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775.第775章米寒生病

775.第775章米寒生病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45更新时间:2016-01-06 10:41:46
   “呃!没错。”白烟蓉摸了下鼻子,就算真的觉得他有错,也不会傻到去说出来,毕竟这个男人虽然看似温驯不假,但骨子里却隐藏着暴虐的因子,所以她才不要去招惹到他。  秦书寒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就知道她不敢忤逆自己的意思,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到近段时间的她特别的诡异,总给他一种她已经恢复了记忆的感觉,因为她又开始对自己小心谨慎了起来,不再像刚失忆那会那么的肆无忌惮,对自己身为她男朋友的事实是那么的歇力排拒。  这一年的冬天,在顾阡陌的心里感觉到异常的寒冷,让一向就不畏惧寒冷的他第一次的感觉到了刺骨般的萧瑟感。  距离她的离开,已经过了三天,而他也从一开始的焦虑不安到现在的坦然接受,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一直的站在这里,那么只要她微微的一个转身,便能看见自己炙热而又充满了期盼的目光。  他的生活并没有因为冷伈伈的离开而有了更多的改变,因为知道她是平安的,所以他收起了心伤,也刮干净了胡渣,恢复了那一个英姿飒爽的帅气少将形象,毕竟他很清楚冷伈伈的性格,知道她不喜欢自己过于的邋遢,所以就算她不在,他也会把自己跟家保持着她在时的模样。  “阡陌,你还好吧!”欧阳瑞西叫住了一身迷彩服的他,不用看也知道他肯定又要拿训练来麻痹自己的心伤了。  “我很好啊!怎么,你看出我哪里不好了吗?”顾阡陌上扬了下眉毛,虽然说瘦削了不少,但却依然俊朗依旧。  “对,我看你哪里都不好,你每天这样不要命的操练自己,真的不要命了吗?”欧阳瑞西皱眉,清冷的小脸因为生气的原因而更加的漠然了。  “你别担心,我只不过是带着战士们活动一下筋骨而已。”他不能让自己停下来,否则思念便会如潮般的袭向自己,直至把他给淹没。  “可你都没有听见战士们的哀怨之声吗?估计这会儿看见你都要退避三舍了。”欧阳瑞西摇头,估计再这样下去的话,自己的这个‘魔鬼教官’的称号很有可能就要易主了。  “真有这么的夸张吗?”关于这一点,顾阡陌还真的是没有想到,所以狐疑的看着欧阳瑞西,想从她的神色之间看出她的异常来。  “就是这么的夸张,其实你只是想要变得忙碌一点而已,并不是说非要在体能上找寻支撑点,毕竟你办公桌上就有着一大堆的文件在等着你的审批,所以不如今天咱们换个方式,改武从文,你看可好。”欧阳瑞西征询着他的意见,在军区,不管怎么说自己都是下属,所以不好对他过于的放肆。  “我看你那是因为不想再帮我处理文件,所以才会这么的说吧!”顾阡陌失笑,什么时候开始,一向就直接的她也变得这么的委婉了。  “你可算是听出来了,也不枉我在这里劝说了这么久。”欧阳瑞西做出松了一口气的释然感来,嘴角微微的往上勾起,展现出了一个美丽的弧度。  “对不起!看来这些天因为我的原因,可没让你少干苦力。”顾阡陌有些的不好意思,想着自己确实有些的过了,毕竟跟她以前所遭遇到的事情相比较起来,自己可是幸运多了,毕竟伈伈她的心里有着自己不是吗?  “做苦力倒是小事,就怕你会一直都想不开,其实你也不用过于的苛刻自己,就当伈伈那丫头是出国旅游去了吧!用一种平常的心态来看待她的离开。”欧阳瑞西觉得自己公公说得很对,有的时候也要学会适当的对她放手才行。  “可你也知道,她这并不是单纯的离开不是吗?试想我又怎么能把这看作是一次简单的旅游呢?”顾阡陌苦涩的一笑,如果说她每天都能给自己传递来关于她的信息的话,那么自己肯定不会像现在这么的心痛难受了。  “可爸爸不是跟你保证过了吗?现在的她真的很安全,有着专门的人员在密切的注意着她的人身安全,所以关于这一点,你真的不用太过于的去担心。”本来她跟穆季云不也很担心那个丫头吗?可是自从老爷子发话之后,他们也都放心了不少,因为只要她是在魅幻的保护范围之下,那么就不会出现任何的闪失。  “你应该知道,除了担心之外,便是那一种蚀骨般的思念,后者往往是最能牵动人心的一种考验跟煎熬。”顾阡陌的笑总是那么的不达眼底,明明脸上就张扬着温润的笑意,可他的眸底却是那么的幽深迷离。  “我怎么不知道,这样的经历我也曾经有过不是吗?所以当然能理解你此时的心情,可有的时候,作为一名军人,总要时刻保持着自己理性的一面才行,只因为我们的肩上给别人多了一道责任。”