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778.第778章打架

778.第778章打架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221更新时间:2016-01-06 10:41:47
   “还好,谢谢妈关心。”米寒说得有些的客气,因为在她的眼里,傅冰蝶的优雅跟高贵总是那么的高不可攀。  “这孩子,怎么跟我也这么的客气,好好玩,注意着点安全。”傅冰蝶可从来都没有嫌弃过米寒的出身,因为他们穆家就是这么的另类,从来不讲究什么门户相对之类的东西。  “放心吧!我会的。”在自己的这个婆婆面前,她是绝对乖巧的,因为她也很清楚罗昊的身份,虽然说穆家待他如己出,但还是逃脱不了他作为养子的这一层身份,所以就算自己再怎么的不懂人情世故,也不会给罗昊制造出丝毫的困扰。  “那我就不打扰你的兴致了,挂了吧!”傅冰蝶也觉察到了米寒对自己的那一种淡淡的疏离,总觉得没有欧阳瑞西来得那么的亲切,看来找个机会,她们之间必须得好好的谈一下才行。  “好,再见!”米寒把电话挂掉,长长的舒了口气。  “米寒,你跟你妈打电话怎么会这么的客气啊!”沈佳佳疑惑的看着她,听在自己的耳朵里怎么就那么的像是婆媳之间的对话呢?  “哦!我妈不喜欢别人对她太放肆,走吧!不是要去准备泳装吗?”米寒拿出自己的钱包,不打算再让着余曼,因为她此刻也很想借由温泉的蒸汽来放松一下自己的身心。  “那个米寒,你真的要给我买吗?很贵的耶!据说要好几百呢?给商场的可是贵了几十倍都不止,但她们都说质量不错。”沈佳佳絮叨着,而米寒则是直接的把她给拉了出去。  “哟呵!这不是小胖妹吗?怎么,也来买泳装啊!可是你觉得会有合适你这种肥猪身材的吗?”余曼说完咯咯的娇笑了起来。  “再怎么说,那都是真实的她,不像有些人,整张脸差不多都是假的。”米寒冷冷的奚落了回去,正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一定要惹事生非的话,她肯定会奉陪到底,反正自己本来就是小太妹不是吗?那么又装温驯给谁看呢?人家根本就不在意好不好。  “你说什么,说谁是假的呢?”余曼有些的恼羞成怒,因为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能看穿她的脸是动个刀子的。  “谁狗急跳墙了我就说谁。”米寒懒散的把双手给插在裤兜里,一直就喜欢中性打扮的她,此时看起来竟然有那么几分痞痞的味道。  “你……”余曼气得咬碎了一地的银牙,但介于旁边还有着一些买泳裤的男生,所以只能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咽,最重要的是,她喜欢的男生也在这里面,自己可都追了他一个学期了,但他就连多看自己一眼都不曾,所以可是让她懊恼到了极点。  何安炫不着痕迹的看了米寒一眼,对她的看法突然的有了改观,还以为像她这样的空降部队都是娇奢之人呢?但貌似自己想错了。  米寒给自己选了一套比较保守的泳衣,因为她的身上总是有着各式各样的伤痕,最重要的是,还有着纹身,所以对于一名学生来说,暴露出来貌似有些的不恰当。  沈佳佳因为自身比较肥胖的原因,所以自是不敢穿得太暴露,因此选泳衣的时候也选了保守的,但还是给米寒的稍微来得暴露一点。  “米寒,我跟你说,刚刚校草有偷偷的看你哦!虽然说只是悄悄一瞥而已,但还是被我发现了。”沈佳佳很是八卦的说着,胖乎乎的脸上尽是兴奋的笑意。  “什么校草?”米寒不解,她只知道有校花,这个校草又是个什么鬼啊!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就是那个何安炫啊!他不但画画很有天赋,更是主修了很多门的课程,所以可是我们学院的天之骄子,更重要的一点是,他还很帅气不是吗?”沈佳佳说得一脸的沉醉,这可不能怪她,每个女孩子的心中,都住着一个王子的梦,而她当然也不会例外。  “我不认识。”直接了当的回答,因为她压根就没有跟班里的男生有过接触,只是常常的看见他们像一堆苍蝇似的围着余曼转而已,至于其他的,她还真的没有去过多的在意。  “什么?你竟然不知道他,难道你都没有发现一下课就有很多的美女挤在我们教室的外面吗?她们可都是来看何安炫的,但因为他那人太高冷了,所以只能远观,而不能亵渎。”沈佳佳一副很是向往的样子,让米寒不由得噗嗤的轻笑了下。  “怎么,你也喜欢他吗?”米寒不经意的问道。  “那可当然,但像我这样的人,你也知道,只能想想而已,可不能当真。”沈佳佳有些的泄气,那是别人家的帅哥,所以她看看就好,可不敢奢望。  “这可未必,或许他重口味也不一定呢?”米寒并没有半分要取笑沈佳佳的意思,只是对事不对人。  “你就别安慰我了,在这一方面,我可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沈佳佳也不生气,倒是自损了起来。  