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742.第742章醒来

742.第742章醒来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39更新时间:2016-01-06 10:41:29
   “白小姐,知道我是谁吗?”秦书寒收起手机,弯腰的询问道,虽然说心底对她有了异样的情愫,可语气一如既往的客气。  “知道。”白烟蓉眨着大眼,因为太久没有说话的原因,所以声线有些的沙哑。  “好,那说说看,我叫什么名字。”秦书寒带着一丝的期望,殷切的看着她。  “不知道。”白烟蓉一副乖乖女的样子,眼珠子在不停的转动着,正在努力的适应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你刚才问的是知不知道你是谁,而不是知不知道你的名字。”白烟蓉有些的无辜,觉得眼前的男人肯定有病,要不干嘛问自己这么奇怪的问题。  “好,我重新问一次,知道我是谁吗?”秦书寒耐着性子,知道有些病患刚醒来的时候都会比较的迷糊,所以要给她一定的时间去加以适应才行。  “你是医生啊!这还用问吗?”白烟蓉抿了抿唇,觉得这声音好像并不是自己似的感到干哑难受,而且还全身的无力,有着很大的疼痛感,就好像被车子碾压过般。  “那我的名字呢?是什么?”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了秦书寒的心头,难道说她的脑子真的出问题了不成。  “你这人还真好笑,我又没有见过你,怎么会知道你叫什么啊!”白烟蓉扯了下嘴角,满是睥睨之意。  “那你知道自己叫什么吗?”秦书寒的眉皱得更紧了,这不应该啊!依她以前对自己的那一种感情来看,不应该会忘记自己才对。  “我说,你这人可真逗,哪有人会不知道自己叫什么的啊!”白烟蓉侧头是看着他,很想要坐起来,可是稍微的动一下便觉得全身都在疼。  “那好,你来告诉我一下,你的名字是什么。”秦书寒并不跟她计较,作为一名医生,他很清楚的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着许多科学都无法解释的东西,所以他真的能理解她现在这样的一种情况。  “噗嗤!怎么,你想要追我啊!可是怎么办是好呢?我不喜欢医生的。”除了声音有些沙哑之外,白烟蓉的思维很是清晰,所以就算是刚苏醒过来,也不改她以往的那一种跳脱的个性。  “什么,你不喜欢医生。”秦书寒倒是有些的意外了,可是不对啊!如果说她真的不喜欢医生的话,那么之前对自己的那一种死缠烂打又是什么呢?难道说她并没有失忆,而是故意的捉弄自己而已,目的就是报复自己之前对她所做出的那一种残忍的行为方式。  “我该喜欢吗?”白烟蓉带着一丝的挑衅,别人刚苏醒过来的话都会比较的有气无力,但她貌似很是精力充沛,所以除了脸色苍白点之外,可能就是她身上那还没有痊愈的伤了。  “不该,那么白小姐,除了不记得我之外,请问你还记得自己是怎么受伤的吗?”也不知道为什么,知道她不再记得自己,他竟然有一丝的失落,就好像心底的某一个角落突然的给崩塌了一角,很是刺痛。  “当然记得,赛车在跑道上失控了,所以撞到了旁边的护栏之上。”白烟蓉说得一脸的淡然,可令她不解的是,自己为什么会撞到护栏上,要知道以她的车技不应该会这样才对,可对于这一方面的记忆,她的脑子是一片的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就好像有某些东西给从中抽离了般茫然。  “蓉蓉,蓉蓉,你终于醒了。”冷伈伈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因为她刚刚就在医院附近的街道,所以过来到这里也就是十多分钟的事情而已。  “死丫头,说得我睡了很久似的。”白烟蓉在看见冷伈伈的刹那便扬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可让人看起来却是那么的凄美。  “你还好意思说,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吗?到今天为止,可是足足一个月了。”冷伈伈红着眼眶,把头给埋在她的胸口,很是动情的与她相依偎着。  “呃!原来我竟然睡了这么久,怪不得会觉得全身都在疼。”白烟蓉抬起有些沉重的手,轻轻的落到了她的身上,无比温柔的抚摸着。  “哪里疼,书寒哥哥,你快给她检查一下啊!”冷伈伈听她这么的一说,便把自己的头自她的胸前给抬起,急急的要求着秦书寒。  “会感觉到疼是正常的,因为她的伤还没有完全的好完。”秦书寒完全的迷糊了,因为白烟蓉貌似记得所有的一切,但却偏偏忘了自己。  “原来他就是你的那个书寒哥哥啊!怪不得她刚才会问我认不认识他。”白烟蓉一脸的恍然,就是不记得眼前的这个男人是自己所曾深爱过的。  “啊!蓉蓉,你没事吧!难道说你不记得他了吗?”