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781.第781章这个婚我愿意跟你结

781.第781章这个婚我愿意跟你结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205更新时间:2016-01-06 10:41:48
   “为什么?”余曼不死心,大有一种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念头。  “我劝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以免答案过于的伤人,你会无地自容。”何安轩挑眉以待,虽然话是对余曼说的,但视线却是紧锁在米寒的身上,第一次,会有女人拒绝跟自己同组,说实话,他还真的很想知道拒绝的理由是什么。  “是因为米寒这个贱、女人吗?”余曼用力的一扭头,狠狠的瞪着米寒,觉得她就是最大的罪魁祸首。  “余曼,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可别逼我对你动手。”从小就在混杂的社会中生存,什么样难听的话她米寒没有听过,但却特别反感别人动不动的就说贱、女人这三个字,就好像他们都不是妈生似的。  、“切!什么人啊!敢做不敢认。”余曼咬了咬唇,本想着发飙的,可在何安炫的面前又不好暴露了自己的本性,所以只能强忍着不发。  何安炫并不出声,只是用玩味的眼神看待着这一切,说实话,越接触多一点,他也就对这个叫做米寒的插班生多了一丝的兴趣。  “是不是很高兴你所看到的。”米寒有些的气恼,真想把对方的那一种兴味的笑容给撕扯下来。  “如果我说是的话,你是不是会把我给打一顿。”何安炫收起了笑容,觉得以她现在那喷火的神情不难猜测到后果。  “打你?不敢,我可不想变成女生中的公敌。”米寒率先的抬步而去,也不管何安炫有没有跟上。  “你好像很讨厌我。”何安炫快步的跟上,两人都把余曼给无视了个彻底,可是让她好一阵的气恼。  “说不上讨厌,但也不喜欢。”米寒皱眉,平底的短靴让她爬起山路来可是一点困难也没有。  “能说一下为什么吗?我好像并没有得罪过你啊!”何安炫有一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意向。  “是啊!为什么呢?其实我也很想知道,要不然你来告诉我吧!”米寒突然的停下了脚步,转身的面对着他。  “你,在生气?”何安炫问得有些的迟疑,看来她对自己有着很大的成见。  “你觉得我不应该生气吗?貌似我们并不是很熟吧!为什么非要跟我组成一队。”米寒就这样,有什么说什么,所以在很多的时候都会得罪很多人,因为她真的无法做到虚伪,反正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想为难了自己而去讨好别人。  “因为你不像别的女生那样花痴,不知道这个理由是否够充分。”何安炫老实的回答,就因为这样,所以他才会对她感兴趣,很想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对她没有吸引力。  “原来你有受虐倾向,那么多的美女对你投怀送抱你不要,非要跑到我这里来找气受,不得不说你的脑子真的很有问题。”米寒说完继续的往前走,虽然说只是一个小比赛而已,但她也不想应付了事,所以没有多余的时间浪费在跟他讨论这种无聊的问题之上。  “我想也是,要不怎么会对你如此的好奇呢?话说我能不能问一下,为什么就你对我不感兴趣啊!”何安炫继续的跟上,一向就爱装高冷的他,在米寒的面前却成为了个话唠子。  “因为就我一个人是正常的,别的都脑子有病。”米寒置气的回应着他,很是厌烦他一径的追问。  “我在你眼里原来这么的差劲啊!”何安炫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答案,所以有些的膛目结舌,敢情喜欢自己的都是傻子啊!  “或许吧!”米寒实话实说,因为她的眼里除了罗昊之外,其他的男人都成为了将就。  何安炫抽动了下嘴角,她如此的诚实,还真的是让自己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为好,但男人总是天生的有着一种贱性,那就是越难得到的东西就越感兴趣,所以今天的米寒,无疑是勾起了他的征服之心。  一个星期的采风,一个星期的思念,一个星期的等待,一个星期的期盼,最终什么也没有等来,所以当米寒终于回到家中的时候,感觉到一切都好像只是做了场梦而已。  熟悉的一切,熟悉的味道,就只差了熟悉的那一个人,而他,却是自己最为想见而又最怕见到的。  旅途虽然很累,但她还是先到穆宅去转了一圈,跟两个老人道一声平安,只是没有想到欧阳瑞西竟然也在,这才想起今天是周末,那么罗昊呢?是否也在这边。  “米寒,怎么样,采风很好玩吧!”欧阳瑞西微笑的看着她,自是没有放过她眼里的那一抹失落。  “嗯!还行,风景不错。”