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779.第779章男人的丑事

779.第779章男人的丑事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43更新时间:2016-01-06 10:41:47
   米寒离开的第一天,罗昊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是两三天之后,他便觉得有些的不习惯了,总感觉到少了些什么似的让自己觉得烦躁不安。  “罗昊,想什么呢?”穆季云皱眉,自己都叫他好几声了,可他却连个反应都没有,这样的状况在以往可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难道说他也坠入了爱河不成。  “对不起!少爷,我,走神了。”罗昊停顿了下,但还是很诚实的给说了出来。  “怎么,米寒那丫头还没有回来吗?”穆季云佯装不经意间的问着,可那狡黠的眼神却在这一刻出卖了他的小心思。  “还没有,估计也快了吧!”罗昊有些的不自然,潜意识的躲避着自家少爷的眼神,总感觉到在他的注视之下让自己有些的无所遁形。  “什么叫做估计,你都没有给她打过电话吗?”穆季云皱眉,干脆的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签字笔,饶有兴致的审视着他。  “没有。”罗昊回答得很老实,更确切的来说,他连米寒的电话是哪一个都不懂,虽然说她以前有给自己打过电话,但他从来就不觉得有要存着的必要。  “不是吧!那丫头都去了三四天了,你竟然一个电话也没有打过,那她呢?有打过回来吗?”穆季云算是服了,就算不相爱,怎么着也是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两个人好不好,真的有必要这么的疏离吗?  “也没有。”一说到这个问题,罗昊也觉得很不对劲,要知道以往自己晚回家一点她都会打电话询问,而现在都几天了,却连一通电话都没有,不会真的出了什么事吧!但一想到她是跟同学们一起去的,便很快的否定了这个猜疑,毕竟如果她要是真出事的话,自己一早就应该收到消息了不是吗?  “你们还真的是一对奇葩。”除了这么说之外,穆季云还真的不知道该说他什么是好,毕竟他们可都是成年人了,有着自己的思想跟判断是非能力,不是自己一个旁人可以介入得了的。  罗昊的嘴角抽动了下,难道说自己对米寒真的是关心太少了吗?以至于每个人跟自己谈起她的时候都是这么的一副没救了的表情。  一样的地方,一样的人,再次的经过,却已经变了种味道,这是白烟蓉出院后第一次来画廊,身边所陪伴的那一个人便是秦书寒,站在上次他残忍的拒绝自己的地方,她的眼眶不由得红了下。  “怎么不走了。”看见她停下来,秦书寒不由得疑惑的问道。  “没事,只是记起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而已。”白烟蓉忘记了自己的隐瞒,在他的问话下潜意识的说出了自己心底的话来。  “是关于我的吗?”秦书寒的脸色瞬间的变了样,如果说记得没有错的话,在她出事前,自己可是在这里用言语狠狠的伤害了她,难道说她骗了自己不成,其实她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失忆,只是在捉弄自己而已。  “呃!那个,你听我解释。”白烟蓉整张脸都变得苍白了起来,想过有一天要跟他坦白的,但没有想过是以这样的一种方式。  “把我当个傻瓜来玩是不是很有成就感,嗯!”秦书寒紧攥着拳头,咬牙切齿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女人,突然的感觉到她是如此的陌生。  “不是那样的,书寒,我也是前不久才突然的恢复记忆的,正想着找机会跟你说呢?”白烟蓉拉着他的手臂,慌张的替自己辩白着。  “够了,怎么,还嫌把我给耍得不够狠吗?白烟蓉,今天,我算是认识你了。”秦书寒暴怒的大吼着,他这个人最恨的便是别人的欺骗,而现在骗他的那一个人竟然是自己想要一辈子相濡以沫的女人,试想他的心情能好吗?  “你觉得我这是在耍你吗?秦书寒,就算是我对你隐瞒了自己恢复记忆的这一件事情,你也不能一并的抹杀掉了我那颗爱你的心啊!”白烟蓉的脸色苍白到了极点,原来在他的心目中,自己竟然是这样一个安于心计的女人。  “呵呵!爱,时到今日,不得不说你的爱真的很廉价。”秦书寒完全是被气糊涂了,所以什么样的话伤人就捡什么样的话来说,可是丝毫也没有去想象过后果。  “是啊!在你的面前,我永远都是那么的卑微,可不是真的廉价吗?”白烟蓉带泪而笑,都说恋人之间吵架,一定要把对方给狠狠的去刺伤了才会有痛快的感觉,原来这个说法竟然是真的。  “你就是这么想的吗?所以才会趁机的报复回来,就因为我曾经伤害过你。”秦书寒帅气的脸上全是阴鸷的笑容,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如果说你一定要这么认为的话,我无力反驳,我唯一对你做错过的就是没有及时的跟你说自己恢复了记忆这件事情,至于别的,我可以光明磊落的告诉你,我爱得坦坦荡荡。”白烟蓉凝视着他,说真的,他的控诉再一次的把她给扔进了无尽的深渊,就好像又回到了上一次的决裂般让她感到心痛如麻。  “好一个坦坦荡荡,但是从你的口里说出来竟然是那么的可笑,我想,我们之间需要冷静一下。”秦书寒说完转身就走,白烟蓉见此急急的去追,可却因为脚伤还没有好完全的缘故被绊倒在了地上,秦书寒听见了身后传来的响声,他的心被刺痛了下,脚步也一度的停顿,但还是头也没回的走了。  “秦书寒,你混蛋,为什么就不肯听我解释。”白烟蓉坐在地上,很是伤心欲绝的对着他的背影哭叫着,可是就犹如上一次一样,他就那么绝情的淡出了自己的视线之外。  虽然有想过他知道自己欺骗了他的话会生气,但却没有想过会这么的严重,所以一时之间让她感到有些的惊慌失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秦书寒一路上都把油门给踩到了底,这是他第一次开快车,满心的怒火跟郁闷不知道该如何的发泄出去,所以唯有在速度上寻求突破点。  一个电话给夏雨晨打了过去,口气相当的不客气,“夏人妖,在哪里?马上出来陪我喝一杯。”  “靠,有你这么命令人的吗?你以为小爷是谁啊!说出去就能出去。”虽然说自己确实无聊的要死,但夏雨晨还是改不了他那痞子的个性,所以怎么着也要拿乔一下才行。  “少他妈、的废话,我去盛世等你。”秦书寒说完便马上的挂掉了电话,根本就不给他拒绝的机会。  夏雨晨看着被挂掉的电话楞了许久,这小子吃火药了不成,这到底是谁得罪了他,竟然跑到自己这里撒气来了。  到达妖娆盛世的时候,秦书寒已经给喝上了,很少喝酒的他竟然把一支支昂贵的红酒当水来喝,还真的是异常的少见。  “嘿!我说,你小子这是受了什么刺激了。”夏雨晨依然是属于人间的绝品,举手投足间都是那么的妖孽万千。  “怎么,请你喝酒还要找原因啊!”秦书寒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就是不知道他每次都穿得那么妖娆干什么,不懂的人还真的以为他是人妖呢?  “当然是……不用,有人买单的酒不喝可是白不喝。”夏雨晨在他的对面坐下,翻了个杯子就给自己倒上了一杯,最近一个个的都有娇妻在怀,就他一个黄金单身汉没有地方可去,所以这会儿正感觉到寂寞难耐着呢?  “就知道你小子是这副德行,还真的是狗改不了吃屎。”秦书寒说着再度的抿了一口酒,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已经冷静了下来的缘故,现在的他可是理性了不少。  “别拿那么不讨喜的动物来跟小爷我比较。”夏雨晨最不喜欢的动物便是狗了,因为他小的时候被狗追过,所以可是记了一辈子。  “噗嗤!不是吧!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还存在着心理阴影呢?”秦书寒失笑出声,夏雨晨怕狗就只有他们几个人知道而已,本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会遗忘了那件事情呢?没有想到竟然还忌讳到如今。  “换成你被一个比自己还高的大狗追着跑试试看,估计还不如我呢?”说起小时候的囧事,夏雨晨便一脸的尴尬,因为这确实是他心底的一道硬伤不假,所以倒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这个,还是不用试了吧!我可是对毛绒绒的动物心怀抗拒。”秦书寒觉得,只有这样的喝着酒,这样的乱扯着各自的丑事,才能让自己不去想起白烟蓉对自己的欺骗所带来的愤怒感。  “那你还说我,来,我们碰一下杯。”夏雨晨对着秦书寒举了举杯子,今天的他,眉宇间多了那么的一抹轻愁。  “cheers”秦书寒象征性的举了举杯,有一些的意气慵懒。  “如果我猜得没有错的话,你这是跟白烟蓉闹矛盾了吧!”夏雨晨玩味的笑着,可没有放过探听八卦的机会。  “你又知道?”秦书寒斜睨了他一眼,随后一口喝尽了杯中之酒。  “废话!男人嘛!能借酒消愁的原因也无非是两种,那就是事业跟爱情,而就我所知,你的事业一直以来就是一帆风顺,那么除此之外就只剩下爱情了。”夏雨晨并不像他那么的豪饮,而是嘴唇凑近杯沿轻抿了口,显得惬意而又优雅尊贵。  “你分析得可还真透彻,来,敬我们两个同时失意的人。”秦书寒大有一种不醉不归的势头,放在一旁的手机不停的在响动着,可他却连看一眼的念头都没有。  “有何不可。”夏雨晨并没有继续的追问他跟白烟蓉之间的事情,毕竟有的时候,就算再怎么熟的朋友,也有着自己的私人空间。  白烟蓉一遍遍的拨打着秦书寒的电话,头上的短发都已经被她给扯得差不多掉光了,但那一个转身而去的人依然没有要接自己电话的意思。  现在的她特别的无助,伈伈消失得不知所踪,而米寒去采风还没有回来,所以她谁都求救不了,只能一个人在家急得团团转,就算他说了那么多伤害了自己的话,她也依然的无法劝自己对他放手。  他说,他们之间需要冷静一下,那么冷静过后呢?会不会直接的宣告分手,这一点,是她最为担心的事情,毕竟她好不容易才等到了他接受自己,可不能因为这样的一个误会而错失掉了彼此。  “你真的不接电话吗?”夏雨晨本来不想管的,但那铃声却像是催魂似的,让他听了很不舒服,最重要的一点是,从来就没有这么的一个人,如此毫不放弃的给自己打过电话。  “无谓的电话而已,不用去管。”秦书寒波澜不惊的说着,现在的他,不想听见那个女人的声音,但是又忍不住的想要知道她现在在干嘛?所以才会没有选择直接的关机,而是任凭着手机在那无休止的响着,就好像只有这样,才能确定她是平安的,说实话,他真的是有点看不起自己,不是说要静一静的吗?可自己为何总是对她放心不下呢?就算有着酒精的麻醉,他的脑海里所浮现的还是那个女人的音容笑貌,看来自己是真的中毒了,中了一种叫爱情的毒,而释放毒素之人就是白烟蓉无疑。  “可恶,你这是在向小爷炫耀吗?”夏雨晨悻悻然的说道,轻摇着酒杯,邪魅的笑着。  “想太多,还是喝酒吧!”秦书寒白了他一眼,自己有那么无聊吗?竟然要拿这样无趣的事情去跟他炫耀。  秦书寒的酒量本来就是几人之中最差的一个,所以很快的便把自己给灌醉了,夏雨晨勾了勾唇,伸手拿起了那一个响了许久的电话,想都没有想的便按下了接听键。  “喂!书寒,你终于肯接电话了,你在哪里?我去找你,事情真的不是你所想的那样,你给我机会解释啊!”白烟蓉一看见电话被接通,也没有确认对方是谁,一鼓作气的便把自己想要说的话给说了出来。  “我们在妖娆盛世,你过来吧!他喝醉了,我在这里等你。”夏雨晨抿嘴而笑,算了,就当一回和事老吧!本来就是相爱着的两个人,有什么是不能摊开来说的呢?  “你是……夏雨晨是吗?”白烟蓉有些的迟疑,不知道自己猜得对不对。  “嗯!是我没错,快点过来吧!”夏雨晨跟她报了厢号,然后直接的挂了电话。  同样的遗憾,他已经领教过了,可不想他们再步上了自己的后尘,因为那样的一种思念跟心痛,如果说没有真正的去体会过的话,是没有人能感受得出有多么的撕心裂肺。  白烟蓉很快的便赶到了妖娆盛世,当她看见秦书寒正安静的斜躺在沙发上的时候,那一种心焦终于得到了释放,感觉他们之间就好像历经了千年才等到了相会般热泪盈眶。  “我先送你们回去吧!”夏雨晨走过去扶起秦书寒,知道她刚出院不久,所以绝对搀扶不起这么一个高大的男人。  “好,谢谢你!”白烟蓉伸手抹了把眼泪,虽然说有些的丢人,但却很是动容。  “跟我之间不用这么的客气,都是一家人。”夏雨晨皱眉,不喜欢白烟蓉的那一种疏离感,毕竟以他跟秦书寒之间的兄弟情谊,实在不需要这么的见外。  烟蓉不好意思的扯了下唇角,以往总觉得冷伈伈有些的夸大其词,但在看见夏雨晨的那一刻才发现他的帅气果然是实至名归的。  夏雨晨把两人给直接的送去了别墅,而不是医院附近的公寓,因为那里离得有些远,所以他懒得折回去,看来他可是随时的把自己的慵懒个性给发挥到了极致。  “你留在这里照顾他吧!我就先回去了。”夏雨晨的身上有着淡淡的酒香,因为知道秦书寒一定会喝醉,所以他并没有喝多少酒,而是浅尝了一两杯而已,说实话,这可还真的不像以前的他,要不怎么会有人请客也不放开肚子的去喝呢?想想还真的是浪费了一个大好的机会。  “嗯!只是你还可以吧吗?”白烟蓉有些担心的问道,毕竟他也喝酒了,而因为他不喜欢听客气的话,所以她便不再说。  “没事,再见!”夏雨晨潇洒的离开,有着桀骜不羁的性格。  白烟蓉目送着他的背影,直至再也不见,这才收回了目光,把视线给投放到了秦书寒的身上。  轻叹了口气,走近床边,深深的凝视着一脸涨红的他,自己的隐瞒不说对他而言就真的会有如此之大的伤害吗?  微凉的指尖带着一丝颤抖游走在他那英挺的眉宇之间,第一次发现,原来睡着的他竟然是这么的乖巧,宛如小孩子般的无害,一点也不像那一个拿着世间最狠的语言来攻击自己的男人。  目光停留在了他那凉薄的双唇之上,一番纠结之后,还是忍不住的低下了头,覆在了他的唇上,本想浅尝一下就离开的,可是却忍不住的多眷恋了会,所以细细的描绘着他的美好。  可当她刚想要撤离的时候,原本那一个熟睡之人却突然的掀动了眼帘,醉眼朦胧的看了她一眼,随之伸手压下了她的头,疯狂的吻也随之而至,热情一发就变得不可收拾起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