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761.第761章做小姐的

761.第761章做小姐的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31更新时间:2016-01-06 10:41:39
   “这男人跟女人搭讪,目的也无非是为了上床,要不你以为还能是什么,切,明明就是个出来卖的,装什么冰清玉洁啊!”男人被米寒奚落,脾气也就跟着上来了,所以轻蔑的拿眼神去挑衅着她。  “你说什么?有种就再说一遍。”米寒突然的揪住了对方的衣领,说谁是出来卖的呢?也不怕瞎了他的狗眼。  “说就说,只不过是个做小姐的,装什么良家妇女。”男人不怕死的继续挑衅着她,被一个女人给揪住衣领不放,本身在面子上就已经挂不住了,这会儿又怎么可能会在众人的注视下再窝囊下去呢?  “那好,你死定了。”米寒想都没有想的便向对方挥出了一拳,瞬时之间,场面变得有些的失控,等她醒悟过来之时,人已经呆在警察局里面了,更为恐怖的是,还要去面对来自于罗昊那风雨欲来的怒气。  半夜被人叫来警局,是个人的脾气都好不到哪里去,所以更不用说是罗昊了。  米寒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旁边就坐着被自己给打残了的男人,正在那哼哼唧唧的喊着疼呢?如果说不是因为警察叔叔要找家长,她才不会把罗昊的电话号码给他呢?  罗昊本来就冷酷无情,可现在更加的犹如撒旦般充满了危险的气息,目光如炬的盯着米寒,如果说眼神能杀人的话,她肯定已经死了不止数十次了。  “说吧!你们要怎么的协商,是私了还是公了。”办案的警察看了罗昊一眼,虽然说自己的身份摆在那里,但他还是忍不住的瑟缩了下,因为对方的气场实在是太大了,可是直接的把自己给秒杀于无形之中。  “请允许我跟他先沟通一下。”罗昊头也没回的回应着他,攥紧拳头把自己心底的怒气给努力的压了下去,本还想着要跟她约法三章,少给自己惹是生非,可她却好,马上的便把自己给摆了一道。  “我跟你说,别想私了,这女人摆明了就是一个女流氓,你看看她都把我给打成什么样了,所以我一定要她为此付出代价不可。”男人的情绪有些的激动,中间还不忘伸手去擦了下从自己嘴角溢出来的血。  “混蛋,是你先思想不纯招惹我的,把你打成猪头已经算是轻的了,竟然连本小姐的豆腐也敢吃,也不掂量掂量下自己的斤两。”一说到这个米寒就开始来气,所以也就忘记了罗昊那杀人的眼神,跟人据理力争了起来。  “闭嘴。”罗昊咬了咬牙,难道说她还嫌事情闹得不够大吗?  米寒的嘴唇颤动了下,本来还想争辩几句的,可是在接触到他那戾气十足的眼神之时,不由得吞咽了下口水,不敢再发出任何的声响。  “说吧!要多少钱。”罗昊不想把事情闹大,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就绝不会动用到其他的方式,毕竟他可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而牵连到风行国际。  “为什么要给他钱,我又没有做错。”米寒虽然惧怕罗昊的怒气,但却不想要当这个冤大头,所以也有些生气的看着他。  “看吧!这就不是钱可以解决的事情,你们都听听看,这死丫头有多么的嚣张。”男人大声的叫喊着,就好像只有他才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市民般。  “一万够了没有,或者说让警察来判决。”罗昊拿出了钱包,如果说他不是要顾及到自己的身份的话,一分钱他都不想拿。  “一万,你在打发叫花子呢?怎么说也要两万才行。”男人有些的贪得无厌,其实罗昊给出的一万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了,但看见对方这么的豪爽,所以忍不住的趁机多敲诈一点。  “什么,两万?按我说一万都已经多了,还想着要两万,你这么的缺钱,还不如去抢银行。”米寒在一边又开始气恼了起来,这死土鳖,下次别让自己再碰上,否则非要打折了他的狗腿不可,看他还敢不敢在这跟自己狮子大开口。  “好,两万,给你。”区区的两万块,对于罗昊来说,也只不过是旁人的两百块而已,所以给得可是一点也不心疼,而他这样的一个壮举,可是让男人惊掉了下巴,压根就没有想到两万块竟然会这么容易的便能到手,所以在想着自己是不是要得有点少了。  “凭什么啊!他在把你当凯子来砍,你竟然也会乖乖的给他,我说罗昊,你脑子有病啊!”米寒气得站了起来,最看不得别人在自己面前那洋洋得意的样子。  罗昊压根就不搭理米寒,而是转头的看着办案的警察,“警察同志,事情已经解决了,现在我可以把人给领回去了吗?”  “哦!可以了,在这签一下字就可以了。”说实话,对于这样的处理方式,他也是一阵愕然的,连讨价还价都不曾,不对,就连说话的语句都是那么的简洁,轻松自如的便把事情给解决了,果然,在这个社会,金钱往往都是无所不能的。  