欧阳瑞西知道,只有把他热血的一面给唤醒了,才能让他从低谷之中走出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衬托冷伈伈的离开,S市最近的阴雨天气特别的多,米寒出门的时候忘记了带伞,所以下了公车之后只能以小跑的方式往学院跑去,但就算是这样,当她到达教室的时候,还是免不了的被淋湿了头发。  “哼!好一个落汤鸡。”这么的一道奚落的声音,米寒不用看也知道出自于谁的嘴巴,貌似除了那一个系花余曼之外就别无他人了。  “米寒,这么大的雨,你怎么不给自己带把伞呢?”沈佳佳很是关心的拿出了自己的纸巾,小心的帮她擦拭着身上的雨水。  “没事,一点小雨而已。”米寒感激的笑了笑,直接的无视掉了余曼的存在,因为不想让自己在这个校园中过于的特殊,所以她都是坐公交车来的学院,就连自己最为钟爱着的哈雷机车,也被锁在了家里的车库中。  、  “什么小雨啊!你看都淋湿成啥样了。”沈佳佳嘟着她那有些宽厚的嘴唇,很是不赞同她这样的一种说法。  “佳佳,我真的没事,只不过是淋了点雨而已,你真的不用这么的大惊小怪,你看,因为你的咋呼,班里的人都给看过来了。”米寒有些不好意思的捉住了她在自己身上不停忙活着的大手,虽然说有被关怀着的那一种感动,但更多的却是来自于无奈,毕竟她每天只想安安静静的学习画画而已,可不愿太过于的出名。  “呃!不好意思,那你要不要去宿舍先收拾一下啊!现在的你看起来可是有些的狼狈。”沈佳佳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可能是因为长相圆乎乎的缘故,所以看起来煞是可爱。  “不用了,我的身体很好的,所以不会轻易的便生病。”米寒的这一个保证并没有坚持到多久,因为到了晚上的时候,从小到大就很少生病的她,竟然意外的给病倒了。  罗昊今晚回来得晚了点,奇怪的是一向就会等门的米寒竟然破天荒的没有在客厅,这一奇怪的现象倒是让他稍微的觉得有些怪异,但也并没有多想,只是觉得她可能是等累了吧!所以便无奈的给放弃了,毕竟谁也不会喜欢等回来的是一张对自己漠然无比的脸庞不是吗?  走过主卧室的时候,他的脚步停滞了下,但最终还是无情的给走开了,打定了主意不跟她牵扯不清,那么他便会秉持着这样的一种想法,直到最后,因为爱情不是自己所想要便能要得起的。  米寒昏昏然的躺在床上,虽然说她给自己泡了一个热水澡,也喝了一大碗的姜汤来驱寒,但还是逃脱不了感冒的如约而至。  她的房门是虚掩着的,所以能很清晰的听见罗昊上楼的脚步声,在他停下来的那一刻,她的心是雀喜不已的,可是当他重新抬步离开的时候,所有的欢喜也就在那一刻都瞬间的静止了下来。  可能是因为生病了的人都异常的脆弱吧!所以就算在心里已经无数次的告诉过自己,这个男人的冷情是来自于血液的那一种冰寒,在这一刻,她也还是忍不住的淌下了两行清泪,但这样的生活是自己所选择的,所以除了默默的忍受之外,她想不到自己能干什么,如果说这要是换成一般人的话,她完全可以换种方式来让对方臣服,可那一个人却偏偏是罗昊,是自己无法赢得了的冷酷男人。  所以说她是该心死了,可是却无法劝自己去放手,去死心,好像觉得唯有紧抓住他不放,才能让自己那漂移不定的心找到了停靠的港湾。  到了半夜,米寒竟然发起了高烧,全身宛如烧着般的难受,脑子也跟着更加的昏沉了,就连意识也好像要远离自己而去般,让她有了一种窒息般的感觉。  打开床头灯,试图的爬起来给自己找药,倔强的没有想过要去找罗昊,只是当她刚要坐起来的时候,便虚软无力的重新的摔倒在了床上,这样还不算,头也跟着重重的撞到了床头上,发出了不小的一声沉闷之声。  “大半夜的不睡觉,你这是在干嘛?”罗昊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门口,随之,灯也跟着亮了起来,本来他只想着要到楼下去喝水的,没有想到经过的时候竟然听到了异常的响声,所以作为保镖的那一种直觉让他想也没有想的便走了进来,却没有想到会看见米寒正在那撕牙咧嘴的揉着头。  “对不起!我是不是吵到你了。”米寒的嗓音有些的嘶哑,脸色看起来也异常的红润。  “你怎么了?声音怎么这么的奇怪。”罗昊皱眉,本来是想当作没有看见的,但还是走了过去。  “没事,可能是今晚睡得太早了,所以才会变成这样的。”米寒低垂着眼睫毛,就是不敢看向他。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这么的好骗,我就没有听说过还有人睡多了会让声音异常的。”罗昊摆明了就不相信她,所以直直的走到她的面前,在发现她的脸色红润得有些异常的时候,不由得轻皱了下他那冷峻的鹰眉,随之把手探上了她的额头。  “你生病了。”