米寒对那个校草并没有任何的意思,因为她的全副心思都给放在了罗昊的身上,奈何他对自己却是如此的不屑一顾,他说他不需要爱情,所以也间接的否定了自己的存在。  温泉并不像沈佳佳所说的那样在山顶上,而是被引流到了一个看似是山谷的地方,四周绿树环绕,鲜花簇簇,倒是让人有一种置身于世外桃源之中的感觉。  男池跟女池之间隔着厚厚的屏障,虽然说看不见彼此,但说话的声音还是清晰可见的。  看见米寒她们的到来,余曼嗤笑着翻了个白眼,暗暗的说了声老土,因为她身上穿着的可是比基尼,正在那大秀着自己那性、感诱、人的身材,身边更是有着一大帮的马屁精在那阿谀奉承着。  米寒携着沈佳佳走进了温泉,跟她们相隔着很远的地方,但就算这样,在有限的资源之下,还是让人有一种近在咫尺的感觉。  “余曼,还是你身材好,不像有些人,包得像个粽子般,一看就是个没料的主。”一个女生很看不惯米寒那高冷的样子,刻薄的奚落道,只不过是一个坐公车的女人而已,就是不知道有什么好拽的。  “就是,也不看看能比吗?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另一个女生也附和了起来,目光睥睨的看着米寒她们。  沈佳佳咬了咬唇,有些不安的看了米寒一眼,可她就好像没有听见般,安静的闭目养神着,就好像外界的一切于她而言都是无关紧要般的淡然处之。  余曼被赞,得意的轻抬起下巴,飘飘然的看向米寒,本以为会让她听后觉得很是自卑,可没想到人家压根就没有理会她们的意思,所以说这一出双簧可是白唱了。  “喂!我说,大肥猪,你给我出去,别一泡之后弄得里面全是猪油。”余曼心有不甘的奚落着沈佳佳,自己虽然拿米寒那个贱、女人没办法,但不代表着连这个软柿子也捏不了。  “我……”沈佳佳咬唇,有些的受伤。  “别搭理她,就当是狗在叫就可以了。”米寒慵懒的开了口,但眼睛还是紧闭着的。  “穷酸女,你说谁是狗呢?”余曼气急败坏的叫嚣着,却发现无论自己多么的怒火冲天,对方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可就是因为这样,所以让她更加的愤怒。  “谁回答我就说谁。”依然是不关痛痒的态度,跟余曼的暴走状态可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米寒,你别太得意,余曼的父亲可是我们学院的董事,所以分分钟可以让你退学。”一女生炫耀的说着,讨好余曼的成分相当的明显。  “现在的董事手可真长,竟然把黑手给伸到教书育人的地方来了,果然是有着什么样的小狗崽,便会有着个什么样的狗爹。”米寒承认自己的话有些的尖酸刻薄,但如若不是她们一个劲的在那挑事的话,她也不至于会如此的出口伤人,毕竟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啊!你个疯女人,我跟你拼了。”余曼估计是被气急了,所以起身便向米寒扑去,那恼怒的样子就好像要把她给了活吞了般才能解气。  “自不量力。”米寒这回总算是睁开了眼睛,在余曼即将要打上自己之时给控制住了她的双手,但余曼又岂是这么轻易便服输的人,所以拿脚使劲的往米寒的身上踢去,如果说这是在陆地上的话,米寒肯定很好躲闪,可偏偏的是在水里,所以就算她躲避得有多么的快,也难免不了的会挨上那么的一两下,更何况她还在隐忍着自己不还手,所以完全的处在了一种受挟的状态之中。  “你们都别打了啊!”沈佳佳在一旁着急的劝说着,圆乎乎的脸上全是担心的神情。  “大肥猪你给我闪开,你们在干什么呢?还不过来帮忙。”余曼虽然说脚还能动,但手却被米寒紧紧的抓住,所以让她很不得力。  那几个跟余曼交好的女生一听她这么的说,就都围了过来,反正她们早就看米寒不顺眼了,不如就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教训她一顿,原来还以为她有多么的厉害呢?原来也不过是尔尔。  看见她们的阵仗,米寒暗暗的叫了声不好,因为在水里她真的是施展不开自己的动作,如果说她们一起上的话,那么自己的处境必定是处于一种被动的状态。  “你们……要干什么?”沈佳佳努力的吞咽了下口水,张开手的拦在了米寒的面前,虽然说害怕得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但出于义气还是咬牙的坚持着。  “不想死的话就滚开,这回没你什么事。”一个女生凶狠的瞪了沈佳佳一眼,随之用力的推了她一下。  “怎么,要一起上吗?”米寒冷嘲的笑了笑,已经做好了头发被抓的准备,毕竟女人打架嘛!无非也就是撕衣服、扯头发而已,幸好的是自己今天穿得比较保守,而且头发也较短,倒是不担心会有多么的难堪。  “对付像你这样不知死活的女人,就是不能太讲究仁义道德。”余曼咬牙切齿的说着,虽然说她们是人多不假,但是对方所表现出来的那一种处变不惊可是瞬间的完爆了她们所有人。  “也好,一次解决,是我所欣赏的方式,速战速决。”