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782.第782章我想你你却不知道

782.第782章我想你你却不知道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264更新时间:2016-01-06 10:41:48
   “说,为什么要拿走我的画稿。”米寒把余曼给截住在了女卫生间里面,还顺便的挂上了正在清扫中的牌子。  “你想要干什么?谁拿你东西了。”余曼惊恐的往后退去,从来就不知道,原来这个女人会这么的恐怖。  “怎么,敢做还不敢承认吗?”同样的话还回去给她,别以为自己不跟她计较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欺负到自己的头上来。  “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余曼别开了脸,反正打死都不承认就对了。  “真的是不知道吗?一向就跟佳佳不交好的你,为什么会突然的出现在我们的客房,而且看见我回来的时候又那么的惊慌失色,你确定真的是不知道吗?可别告诉我你那是良心发现了,所以才会去跟她示好的。”米寒用手撑着墙,把她禁锢在自己的范围之内。  “什么啊!我只是去警告她一些事情的。”余曼被道破了心事,有些的不知所措。  “是吗?那她还好心的给你冲了咖啡,如果我猜得没有错的话,你就是趁着她离开给你冲咖啡的时候拿走了我的画稿吧!不,用拿走这词对你有点的客气了,我想应该用偷更加的恰当吧!”就是因为她,害自己花了一天的时间去重新的作画,就连烹饪班都没有空去上,所以可见有多么的气恼了。  “谁稀罕喝她的咖啡了。”余曼吞咽了下口水,畏惧的看着米寒,不敢置信看似那么纤细的一个女子,给自己的压迫感竟然会如此之大。  “你是不稀罕,只是以此来支开她,从而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而已,对了,我听说整容过的人,最怕的就是受到重击了,你说,我要是把你的脸给打成了猪头的话,是否你的脸也就毁了呢?”米寒说完轻狂的笑了,因为她知道,爱漂亮的女人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美貌了,而在这一点上,余曼就是其中之最。  “米寒,你敢。”余曼怒视着她,这个死女人,自从她在别人的面前说了自己的脸是假的之后,围在她身边的男生可是明显的少了很多,她正为这事在郁闷着呢?又岂会再让她毁了自己。  “你看我敢不敢,不知道要是没有了这张漂亮的脸蛋,你还怎么的去追你喜欢的安炫哥哥。”此刻的米寒绝对是邪恶的,因为是白烟蓉母亲安排自己进的学院,所以她不能拂了她的面子,但是恐吓一下这个女人还是可以的吧!看她以后还怎么的继续招惹自己。  “啊!不要,我道歉还不成吗?”余曼一看她好像不只是说笑而已,便开始恐慌了起来,说白了,她也就是一个狐假虎威的女人而已,一旦缺少了背后所支撑着自己的力量,便成为了个胆小鬼。  “道歉如果真的有用的话,那么警察叔叔不就都要失业了吗?你可于心何忍。”米寒的指甲在她的脸上来回的游动着,只要她稍微的加点力,就能把对方那如花似玉的小脸蛋给抓破相。  “那你要怎样才肯放过我。”余曼大气也不敢闯一下,就怕这个疯女人真的把自己的脸给弄花。  “这不是我放不放过你的问题,而是你放不放过我的问题,我可记得,自己从来都没有招惹过你,每次惹事,都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所以你来说,现在是谁不放过谁。”米寒的语气有些的懒散,就好像是猫逗老鼠似的,并不急着一口吞下,而是在慢慢的消减着对方那薄弱的意志力。  “我保证,下次再也不找你麻烦,就算看见了你,也绕道而走,这样总该可以了吧!”余曼很懂得自救,在这样的一种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当然是先脱险再说,所以无论什么样的保证,在这一刻,她都会先许诺了对方再说,反正不愁以后找不到机会报复。  “如果说你心里打着的是以后报复回来的话,我劝你还是不要有这样的想法为好,因为我就是烂命一条,一早就已经把生死给置之度外,所以会做出些什么疯狂的举动来,我想,不用我明说,你也应该懂得的吧!”米寒摇晃着身子,完全的是一副痞子的模样,反正她本身就是个小太妹,所以在余曼的面前装起狠劲来可是一点也不含糊。  “我……”余曼再度的咽了下口水,感觉到对方的眼神太过于的阴鸷,让她打心底里就感觉到瑟瑟发抖。  “当然,如果说你不再来无事找事的话,我也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所以孰轻孰重,你最好自己给掂量清楚了。”米寒说着撩起了她的一撮卷发,像个浪荡公子哥似的用手指打转着,看起来既邪气又瘆人。  “那我可以走了吗?”