罗昊的这一句话绝非是疑问句,所以眉头可是锁得更紧了,他就知道,女人都是麻烦的动物,现在不就体现出来了吗?  “只是有点感冒了而已,估计吃了退烧药后就能好了。”米寒咳嗽了下,因为他的大手正停留在自己的额头上,所以感到有些的心跳加速。  “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没有跟我说一下。”如果说不是自己刚好要下楼去喝水的话,那么这个笨女人岂不是要这样的烧一个晚上,本来就不见得有多聪明,可别这一烧之后变得更加的笨了才好。  “一开始我以为会没事,所以便没有想着要告诉你,谁知道这会儿竟然发起烧来了。”其实不是自己不想告诉他,而是害怕告诉他之后所换来的那一种漠然的眼神,所以与其这样,还不如自己一个人忍受就好。  “回床上躺好,我去给你找药,一点也不让人省心。”罗昊说着走出了房间,虽然说他自己也很少生病,但家里却随时的会备有个医药箱,毕竟干他们这一行的,总会时常的受到一些小伤,所以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米寒咬了咬唇,很听话的躺了回去,他的不耐烦让她的心有些的受伤,可自己一开始并没有打算要惊动到他的意思,所以说撞到头的事件纯属意外而已,并不是她有意而为的一个阴谋。  罗昊很快就转了回来,与此同时,手里还多了一杯水跟感冒药。  “先把退烧药给吃了,如果说还没有降温的话,我再送你去医院。”罗昊把退烧药给放到她的手里,等她坐起来了再把水也递了过去。  米寒不敢有任何的异议,很乖巧的把药给喝了,最后还很抱歉的跟他说了声“谢谢!”  “睡吧!我在这看着。”这是第一次,罗昊主动的留在了主卧室,但却是以这样的一种方式,但不管怎么说,都还是让米寒感到了一丝的温暖。  “其实我一个人也无所谓的。”虽然说很想着他留下来,但女人都这样,总爱说些口是心非的话。  “我可不想别人说我无情。”罗昊的话本来就少,除了穆公子之外,很少有人能让他开尊口,但是米寒却貌似是个意外,只是他自己并没有感觉到而已。  米寒扯动了下唇角,原来他之所以会留下了,并不是因为自己,而是所谓的言论,所以心底难免不了的会再次的感到受伤,其实只要她够了解罗昊的话,也就不会产生这样的一种想法了,因为这个男人就跟穆公子一样,可是从来都把礼教给视于无物的,所以又怎么可能会去在意别人的言论是什么呢?  说实话,这一刻的罗昊是懊恼的,因为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主动的要求留下来,但看着她紧闭着的眼帘之时,他终于为自己找了个借口,对,就是这样的,因为担心高烧把她给烧笨了会连累到自己,所以才会突然对她产生了怜惜之情,要不他真的很难解释自己刚刚的那一种行为究竟是为何。  可能是因为米寒的身体底子好吧!所以吃了退烧药后温度倒是慢慢的给退了下去,这样一来的话,也不枉罗昊整晚拿毛巾不停的给她冷敷了。  醒来的时候,罗昊已经不在卧室了,倒是李嫂很是殷切的出现在了房间。  “二少奶奶,你可醒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李嫂一看见她醒来,便快步的走到了床前。  “嗯!好很多了。”米寒的视线在卧室里来回的扫视着,随之自嘲的一笑,看来她又把自己给想得太过于的珍贵了,人家只不过是说说而已,可她竟然当真的以为他真的会留下来陪自己。  “要不要给你喝点粥,是昊少爷离开的时候让我提前熬好的,说你醒来之后估计会想吃。”李嫂又哪里会懂得米寒的小心思,所以很关心的征求着她的意见。  “你说什么,罗昊他昨晚一直都在这里吗?”米寒重新的燃起了希望,双眼灼灼生辉的看着李嫂。  “是啊!我看他一脸的疲惫,好像一个晚上都没有睡似的。”对于这一点,李嫂是高兴的,因为她终于看见两人之间那僵硬的关系有了那么的一丝松动,如此一来的话,估计再过不久,夫人又可以有孙子抱了吧!毕竟昨晚可是一个好开始不是吗?  “那他有没有说去哪里了。”这样的一个信息,对米寒来说,无疑是令人振奋的,本来她以为他只是口头说说而已,没有想到他真的有留下来,那么她可不可以再奢想一下,他,是否已经打从心底里接受了自己这个妻子了呢?  “这个他倒是没有说,但依以往的习惯而言,估计是跟少爷去公司了吧!”李嫂没有想到米寒会问自己这个问题,所以回答起来感觉到有些的吃力。  “哦!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我一会儿下楼去吃。”米寒虽然说毫无胃口,但因为李嫂说这粥是罗昊吩咐做的,所以多少的她都要去吃一点,这样一来的话,才不会拂了他的一番好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