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732.第732章误会

732.第732章误会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3236更新时间:2016-01-06 10:41:24
   “死冰山,你在说谁丑呢?”米寒咬牙切齿的说着,虽然是醉得不轻,但意识还是有的。  “上车,否则我就把你给送到警局去。”罗昊知道像米寒这样的小太妹最怕什么,所以不惜以此来威胁她。  “罗昊,你混蛋,老娘究竟哪里招惹你了,你要这样的对我。”米寒站得有些的东歪西倒,可就算是这样,也不改她女汉子的个性。  “因为在我的眼里,你就是个麻烦,所以你懂的。”罗昊把车门给拉开,耐着性子的等她上车。  “哼!谁稀罕你啊!”米寒说着傲娇的转过身子,步伐不稳的就想要离开,可却被罗昊生气的一个用力给拉住,粗鲁的扔到了车子里去。  “死木头,你想干什么?我不要跟你走。”米寒气愤的乱蹬着,脾气很是火辣。  “米寒,别怕,我来帮你。”白烟蓉听见米寒的喊叫便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可也被秦书寒给一把的抓住,不顾她的挣扎给扔到了车上去。  “啊!疼!”白烟蓉被摔得有些的晕乎乎,加上醉酒严重,所以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给我安分点,要不我可不会怜香惜玉。”秦书寒探头把她给放好,但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突然的嘟起了嘴,与秦书寒的薄唇有了蜻蜓点水般的一吻。  “嘻嘻!果然如我想象中的柔软。”白烟蓉舔了舔唇,就好像还在回味中一脸的幸福。  “白烟蓉,你是故意的。”秦书寒眯起了眼睛,危险无比的盯着她,大有一种要把她给碎尸万段的意思,因为他最讨厌的便是女人假借着醉酒之名而有目的性的对自己做出某些行为举动来。  “呵呵!什么是故意的啊!”白烟蓉笑得一脸的花痴,就是不愿意去承认自己的任性行为。  “靠,我疯了不成,竟然想着要去跟一个喝醉酒的女人讨说法。”秦书寒被吃了豆腐,也只能自认倒霉,因为他发现现在的白烟蓉活脱脱就是一副女流氓的形象。  罗昊本来是想把米寒给送回家的,可是问了N久也没有问出个所以然来,所以只好把她给带到了凯特大酒店,让服务员照看她之后便毫不犹豫的离开。  可秦书寒这边就没有那么顺利了,因为他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不但如此,给裴青颜打电话的时候发现她的电话也是关机的,所以无奈之下只能把白烟蓉给带回了自己不常住的公寓。  “这里是哪里?你为什么要把我给带到这里来。”白烟蓉一脸的茫然,虽然说酒意未醒,但还是潜意识的知道要保护自己。  “你说呢?”秦书寒讥诮的一笑,现在才感觉到危险,难道说不嫌为时已晚了吗?  “如果对象是你,我不介意。”白烟蓉眼神痴迷的看着他,笑得一脸的暧昧。  “可我介意,既然酒意已经醒了不少,那么我说一下规矩,除了这间房之外,你不可随意的走动。”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家里不喜欢住着外人,那样会降低他的睡眠质量,所以他的卧室周围一直就是家里的禁区,这里当然也不会例外。  “那我要上卫生间的时候该怎么办啊!”白烟蓉的头其实犹如炸开一样的疼痛着,如以往的每一次一样,意识迷糊只是一时间,事情而已,最重要的是酒后的那一种头痛欲裂的感觉。  “忍着,还有,别以为我今天带你回来就意味着我对你特别,我之所以这么做,只是作为一名医者的最基本准则而已,因为我不能忍受见死不救。”秦书寒很是气恼的解释着自己的行径,却没有想过要是这个人如果不是白烟蓉的话他是否还会去多加管束。  “秦医生还真博爱,如此说来的话,你家岂不是要人满为患了吗?”白烟蓉感觉到自己的头更加的疼了,不单单是因为醉酒的原因,更多是来自于秦书寒的一再强调自己的渺小。  “随你怎么想,刚才我所说的话可记住了,我并不是只说说而已的。”秦书寒说完便拉上房门,转身的进了自己的房间,不愿意多面对白烟蓉一分一毫。  是谁说的喝醉后就能忘记所有的事情,可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的难受了,不但心碎了,就连头也宛如刀割般的疼痛难忍。  抬头有些好奇的看了眼房间周围的布置,可终究是抵不过酒意的袭来,所以趴在床上很快的便睡了过去。  秦书寒先是给自己洗了个澡,接着走到书房整理起自己这几天的文件来,因为明天没有安排手术,所以他并不急着睡觉,最重要的是,他还忘记了白烟蓉的存在,直到要睡觉的前一刻,在路过那禁闭着的房门之时才想起了这件事情来,因为有点的不放心,所以略微的一思索过后,还是忍不住的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白烟蓉睡得一脸的安静,丝毫没有醒着之时的那一种张狂跟任意妄为,所以倒是让秦书寒心底为之一震,怎么也没有想到褪去了那一身的张牙舞爪之后,她也会变得这么的安然静好。  