罗昊低头,在本子上龙飞凤舞的签下了自己的大名,随后跟警察轻点了下头,就连叫也不叫米寒一声,便酷酷的走出了警局。  米寒咬了咬唇,狠瞪了下笑得一脸得意忘形的男人,这才急急的追了出去。  “对不起!我没有想着要麻烦你的。”米寒是用小跑的方式跟上罗昊的,无视于他周身所散发出来的那一股冷气,小心翼翼的认着错。  罗昊并不搭理她,而是径直的走到了自己的车前,打开车门坐了进去,看似平静无波,但用力甩上的车门还是出卖了他此时的怒气有多么的大。  米寒站在车旁,有些的忐忑不安,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冷风一吹,让她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  “还不上车,等着我请吗?”罗昊按下车窗,怒气腾腾的看着她。  “哦!”米寒咬唇,带着怯意的上了车,因为这是她第一次坐罗昊的车,所以就算紧张得要死,也难免不了的会有些雀跃。  “扣上安全带。”语气依然凉薄,侧彦更是给人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  “哦!”米寒乖乖的听话,在他的面前,就连呼吸也不敢太过于的用力。  车子如离铉的箭般离开了警局,一路上,罗昊都紧抿着唇,目光直视前方,气息冰冷得就算是坐在车里,也能让米寒感受到那一抹来自于北极的寒意。  回到家,自顾的下了车,也不管米寒有没有跟上,直接的走到了冰箱前面,拿出一大瓶的冰水仰头的灌了下去,要不他不敢保证自己等下会做出什么样偏激的举动来。  米寒在后面磨蹭了许久,但就是不敢进来,想她一个天天跟黑道打交道的人,从来都是把生死给置之度外,却偏偏的害怕一个罗昊,果然,人总是有着软肋的,而属于她的那一根软肋就是罗昊无疑。  而罗昊有的是耐性,所以翘腿的坐在沙发上,等着某人的自投罗网,他就不信,这女人能在外面呆一个晚上,反正他有的是时间。  “算了,死就死吧!”米寒就好像是在给自己壮胆般,拍了拍胸脯,英雄就义般的走了进去。  假装优雅她不会,但是装疯卖傻可就是太在行了,所以先是对着罗昊呵呵的讪笑了下,接着急急的说了句“我上楼洗澡”便快速的消失在了楼梯间。  罗昊也不着急,洗吧!这么长时间都等了,也不在意再多等一会儿。  要面对的终究是要面对,所以当米寒从浴室出来,看见难得会出现在卧室的罗昊之时,可是一点也不意外,今晚的事情,她就知道不会这么轻易的便过关,所以她刚刚可是趁着洗澡的空挡把自己的心态给调节到了最佳的状态,决定了等会无论他怎么的骂自己,只要绝不顶嘴就对了。  “今晚的事情,我很抱歉。”不知道主动的认错,是否会让他气消一点。  “你认为自己有做错吗?”罗昊虽然身为穆季云的保镖,却也同样的拥有着属于自己的强大气场,所以只是无意的一个挑眉动作,便让米寒吓得往后倒退了几步。  “我承认自己不该这么晚还跑出去喝酒,但并不觉得打了那个渣男是错的。”在他盛气凌人的口气之下,米寒很快的便忘记了自己的初衷,不服的为自己争辩了起来。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给我打电话,而不是选择自行解决。”罗昊微恼,虽然说已经在极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怒气,但还是有一种想要掐死她的冲动,其实他已经挺佩服自己的自控能力了,竟然可以忍了这么久都没有发作。  “是警察叔叔说要请家属的,所以我只好把你的电话号码给了他。”米寒懦懦的说着,自己现在可是她的妻子,总不至于还要给自己老爸打电话吧!如此一来的话,依他那火爆的性格,不把整个警局给炸了那就是怪事了。  “听起来你还很委屈的样子,倒像是我在无理取闹。”罗昊眯起了眼,危险的盯着她看。  “我不是那个意思,既然你这么的不乐意,那最多我下次不给你打电话就可以了。”米寒吞了下口水,在他的目光注视之下显得有些的无所遁形。  “你说什么,听你的意思,还想有下次不成。”罗昊的语气更加的冷冽了,如果说今晚不是少爷先跟自己说了那么的一番话的话,现在的情况绝不会是这样的风平浪静,所以她就该知足吧!  “外面的渣男那么多,我总不能保证以后都不会遇上吧!除非是你想让我整天都不出门,像个深闺怨妇般的锁在家里面。”自己是爱他不假,但并不代表着因此而把自己给禁锢在局限的空间里面,那样的话就不是她米寒这个人了,而是一缕幽魂才对。  “很好,这么的伶牙俐齿,说明我今晚倒是多管闲事了。”罗昊说着深深的凝视了她一眼,随之冷嘲的嗤笑了下,转身的便要向外走去。  “那个,等等,你如果想骂想打的话就随便吧!我绝无怨言。”要知道他这样的冷暴力,可是要给骂她打她还要来得痛心,所以她才会受不了的跑出去喝酒的。  “打你?说真的,你还不配让我动手。”说他残忍也罢,无情无义也罢,反正不爱就是不爱。  “罗昊,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要娶我。”