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777.第777章采风

777.第777章采风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229更新时间:2016-01-06 10:41:46
   “我以为从一开始我们就已经达成共识了,我所给你的只是婚姻而已,并不包括我的这个人,这样的话我不想一再的去跟你说明,要知道,你这样会让我觉得异常的厌烦。”罗昊蹙眉,坚持着自己的坚持,看来要想把他那冰冷的心给融化掉,并不是说一朝一夕便能做得到的事情。  “可我后悔了,因为我爱你啊!所以无法做到对你不在乎。”米寒的手抓紧了秋千上的锁链,有着一种竭嘶底里的伤痛蔓延在心头。  “可我不需要爱情,所以希望你别对我期望过高。”罗昊看着这样的一个她,突然间觉得有一丝的不忍,但他从来就没有去爱过人,所以不想去爱,也拒绝去爱。  “呵呵!是啊!你不需要,所以说一切都是我活该,我咎由自取,罗昊,你彻底的粉碎了我的爱情,同时的,也让我学会了对自己残忍。”米寒失神的从秋千上跳了下来,面无表情的从他的身边走过,虽然说步伐有些的凌乱,但还是逃也似的快步离开了此处,因为她眼里的泪水再也无法掩饰了。  罗昊有些不安的看着她的背影,记得一开始认识她的时候,就是那么莽莽撞撞的一个疯丫头,整天都像没心没肺般的嬉闹着,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完全的变了一个人了呢?说不上哪里不好,可总觉得有些的怅然若失。  米寒刚一走进卧室,便把门给用力的关上,还顺带的给上了锁,随之身心俱疲的顺着门滑坐到了地板上,任由着自己那委屈的泪水倾盆而下。  她的自尊,她的爱情,就在刚刚,再一次的被他给踩在了脚底下,显得是那么的卑微,想她米寒以前怎么说也是个大姐大般的风云人物,可偏偏的栽在了爱情这一道坎上。  罗昊在房门外站着,她那凄凉的痛哭声他自是听见了,所以心底不由得刺痛了下,整个人都觉得特别的压抑了起来。  他知道,自己不能劝,也不能去安慰,只有她自己走出来了才算是真正的解脱。  这一晚,米寒并没有过穆宅去吃饭,考虑到她的心情,罗昊也并没有叫她,而是让李嫂在家里给她简单的弄了点吃的。  “罗昊,我们谈一谈可好。”用完餐的时候,欧阳瑞西在花园里找到了罗昊,很是认真的说着。  “不知道少奶奶想谈什么?”罗昊这样的一问,欧阳瑞西便知道他已经答应了。  “关于米寒的事情,难道说你都没有注意到吗?最近的她消沉了不少,罗昊,既然娶了她,就要对人家好点,可别等到真正的凉了心,你才知道去珍惜。”他们的事情,欧阳瑞西那是看在眼里,急在了心里,可是穆季云那厮总是说他们的事情由着他们自己解决就可以了,一开始,她也确实是那么认为的,可时间久了后却发现不但看不到改善,反而往更严重的事态去发展,所以自己这个作为嫂嫂的不得不站出来说两句,以免人家会觉得他们穆家的人都是这么的冷血,毫无人情味可言。  “我知道,对于这个问题,我会注意的,惊忧到了你,很是抱歉。”罗昊一直都对欧阳瑞西很敬重,所以她说的话他都还是会听的。  “说什么客气话,我们是一家人不是吗?早点回去吧!别总是让米寒一个人在家。”欧阳瑞西并不去追问米寒为什么没有过来用餐,聪明如她,不可能会猜不出其中的缘由来,但她还是选择了不道破。  “好,那我就先过去了。”罗昊转身离开,修长的身躯慢慢的消失在夜色之中。  “穆夫人,可否跟我解释一下,你这样呆呆的看着别的男人背影出神所欲为何。”