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728.第728章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728.第728章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63更新时间:2016-01-06 10:41:22
   “你是什么意思?”秦书寒看着自己被挡住的车门,愤恨的瞪着笑得一脸灿烂的白烟蓉,怎么会哪里都有她,还真的是阴魂不散,越不想见到就越会见到。  “没什么意思,只是秦医生不知道吗?这是我的专属车位,而现在却被你给占用了。”白烟蓉挑了挑眉,几天没见,本以为自己已经学会了遗忘,可在看见他的瞬间才骤然的发现一切都是枉然的。  “开什么玩笑,你的专属车位,难道说上面还写有你的名字不成。”秦书寒冷嘲的一笑,这间画廊自己可是常常过来,怎么不知道还有着这么的一个说法呢?  “喏!这不就是吗?员工专用。”白烟蓉指着一旁的牌子,如果说是别人的话,她也就另找个地方停就好了,但是如果是秦书寒的话,对不起!她不愿意妥协。  “听你的意思,你是这里的员工。”秦书寒带着疑问,怎么都不相信以她如此的个性会适合于这样高雅的地方。  “怎么,不可以吗?”白烟蓉努着嘴,带着嘲弄的轻笑着。  “没有,只是觉得太不可思议了。”秦书寒冷冷的一笑,把敞篷给升了起来,既然她想挡,那么就由着她吧!他换种方式下就可以了,反正这车门可以上升着打开。  “你……”白烟蓉自然是看出了他对自己的讥讽之意,所以被气得说不出话来,而且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用这样的一种方式下车。  “对不起!我就不奉陪了。”秦书寒甩了下手里的钥匙,嚣张的自她的面前经过,反正他跟这里的老板很熟,所以每次来的时候都停的员工专属车位,一直来都已经习以为常了,就是不知道这丫头什么时候变成了这里的员工了,要知道自己以前过来的时候可从来都没有见过她。  “混蛋,死渣男。”白烟蓉跺脚的骂道,但又能怎么样,人都走了,所以只能用力的踹了他的车子一脚泄愤,可后果却是人家的车子没事,而自己的脚却疼得要死。  “秦院长,好一段时间没来了吧!”画廊经理一看见秦书寒出现便殷切的迎了上来,可见他们之间很熟。  “是这样没错,最近有点忙,你们老板在吗?”秦书寒站在一幅人画素描前观赏了起来,总觉得画中之人自己貌似在哪里看过,只不过是没有画里来得清新脱俗而已。  “我们老板不在,最近都是由小姐拿画过来出展。”经理毕恭毕敬的说着,因为秦书寒可是他们画廊的一大客户,所以必须得招待好了才行。  “哦!原来如此,这画好像也是新的是吗?”秦书寒轻捏着下巴,貌似对这幅素描很感兴趣。  “是这样没错,但老板说了,这是非卖品,因为所画之人是我们小姐,所以只供观赏。”经理小声的解释道,就怕秦书寒会看中了这幅画要买下来。  “不错,确实很有裴老板的那一种艺术韵味。”秦书寒把视线移开,既然是非卖品,那么品鉴过就可。  “说曹操曹操到,我们小姐来了。”经理一看见白烟蓉的身影便笑了起来,也顺带的提醒着秦书寒,同时人也跟着走了过去。  “小姐,我来帮你吧!”经理接过了白烟蓉手里的画,感觉有一点的重,估计是画框的原因。  “谢谢,在停车场遇见一渣男,把我的车位给占了,所以只能把车给停到别的地方去,可累死我了。”白烟蓉甩了甩有些酸疼的手臂,丝毫也没有发现正有一双目光很是兴味的盯着自己看。  竟然是她,秦书寒怎么也没有想到,白烟蓉会是大画家裴青妍的女儿,毕竟她们两人之间的气质差太多了不是吗?  “你所说的渣男是指我吗?”秦书寒眉头一皱,就是不懂自己什么时候跟渣男给沾上边了。  “呃!你怎么会在这。”白烟蓉有些的后知后觉,但一想也对,附近并没有别的什么商铺,就只有自己家的画廊而已,所以出现在这里应该是很正常的吧!  “小姐跟秦院长也认识吗?”经理小心翼翼的陪着笑,很是好奇的问着。  “认识。”  “不认识。”  两人异口同声而作出了回答,只不过答案却是天壤之别而已。  “喂!我说秦书寒,就算你不想搭理于我,也不用假装不认识本小姐吧!”白烟蓉怒气冲冲的看着他,就是这祸害,让自己多走了好几十米的路,以至于被所拿的东西给累死了。  “你觉得我们有认识的必要吗?”秦书寒冷漠的轻睨了她一眼,丝毫也不在意还有着别人在场,直接的否定了白烟蓉在自己心目中的透明化。  “我靠,贱人果然矫情,明明就是土豆,装什么薯条啊!以为这样就能变得高大上了吗?”白烟蓉努着嘴,讥诮的奚落着秦书寒,突然发现自己的眼光怎么如此的差劲,竟然会喜欢上了这么的一个爱装逼的二货。  “白小姐,请注意自己的语气。”秦书寒轻蹙着眉,实在没法把她跟刚才的那一幅清纯脱俗的画像给联系起来。  “怎么,现在认识我了,你倒是继续的装下去啊!”白烟蓉最讨厌的就是装逼的货了,而他却犯了自己的禁忌,可就算这样,自己也喜欢他喜欢得不行,看来最有问题的那一个人是自己才对。  “程经理,既然你们老板不在,那么今天我就先回去了,改天再来拜访。”秦书寒不再理会白烟蓉,转头跟经理道别,把白烟蓉直接的给视若无睹掉。  “那好,秦院长慢走。”程经理恭敬的颔了颔首,笑容满面的目送他离开。  “切!什么人啊!”白烟蓉低声的嘀咕着,很是讨厌他对自己所散发出来的那一种冷淡。  “小姐,你要进办公室坐一下吗?”程经理并不知道他们两人之间有什么恩怨,只是觉得他们的相处方式有些的诡异而已。  “不了,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也回去了,程经理,再见!”白烟蓉才不会把时间给浪费在这里呢?这几天身上的伤都已经好完了,所以也应该继续训练车技去了。  “再见!”程经理见她这么急迫的想要离开,也就并不强求于她。  虽然说刚刚有被秦书寒给气到,但一走出画廊,接触到那满满的温暖阳光之后,她便如释重负的大吸了口气,轻快的往自己的车子走去,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秦书寒会突然的驾着车冲了过来,把她给吓了一大跳,潜意识的往一旁躲去。  “喂!我说你究竟会不会开车啊!”白烟蓉被吓得不轻,气呼呼的用脚踢了下他的车轮。  “跟你学的,所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人你也尝试一下被惊吓到是什么样的一种心情。”秦书寒说完启动车子扬长而去,把白烟蓉给藐视了个彻底。  “不是吧!还是不是男人啊!这都多久的事情了,竟然还记恨到现在,我了个去,这样的男人也算奇葩了。”白烟蓉对着秦书寒离开的方向大骂着,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是如此小气的一个男人。  秦书寒透过后视镜看了眼白烟蓉被气得跳脚的身影,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痕,死丫头,看她以后还敢拿生命来到处开玩笑。  “喂!傲风,在公司吗?我过去你那一下。”秦书寒一边开车,一边给冷傲风拨了个电话过去。  “嗯!过来吧!我等你。”冷傲风放下了自己刚刚拿起来的车钥匙,不知道秦书寒到底找自己是为了什么事,潜意识的觉得有些的忐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产检发现了什么问题,毕竟上官楚楚可是去他医院做的产检。  “好,二十分钟后就到。”秦书寒收起了电话,加快车速往冷氏集团开去。  冷傲风皱了下眉,总觉得一向都不专程找自己的人,这突然的给找上门来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更何况对方还是一名医生,所以也难怪他会多想。  虽然说秦书寒很少来冷氏,但是保安都知道他是自己总裁的好友,所以畅通无阻的直达总裁办公室,没有一个人会多加阻挠。  “还真准时。”冷傲风一看见他到来,便下意识的看了眼时间,他们生意人都这样,在对待时间的问题上都特别的认真,毕竟站在他们这样的高位,每一分钟可都代表着金钱的存在。  “那可当然,你以为我是老大啊!没有一次准时过。”秦书寒得意的一笑,也不知道穆公子在听到他如此的形容自己之后会有些什么反应。  “说吧!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冷傲风本来是想去永盛看看的,但因为他要过来,所以只好暂时的改变了行程。  “怎么,不欢迎啊!”秦书寒挑了下眉,目光肆意的打量起他的办公室来,果然跟自己的不一样,到处都透着奢华。  “有事就明说,别学夏妖孽一样油嘴滑舌的。”冷傲风一如既往般冰冷如斯,并不会因为对方是自己的好兄弟而有所改变。  “切!一点都不幽默。”秦书寒皱了下鼻子,别人越是着急,他也就越是不紧不慢的,说白了也就是恶趣味,喜欢吊别人的胃口。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闲啊!还有空在这里讨论幽默与否的问题。”冷傲风瞪了他一眼,觉得秦书寒绝对是被夏雨晨传染了,要不怎么就像他似的没个正经呢?  “谁说我闲的啊!我很忙的好不好,如果说不是因为伈伈的问题,我还懒得跑到你这里来找骂呢?”秦书寒不请自便的坐到了沙发上,知道只要一涉及到那丫头的事情,他绝对会异常的感兴趣。  “跟伈伈有关,她出什么事了吗?”果然,只要跟冷伈伈有关的事情,冷傲风就会特别的感兴趣。  “唉!还不是因为她的身体,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才好,想着你是她的大哥,所以是不是由你去说会比较好。”秦书寒抿了抿唇,用一种询问的眼光去看着他。  “靠,你倒是一次性的把话给说完啊!”冷傲风很是急迫的追问着,就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婆妈了。  “你急什么,我这不是正要说吗?就你在那老是打断我。”秦书寒责怪的看了他一眼,不检讨自己也就算了,还怪罪于人。  “那你倒是快说啊!总是说一半留一边半的,想要急死谁啊!”冷傲风真想直接的把他的脑子给撬开,这样一来的话也就可以直接的知道答案了。  “好了,伈伈很有可能会不孕,这下够直接了没有。”秦书寒直接以吼得方式给道出来的,因为对于这个问题,他也感觉到很无奈。  “你说什么?不孕,这是什么概念啊!”冷傲风睁大眼的看着他,就好像他是在跟自己开玩笑般不可置信。  “我也很想知道是什么概念,所以只能用药物调理下看看,介于那丫头最怕吃中药,因此我想办法给她弄成药丸,但如果可能的话,还是希望她能喝药水,这样一来的话也会比较的有效。”秦书寒蹙着眉,用探寻的目光凝视着他,希望他能有方法说服那丫头。  “这样做有用吗?”冷傲风有些的挫败,以为自己给了那丫头好的照顾便能让她过得幸福,但貌似自己想错了,她要受到的伤痛还是一样的没有少。  “我不敢保证,但这样至少还有机会,如果说连试都不试的话,那就是真的没有机会了。”秦书寒一脸沉重的说着,作为一名医生,每每在遇到自己无法解决的病情之时他都会感到特别的颓败。  “你跟她有提起过这件事情吗?”冷傲风一拳的打到了桌子上,如果是他的话,这能不能怀孕并没有什么,但就是不知道伈伈是怎么想的,毕竟作为一个女人,这不能生跟不想生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所以难免不了的会为她感到担心。  “还没有,我这不是想着要先跟你商量一下吗?看看用什么方式告诉她才不会受到太大的冲击。”秦书寒双手十指交叉紧握,低眉的看着自己的脚尖,可见他对这件事情是真的已经纠结了许久。  “她现在远在巴黎,所以我们还是找一天从长计议吧!问问季云他们看,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冷傲风的心一阵的冷寂,就是不知道像伈伈那么善良的一个丫头,为什么老是要去经历一些她这个年龄段所不能去承受的问题。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这件事情要不要让顾阡陌知道。”秦书寒看了冷傲风一眼,这是他尤为拿不定主意的一件事情。  “还是先不要了,到时候再说吧!”冷傲风其实是有些的担心,怕顾阡陌会因此而嫌弃冷伈伈,所以不敢轻易的去拿她的幸福去赌,虽然说自己一直都不怎么看好顾阡陌,但也不得不承认他有着自己的过人之处,是很多女孩子都想要接近的对象。  “也好,你忙吧!我回去了,明天还要去外地参加个学术交流会,所以要提前的准备些资料才行。”秦书寒说着站了起来,最近要分心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所以略感疲倦。  “不一起吃个饭吗?”顾阡陌看了眼时间,说来他们也很久没有聚会了,大家都有着那么多的事情要去做,所以都抽不出空闲的时间来。  “下次吧!走了。”秦书寒一边走一边举起手来挥了挥,疾步的走了出去,反正自己想要说的事情都已经说清楚了,所以终于不用自己一个人去抗住那一份过于沉重的压力了。  冷傲风捏了捏眉心,把身子靠在椅背上,轻阖上眼眸,陷于了深深的沉思当中,而对于这里的一切,冷伈伈并没有丝毫的感觉,而是畅游于塞纳河畔,以此慰劳下自己忙碌了几天的身心。  “大嫂,要不要给你在这拍个照,然后给我哥发过去啊!”顾倩倩虽然说来巴黎不是很久,但却很快的适应了这座美丽的城市,感受着这里最为美好的人文文化。  “噗嗤!不用了吧!我们又不是时下热恋的小情侣。”冷伈伈摇了摇头,拒绝了顾倩倩的提议,毕竟再过几天自己就可以回去了,举行发布会的时候再过来就成。  “随你,走吧!我们去看看前面还有什么好玩的地方。”顾倩倩兴奋的拉着冷伈伈往前走去,自己难得的一次可以出来到处逛逛,所以怎么着也要玩够本才行,免得到时候她回国后就没有人陪自己了。  “倩倩,你慢点走啊!”冷伈伈被她拉得有些的跟不上步伐,不知道这丫头哪里来的精力,都逛了大半天的了,竟然还这么的兴致勃勃。  “对不起!我太兴奋了。”顾倩倩缓下了脚步,现在的她,虽然说还没有完全的褪尽原有的刁蛮个性,但总的来说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  “没事,杰瑞最近还好吧!我到巴黎都那么多天了,还一次都没有见过他。”冷伈伈很是随意的问着,毕竟不管怎么说,自己跟他之间还是朋友不是吗?  “还不是在努力的熟悉公司的业务,他那天有说要请你吃饭的,可是却被一单生意给困住了,所以才抽不出时间来,我也只是在上班的时候才有机会看见他。”顾倩倩鼓了鼓自己的脸颊,很是漫不经心的回答着,因为她的视线已被旁边的一个年轻人所正在作的沙画给吸引了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