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739.第739章米寒遇袭

739.第739章米寒遇袭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44更新时间:2016-01-06 10:41:27
   “小丫头,这么容易便生气了,这可一点也不像你。”顾阡陌温和的低笑着,虽然说冷伈伈并不在眼前,但眼里却是锁不住的浓浓爱恋。  “你这是在嫌弃我吗?”都说恋爱中的人儿特别的敏感,冷伈伈当然也不会除外,所以几句撩拨的话就能让她变得易感起来,所以无论她再怎么的力求自己完美起来,还是会出现这样的小瑕疵,跟旁人一样的流露出了俗气的一面,但这就是她,一个比较接近地气的豪门千金,其实很有这样的一种表现已经纯属不易了。  “这可不敢,好了,我很快就能回去到,你自己先去弄些吃的吧!”顾阡陌看了眼手上的腕表,发现时间已经不算早了,所以急急的催促她去吃饭。  “嗯!路上小心,我挂了。”冷伈伈感觉到心底暖暖的,带笑的眼睛弯起来像月牙儿一样的漂亮。  顾阡陌看了眼手里被挂断的电话,唇角勾起一个上扬的弧度,很是满足自己现在这样的一种生活方式。  “少将,我们还回军区吗?”小李透过后视镜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是否会先把文件给送回军区,毕竟他手里所拿着的可都是些比较机密的文件。  “嗯!先把文件给送回军区吧!”对于这一点,顾阡陌很是坚持,虽然他相信冷伈伈的为人,但规矩就是规矩,容不得自己擅自更改,就算身为少将,也不能有所特权。  “好,我知道了。”小李轻快的回应着,自家少将做事果然一如既往的稳妥,并没有因为爱情而给冲昏了脑袋,要知道机密文件可是不能擅自带回家中的,就算你有多大的信心来保证自己的家人不会窥探其中的机密,站在军法的立场之上也是不被允许的一件事情。  回到家中的时候,时间已经差不多十点了,一楼的客厅里并没有看到冷伈伈的身影,但却播放着很轻缓的音乐,让人置身其中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可能这就是家所赋予的温馨时刻吧!  蹑手蹑脚的往楼上走去,就想知道自己的小娇妻究竟在忙些什么,却没有想到的是不单没有把她给吓着,倒是让自己给吓得不轻。  “丫头,你在干什么呢?难道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吗?”看着冷伈伈脸上涂着厚厚一层东西的脸,顾阡陌表示自己无法再继续的淡定下去。  “做面膜啊!还能做什么。”先不管顾阡陌怎么样,反正冷伈伈很是喜欢自己引起的效果,这几天感觉到自己的皮肤不是很好,所以趁着有空便给肌肤好好的保养一下,没有想到他这会儿回来了,所以被吓到可是跟自己无关。  “以前怎么没有看见你弄这个啊!”顾阡陌蹙眉的看着她,就因为没有见到过,所以自己才会被吓着的。  “那是因为我以前还年轻,所以拥有任性的资本,现在人老珠黄了,总要为自己的将来考虑一下,以免到时候被你给嫌弃。”冷伈伈调皮的说着,眼里尽是戏谑的意味,只可惜脸上的表情被面膜给遮掩了去,要不肯定会显得更加的多彩。  “在我的眼里,无论是以前的你,还是现在的你,或是将来的你,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我所深爱的你,不会随着岁月的变迁而有所改变。”顾阡陌难得的会说这么煽情的话,所以让冷伈伈听后瞬间的感到一阵动容,用无比深情的目光去回视着他,就好像这世界除了顾阡陌之外,其余的一切于她来说都是多余的。  “都说男人的话能相信的话母猪都会上树,你觉得自己还有信用度可以透支吗?”冷伈伈虽然心底感到甜丝丝的,但还是忍不住的促狭他。  “就这么的不相信我吗?”顾阡陌一个用力,便把她给圈进了自己的怀里,让她的身体跟自己紧紧的相贴,带着威胁性的满脸邪气的凝视着她。  “你倒是轻点啊!勒疼我了。”冷伈伈娇嗔的白了他一眼,感觉到这男人可是越来越没个正经样了,这还是自己所认识的那个高冷的少将吗?  “不让你疼的话感觉不到我的诚意有多么的浓烈。”顾阡陌痞痞的说着,这样的一种妖孽个性可是迷离了冷伈伈的双眼,让她看着痴痴的出神。  “变态。”冷伈伈收回了眼神,很是不甘自己就这么的被他给诱、惑了去。  “我只对你变态,你不是知道的吗?”顾阡陌附在她的耳畔,轻声的呢喃着,所吐出来的温热气息可是让冷伈伈感觉到全身一阵的酥软,有了一种拨脚就想跑的冲动,因为她已经感受到了危险的靠近。  “那个,我去洗脸。”冷伈伈说着微微的低下了身子,瞬间的脱离了他的禁锢,飞一样的往洗漱间跑去,就好像后面有什么洪水猛兽在紧跟着她般迅速。  顾阡陌努嘴的邪笑着,自是知道她为什么要逃,但他可是一点也不着急,毕竟这长夜漫漫,他可有的是时间去行使自己的权利。  