穆季云那醋意满满的嗓音突然的响起,勾起她的一缕秀发,很是玩味的笑看着她。  “有什么好解释的,目送别人离开,那是一种礼貌,你可别跟我说你连这个都不懂。”欧阳瑞西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还真的是够了,连这种醋也吃。  “那我怎么就从来都没有见过你用这样的一种眼神来目送我呢?欧阳大校,可否说明一下。”穆季云摆明了就是来找茬的,所以才会在这胡搅蛮缠。  “你的身后又没有眼睛,怎么知道我没有拿这样的眼神来目送过你啊!别没事的给我找事,可忙着呢?”欧阳瑞西转身往屋内走去,懒得跟他理论下去,毕竟他的脾性自己又不是不知道,就单单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指不定他能扯到什么时候去呢?  “嘿!小妞,听你的意思,你可是常常拿这么深情的目光来眷恋我是吗?”穆季云雀喜的跟了上去,脸上全是得意的神情。  “我说爹地,你能不这么丢脸吗?”小轩轩懒散的斜靠在花园的灯柱上,很是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所以才不得不出声的。  “小子,皮痒了是不是,本公子哪里丢脸了。”穆季云停下脚步,有些恼羞成怒的看着那一个跟自己如出一撤的儿子。  “你自己觉得呢?我都没眼看了,竟然会用这样无耻的一种方式来跟妈咪撒娇,可是大大的折损了你在我心目中的伟大形象,唉!别说了,心酸。”  小轩轩轻叹了声,宛如小大人般的摇了摇头,一副穆公子没救了的表情,迈开他那小短腿就往屋内走去,可是让我们英明神武的穆大总裁直接的给愣在了当场,很好的给他诠释了什么叫做具有富含深意的目送,就好似现在他的举动一样。  穆季云狠狠的抽动了下嘴角,俊逸的脸上全是不可置信的夸张表情,他这是被自己的儿子给嫌弃了吗?而且还是那么的彻底,所以等他反应过来之后,急急忙忙的追了进去,他非要好好的教训一下那个小家伙不可,免得他都不知道谁才是他爹。  “穆梓轩,你给本公子站住。”恼怒的嗓音充斥着整个穆宅,确实是很有威力感,但也只是吓到了几个佣人而已,至于始作俑者,早就溜得没影了,他又不是笨蛋,怎么可能会在得罪了傲娇的穆公子之后还傻傻的等着被抓呢?  米寒一大早的便出了门,因为坐的是早上七点的大巴出发,所以来不及去缅怀自己的心伤,就匆匆的踏上了去外地写生的旅程。  一个小小的背包,完全是轻装上阵的样子,跟班里其他女生的大箱小包可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米寒,你怎么刚拿这么一点东西啊!我们可是要去好几天耶!”沈佳佳不明所以的看着她,看看人家系花,可是拿了好几个箱子,不用看也知道带了不少的衣服。  “已经足够了,我们是去采风的,又不是去时装表演,没必要带那么多的衣服。”米寒很淡然的说着,有些红肿的眼眶显示出她哭过的痕迹,但却被她用一副墨镜给遮掩住了丑态。  “说的也是。”沈佳佳呵呵的笑着,很是赞同她的话,因为她也没有拿多少,最主要的是,就算她想拿也拿不出来。  “哼!”余曼傲娇的从她们身边走过,还故意的踢了沈佳佳那有些陈旧的小箱子一脚,从嘴角轻勾而起的弧度可以看出她来自于心底的那一种讥诮感来。  米寒皱了下眉,对这个余曼也就更加的反感了,不就是家里有钱吗?不就是个动刀子整出来的后天美女吗?有什么好炫耀的啊!看看人家伈伈,同样是富家千金,同样是漂亮的脸蛋,而且还是纯天然的,看见人家傲娇、不可一世了没有。  “米寒,算了,我没事的,你别生气。”只不过是踢了下箱子而已,她真的不觉得有什么,毕竟跟往常相比,现在已经好太多了,至少没有踢在自己的身上不是吗?  “就因为你总是这样,所以才会老被欺负。”米寒顺势的拿起了她的箱子,帮她放到了大巴的行李舱里。  “别把那么肮脏的箱子放到我的箱子上。”余曼一看见米寒的举动,便在一旁给叫开了。  “你没得选择,因为其它的地方都放满了,当然,你也可以把自己的箱子拿出来,提到车子上去。”米寒冷冷的斜睨了她一眼,嘴角是嘲讽的轻笑。  “你,可恶。”余曼跺了跺脚,愤愤然的瞪着米寒,可对方却是一副毫无痛痒的样子,所以她目光一转,恼羞成怒的射杀着沈佳佳。  “米寒,要不我们把箱子提到车上吧!反正不大,占不了多少的位置。”沈佳佳有些怯懦的躲在米寒的身后,小声的说着。  “不要,凭什么啊!要提也是她提,我们上车。”米寒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装逼之人,所以才不会助长他人气势,而灭了自己的威风。  “可是……”沈佳佳有些的犹豫,不安的看了余曼两眼,被动的任由着米寒把自己给拉上了车。  “没有什么可是的,快点,司机就要开车了。”米寒不用看也知道,此时的余曼肯定正用杀人般的目光来秒杀着自己,但她不在乎,反正最近的她正郁闷着呢?所以不介意好好的活动一下筋骨。  余曼看了看箱子,再看了看那两个无动于衷的人,也只能任由着别人把行李舱的门给关上,很不情愿的上了车,可却在经过两人的座位之时狠狠的瞪了一眼,让胆小的沈佳佳不由得瑟缩了下,而米寒就好像没有看见般的淡然,一脸的波澜不惊。  因为是周末,所以罗昊起得给往常晚了点,所以在他经过主卧室的时候,发现门竟然是敞开着的,所以不由得在心底咯噔了下,想着她昨晚的伤心跟控诉,有那么的一丝不安悄然的冒上了心头。  快步的走进了房间,最首先的便是去拉开了衣柜,在发现她的衣服还完好的挂在衣柜里的时候,他终于暗暗的松了口气,看来,他也并不像表面上所流露出来的那样,对米寒毫不在意,只是那一种关切被他给不停的催眠了而已,以至于到了最后便成为了自己用来抗拒她的一种借口。  “昊少爷,你起来了,早餐我已经准备好了。”李嫂一看见罗昊下楼,便关切的迎了上前。  “嗯!米寒呢?去哪里了。”罗昊皱眉的问道,依然是冷得瘆人,看来他是完全的忘记了米寒前几天跟他提到过的事情,所以才会有此的一问。  “二少奶奶去外地写生了啊!她不是说已经跟你说过了吗?”李嫂有些不解的看着他,难道说二少奶奶骗了自己不成。  “哦!知道了,我只是一时给忘记了。”罗昊的眉宇锁得更紧了,记得她确实是跟自己说过没有错,但那时心里正在想着别的事情,所以也就并没有太在意。  一个人默然的吃着早餐,旁边没有了那个聒噪之人,还真的是有些的不习惯,但这样的一种思绪并没有困扰他太久,只因为他是罗昊,一个口口声声不需要爱情的男人,所以绝不会允许因为一个女人而影响到了自己的情绪。  大巴一路而去,车上的同学们都很兴致勃勃,天南地北般的海聊着,而米寒却把视线给投向了窗外,听着沈佳佳那低微的打鼾声,静静的想着自己的心事。  不知道现在的他起床了没有,有没有因为自己不在家而感到失落,但这样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所以米寒潜意识的轻摇了下头,苦涩的勾了下唇角,自己果然又忘记了他昨晚刚强加于身上的伤痛,说好了要把爱给收回,要多心疼自己一点,可只不过是过了一个晚上而已,她便忘记了伤痛,卑微的想起了他来。  