冷伈伈皱眉,有些不知所措的在两人之间来回的扫视着。  “听你的意思,我之前有见过他吗?要不你们干嘛都会问我这么奇怪的问题。”白烟蓉努力的在脑海中搜寻了起来,可就是没有丝毫关于秦书寒的记忆。  “蓉蓉,你可别吓我,难道说你忘记了自己之前有多爱他了吗?”冷伈伈急得都要哭了,怎么会这样,按理说她把谁忘记也不会忘记秦书寒才对,可是她却偏偏的忘记了自己心底最为在意的人,这是不是太不可理喻了。  “你说什么,我爱他,一个医生,伈伈,你拿我开唰呢?你又不是不懂我,怎么可能会去喜欢一个医生呢?”白烟蓉摇了摇头,觉得一点可能性都没有,虽然说对方确实是长得很好看没有错,但是就单单是职业这一条就已经被自己给POS掉了。  “那蓉蓉,你还记得米寒吗?”冷伈伈觉得是不是因为她跟秦书寒认识的时间还不算太久,所以这一时之间还没有办法给记起来,但如果说她还记得米寒的话,那么情况就变得有些的严重了。  “死丫头,你以为我老了啊!竟然连记个人都记不住。”白烟蓉虽然是在训斥着冷伈伈,但由于刚醒过来的原因,所以她的语气显得有些的气力不足,因此大大的折损了其中的威严感。  “书寒哥哥,她这是怎么了,谁都没有忘记,却偏偏的把你给忘记了。”冷伈伈泪眼朦胧的看着秦书寒,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她这是选择性的失忆,把自己最不想去记起的给封锁了起来,其实这也没有什么不好。”秦书寒说得有些的勉强,因为他的内心并不是这么想的,可这一时之间,他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的跟冷伈伈去阐明这样的一种心情。  “可是你怎么办?”秦书寒这段时间以来对白烟蓉的那一种照顾,冷伈伈可是有目共睹着的,所以又怎么会相信他真的是对她没有丝毫的感情呢?  “什么我怎么办,这样一来的话我反倒轻松了呢?毕竟没有人再烦着我了不是吗?”秦书寒笑了笑,可却不达眼底,只是应付式的而已。  “你就在那自欺欺人吧!只是她这样是暂时的还是永远的。”按说白烟蓉把书寒哥哥给忘了,自己应该高兴才对,毕竟这样一来的说她就不会再伤心了,可她怎么就觉得那么的心疼呢?  “这个很难说,有可能是永远,也有可能会某一天就记起来了。”秦书寒苦涩的一笑,自己一心想要摆脱的人,今天终于的给摆脱了,本以为自己会感到很高兴,可是为何会觉得如此的怅然若失呢?  “那这样一来的话,到时候她岂不是更加的难过。”冷伈伈有些的担心,一点也不介意白烟蓉就在那听着,当着她的面就这么的讨论着她的病情。  “嘿!我说,你们究竟在说些什么呢?为什么我一句都没有听懂啊!”白烟蓉的视线在两人之间狐疑的来回扫视着,怎么都觉得他们所说的事情好像对自己来说很重要似的。  “听不懂就对了。”冷伈伈泄气的看了她一眼,这死丫头,怎么就把自己最爱的人给忘记了,难道她就真的一点也不想再要记起了吗?  秦书寒轻叹了口气,其实作为一名医生,白烟蓉这样的例子他并不是第一次看见,所以倒也从容了,可是他所担心的是她一辈子都不再记起自己,如此一来的话,他又该如何自处呢?这样的想法一出,他瞬间的打了个激灵,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说真的认定了这个女人不成,不,他不能再任由着自己的思绪继续的去幻想下去,所以他一定要把这样的一种情思给扼杀在萌芽的状态才行。  白烟蓉的醒来,除了冷伈伈之外,最高兴的莫不过于她的父母了,所以对秦书寒可是大加的赞赏,觉得自己的女儿能够重新的回到他们的身边,最大的功劳非秦书寒莫属。  米寒是隔天才收到了白烟蓉醒来的消息的,所以过来的时候刚好看见她在吃写流质的食物,因为刚刚醒来的原因,所以胃肠功能还不是太好,因此需要从婴儿阶段的食谱吃起,这样才不至于会损伤身体。  “蓉蓉,欢迎你回来。”米寒伸手与她轻抱了下,眼眶因为激动而有些的红润,因为她等这一天真的是等得太久了。  “谢谢!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白烟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虽然说自己的脚上还打着厚厚的石膏,还不知道恢复情况会怎样,但能这样如沐春风般的享受着阳光从窗口投射进来的那一抹温暖,她就已经感到心满意足了,毕竟人活在这世上,要学会去让自己感恩才行。  “没事,只要你能醒来就好,其余的都不算什么。”米寒带泪的笑了笑,看来这几个丫头虽然平常时都没心没肺的,但都是感性的好女孩。  “有你们真好,这样我就可以任性而为了。”白烟蓉狡黠的眨了眨眼,在看见正走进来的秦书寒之时,眉头不由得一皱,因为昨晚伈伈那丫头老是在那强调自己是爱着他的,所以才会让自己在面对他之时感到有些的尴尬。  “秦医生,你好!”