米寒不敢掉以轻心,所以当一个女人趁机的伸手要去抓她的头发之时,她微微的给偏了下脑袋,手也自然的放开了余曼,因为现今的局势容不得她不改变策略。  “我来帮你,你们这群坏女人,都给我去死。”沈佳佳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也罢,反正事情都演变成这样了,打了再说,至于后果,她也懒得去想了,反正米寒是第一个对自己好的人,所以她不能再袖手旁观。  “疯女人,既然你那么讲义气,那么就连你一起收拾了。”现场瞬间的给乱成了一片,一些事不关己的女生纷纷的逃离。  米寒皱了下眉,这下可好,自己不但要应付这群疯了般的女人,还要分心的去兼顾到她,看来想要全身而退都很困难。  米寒是会拳脚功夫不假,但在这样混乱的一种毫无规则的打法之下,应付起来还真的让她倍感费力。  混乱中不知道拉掉了谁的泳衣,也不知道扯掉了谁的泳裤,反正在接受着被打的同时也不停的反击着别人。  这是米寒所参加过的最为混乱而又失控的一次斗殴方式,突然发现,还是跟男人打架比较的轻松,女人都太过于的恐怖了,因为她们总是不按常理出牌,所以让人疲于奔命得很。  “你们这是在干嘛?”一声带着嘲弄的男音突然的响起,首先反应过来的女生无一不马上的环抱住自己的胸,潜入到了水里去。  “你出现得倒很是时候。”米寒不慌不忙的弄了弄自己被扯歪了的泳衣跟头发,就好像所站在那里的男人于她而言毫无威胁力似的。  “安炫,你看这个疯女人,她欺负我们。”余曼可能是现场除了米寒之外,唯一不把自己给隐身于水中的女生,而是自豪的挺了挺胸,卖弄着自己的好身材。  “怎么,我不应该出现吗?”何安炫并没有搭理余曼,而是饶有兴致的看着米寒,刚刚在男池那边,他可是把这里的动静给听得清清楚楚的,她的性格倒是自己所欣赏的那一种类型。  “不好意思,让你看了个笑话。”米寒冷冷的说着,又是一个腹黑男,真想撕掉他脸上所兴起的那一抹玩味之色。  “没事,很精彩不是吗?”何安炫勾唇一笑,自是看出了对方眼底所流露出来的那一种隐忍不发的愠怒。  “可惜,被你给破坏掉了。”米寒旁若无人的走上了岸,在经过他的身边之时冷嗤了下,便毫无眷恋的离开,原来这个就是大名鼎鼎的校草啊!还真的是受教了,只是跟自己所见识过的美男子相比,可是逊色多了,也不知道现在的小女生都是一种什么样的评价标准。  何安炫玩味的一笑,也不阻止,倒是一个很有趣的女生,虽然长得有些的纤细,但却充满了无尽的爆发力,从刚刚的打架中就不难看出,这可是一个野蛮的小豹子,并不如她的外表所看到的那么温静。  “安炫,你干嘛都不搭理我啊!”余曼咬唇,有些泄愤的拍打着水面,溅起了一朵朵的水花,凭什么那个女人如此轻易的便勾起了他的注意,而自己都追了他差不多一个学期了,可却连一个温情的眼神都没有得到过。  “余曼同学,你可真的是让我大开眼界啊!”何安炫别有深意的说着,最后转头快步的离开,就好像他的出现是那么的自然而然般,没有半点的违和感,可随着他的离开之后,身后传来了一阵不低的惊呼声。  “啊!完蛋了,让男神看见了我出丑的样子。”  “怎么办?他不会看见了我刚才是不穿衣服的吧!”  “羞死人了,这以后还怎么好意思的从他的面前经过啊!”  哀叹之声连绵起伏,被自己心目中的男神看到了自己最丑的一面,说什么都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吧!  “米寒,你的脸被划伤了,会不会破相啊!还有这身上,也都受伤了,要不我去看看有没有药吧!”沈佳佳有些担忧的看着她,虽然说自己也不见得给她好多少,但她都已经习惯了。  “不用了,我没事,过几天就能好。”这样的小伤,米寒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因为这些跟以前自己混帮派之时相比较起来可就是小巫见大巫。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的原因才连累到你的。”沈佳佳吸了吸鼻子,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跟你无关,别想太多,走吧!我们到处的走走。”米寒已经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做好了去爬山的准备,既然是来采风,那么便要好好的观赏一下才行。  “好,等等我。”沈佳佳很快的便破涕为笑,很是高兴的换衣服去了。果然是一个单纯无比的丫头。  米寒笑了笑,看了眼自己床上的手机,随后苦涩的咬了咬唇,明明就知道不该去奢望的,可她还是不死心,总希望着会有奇迹的出现。  置身于这样的一个世外桃源之中,米寒是乐不思蜀的,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老要去应付那一个骄傲的野孔雀而已,因为她总是逮到机会的便找自己的麻烦,所以让她感到很是厌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