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783.第783章交心

783.第783章交心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86更新时间:2016-01-06 10:41:49
   “我们要睡一个房间吗?”白烟蓉咬着拳头,有些紧张的问道。  “不然呢?你觉得结婚是因为好玩吗?”秦书寒一边说一边的解着自己的衬衣扣子,一点也不在意白烟蓉在场,就这么的给脱了下来。  “你要换衣服吗?那我先出去好了。”白烟蓉虽然性格很直爽不假,但有的时候就是少根筋。  “有必要吗?我身上还有哪里是你所没有见过的。”秦书寒直到现在才发现,原来看似大胆豪迈的她,也会有这么小女人的时候。  “瞎说,我哪里有都见过了。”白烟蓉瞬间的窜红了脸,目光更是不知道该看哪里才好。  “听你的意思,是想要重新的看一次是吗?”秦书寒突然的凑近了她,笑得一脸的邪恶。  “呃!不用了,我下楼去喝水。”白烟蓉吞咽了下口水,急急的走了出去,就好像后面有什么洪水猛兽在追赶着她似的,可是刚一走出门口,她就开始后悔了,不对啊!自己不是号称腐女吗?这有人免费的露给自己看,她干嘛要逃啊!真的是傻到家了。  秦书寒勾唇一笑,倒也不介意她的落荒而逃,直接的进了浴室,有的时候,想要习惯某些东西,总是需要过程的,所以他给她时间来适应自己,同时也让自己去适应她的存在。  白烟蓉说是下去喝水,可是竟然一去不复返,但秦书寒也不去管她,而是直接的进了书房,因为他还有着很多的疑难病例要研究,并没有多余的时间去陪她。  想着自己结婚的事情并没有跟那些家伙说一声,觉得是不是应该要跟他们报备下,免得到时候会被他们捉弄,毕竟自己的那几个损友都是不喜好按常理出牌的人,所以得罪了他们的话,后果会非常的严重。  这么的一想之下,手机也到了他的手里,很是果决的拨出去了一组号码。  “这么大晚上的,有什么事。”穆公子的手里轻摇着酒杯,因为某个小女人要赶报告,所以他就这么的被冷落了,这会儿正在暗自的生闷气呢?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送上门来找骂。  “老大,你吃火药了。”秦书寒咋舌,自己这是撞在枪口上了吗?怎么感觉这个电话打的不是时候啊!  “我想吃人,你愿意舍身吗?”穆季云没好气的说着,仰头一口的喝光了杯里的红酒。  “别,你还是吃大嫂吧!我可没有那种嗜好。”秦书寒一副敬谢不敏的样子,开玩笑,他的性取向可是很正常的,不能就这么的给掰弯了。  “想什么呢?就你那变态的猥琐心理。”穆公子再次的给自己倒了杯酒,大有一种要把自己给灌醉的势头。  “什么啊!是你自己先误导的我好不好,再说了,要说到猥琐,谁敢与你争锋啊!”秦书寒有些的愤愤不平,自己可是公认的四好男人,好身材,好面相,好职业,好脾气,简称为四好,虽然说是自封的,但却也是事实不是。  “你这是裹我呢?还是贬我啊!”穆季云笑得有些的邪气,如果说秦书寒此刻就站在他身边的话,绝对会拔脚就跑。  “当然是裹你了,我哪里敢贬你啊!”就算心里确实是那样想的,他也不会傻傻的去承认。  “算你识相,该回到正题了吧!听说你们结婚了。”穆季云凉凉的放下了一句话,可是瞬时的把某人给惊到了。  “我擦,这个你怎么知道的啊!我正准备和你说呢?”秦书寒觉得有点的不可思议,自己昨天才领的证,他今天就知道了,要不要这么的神速啊!  “别忘了我是谁,所以你们的小动作要想瞒过我,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穆季云冷笑,一副运筹帷幄的表情。  “说得也是,那我干嘛还要给你打这一通电话啊!不是没事找事吗?”秦书寒觉得自己蠢到家了,不但被骂了一顿,还浪费了时间,当然,这样的想法可不能让穆大公子知道,否则估计就不只是骂一顿而已那么的简单了。  “我怎么知道你。”穆季云说着便把酒杯给凑近唇边,可是还没有等他张口,酒杯就被一只芊细的手给夺去了。  “得,我脑子进水了。”秦书寒一脸的沮丧,是怪自己思想太单纯了呢?还是说敌人太过于的狡猾了。  “你忙完了。”穆季云的眼里带笑,玩味的看着自己面前那紧蹙眉头的小娇妻,直接的把秦书寒给忘记了。  “什么忙完啊!你在跟谁说话。”秦书寒一阵的迷糊,根本就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嗯!跟谁打电话呢?”欧阳瑞西对着他手里的电话挑了挑眉,示意他先接电话。  “不重要的电话。”说着直接的把电话给挂掉,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她的身上。  “喂!喂!”靠,我在他眼里就成了不重要的人了,得,下次有事可别再找自己,反正他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秦书寒看着被挂掉了的电话,在心底愤愤不平的想着。  