米寒从一开始对秦书寒是抱着很大意见的,但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之后,觉得他也并不是一个很冷酷的人,只是在感情的世界里太过于的以自己为中心了而已,所以才会伤了人也不自知,不对,应该是故意而为的吧!只因为他不想把自己的时间给浪费在自己所不喜欢的人身上,其实他这样的做事方式并没有什么不对,毕竟他从一开始就已经表明了态度跟立场,只是蓉蓉这丫头太过于的执着了而已,所以才会把自己给伤得如此之重。  “嗯!你来了。”秦书寒对她点了点头,开始着手给白烟蓉做例行性的检查,反正这一个月以来,关于她的事情,他从来都没有假手于人过。  “蓉蓉她的身体恢复得还好吧!”米寒有些紧张的看着秦书寒,对他的答案很是期待。  “还不错,只要配合治疗就可以了。”秦书寒的声线有些的沙哑,神色也是相当的落寞。  “秦医生,我脚上的石膏什么时候可以拆啊!这样我老觉得很不方便。”白烟蓉眨巴着眼睛的看着秦书寒,丝毫也没有以前的那一种痴迷。  “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行,怎么样,会有感觉吗?”秦书寒拿手在她打着石膏的腿上捏了捏,虽然说当时手术很成功,但他也不能保证结果会怎样。  “嗯!会疼。”白烟蓉轻皱了下眉,发现自己全身就没有一个地方是好的,一副千疮百孔的样子,碰那都感觉到疼。  “会感觉到疼就好,要按时的吃药,食物暂时还是清淡为主,刺激性的东西绝对不能吃。”秦书寒冷着一张脸,没有丝毫的表情,看来他昨晚已经把心态给调整好了,所以才会如此的淡然无波。  “知道了,谢谢!”白烟蓉现在是真的把他给当作了一个医生在看,没有掺杂进半丝的个人感情,看来她果真是把秦书寒给遗忘了个彻底,要不也不可能会如此的淡定从容了。  米寒有些疑惑的看着这一切,因为并没有人告诉她白烟蓉把秦书寒给彻底的忘记了这件事情,所以才会对他们之间的对话方式感到不解。  “不客气,我要去查房了。”秦书寒说着头也没回的走了出去,只有落寞的背影在告诉着别人他的心底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的淡然。  “蓉蓉,你跟秦医生这是怎么了,他干嘛这样的一种表情。”米寒目送着秦书寒走了出去之后,便急不可待的问了起来。  “什么怎么了,难道说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吗?”白烟蓉斜靠在病床上,有些奇怪的看着米寒。  “呃!你不是很喜欢他的吗?可现在为什么对他表现得如此的冷淡啊!”虽然说她刚醒来,自己并不应该选在这样的一种时候去提起她的伤心事,可是她真的很不能理解。  “我喜欢他?为什么你跟伈伈都一再的在跟我强调这个问题,可我对他真的是没有半分的印象啊!”如果说只是一个人那么说的话,她只会一笑处之而已,可是现在竟然连米寒也这么的说,所以她就有些的觉得严重了。  “不是吧!你说你对他没有印象。”这样的结果是米寒怎么也想不到的,所以惊得嘴巴都给张得大大的。  “是这样没错啊!可你跟伈伈总是一再的提醒我这件事情。”白烟蓉有些的头大,就是不知道哪个环节给出了错。  “除了这个之外,你还有什么是忘记的,比喻说F1赛事的事情,你还记得吗?”米寒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一种事情,所以开始有些的风中凌乱了,原来明明就是爱得死去活来的一个人,怎么说不记得就不记得了呢?这是不是太神幻了点啊!  “当然记得啊!可是伈伈说我已经昏迷了一个月了,所以赛事也早已经结束了,唉!看来这世界冠军是注定要跟我无缘了。”白烟蓉轻叹了口气,有些的悲伤情绪,看来一个秦书寒,并没有她的赛事来得重要,否则怎么在被告知了自己把秦书寒给忘记了的时候没有丝毫的难过了,可在说到比赛的事情就满脸的哀伤表情。  “蓉蓉,难道你不觉得赛事并不是最重要的,只有秦医生才是最重要的吗?”米寒愕然,是否伤得有多深就遗忘得有多么的彻底,所以才会这么的毫无思绪起伏。  “他关我什么事啊!总不会之前我把他给睡了吧!所以才要我去对他负责。”白烟蓉也许是被逼急了,所以什么样的话都给说得出来。  “你忘了自己是怎么受伤的了吗?就是因为他把你给伤得太深了,所以你才会精神不佳的在训练车技的时候撞上护栏的。”米寒试图的去把她给点醒,只是对一个已经放弃了那一段感情的人而言,这样的一种方式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毕竟那可是她存心要封锁起来的记忆,所以又怎么可能会再想去重新的面对呢?  “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还要去向他乞怜啊!好了,米寒,我们能不能不再说他,换个话题好不好。”白烟蓉潜意识的抗拒自己去深思这件事情,所以急急的想要结束这个话题,毕竟她自认自己并不给谁差,那么又何须要去委曲求全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