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784.第784章尔虞我诈

784.第784章尔虞我诈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293更新时间:2016-01-06 10:41:49
   隔天一早,当白烟蓉自梦乡中醒来的时候,身旁早就已经没有了秦书寒的身影,昨晚的疯狂显得那么的不真实,只有身体所传来的酸疼感在告诉自己,那不是梦,在这一张柔软的大床之上,他们确实无尽的抵死缠绵过。  起身下楼,阳光正暖暖的照射在客厅的落地玻璃上,让她的嘴角不由得勾起,微笑的看着这一切,因为秦书寒不再为自己欺骗了他的事情而生气,所以她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了不少,可接着问题也来了,她现在该干什么呢?伈伈不知所踪,米寒要忙着上学,就只有自己才是最闲的那一个。  “少奶奶,你现在要吃早餐了吗?”管家是秦书寒的母亲所派过来的,一看就是那一种比较会察言观色的,估计是很得到她本人的赏识,要不也不可能会派过来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了。  “周姐,不用特别为我准备了,有什么就吃什么吧!”白烟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因为自己实在是起得太晚了,都怪秦书寒昨晚把自己给累着了,要不自己也不至于会睡得那么的沉。  “那好,我把早上给少爷准备的也给你来一份。”被唤作周姐的女人也就是四十来岁左右,长得很是慈眉善目的,不像是那一种爱管是非之人。  “好,谢谢!”白烟蓉笑笑,大概是因为家境都不差不多的缘故吧!所以就算置身于这样的一栋大别墅当中,白烟蓉也没有觉得丝毫的不自在。  用完早餐,想着楼上那冷色调的房间,她便义无反顾的奔向了装饰市场,想着一定要改变下这样的一种风格才行,反正也是他自己说的,不喜欢的话可以全部都换掉,而她只是想要稍微的加点色彩进去而已,不会改变原有的格局。  接到自己婆婆电话的时候,她正在跟一个老板讨价还价的买一个景德的工艺品呢?一听到她的召唤,便马不停蹄地赶了过去,就连东西也不买了,反正以后有是时间,倒是那个老板,看见她要走,一直都不愿意卖的高姿态也放了下来,追着她喊要成交,可她大小姐这会儿却不想买了,因为她有更为重要的事情去做。  秦妈妈是一个知识女性,当年可是S市名牌大学的高材生,也有着姣好的外貌跟家庭背景,所以才会被秦爸爸给看中,从而展开了锲而不舍的追求。  “蓉蓉,这里。”白烟蓉刚一走到餐厅,秦妈妈便招手示意,除了她之外,在座的还有着其他的几名夫人。  “妈,我来了,阿姨们好。”虽然说不知道她们是谁,但白烟蓉还是很有礼貌的打了声招呼,随后坐到了秦妈妈的身边。  “原来这就是你们家的新媳妇啊!长得确实很乖巧,嘴巴也很甜。”一个看似家境不错的女人上下的打量着白烟蓉,虽然是夸赞着她不错,但却带着一丝的轻蔑。  “只要我们书寒喜欢就好。”秦妈妈优雅的说着,不动声色的冷笑了下,当然知道她们为什么一个劲的要自己把儿媳妇给叫来,无非也就是想要显摆一下她们的优越感而已,上流社会就这样,不但拼老公,拼儿女,更拼儿媳妇跟女婿,所以对于这些,她都觉得有些的厌烦了。  白烟蓉看了眼自己婆婆,很为她的话而动容,前天见面的时候就觉得她是一个很慈祥的人,没有想到就连性格也是自己所喜欢的,实在是太赞了。  “秦夫人还真大度,像你这样的好婆婆啊!估计现今的社会可是少之又少了。”另一个贵夫人傲娇的拨弄了下自己手中的大钻戒,目光更是挑剔无比的在白烟蓉的身上扫视着,让她感到很是坐立不安,因为这样的阵容她可从来都没有经历过,早知道要面对的是这样的一种场面,她刚刚也就不会跑那么的快了,非要磨到迫不得已了才行。  “谁说不是呢?不知道你家的媳妇儿怎么称呼呢?”一个长相很圆润的贵夫人轻笑的问道,看似很优雅不假,但却从骨子里面透露着世俗的劣根子。  “各位阿姨,我叫白烟蓉,你们也可以叫我蓉蓉。”白烟蓉一看提到了自己,赶紧的站起来介绍自己,可是主动得很,一点也不用秦妈妈去提醒。  “不知道白小姐在哪里上班啊!”语气里的疏离跟淡漠,一听就知道是个不好相处的人。  “我今年刚大学毕业,所以还没有开始找工作。”白烟蓉从来就不曾为自己没有工作而苦恼过,因为她觉得自己好不容易的毕业了,所以理应要好好的享受一下自己所剩不多的青春岁月,毕竟自己家并不缺她的那一份工资去过日子,可是现在的她却突然的觉得,在这样的几个充满了铜臭味的贵妇面前是那么的无地自容。  “哦!是这样吗?那白小姐的家里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呢?”另一个贵妇随之而上,看来不把白烟蓉的祖宗八代给翻出来,她们是势必不会罢休的了。  “呃!我们家啊!只是一般的普通家庭而已。”白烟蓉讪笑了下,显得有些的牵强,虽然说她出身于书香门第世家,但是很反感别人拿这个来作为攀比,所以回答得有些的低调。  “原来是灰姑娘变身记啊!秦夫人,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所以你可有福了,这样的儿媳妇啊肯定什么都会,以后也就不用你事事都操心了。”每一个人的话里都夹枪带棒的,虽然表面听起来是赞美的话不假,可实质上是指他们秦家所娶的媳妇上不了什么大台面。  “谁说不是呢?据说她可是自读书的那会儿便开始帮母亲管理画廊了。”秦妈妈轻描淡写的回着,本来她是不打算开口的,就看这丫头怎么的应付,但却没有想到她会如此的低调,从而让别人有机会把矛头给指向了自己,所以不得不由自己站出来力挽狂澜,在这个圈子里面,低调你就傻了,她们会狠狠的把你给踩在脚底下,所以说她还是太嫩了,不懂得这其中的道理所在,看来得找个时间好好的教一下她才行,毕竟这样的场合,自从她嫁给了自己的儿子那一刻起,便注定了以后要常常的去面对,就算你不喜欢,可为了自己丈夫的事业,也得虚伪的周旋于她们之中,而这就是所谓的上流社会,充满了各种的勾心斗角跟奢侈攀比。  “画廊,这么的说来,白小姐可真的是低调。”刚刚奚落了白烟蓉的那一个贵妇一脸的尴尬,因为在她们这些暴发户的眼里,那画廊可是一个很有涵养的地方,并不是一般的人可以涉足得进去的高雅艺术,所以自是对其充满了无限的渴求和膜拜。  白烟蓉继续的讪笑着,很是不解自己的婆婆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家庭背景给说出来,这下好了,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刚刚说了谎。”我想,估计是出售一些小画件的地方吧!所以白小姐才不好意思说出来的。”戴着大钻戒的女人伸出手来轻吹了口气,倨傲的轻瞥了白烟蓉一眼。  “呵呵!”白烟蓉尴尬的笑着,请原谅她真的处理不来这样的一种状况,因为在还没有理清她们跟自己婆婆的关系之前,她真的不好用些比较犀利的语言去攻击她们。  “我倒是不知道,墨轩画廊什么时候成为了卖小画件的地方了。”秦妈妈优雅的喝了口水,那动作,那仪态,跟旁边的这些女人可是那么的格格不入,因为她的素质是由内散发而出的,看似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却每开一次口都能直击重点。  “什么,墨轩画廊,那不是知名画家裴青颜所开的画廊吗?这么说来的话,难道说白小姐就是她的女儿。”有人突然的惊呼道,因为只要有点学识的人都知道,裴青颜这个响亮的名字。  “我就说了,白小姐这么的知书达理,原来是出自书香门第,据说你父亲可是有名的书法家,一副字画可是价值不菲,更是C大的资深教授,不知道这些是真是假。”问题接踵而来,一个给一个犀利,让白烟蓉有些的招架不住,想不到自己的那点儿家底,竟然这么快的便被扒了出来,可见这些贵妇们平常时有多么的八卦了。  “呵呵!全凭大家的喜爱而已。”