既然老大都知道了,那么其他的人可想而知,也就都知道了,所以他倒也省得一一的去通知,可谓是为自己节约了不少的时间。  白烟蓉磨蹭了许久才上的楼,在发现秦书寒并没有在房内的时候,终于长长的舒了口气,有些意气慵懒的把自己给抛到大床之中,虽然说不是自己家那一种熟悉的味道,可是上面却赫然的有着属于他的独特气息,这一点,让她感到很是安心,兜兜转转,她终于还是嫁给了他,虽然说不知道前路还有着多少的磨难在等着自己,但只要心中有爱,那么一切都不会成为问题。  如每一个男人的卧室一样,他的房间以一种简约跟奢华突显出了他的个人品味跟时尚追求,但看在白烟蓉的眼里,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对了,是温馨,而这往往是女人最为追求的东西,可是在这个房间里却丝毫没有体现出来,那一种冷冷的色调就算是加入了自己这个女主人,也不见得会缓和几分。  想着今晚就要跟他在这一张大床上同眠共枕,她的心里除了期待之外就是无尽的忐忑跟不安,前几天的缠绵还在自己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就是不知道今晚的他们是否还会历经那样的一番热情似火。  这样的一想之下,她的脸瞬间的窜红了起来,给上了胭脂还要来得艳丽几分,荡漾着如水般的溢然春色,把她整个人都衬托得越发的妩媚多情了起来。  秦书寒走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如此艳丽的一个她,所以微微的有些的愕然,不自觉的吞咽了下口水,但很快的便就恢复正常,随之假装若无其事般的走了进去。  “在楼下偷吃了吗?怎么这么久才上来。”秦书寒走到床边坐下,戏谑的笑看着她,眼里尽是玩味的神色。  “呃!你什么时候进来的。”白烟蓉赶紧的坐起,完蛋了,自己刚才的丑态没有被他看见吧!  “在你抱着枕头闻着它的味道之时,怎么,就这么的喜欢我吗?以至于连我所睡的枕头你都这么的爱屋及乌。”秦书寒的话里带着一丝的揶揄,很是懒散的靠在床头,修长的大腿就这么的随性摆放着,散发着极致的魅惑力。  “哪里有啊!我只是闻一下有没有汗臭而已,不是都说你们男生除了袜子之外,枕头是第二臭的物品吗?”白烟蓉强辩着,把自己读书哪会所听到的信息给活灵活现的运用了出来。  “那是指别人,对于一个手操手术刀的男人而言,你觉得会出现这么邋遢的现象吗?尤其是在如此尊贵的我身上,会残留有这样的一种恶习吗?”秦书寒觉得,其实结婚也不见得是一件很困扰的事情,至少在这样的一种时刻,还有这么的一个人陪在自己的身边,说着一些漫无边际的话,而这应该就是生活吧!平淡中不缺少温情,低调中尽显爱意绵绵。  “一开始我又不知道,所以当然要闻了,否则谁知道我会不会半夜被熏醒啊!”在他的一径解释之下,白烟蓉狡辩起来有些的底气不足,所以开始赖皮了起来。  “强词夺理,过来。”秦书寒的口气是命令式的,犹如尊贵的帝王般,等候着某人的唯命是从。  “你要干嘛啊!”白烟蓉不自觉的拉了拉自己的睡衣领子,就好像这样做便能把自己给保护起来似的。  “你说呢?新婚夫妻同处一张床上还能干嘛!”虽然秦书寒的心里并不是这样想的,但嘴里却忍不住的逗弄着她玩。  “可是,那个,我饿了……”白烟蓉说完这个借口的时候懊恼的恨不得去撞墙死掉,这不是摆明着让他以为自己这是意有所指吗?见过笨的,但却没有见过像自己这么蠢的。  “原来你是这么热情的一个人,看来倒是我多虑了,既然饿了,我不介意让你慢慢的品尝。”秦书寒邪恶的说着,突然发现,男人要是低俗起来,那可就是无师自通的,一个给一个还要来得无耻猥琐。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肚子饿了。”白烟蓉有些的欲哭无泪,天啊!来一道雷劈了我吧!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怎么就那么的像大灰狼在引诱小红帽呢?而自己却赫然的被冠上了大灰狼的外衣,小红帽正斜躺在那,充满玩味的等着被自己给一口吞下去,想想就是一个超级恶趣味的事情,瞬间的刷新了她心底所有的三观。  “难道我这么大的一个人还不足以把你给喂饱吗?”秦书寒挑了挑眉,觉得把她给逼疯是一件那么幸福的事情,就连心里所存在着的那一点被她欺骗后的小疙瘩也随之的烟消云散,男人就这样,很多的事情其实都想得很透,可往往就是缺少了那么的一个契机去让自己折服。  “书寒,你不生我的气了是吗?”白烟蓉凑近他,双手撑着下巴,很是认真的看着他。  “你希望我生气吗?”其实他也想了很多,也明白她心里的挣扎,正所谓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退一万步来讲,她的出发点都是因为不想失去自己,虽然说他很不赞同这样的一种做法,但人生在世总会偶尔的有个例外,毕竟谁都不会是谁心目中的那一个完美之人,总会犯错,总会有着各种各样的小瑕疵和小摩擦,如果真的爱她,那么就要学会爱她的全部,而这些都是双方面的,谁说在自己包容着她的同时,她就没有在迁就着自己呢?