现在的余曼,只想一心的快点逃离此地,至于别的,等她安全了再说。  “走吧!”米寒拍了拍手,依自己以往的性格,早就把她给海扁一顿了,哪里还容得她在自己的面前作威作福的。  余曼一得到允许,赶紧踉跄的离开,可就在她刚要走出卫生间的时候,身后又传来了米寒的声音。  “那个何安炫,你怎么喜欢他,那是你的事情,但拜托别把我给当成你的假想敌,就他那样的,说实话,还真的不是我的菜。”米寒嗤笑了下,一个罗昊就已经够她忙的了,可不想再去招引些什么别的是非。  余曼转头看了她一眼,随之快步的离开,因为现在的米寒在她的眼里,那就是一个疯子,试想有谁在碰到疯子的时候还不赶快逃的。  米寒狡黠的笑了笑,靠,她米寒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的善良了,竟然会如此好说话的放过了那女人,难道说真的是改恶从良了不成。  当白烟蓉看着自己手里的红本本之时,感觉到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所以说不出自己的心底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感觉,是高兴或是忐忑,也只有相处过了才知道。  自己的父母知道了自己要嫁的那一个人是秦书寒的时候,恨不得连夜打包的把自己给送出家门,因为在他们的眼里,秦书寒可是难得一见的好男人,而这些,也就只有他们认为而已,反正她是不会赞同的,可就算是这样,她也还是被他们给扔到了这里来,虽然说这别墅自己已经来过一次,但那时并没有好好的观察过,所以当再次的踏进这里,她竟然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别墅是新的,当然,如果你对装潢不满意的话,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来重新的布置。”秦书寒双手插兜,很是温和的说着,她的欺骗虽然让他很受伤,但历经了一次失去她的危险之后,他不敢再重来一次,虽然说那时候的自己还没有完全的爱上她,但是却也因此而伤了不少的心,所以想想她血肉模糊的样子都还一阵的后怕。  “这样就很好,我没有意见。”白烟蓉不希望在对方的眼里自己是一个强势的人,所以不想因为自己的入住而破坏了对方的那一种生活方式。  “那么欢迎你,成为这个家的一员。”秦书寒很官方的说着,让白烟蓉有些的想要笑场,但为了不惹他生气,她还是给强忍住了。  “我们真的不用跟你的父母住在一起吗?”白烟蓉有些不确定的问。  “他们现在也是你的父母,怎么,你很想跟他们一起住吗?”秦书寒皱眉,因为他心底是抗拒的,实在是自己的母亲太过于的唠叨了,如果说跟他们住在一块,那么自己势必会失去很多清静的时光,而这样一来的话,也会对他的工作造成一定的困扰。  “呃!我不是那个意思。”白烟蓉是一个比较追求自由的新时代女性,所以个性比较的散漫,如果说让她跟公公婆婆一起住的话,她担心自己会处理不来那一种婆媳之间的问题,毕竟她不是冷伈伈,什么家务活都会做,而像自己这样的儿媳妇,估计没有几个老人会喜欢的吧!因此应该很容易制造出各种各样的家庭矛盾来。  “不是就好,介于你不会煮饭的原因,妈说会派几个人过来帮忙,所以你不用担心家务活之类的东西。”虽然说家里人多了会让他感觉到不方便,但必要的时候还是要有所妥协才行,只有规范他们不出现在自己的办公范围之内,那么一切就都应该不是问题。  “我是不是特让你丢脸。”白烟蓉终于知道米寒为什么要去学烹饪了,没有结婚以前,并不觉得不会家务活有什么好丢人的,可是婚后的想法却瞬间的来了个大转变。  “现在的年轻人不会家务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并没有什么好丢脸的,再说了,做家务的人我从来就不缺。”估计这是秦书寒所说过最长情的告白了吧!做家务的人是谁都可以,但做老婆的却不是任何一个人都能胜任。  “那伈伈呢?你怎么说。”在白烟蓉的眼里,冷伈伈就是一个异类的存在,真搞不懂她明明什么都不用做的一个富家千金,为什么在哪一方面都可以如此的优秀,让就算身为闺蜜的自己,也对她嫉妒羡慕得要死。  “伈伈,她是个例外。”在提到冷伈伈的时候,秦书寒的眼神瞬间的变得温柔了起来,想想那个丫头都已经失踪了一段时间了,虽然知道她现在很好,可是关于别的真的是一无所知。  “唉!也不知道那丫头什么时候才会想通。”白烟蓉也有些的失落,那个丫头斩断了一切的退路,难道说她就真的打算放弃了自己这段婚姻吗?可是在这之前,她不应该先听听顾阡陌是怎么说的吗?  此时,在大洋彼岸的冷伈伈忍不住的打了个喷嚏,拿着的画笔也搁置在了一旁,有些心酸的吸了吸鼻子,面前所摆放着的蓦然就是顾阡陌跟自己的合影,是她有一天死皮赖脸的要跟他自拍的,目的就是为了在离开他的日子里,还能每时每刻的看到他那英气凛凛的俊脸。  芊芊的指尖停留在了他的眉心之处,无意识的帮他平铺着上面的褶皱,不知道现在的他可好,有没有按时的吃饭,有没有想起自己。  