意外了呢?  冷伈伈正坐在电脑前很是认真的看着助理给自己发过来的布料图片,以此来选出最适合于自己想要制作夏装的布料来,可因为自己的手没有亲自的触碰过,所以总让她缺少了那么的一种感觉,认为自己还是得跑一趟巴黎才行,否则还真的不太放心,看来想要偷懒一下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轻呼了口气,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她便放弃了看图片对比,而是直接的拿起了电话,想着要跟顾阡陌说一下自己要去巴黎的事情,可手机却突然的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喂!蓉蓉,是我,你最近在忙什么呢?打电话总不见你接。”冷伈伈嘟着嘴,自己都给她打过好几次电话了,可一次都不见她回过。  “对不起!最近忙着训练呢?所以才没有接你的电话,而看见的时候又觉得太晚了,所以便没有给你回电话。”白烟蓉吐了吐舌头,因为想要把秦书寒从自己的脑海中赶出去,所以她便以不停的训练来让自己变得忙碌起来,可没有想到今天竟然意外的受伤了。  “唉!你别太拼了啊!可千万别拿自己的身体来开玩笑,要多注意点安全。”冷伈伈一听说她这么的卖力,便有些的担心了起来。  “所以啊!现在来医院接我吧!”白烟蓉站在医院的门口,有些茫然若失的看着大街上的车来车往。  “什么,你受伤了吗?在什么医院,我马上去找你。”冷伈伈说着早已跳了起来,急急忙忙的往楼下走去。  “在仁伈医院呢?没多大点事,只是这几天都不能开车了而已,所以你别太紧张。”白烟蓉郁郁寡欢的说道,语气听起来有些的落寞。  “好,你在那等我一下,很快就到。”冷伈伈先去卧室穿上外套,这才拿起车钥匙匆忙的出了门。  白烟蓉果真没有移动位置,只是低调的找了张长椅坐下,有一下没一下的踢着脚下的小石头,虽然说衣服上的血迹很是引人注目,但介于这里是医院的原因,所以也并没有引来多大的瞩目。  冷伈伈真的如她自己所说的那样,很快就到,只是当她看见白烟蓉那意志消沉的样子之时有些的不解,弄不懂她的忧伤究竟来自于哪里。  “蓉蓉,你都伤到哪里了,都看过医生了吗?”冷伈伈快步的走到她的身边,紧挨着坐了下来,并开始动手的检查起她的伤势来。  “已经看过了,你就放心吧!也不看看我是谁,能有什么事啊!”白烟蓉说完扬眉的一点,就好像是怕冷伈伈不相信自己的说辞似的。  “真的没有事吗?可你身上怎么沾染到那么多的血迹啊!”冷伈伈有些惊悚的看着她,对于她的轻描淡写很是怀疑。  “不小心弄上的,伤口都已经处理过了,所以你就别一惊一乍的了,没看见别人都好奇的看过来了吗?”白烟蓉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掉下水之后变笨了的缘故,要不怎么就没有想到自己要是真的有事的话还有可能安然无恙的坐在这里吗?  “有什么好好奇的啊!难道说连受伤都犯法了不成。”冷伈伈抬头看了一眼周围,很是不在意的说着,她最烦国人的就是这一点了,别人发生个什么事都敢兴趣,就是不见有伸出援手帮忙的。  “说不过你,好饿,请我吃饭吧!”白烟蓉也不是个爱在意别人眼光的人,所以也就随她了。  “好,想吃什么,我都请。”冷伈伈并没有问她是找谁给包扎的伤口,潜意识的觉得不会是秦书寒,毕竟自己上次在她面前提起的时候还那么大的反应,有一种自己敢再提就真的要跟自己绝交的意味。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