米寒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比起好玩,她觉得更多的是无奈,因为自己都快要被那个余曼给烦死了。  “学习得怎么样了,有没有赶上进度。”像她这样的插班生,除非真的很有天赋,否则付出的努力肯定要给别人多一倍才行。  “有点差距,但是我会努力的。”在欧阳瑞西的面前,米寒还是以前的那一个米寒,因为她的淡然清雅总给了自己一种舒服的感觉。  “加油!争取我们家也出个名画家。”欧阳瑞西给她做了个加油的动作,视线却被走进来之人给吸引去了视线,目光也随之的变得更加的柔和起来。  “呃!大嫂,你就别取笑我了,就我这样的,可是离画家还有着很远的一段距离呢?”米寒也注意到了正走进来的穆季云,只是并没有发现罗昊的身影而已。  “距离总会有拉近的一天,所以也不是没有可能不是吗?”穆季云慵懒的开了口,并没有顾忌到米寒在场,很是自然的把欧阳瑞西给搂进了怀里,随之在她的唇上偷得一吻。  “你怎么这样,米寒还看着呢?”欧阳瑞西整张脸都绯红了起来,娇嗔的白了他一眼。  “我没事,就当我是透明的就可以了。”米寒笑笑,说不羡慕那是假的,但也知道,罗昊永远也学不会穆季云的那一种多情来。  “不用你说,他们已经把你给当作透明的了,所以说米寒婶婶,你应该知道我有多么的可怜了吧!”小轩轩迈着小短腿进来,稚气的脸上全是无可奈何。  “小子,你哪里可怜了。”穆季云瞪着他,眼里尽是危险的光芒。  “哪里都可怜,你们整天的在我面前上演恩爱的戏码,请问有考虑过单身狗的感受吗?就只顾着自己在那你侬我侬的。”小轩轩哀叹着,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  “噗嗤!”米寒忍不住的笑出了声,可是当她发现穆季云跟欧阳瑞西正一脸怒气的看着小轩轩的时候,赶紧的收起了笑容,考虑着自己该不该偷偷的落跑。  “那个,本来就是事实啊!难道还不许阐述事实啊!”小轩轩一步步的往后退,自己并没有说错什么啊!他们干嘛这样的一副表情,就好像自己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重罪般。  “我想,我该去厨房帮一下忙。”气氛太过于的诡异,米寒趁机的落跑,可不想一会儿会被狂风暴雨给波及到。  “还真不讲义气,等等我啊!”小轩轩撒腿的跟上米寒,开玩笑,谁知道那对夫妻想要干嘛啊!所以不跑才怪。  “看你教的好儿子,小小年纪就知道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欧阳瑞西用力的踩了他一脚,以此来发泄自己的不满情绪。  “啊!疼!这又关我什么事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儿子是何许人也,就这些东西还用得着人教吗?他自己就能无师自通好不好。”穆季云原地的跳动着,都怪自己一时大意,忘记了这个女人有暴力倾向,所以才会不小心的再次中招。  “那还不是因为上梁不正下梁歪。”欧阳瑞西愤然的看了他一眼,随之轻抬起下巴,高傲的转身而去,笑容也瞬间的在她那清冷的容颜上渲染开来。  穆季云玩味的一笑,从她那耸动的双肩不难看出,现在的她肯定是得意洋洋着的,因为她再次的挫伤了自己的锐气,但就算是这样,他的心里也是快乐着的,反正是自家媳妇,他宠着高兴。  米寒的回来与否,对罗昊貌似都没有多大的影响,只是在看见她的那一刻微微的有些错愕而已,没有一丝的欣喜若狂,这样的一种表情,看在米寒的眼里,可是异常的心寒。  在从穆宅回来的路上,米寒闲步的跟在他的身后,已经没有了以前的那一份热情,可能是因为想要放过自己吧!所以才会选择了淡然。  罗昊皱眉,总感觉到去采风回来后的她改变了许多,看着自己的眼神不再热切,宛如一汪清水般,平静而又淡然,是什么致使了她的改变,是外面更为宽广的天空,还是心灵得到了净化,又或者是身边出现了其他的男人,让她有了比较,也有了选择的余地,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他会毫不留恋的放手,因为他没有阻止她去获得幸福的权利。  一路沉默,米寒在想着自己的心事,所以等到家门前的时候,不期然的撞上了罗昊突然站住的身影。  “啊!”米寒回过了神,有些懊恼的抬起了头。  “地上有钱捡吗?都不看着点前面。”罗昊的嗓音一向就冰冷,所以米寒也已经习惯了。  “对不起!”生疏而又客气的道歉,听在罗昊的耳里,竟然感觉到有一丝的不舒服,但他也没有在意,而是拧紧了眉头走了进去。  米寒摸了下被撞疼的鼻子,从来就不指望他会温柔以待,所以苦涩的摇了摇头,跟着他的身后进了家门。  给自己泡了一个热水澡,便开始整理带回来的画稿,可是无论她怎么的找,也没有看见她准备交给老师当作业的那一张风景画,所以不由得有些的着急了起来,把自己全部的家当都给翻了个遍,可就是找不到自己所想要的东西。  不可能啊!她明明就已经夹进了画簿的,不可能会没有带回来,坐到床上,她开始慢慢的回想了起来,看是在哪一个环节给出错了,要不怎么会找不着了呢?  