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757.第757章二少奶奶

757.第757章二少奶奶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27更新时间:2016-01-06 10:41:37
   走出民政局,他们也算是新婚夫妻了吧!可米寒却悲哀的发现,高兴的貌似只有自己一个人而已。  “这是家里的钥匙,自己整理东西搬过去,我要去忙了。”罗昊拿出一串钥匙递给了她,酷酷的脸上还是那么的冰冷,不见一丝的温度。  此之外,米寒真的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好,因为他早就已经说过,他能给自己的也就只有这个婚姻而已,至于别的,想都不要去想。  米寒的东西并不多,也就只是几件衣服跟一些比较有纪念价值的东西而已,别的一切都不用准备。  新家本来就是装潢好的,家具也全都换上了高档而又奢华的款式,一看就知道是出自于穆季云的手笔,因为听说这房子是他负责准备的,一想到这个,米寒就有些的不好意思,因为之前自己那样的拒绝了他的帮助,就是不知道这以后相见该跟他怎么的相处才好。  想到以后自己就要跟罗昊在这里生活,米寒的心里多少的有些雀跃,就是不知道什么都不会的自己能不能胜任妻子的这个角色,但无论如何,她都会加倍努力的。  把衣服一件件的给挂进去,突然的发现,罗昊的衣服都是清一色的黑色西装、白色衬衣,色泽有些的过于单调而又沉重,所以让她不由得眉头一皱,觉得这个男人还真的是古板得可以。  “二少奶奶,你是要过去吃饭,还是我们在这里为你准备。”米寒刚一走下楼,家里的佣人就开口询问道。  “呃!二少奶奶?李嫂,这称呼怎么这么的奇怪啊!”米寒不解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中年妇女,据说是傅冰蝶从穆家老宅派过来打理这里的,只是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成为了二少奶奶了。  “不奇怪,夫人说了,你是穆家的二媳妇,所以叫你二少奶奶很正确。”李嫂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在穆家老宅帮佣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离开,因为老爷跟夫人都留在了这边,所以便把自己给调了过来,那边只留着几个人负责看管而已。  “噗!原来是这样,但是李嫂,你还是叫我米寒吧!这二少奶奶叫得我很别扭。”米寒失笑出声,她这个人可是粗野怪了,所以这称呼用在自己的身上有些的不伦不类。  “可是……”李嫂有些的犹豫,这礼节可不能废,但是这二少奶奶的话又不能不听,所以让她很是纠结。  “别可是了,就这么的决定吧!罗昊说我们以后都会在那边用餐,所以就不用在这开伙了。”米寒下楼来本来就是要过穆宅去的,毕竟不管怎么说自己现在可都是个新媳妇 ,所以理应要过去学习些东西才对。  傅冰蝶看见米寒过来很是开心,其实要求他们过来吃饭是她要求的,毕竟都是一家人,而且又住得这么的近,所以没必要再另外的准备。  “米寒,怎么样,东西都整理好了没有。”傅冰蝶亲热的拉着她的手不放,对她是喜爱得不得了。  “嗯!都准备好了,其实也没有什么东西,就是一些衣服而已。”站在这么尊贵美丽的婆婆面前,米寒还是会感到很有紧迫感的,因为她是一个不太注重打扮的人,所以觉得有些的拘谨不安。  “坐吧!既然嫁给了罗昊,那么就是我们穆家的媳妇了,所以你无需存在着什么心理压力,做你自己就好。”傅冰蝶感受到了她的紧张,不由得微微的一笑,优雅而又透着高贵的气息。  “嗯!我知道了。”米寒搓了搓鼻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也就是直到那天双方家长见面之时,她才后知后觉的知道罗昊是穆家的养子,所以觉得自己对他的了解是那么的知之甚少,毕竟他可是一直都以穆季云的保镖身份出现,所以她会不知道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因为从一出生就混在帮派里面,所以米寒对厨房的活根本就没有接触过,关于这一点,倒是跟傅冰蝶很像,因为她的厨艺也是相当的烂,可幸的是家里有着专门的厨师,所以倒也不用太过于的担心,但米寒还是很乖巧的跑进了厨房,因为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学习一下,不求能像冷伈伈那么的厨艺精堪,但求能把东西煮熟就是一大奢望了。  在这个家里,貌似只有欧阳瑞西才是最晚回来的那一个,虽然说她看起来比较的清冷,但米寒却发现她才是最容易相处的那一个人,不像别的无形之中就给了自己一种压迫感。  “米寒,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适应的。”欧阳瑞西依然是一身橄榄绿的军装,看起来永远都是那么的英姿飒爽。  “还行,谢谢欧阳大校。”米寒有些的不好意思,想着自己刚跟她认识的那会好像还在眼前,可如今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噗嗤!叫我大嫂吧!怎么说你现在都是爸妈的儿媳妇。”欧阳瑞西失笑,罗昊对自己的称呼她是无法改变了,但不希望米寒也如此的生分。  “可这样合适吗?”米寒有些的迟疑,总感觉因为罗昊的原因而让自己有些的放不开。  “没有什么不合适的,都是一家人,罗昊他那是习惯了改变不了,所以才会这么的叫。”说实话,这两人进展得这么快,是她意料之外的事情,原本还以为会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呢?没想到改变却是瞬息之间的事情。  “好,大嫂,我知道了。”米寒笑笑,倒是一点也不扭捏作态。  “婶婶,听奶奶说你以后就是我们家的人了是吗?”小轩轩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眨着黑乎乎的大眼睛,笑得一脸的兴奋。  “呃!”米寒彻底的风中凌乱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但还是不得不回答,“貌似是这样没错。”  “真的,然后还会有小弟弟小妹妹对吗?”小轩轩的问题一个给一个来得犀利,让米寒听后脸色一阵的绯红,这八字都还没有一撇的事情,被他这么的一问之下,突然的发觉要把这给提到日程上来才行,但是要想拿下罗昊,貌似并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虽然说自己已经跟他结婚了,但并不代表着就可以左右得了他的人生,所以说这生孩子的事情,还是得有他给说了算,而自己想想就好。  “婶婶,对不对啊!”得不到回答,小轩轩不依的轻摇起她的手臂来,抬着头,看似一脸天真无邪的样子,但只有欧阳瑞西才知道,这小家伙那是在作秀呢?如果说猜得没有错的话,能让他过来说这些话的那一个人,非自己的婆婆莫属了,毕竟是老人家,所以觉得轩轩一个孩子太过于的冷清了,因此把主意给打到了刚结婚的米寒身上。  “好了,轩轩,一边玩去,这个问题啊!你应该去问罗昊叔叔知道吗?”欧阳瑞西抿唇轻笑,好心的把米寒自窘态中解救出来,因为她给谁都清楚,这小子接下来的问题会多么的让人感到无措。  “可是罗昊叔叔很酷的,问他什么问题都只会回我一个字,那就是嗯!所以听到最后我都不知道他回答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了。”小轩轩嘟着嘴,很是郁闷的说着。  “所以说呢?你专找软柿子来捏是吗?”欧阳瑞西眯起了眼,危险无比的看着他,这小家伙,明知道米寒第一天搬过来,肯定还有着很多的东西都无法适应,这心里肯定不知道该有多么的忐忑不安呢?可他却好,竟然跑来问人家一些比较让人感到羞怯的问题,这不是找茬又是什么呢?  “没有啊!人家不问就是了,哼!妈咪好小气。”小轩轩瘪着嘴,迈开小短腿跑开了,可不敢真的把自家妈咪给惹怒了,否则又要被罚做俯卧撑了,而他却是恨死了这个运动方式,因为那样会让他的完美形象给瞬间的秒杀为零。  “米寒,你别在意,他只是开玩笑的而已,好了,今天你也该累了,就先回去吧!加油!”欧阳瑞西鼓励着她,因为自己也是过来人,所以自是知道她现在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谢谢大嫂。”这一句谢谢,米寒是由衷而发的,因为整个晚上下来,罗昊根本就没有搭理自己一下,所以让她感到很是委屈,可现在跟欧阳瑞西这么的一聊之后,她反而释然了不少。  “客气什么,这以后我们可就是妯娌的关系了,所以理应要互相照顾才行。”欧阳瑞西很少笑,但是今晚却一直都在微笑着,无非也就是想让米寒别那么紧绷,变得放松起来而已,可见在她那冰冷的外表之下,还是掩藏着一颗炽热的心。  “可我还是想要说谢谢!”米寒的心思岂又是欧阳瑞西所能体会得了的呢?要知道穆季云可是爱着她的,但罗昊对自己却是无爱的,所以处境上那是差之甚远得很。  “傻丫头,去吧!罗昊应该要等急了。”欧阳瑞西见她这样,也只能由着她而去,慢慢来吧!反正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米寒去跟傅冰蝶他们告别之后才走了出去,可并没有像欧阳瑞西所说的那样,罗昊有在外面等着她,所以让她看了之后有一些的落寞,但很快的便又自信满满的抬起了头,很是悠闲的向家里走去。  可奇怪的是家里也是一片的寂静,根本就没有发现他的身影,难道说自己想错了吗?其实他还在穆宅那边。  轻皱了下眉宇,把自己深深的置身于沙发之中,一向就乐观的她突然间觉得有些的悲凉了起来,真的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是对还是错,她是成功的成为了他的妻子不假,可在她看来,他对自己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冷,甚至于是漠视的,就好像自己于他而言,并不是一个妻子,而是一个毫无相关的陌生人般,但路是自己所选择的,所以除了努力的走下去之外,也就并无它法了。  罗昊光裸着上身,穿着一条休闲裤便走了下来,在看见米寒的时候停滞了下,但还是直直的走到冰箱那里拿出了水,毫无顾忌的喝了起来。  “罗昊,原来你在家啊!”米寒一看见他,便瞬间的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完全的忘记了刚才的愁思,变得没心没肺起来,可当她发现了罗昊的穿着之时,瞬间的便红透了脸,但眼神却还是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要知道,这可是难得的福利,不看白不看。  “擦一下你的口水。”罗昊把喝剩的水给放回冰箱,随之酷酷的与她擦身而过。  “呃!口水。”米寒不疑有他的抹了下自己的唇角,发现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上了他的当,所以笑眯眯的转身跟上楼去。  “罗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怎么也不叫我一声。”米寒追在他的身后,有些讨好的问着,可对方对她的提问并没有给予任何的答案,只是直直的走进了书房。  “讨厌,就不能回答人家一下吗?”米寒轻皱着鼻子,有些不满的控诉着他。  “我记得自己有警告过你,给你的只是这个婚姻而已,但不包括我的人,所以在这个家里,尽量的别来打扰我。”罗昊突然的站住,让米寒冷不丁的给撞了上去,还来不及去哀叹自己那被撞得生疼的鼻子,便被他那冷酷而又无情的话语给伤了个透彻。  “对不起!是我越矩了。”米寒咬唇,有些受伤的转过了身,默默的向卧室走去,而罗昊却并没有任何的情绪起伏,只是走到书桌前坐了下来,虽然说他名义上是穆季云的保镖,但还是要兼顾着风行旗下的所有保安措施,所以说他也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的悠闲,还是有着很多的工作要去做的。  米寒从小到大就是个非常倔强的女孩,所以在遇上什么事情的时候很少会哭,可是刚刚一转身,她便忍不住的给红了眼眶,如果说今天换了另一个人来跟她说这一番话的话,她肯定只会不置可否的一笑,可是却偏偏对罗昊没有丝毫的免疫能力。  用力的吸了吸鼻子,不停的在心底告诉自己,没事的,只是眼泪不听话而已,真的没有什么好哭的不是吗?可是眼泪为什么就止不住了呢?  如果说事情就这样的话,或许她还能接受得了,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可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  “你不在这里睡吗?”米寒看着他进来把自己的衣服给拿出去,所以很是惊讶的问道。  “嗯!我睡客房。”罗昊本来并不想回答她的,但还是觉得有必要告诉她一声才行。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米寒轻阖了下眼眸,哭过的眼睛就算是被她处理过了也依然还有些的红肿。  “我以为我们之前已经达成共识了,没有想到是我把你给想得太简单了。”罗昊回头,目光凌厉无力的紧盯着她,整个空间都因为他的这一股冰冷而瞬间的给凝结了起来。  “我不明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也许在爱情的面前,米寒是卑微的,但是在面对着他的质问之时,她却是傲气凛然的。  “怎么,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爬上我的床吗?米寒,别忘记了,我给你的只是婚姻那一张纸而已,而并非是爱,所以你不觉得无爱的床笫之欢是一件很可耻的事情吗?”罗昊轻蔑的一笑,眼带嘲讽的看着她,看得出来,他在极力的推开米寒,不允许她跟自己有过于亲密的关系发生。  “在你看来,我就是这么不知羞耻的一个女人吗?”米寒的脸色苍白,拳头紧攥,声音微微的颤抖着,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如此的羞辱自己,毕竟这夫妻同睡一张床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自己又哪里可耻了。  “关于这一点,应该问你自己才行,没事就早些睡吧!”罗昊说完看也不看她一眼便走了出去,给人的背影是那么的决绝而又无情。  米寒楞楞的站在那里,忘了该有的反应,原来他所说的婚姻竟然是这样的,可自己却想象得太过于的美好了,到头来也只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  这就是所谓的新婚之夜,整间房里安静得只能听得见自己的心跳之声,她不该奢想太多的不是吗?所以才会换来这无边的伤痛。  夜愈发的安静,而她就这么静静的站着,忘了时间,也忘了自己,犹如一个幽灵般,任由思绪四处的游荡着。  人的**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有的时候,特别的想要去得到一些东西,可是得到之后才蓦然的发觉这些东西并不是自己所想要的,所以拼了命的想要重新的去收获,却发现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错了,而现在的米寒就是这样的一种状态,所以她迷失在这样矛盾的一个空间里走不出去,也难以走得出去。  一夜无眠,如果说她就这样被打败的话那她就不是米寒了,所以当阳光透过窗幔,柔柔的落在她的身上之时,她还是舒心的给笑了,因为她知道,追逐的路上总是难免不了的会经历风雨,而只要勇敢的去面对,去解决,那么一切也都会迎刃而解,所以她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只有这样,自己才能以胜利者的姿态站在最顶端。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