他们要去采风的地方是一个人烟比较稀少的地方,虽然说已经是深冬,但这里就好像没有受到季节的交替变化般,依然的绿树成阴,花开满山遍野。  米寒很喜欢这样的一种大自然景观,所以下车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深深的呼吸了口新鲜的空气,然后才展眉的一笑,目光也开始肆无忌惮的观赏了起来。  “土包子。”余曼下车,睥睨的看了米寒一眼,用力的从她的身上撞了过去,但她真的是太小看了米寒,所以受疼的那一个人便只能是她自己了。  对于她的挑衅,米寒也不介意,只是嘲讽的勾了下嘴角,并不想因为她的原因而破坏掉了自己见到美景的那一种好心情。  他们入住的是当地的一些小民居,虽然说格局小了点,但却收拾得很干净,而且格局也相当的古典雅致,一看就是为旅游观光的游客所准备的。  米寒毫无悬念的跟沈佳佳住在一间房,因为他们来的人比较的多,所以没有办法做到每人占用一间房,但余曼却想搞特殊化,怎么都不愿意跟人同房,说是她大小姐不习惯跟人睡,带队老师一番的劝说下总算是让她接受了这个事实,但条件却是让她同房的那个女孩子睡地板,否则她就不接受两人同睡一间房的安排。  对于这样自私的一个女人,米寒除了冷笑之外也只能冷笑,这么冷的天,她竟然好意思让自己的同学睡地板,不得不说可真有她的,但细想一下又觉得那个女同学很活该,毕竟她不是一直都很爱拍余曼的马屁的吗?现在可好,遭遇到现世报了吧!  以前的米寒很爱热闹,但现在的她却特别的喜欢安静,估计是因为结了婚的缘故吧!所以让她的心态有了很大的改变,因为她可是记得罗昊说她的气质不好,所以她在努力的提高着自己的修养,虽然说可能收不到什么有效的成果,但她还是愿意一试。  “米寒,听说这山上有一个温泉,我们一会儿要不要也去泡一下啊!”沈佳佳也对这里异常的喜欢,所以脸上全是兴奋的表情。  “你听谁说的啊!”米寒的兴致并不是很高,在整理着自己背包里面所带来的衣服。  “就是余曼那帮女人啊!所以她们现在都在准备着泳装呢?”沈佳佳提起余曼来丝毫没有怨恨之意,看来她的心思很纯真,但愿能一直的保留到最后,毕竟在现今的这个社会,能拥有这样心态的人并不多了。  “那就让她们先去吧!我们不凑那个热闹,只是你带有泳装来吗?”米寒不忍心拂了她的兴致,所以很是随意的问着,眼睛却紧盯着自己的手机看,都一个早上过去了,他就真的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吗?  “放心吧!这里什么东西都有得买,只是比较的贵而已。”沈佳佳有些的沮丧,虽然说她真的很想去泡一下温泉,但又在昂贵的泳装面前给却下了脚步。  “没事,我送你。”米寒无所谓的说着,一件泳装而已,送她可是一点问题也没有。  “真的吗?可是你也不富裕啊!”沈佳佳有些的不好意思,因为她也看见了米寒每天都是坐公共汽车上下学的。  “就算再不富裕,泳装也还是买得起的,所以你就放心吧!”米寒轻拍了下她的肩膀,看见自己的电话终于闪烁了起来,不由得快手的拿了起来,但看见来电显示不是罗昊的时候,还是有些的失落。  “妈,我已经到了。”打电话来的是傅冰蝶,因为米寒有跟她说自己来采风,所以她很关心她的安全,可见她对两个儿媳妇都一视同仁,并没有偏心的意思。  “嗯!一路上都还好吧!”傅冰蝶的旁边就坐着欧阳瑞西,把头微微的侧向她,探听着电话那端所传来的声音,看来她给傅冰蝶还要来得着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