米寒咬唇,脸色苍白得有些的瘆人。  “因为我缺一个妻子,而你又对我死缠烂打不放,就是这么的简单,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吗?”罗昊假装看不见她脸上的受伤表情,每一句话都是那么的置人于水深火热之中。  “除此之外呢?就没有一点点的喜欢。”难过的轻阖了下眼帘,爱有多浓,伤就有多重。  “没有,所以别指望从我身上得到半点的爱意,很晚了,睡吧!还有,如果可能,我希望你能远离自己以前的生活。”罗昊也知道自己这最后的一个要求有些的过分,但为了大局考虑,他不希望因为她的原因而给这个家带来什么负面的影响,比喻说欧阳瑞西的身份,可跟她是有着冲突性的,试想官兵跟黑社会之间那是怎样的一个鲜明的对比。  “我想自己已经了解了。”说好的不再哭的,可是看着他从自己的眼前冷漠的离开,她还是忍不住的哭出了声,她用整个身心去爱,换来的却是毁天灭地的绝望。  罗昊的脚步在听见她那压抑的痛哭之时停滞了那么的一下,但还是狠心的远离了这里,不允许自己对她产生半点的情愫,就算是怜悯也不允许。  米寒的生活重心来了个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再骑着自己心爱的哈雷机车穿梭在街头巷尾,也不再拉帮结派的去跟别的帮派抢地盘,而是把自己给局限在了家跟穆宅之间,所以很快的便就失去了以往的那一种活力四射,变得萎靡不振起来。  “婶婶,你在看什么呢?这天空除了白云还是白云,难道你真指望会掉下块馅饼来吗?”小轩轩学着她的样子,抬头的看着蓝天,可并不觉得有什么好看的。  “小家伙,你放学了。”米寒收回自己的视线,伸手轻捏了下他白嫩的小脸。  “嗯!婶婶,你还没有告诉我在看什么呢?”小轩轩歪头的看着她,有着一股执拗的劲头。  “没看什么,只是无聊了而已,走吧!我们进屋去。”米寒从长凳上站了起来,现在的她,就像是个被折了翼的天使,只能生活在被指定的空间里,失去了展翅翱翔的机会。  “都说只有天才的人生才是寂寞的,想不到平凡之人也不例外。”小轩轩哀叹的摇了摇头,很是惋惜的先走了进去,让米寒听后嘴角一阵的抽动,愣在原地忘了该有的反应。  “米寒,米寒,这孩子,想什么呢?叫了也没反应。”傅冰蝶皱眉,不得已的拍了下她的肩头。  “哦!妈,你回来了,不好意思,我走神了。”米寒有些的尴尬,所以不好意思的讪笑着。  “你最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总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傅冰蝶不是一个偏心的人,所以她的表现自己可都是看在了眼里的。  “可能是因为有些的不习惯吧!估计适应后就好了,你别担心,我没事的。”米寒牵强的扯动了下嘴角,就算自己跟罗昊之间的关系有多么的如履薄冰,她也从来没有产生过要跟她告状的想法,因为那可一点也不像她的性格。  “是不是因为昊儿说你什么了,那孩子,就是心太冷了,所以你要多多的体谅,想办法的让他变得对你热情起来。”虽然知道有些的困难,但不努力过又怎么知道不可以呢?  “妈,我知道了。”米寒苦涩的笑着,再暖的阳光,估计也无法融化得掉他心底的那一道坚如磐石的冰冷之墙吧!  本以为只要付出就能收获到回报,却不曾想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却是那么的卑微不可取,她所缺的从来就不是热情,而是那一个愿意接受的人。  世间上的爱情总是错综复杂的,就看你用怎样的心态去面对而已,而她却不可避免的在这里面给败下了阵来,出现这样的一种状况,她谁也不怨,只怨自己太过于盲目的去追逐了而已。  冷伈伈还是每天都在喝着那些让自己作呕不已的中药,所以当顾阡陌再一次看见她那难受的样子之时,他还是不得不抽空的去了一趟医院。  “顾少将,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办公室里的人,秦书寒戏谑的笑问着。  “谁知道是什么风,估计是顺风吧!怎么样,还忙吗?我们谈一谈。”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顾阡陌跟秦书寒之间可是相处得还不错,所以才会这么毫无芥蒂的开着玩笑。  “你是专程来找我的吗?”秦书寒有些的诧异,还以为他是陪伈伈那丫头来看白烟蓉的呢?  “也可以这么说吧!”顾阡陌四处扫视了下,最后不请自便的坐到了沙发上。  “谈些什么?是关于伈伈的问题吗?”秦书寒就知道,就算他们都隐瞒着不说,顾阡陌也还是会觉察得出来,只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而已,这不,他现在不就是找上门来了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