所以说退一步海阔天空,换一种想法去看待事情,所收获到的往往要给你所想象中的要多。  “不希望,你生气的时候好恐怖。”白烟蓉有一些的委屈,想着他那天撇下自己不管就先行离去,现在想起来的时候她的心都还是颤抖的,虽然说进入妻子的这一个角色,她还有着很多的不足,但是为了他,无论是什么样的事情,她都会努力的去学习,尽量的做好一个妻子的本分。  “怎么,怕了吗?”大手落在了她的短发上,肆意的弄了弄,嘴角勾起一抹温暖的弧度,知道她紧张,所以他尽可能的把她给带到一种轻松的状态之中。  “嗯!我担心你会不要我,因为你总是对我那么的绝情,是不是因为我先追的你,所以你才会对我特别的反感。”白烟蓉很是享受这一种被他所宠爱着的聊天方式,发现其实他也并没有自己所想象中那么的高冷,私底下还是很温润如玉的一个男人,与跟自己剑拔弩张的时候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有那么的一点点,我这个人吧!平时比较的不爱社交,所以也间接的不喜欢外人的接近,而你却像个牛皮糖似的黏了上来,所以让我感到很是乏于应付,尤其在你说喜欢我的时候,我的心里除了讶异之外,更多的是想要逃避,因为我不知道爱情对我来说算什么,是生活的一部分,或者是剥夺掉我的整个人生,所以我开始恐慌,也开始抗拒,不想因为你的介入而改变我原有的生活方式,可现在回想起来,我是多么的感谢你的靠近,因为人的一生中,很难会碰到一个可以让自己心动的人,更不用说拿生命去爱上了,所以你的撞车事故让我很是震撼,说实话,在给你手术的时候,我流了很多的汗,有可能那是我所执刀以来最为感到压力的一个手术,想到你的生死就握在自己的手里,我竟然是那么的颤抖,但是却不能允许自己有丝毫的出错,那样的一种感觉,不是身临其境的人,我想,是无法去感受出那一种心情是何其的煎熬。”  秦书寒低叹了口气,把一切都说出来,原来也没有自己所想中的那么困难,要接受一个人,只要向前迈出一步即可,如果说一味的静止不前,那么现在的自己,是否还是孜然一身,这样的答案,他不敢去细想,但他感恩于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真的很爱你,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第一次听他说这么多的话,第一次去感受他的内心世界,原来他不是不肯接受自己,而是他不知道该怎么的去应对这突然而来的爱恋,是自己逼得太紧了吧!所以才会撑断了那一根紧绷着的铉,但总算是雨过天睛,经历了风雪的洗礼之后,他们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春天,虽然说她不确定他有多爱自己,但这一切对她来说都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现在在一起,那么又还有什么是不可以迎刃而解的呢?  “我知道。”因为知道,所以才会感动于她的坚持,因为知道,所以才愿意给彼此一个机会,毕竟婚姻不像爱情,不单单只是情意绵绵就已经足够,更多的是一种守护,一种责任,还有一种互勉。  “那你前几天还舍得不要我。”眼眶里氤氲着薄薄的水雾,嘟嘴的控诉着他的罪行。  “我现在来弥补你可好。”秦书寒动了下身子,薄唇与她的仅隔着一张薄纸的距离,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彼此的肌肤之上,醉在了心底。  “我可以拒绝吗?”白烟蓉咽了下口水,这样极具挑、逗的一个动作,让她全身的肌肤都被唤醒了,充斥着呼之欲出的热情。  “你认为呢?”薄唇随之的覆了上去,细致的描绘着她的红唇,感受着她的甜美,这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洞房花烛夜,不需要有太多的陪衬装饰,只要心心相印就可。  白烟蓉被动的轻阖上了眼帘,原来这样的一刻,并没有自己所想象中的那么尴尬,虽然说这已经不再是他们之间的第一次,但醒着的他跟醉着的他实在是差别太大,所以她一开始会紧张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只是没有想到,他也是一个**的高手,极具富有感**彩的一番话,就能让自己失去了原有的那一种矜持,情愿为他绽放最为妖娆美艳的那一个自己。  夜色正浓,属于他们的爱恋却正在上演,旖旎的空间中弥漫着悸动的涟漪,在这一刻,唯有身心合一的意境才能描写出属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缠绵爱意,未来还很远,要想一直都恩爱有加下去,必须要彼此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行,而今晚,唯独的属于他们,任谁都无法介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