该死的余曼,当她的脑海中闪现出某个画面的时候,她不由得暴怒了起来,这个女人,自己一再的忍让着她,想不到竟然会变本加厉的越来越过分,她就说了,一向就跟沈佳佳不交好的她,为什么突然的出现在她们的房间,原来打的是这样的主意,看她星期一去学院的时候怎么的收拾她。  作业没有了,米寒感觉到自己整个人也都不好了起来,要知道,这可是周一要交的,所以只能再重画一副,看看还能不能记得原先的样子,真烦人,想要好好睡一觉的时间就这么的没有了,可她真的是不想动啊!  米寒抓狂的扯着自己的头发,如果说余曼那个死女人就在她跟前的话,她肯定会把她那自以为是很漂亮的脸给打回原形,看她还怎么的一天到晚都在那显摆。  “你这是在干嘛?要自残吗?”罗昊抱着手,慵懒的靠在门边,一脸玩味的看着她此刻的动作。  “呃!那个,你有事吗?”米寒赶紧的弄了下被自己扯乱了的短发,被他看见自己这么丢脸的一面,她还真的是很不好意思。  “没事,只是听见这里有异常声响,所以进来看看而已。”罗昊嗤笑了下,转身就要离开。  “罗昊,能耽误你几分钟的时间吗?”米寒突然的要求道,因为她突然的找到了自己要画的素材了。  昊停下脚步,就好像多说一个字都会多余似的。  “能不能充当一下我的模特。”米寒咬着指尖,一脸哀求的看着他。  “不可能。”罗昊想也没有想的便拒绝了她。  “为什么啊!”米寒不死心,因为她就只有一天的时间了。  “我怕会被你给扑倒,这个理由够充分了没有。”罗昊倨傲而又狂妄,因为在身材这一方面,他有着绝对的炫耀资本。  呃!呃!米寒睁大了眼,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什么时候开始,像他这么木讷的男人,竟然也会说冷笑话了。  “你就不能再考虑一下吗?”米寒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消化着他刚刚所带给自己的那一种诧异。  “没得商量,有空在这里跟我讨价还价,还不如再找别的方法会比较的快捷。”罗昊说完毫不犹豫的走了,做模特,开什么玩笑,那是夏人妖才会去做的事情好不好。  米寒一脸沮丧的趴在了床上,就知道不能指望他,也是,连自己他都懒得去应付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兼顾到她的作业呢?果然,自己刚刚就不能一时兴起的对他抱有希望,这下可好,扫兴了吧!该死心了吧!  有很多的东西,一旦错过了就再也找不回来,虽然总是相信下一站更好,但是白烟蓉很清楚的知道,下一站并没有一个叫做秦书寒的男人,所以他丢给自己的问题,她很快的便有了答案。  “想清楚了吗?”看着站在自己办公桌前的女人,秦书寒一脸平静的问着,看似确实没有多大的波动不假,但他的心底可是早已波澜起伏,忐忑不安了,因为他真的害怕答案是自己所不想要的。  “你已经知道答案了不是吗?因为我非你不可,就算你对我只是责任,那么我也要抓住这缥缈的一个瞬间。”白烟蓉苦笑,他是否就断定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对自己表现得这么的无所谓,因为他知道,自己没他不行。  “别把我给想得太厉害,这样的一种未仆先知的功能并不是说任谁都能玩弄于股掌之间的。”秦书寒暗暗的松了口气,只要她肯让自己负责,那么接下来的问题也就都不是问题了,这么的一想,自己那天晚上是故意的,目的就是想要找个理由来把她给圈养在自己的羽翼之下,所以才会放任自己无休止的对她索取不休。  “可是,你能确定你的父母会喜欢我吗?”这一点,白烟蓉是最为关心的,因为她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让他跟家人闹矛盾,虽然也知道自己不一定会有那样大的魅力去影响到他跟家人的感情,但她还是会在意。  “放心吧!只要是我想要娶的,无论阿猫阿狗,他们都会举双手赞成。”秦书寒也就是这么的一比喻而已,可没有半分要诋毁白烟蓉的意思,虽然说她本人也是这么理解的,但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听在耳里还是会让她感到有些的不舒服。  “那好,这个婚我愿意跟你结。”白烟蓉说得无比的坚定,就好像是怕自己会反悔般,所以要用这样斩钉截铁的一种语气来让自己没有任何的退路。  “婚礼是必须要有的,这一点你同意吗?”秦书寒看着她,因为这是自己母亲多年的心愿,所以这个婚礼可不能省。  “我没有意见,但是能不能等伈伈回来再举行婚礼。”自己结婚,作为闺蜜的冷伈伈必须要出席才行,否则就算自己真的会幸福,也会觉得留有遗憾。  “这个我可以答应你,因为我也想自己的妹妹能出席我们的婚礼。”秦书寒用了我们两字,而不是我,看来,从白烟蓉答应了要嫁给自己的那一刻起,他就把她跟自己给捆绑在了一起,永远也别想逃脱。  一桩婚姻,在毫无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下,就这么的给敲定了,而等待着他们的呢?又将会是怎样的一个崭新的婚姻生活,是幸福或是不幸,就只有看他们自己的努力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