迟疑了下,还是伸手帮她盖上了被子,随后毫不犹豫的走出了房间,不允许自己再逗留半分,以免一不小心就遗失了身心。  只是令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当他早上一睁开眼的时候,竟然会看见白烟蓉在他的床上睡得一脸的恬静,让他的怒火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白烟蓉,你给我起来。”秦书寒喜欢裸睡,所以他全身上下只穿了一条小内裤,也难怪他在看见白烟蓉的时候如此的生气了。  “嗯!干嘛?好吵。”白烟蓉皱了下眉头,转了个身继续沉沉的睡去,可秦书寒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而是伸手拿过旁边的浴袍披在了身上,随后把她身上的被子一掀,直接的把她给凉在了自己的眼前,可接下来的情况却是他始料未及的,因为白烟蓉也是一身的赤、裸,跟自己一样只穿了内衣裤,所以吓得他赶紧的把自己手里的被子重新的抛回了她身上。  “女人,我限你两分钟之内给我起来,否则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秦书寒眉宇紧锁,让他感到疑惑的是这个女人是什么时候爬上了自己的床的,为什么他一点感觉也没有。  “好了,吵死人了。”白烟蓉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丝毫也没有发现自己身上早已春光外泄了,而是露出一脸娇憨的表情来。  “说,为什么偷偷的跑到我床上来,你究竟是抱着什么样的一种居心。”秦书寒怒眉横目的瞪着她,在接触到她裸露在外的肌肤之时又赶紧的转移视线,脸色也随之的有些殷红,可见他是觉得自己看到了不该看见的东西了。  “呃!我……那个……”白烟蓉抬眼看了下,好像确实不是自己昨晚所睡的卧室,可自己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呢?难道说是半夜起来上卫生间的时候给跑错了不成。  “怎么,没话可说了吧!真没有想到你还是如此不自爱的一个女人,竟然会犯贱到如此的地步。”秦书寒一想到这很可能是白烟蓉的一种阴谋就特别的生气,所以语气显得有些的过重了。  “秦书寒,你可以误会我,但是不可以这样的侮辱我。”白烟蓉咬了咬唇,自己是喜欢他没有错,但是却没有想过要对他使用阴招,更何况,她还没有作贱自己到如此的一个份上。  “误会你,还是先看看现在的自己再说吧!”秦书寒说着冷嘲的一笑,随之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白烟蓉的脸色一阵的苍白,听他这么的一说,猛的低头一看,在发现自己竟然接近一丝不挂的时候潜意识的便大叫出声来,随后迅速的把被子给拉上,把自己给盖得严严实实的。  怪不得秦书寒会这样的奚落自己,一定是自己误以为这里是在家里了,所以才会把衣服给脱光了,毕竟没有人会喜欢穿着一大堆衣服睡的不是吗?  抬眼的看了下周围,在发现自己的衣服正凌乱的静躺在地板上的时候,她偷偷的瞄了下房门,然后快速的捡起来穿上,此时此刻的她,可是连死的心都有了。  这会儿,秦书寒应该更加的讨厌自己了吧!毕竟没有哪个男人会喜欢如此行为放荡的女人不是吗?就算自己不是无心的,可终究还是给了别人不好的一种现象。  手放在门柄上许久都没有勇气给拉开,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该怎样的面对秦书寒,虽然说她的个性看起来很是豪爽直白,但内心还是很传统的一个女孩,知道自己这一次的举止真的不是一般的过了。  但要面对的总要面对,所以无论她再怎么的磨蹭,还是得要走出这扇门不可,只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一拉开门便看见了已经穿戴整齐的秦书寒,正用一种睥睨的目光在打量自己。  “对不起!我好像给你造成了困扰,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白烟蓉低垂着头,随之抬头仰脸一笑,实在不愿意自己在他的面前变得如此的卑微。  “不是故意的,白烟蓉,如果说脱光爬上我的床还不是故意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是故意的。”秦书寒环手抱在胸前,居高临下的看着白烟蓉,言语之间带着浓浓的不屑。  “在你眼里,我就真的下贱到如此地步了吗?”白烟蓉的笑容凝结在了脸上,有一种想要迅速逃离的冲动,无奈却使不出半分的力气,只能呆立在原地不知所措的站着,为了自己心中的那一份奢望,她已经把自己给伤得体无完肤了,难道说这样还不够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