不对,她不应该还强求着他想起自己,既然当初选择了放手,那么她就不应该再有任何的留恋,所以她才会斩断了一切来自于外界的消息。  她知道,自己的离开,肯定让深爱着自己的人很失望,但她真的是别无他法,因为在面对着顾阡陌提到孩子之时的那一种灼热光芒之时,她真的无法做到坦然处之。  看了眼时间,该是吃中药的时候了,虽然说自己选择了离开,但她一直都没有放弃治疗,也许在她的心底还是有着那么一丝的奢望吧!所以就算这次的处方给上次的更难下咽,她也强忍住呕吐感努力的喝了下去。  巴黎,是她所熟悉的城市,隐身于这里,她一点也不会感到孤独,因为她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所以不允许自己过于的颓废,唯一的不便之处便是出门的时候要给自己弄上好几层的伪装,因为她知道,自己的那些个哥哥们肯定会请了私家侦探来追寻自己的踪迹,虽然说暗中有穆爸爸所派的人来替自己应付这一切,但她还是觉得小心一点为好。  看着手里那黑乎乎的药汁,她咬了咬唇,紧皱着眉头,提了很大的勇气才给喝了下去,那苦涩的味道就宛如她的心境般,是那么的漫长无边。  而就好像是感受到了她心底的苦涩般,顾阡陌的心突然微微的刺痛了下,一个月过去了,本以为离开的人会忍受不了想念不顾一切的跑回来,可他貌似太高估了自己的重要性,她,依然的没有给自己半点消息。  那一纸离婚协议,被自己给生气的撕碎变成了灰,可她写的信却被他珍贵的放到了书桌深处,因为那上面记录着她对自己的爱跟狠心,所以每每想她想得不行的时候,他都会拿出来默默的凝视着,就好像这样做便能看见她写那封信之时的凄美样子来。  “顾少将,伈伈那丫头怎么都不来军区了。”当他刚出现在家属楼的时候,便碰到了徐家嫂子,因为家里有着太多她的影子,所以偶尔的,他需要有那么的一处没她的空间来倒空自己。  “哦!她出国了,要过一段时间才回来,到时候回来了我一定会让她来看你们。”顾阡陌勾了勾唇,牵强的笑着,因为他也不知道,这过段时间究竟是多久。  “原来是这样,没事,只是久不见,我们都想她了而已。”徐家嫂子是真心的喜欢冷伈伈,不单是因为她送了她们礼物的关系,而是那丫头不紧长得漂亮,还特别的会讨人欢心。  “好,我会跟她说你们想她的。”其实何止是她们,他也很想她,想得都有些的窒息而亡了,但他必须的挺住,因为他知道,终有一天,她会回来的。  信步的往楼上走去,在发现自己房门外的身影之时,他微微的皱了皱眉,随后想也不想的便转过了身子,因为伈伈肯定不喜欢自己跟她有着牵扯不清的关系。  “顾大哥,等等我啊!”叶晚落一看见顾阡陌的身影,便小跑着跟上。  听到她的声音,顾阡陌的步伐更加的快了,但就算这样,还是被她给追了上来,因为他刚好的碰到了另外一名军官,所以不得不客气了几句。  “顾大哥,你为什么要躲我啊!”叶晚落娇嗔的责怪着他,听说冷伈伈那个女人终于的走了,那自己是不是就有机会了呢?  “因为我妻子不喜欢我跟别的女人见面。”顾阡陌头也没回的回答着她,直直的往军区内的停车场走去,本来今晚不想回市区的,可是现在却非回不得了。  “她不是不要你了吗?我就说了,像她那样的富家千金,怎么可能会甘于寂寞的去做个军嫂啊!”叶晚落嗤笑了声,说得就好像她有多么的贤良淑德般。  “那只是你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叶小姐,如果我记得没有错的话,司令大人可是禁止过你进入军区的,不知道你现在堂而皇之的走进来会不会惹怒了他。”顾阡陌冷酷的笑了笑,自是知道战士们之所以不拦住她,那完全是因为自己在的原因,所以才会违反了司令大人的命令,没有把她给拦了下来。  “呃!你故意的。”叶晚落的脸色一阵的煞白,因为父亲大人说过,如果她违背了自己的命令的话,那么就要被赶出家门去自力更生,而对于什么都不会的自己而言,那无疑是自寻死路。  “再见!”顾阡陌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勾了勾唇后上车扬长而去,不愿意多花一秒钟的时间在她的身上。  可恶,叶晚落跺了跺脚,赶紧的跟着走出去,但愿自己进入军区的事情没有被报告到自己父亲那里去,要不她的遭遇肯定会异常的凄惨。  习惯了那一种回到家就有着热饭热菜的日子,突然的换成了满室的黑暗,虽然说已经过了最初的那一种缓冲期,但是顾阡陌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一个事实,总幻想着那丫头会蓦然的自某个角落跳出来,巧笑嫣然的笑看着自己,随后送上一个蜻蜓点水般的浅吻,而就算这样,他也心满意足。  有很多的时候,并不是我不想你,而是我想你你却不知道,眼神所到之处,都是属于她的身影,或娇俏,或委屈,或深情脉脉,可待自己伸出手去触碰之时,却成为了一道泡影,随风而散,就宛如自己的心般,稍微的一个触碰都能千疮百孔。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