在这样的一种夜晚,虽然说会有着诸多的甜蜜,但也会有着它最为黑暗的一面,米寒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只不过是去健个身而已,出来的时候竟然会碰上了仇家的追杀,所以在身单力薄的情况之下,她也只能是跑了,毕竟她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拿鸡蛋去跟石头碰呢?  只是这些混蛋都追了自己好几条街了,难道说都不累吗?要知道自己可是累得不行了,毕竟她可是刚刚健身出来,本来就透支了不少的气力,而这会儿再被这么的一路追赶之后可是更加的气喘吁吁了。  因为害怕连累无辜,所以她跑的都是比较偏僻的街道,相对的能得到救助的机会也跟着减低,再说了在现今这个冷漠的社会而言,就算自己往闹市区跑,也不见得会有人向自己伸出援助之手。  “哼!死丫头,你不是很能跑吗?你倒是继续跑啊!怎么就不跑了呢?”十几个小混混把米寒给堵在了一条死胡同里面,吊儿郎当的晃着腿,一脸嚣张的看着她。  “笑话,我跑不跑关你何事,难道就不许本小姐歇歇脚再继续啊!”米寒心里虽然在暗叫着不好,但脸上一如既往的嚣张跋扈,可是把她的小太妹个性张扬得很是淋漓尽致。  “哈哈!就怕你没命再继续了。”小混混放声的大笑了起来,却因为过激而轻咳了下,估计是因为追米寒给追得岔气了,这会儿还没有完全的缓过劲来呢?  “这能不能活命,可不是由你说了算的。”米寒的大眼在骨碌碌的转动着,四处的寻找着可以脱困的机会,想她米寒是谁啊!又怎么可能会乖乖的受擒呢?  “怎么,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上,难道你觉得自己还要逃脱的机会吗?”其中的一个小混混刚一说完,其他人都跟着大笑了起来,很明显的就是在嘲笑米寒的异想天开。  “这没有试过的事情又怎么知道没有可能呢?所以可别高兴得太早,这谁能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呢?”米寒的脚尖轻踢着地上的小石子,很是懊恼自己刚才的大意,要不也不会跑到一条死胡同里面来了。  “意思是你想试是吗?既然这样,我们倒是不妨跟你好好的玩上一玩。”说话的男人看起来给米寒大不了多少,所以一样的轻狂。  “就怕你们玩不起。”就算是在面对着这么多的男人,米寒也一样的表现出一种临危不惧的气势来,因为出身于龙蛇混杂地方中的她,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一种玩命的场面。  “死丫头,竟然敢小看我们,兄弟们,可不能让一个女人给小看了去,所以现在月黑风高的,刚好是一个**的好时候,要懂得惜福啊!”男人露出了邪恶的笑容,用无比猥琐的目光盯着米寒那绵延起伏的胸前看。  米寒皱紧了眉头,一脸的欲哭无泪,都说了不作就不会死,自己特么的是在干什么啊!难道说还真的是二到了这种份上了不成,竟然试图的去撩拨这群没有道德底线的穷凶恶极之徒。  “警察叔叔,快看,就是这群人要对我耍流氓。”米寒佯装惊喜的说着,在这些人都深信无疑转头去看的时候,她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跑了出去,等小混混们发现被骗了之后一个个的都骂骂咧咧的给追了上去,这一次,可是给刚才更加的气愤了,因为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到嘴了的肥肉竟然能再度的给跑了,而且还是在他们这么多人围攻的情况之下,试想又怎么可能会不把他们给气得呕血呢?  米寒发现自己犯了一个无比低级的错误,那就是逞英雄的跑到这种三不管地带来,所以半天都没有看见一个可以救助自己之人,又或是可以躲藏的地方。  “死丫头,竟然还敢跑,看我抓到你之后怎么的让你悔不当初。”小混混在后面大声的叫嚷着,但就是奈何不了她,因为那丫头实在是太过于的能跑了。  对于他们的叫骂,米寒的反应则是一个劲的跑,笨蛋才会浪费力气的去跟他们对骂呢?这种关键时刻当然是逃命要紧,面子问题那可都是次要的。  而就在她拐弯跑到一个独院的大门前的时候,被从里面伸出来的一只手给快速的拉了进去,让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她在还没有看清楚对方是谁的情况之下就是一阵的拳打脚踢,古云有训,先下手为强,所以管他是谁,先确保自己的安全再说。  “住手,你这个疯女人。”罗昊一边的躲闪一边的抓住了米寒乱挥舞着的双手,如果说不是自己刚好出现在这里的话,才不会手贱的去救下她呢?就让后面的那一大群的男人把她给踏碎了算。  “咦!死木头,怎么会是你啊!可是把我给吓死了,还以为碰上鬼了呢?”米寒一听到的熟悉的声音便惊喜的大叫了起来,借着昏暗的灯光两眼放光的看着罗昊。  “听你的意思,是觉得我给后面的那一群人更可怕吗?”罗昊恼怒的睥睨了她一眼,在想着自己是不是就不该出这个手。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要知道,有时候人可是给鬼还来来得可怕。”米寒傻傻的解释着,离上一次的见面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半个多月,所以这会儿看见他可是异常的兴奋,这样的感觉让她很是郁结,但却管不住自己的心正在慢慢的向他身上偏移。  “你给我闭嘴。”罗昊的脸色一阵的铁青,可见米寒把他给气得不轻,让他有了一种想要把她给丢出去的冲动,才不想去管她的死活呢?  “闭嘴就闭嘴,那么凶干嘛!难道不知道对女孩子要怜香惜玉的吗?”米寒撇了撇嘴,一脸的委屈状,但不管怎么说,自己今晚总算是给逃过了一劫。  “就你,还女孩子,整就一个女流氓。”罗昊轻蔑的冷哼了一声,对米寒可是有着很大的不屑感。  “喂!我说死木头,本小姐哪一点像个女流氓了,是非礼于你了,还是说把你给推到了,貌似都没有吧!既然这样,干嘛要抹黑老娘啊!”米寒被罗昊的话给气得不轻,所以嘟唇的控诉着他,自己虽然说是没有定性了点,但还不至于像他所说的那样是一个女流氓的形象。  罗昊上下的扫视了她一下,接着嘴角轻勾,露出了鄙视的笑容,薄唇轻启间,凉薄的话也随之而出,“不是哪一点的问题,而是从头到脚都像,这个答案你可还满意。”  “混蛋,你去死,给我滚。”米寒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形象竟然会是如此之差,所以一时之间很难消化他所说出来的刻薄之话,被气得失去了所有的冷静,对他狂吼了起来。  “这可不是由你说了算,要知道,这可是我的地盘,还有,你不但像个女流氓,还特别的像个泼妇。”罗昊就像没有注意到米寒的暴怒似的,带着恶意的对她作出了人身攻击。  “罗昊,你,你……”米寒伸手的指着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看似木讷的他会有着这么毒舌的一面,所以这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到可以反驳他的话来,所以只能气呼呼的狠瞪着他。  “人已经走远了,你也可以走了。”罗昊冷冷的说道,一如既往的没有半丝的温度。  “不要,我要跟你在一起,否则他们折回来的话可怎么办。”米寒不依的嘟着嘴,才不会这个时候跑出去送死呢?如果她猜得没有错的话,那群人肯定会在跑出一段距离之后醒悟过来的,毕竟自己不可能会跑得那么快突然的便就失踪了,所以唯一的可能性那就是在哪里躲了起来,所以这会儿估计正在往回赶呢?  罗昊皱眉,随即把自己手里的电话给她抛了过去,“给你的人打电话,让他们到这里来接你。”  “死木头,你不是吧!要知道这里可是离我家很远耶!等他们过来到的时候我都早已经被别人给碎尸万段了。”米寒啧啧的轻叹着,但也没有把手机还给他的意思,而是输入了自己的号码给拨了出去,无非就是趁机的想要留存下他的号码而已,谁叫自己上次不小心的把手机给弄丢之后把里面的电话号码也全给遗忘掉了呢?  “这个又与我何干。”罗昊拽得不行,可就算如此,也无法阻挡得住某人那正在漂移着的心。  “难道你不知道救人一命胜极七级浮屠吗?更何况我们还是朋友呢?”米寒悻悻然的控诉着他,试图能让他送自己回去,因为她真的不敢此时一个人的走出这里。  “可我已经救过了,接下来就只能看你的运气如何了,我总不能紧跟在你的身边,每次都要救你于危难之中吧!”罗昊一想到那一种可能性便一阵的恶寒,所以想想就好,可不能真的去加以实施。  “你还别说,这个方法真的可行耶!”米寒就好像没有听出罗昊的奚落般附和着他的话,内心有着那么的一份希望,真能如他所说的那样有他陪伴在自己的身边,这样的一种想法一旦的成形,让她心为之跟着震撼了下,觉得自己是不是越走越远了,要不怎么会对他有了奢望的情愫呢?  “脑残。”罗昊其实就连自己也没有发觉,一向就不爱多言的他竟然会跟米寒说了那么的多,难道说他就没有感觉到其中有些什么异样的东西正在悄悄的进行着吗?  “我说死木头,难道你不觉得现在的我们很像是恋人之间的那一种小打小闹吗?”米寒仰头的看着他,因为这男人实在是给自己高太多了,所以从来都只能看到他的鼻孔,而看不到他的头顶,也不知道是不是地中海之类的。  “把你的话给收回去,这玩笑可一点也不好笑。”罗昊的脸色一沉,瞬间的变得阴鸷了起来,他的这一辈子都是以保护少爷而存在着的,所以压根就没有去想过感情之类的东西,更别说是让自己去正正经经爱上一个女人之类的了。  “人家只不过是说说而已,你用得着这么的凶吗?”米寒感到有些的尴尬,刚刚她真的是突然的便有了那么的一种感觉,可没有半分阴谋的味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