白烟蓉觉得现在的自己笑得有些的傻,可是除了笑之外,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自己婆婆到底卖的是什么关子啊!总是时不时的投下一颗定时炸弹,可她倒好,不但不帮自己,还很悠闲自在的在一旁看戏。  “想不到白小姐这么的谦虚。”原来的讽刺奚落语言,现在全都换成了趋炎附势之姿,不得不说这还真的是一个现实的社会。  白烟蓉突然的觉得,自己的大学生活算是白混了,一旦走人社会,在学校所学到的东西竟然变得这么的苍白,这样的一种想法一直坚持到聚餐结束,她都还处于一种浑噩的状态之中。  “是不是很不习惯。”秦妈妈笑了下,自是理解她现在的心情,因为一开始的时候,自己也是这么走过来的,但渐渐的便就习惯了,也学会了对人怎么的虚与委蛇。  “嗯!有一点,感觉特别的作。”白烟蓉实话实说,丝毫也没有作为儿媳妇对婆婆的那一种敬畏感。  “以后慢慢就好了,对于她们,你必须的要高调,否则在这个圈子中很难混下去,而要想成为自己丈夫背后的那一个厉害的女人,要应付这些可都是必须的。”秦妈妈谆谆教导着她,虽然说有些的残忍,但却是她以后要去历经的人生,所以现在开始给她普及也并没有什么不好,可以提前的了解熟悉一下,今天只是见些妈妈们而已,以后总会有跟她们的子女相聚的时刻,如果说你现在不提高自己的社交能力的话,那么到时候就只有被别人给奚落看低的份。  “啊!意思是我以后还要跟她们一起用餐吗?”白烟蓉一脸的沮丧,这刚一次都让自己吃得反胃了,要是再有第二次的话她不得直接的呕吐啊!  “如果需要的话,那是难免不了的,陪我去逛下街吧!顺便的给你买些东西。”秦妈妈无奈的笑了笑,都以为豪门的少奶奶生活很好过,其实也只是看到了表面的风光无限而已,私底下还不是一样的要承受这些尔虞我诈。  “好!”白烟蓉听了自己婆婆的话之后,瞬间的觉得压力无限,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别人都说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可结婚却是两个家庭的事情了。  “你也别觉得这是给上战场还难的事情,只要找到了窍门,其实有的时候,看见她们在那各自攀比吹嘘也是很不错的一个消遣方式。”秦妈妈好笑的看着她皱起来的五官,什么东西都是那样,一旦习以为常之后,便就变得简单化了起来。  “妈,你好像很享受是吗?”白烟蓉有些的风中凌乱了。  “为何不,刚好可以消磨时间不是吗?”秦妈妈反问她,反正像她这样没有工作的全职太太,最多的可就是时间了。  “你还真的想得开。”白烟蓉一脸崇拜的看着她,要是换成了自己,要常常跟这么虚伪的人呆一块,绝对要暴走不可。  “不然呢?做个深闺怨妇吗?像我们这种老公工作都很忙的人,能陪自己的时间肯定是少之又少,所以在这样的一种时候,只能是自己给自己找消遣的方式了。”秦妈妈也不在意她的那一种随意,毕竟自己并不是那一种恶婆婆,所讲究的是民主跟自由,可做不来那一种在儿媳妇的面前盛气凌人的样子来。  白烟蓉的嘴角抽动了下,自己婆婆所说的话,她听了竟然觉得无言以对,因为实在是太贴切了,就刚第一天而已,她就已经感觉到了那一种寂寞感,所以在这样的一种时刻,她特别的佩服冷伈伈,竟然能忍受得了顾阡陌常常的集训跟下连队,有时候一走就是十天半个月的时间,而这样的日子,她都是怎么坚持过来的啊!  其实白烟蓉所不了解的是,像顾阡陌这样的已经是很好了,要换做边防兵或者是别的什么高原地方的话,不要说是十几天了,几年都不能见一面的还大有人在,所以说军嫂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当的,必须要承受得起来自于生活的重压,还要耐得住长夜的寂寞才行。  秦妈妈给白烟蓉买了不少的淑女装,对于一向就比较喜欢中性化打扮的她而言,可是一大的煎熬,一想到以后要穿上它们去装淑女,她便一阵的头皮发麻,但看见自己婆婆那么的热心,她又不好拂了她的好意,所以她让自己试什么就试什么,可一点也不推拒。  “再剩下的就应该到鞋子了。”秦妈妈看了眼白烟蓉脚上的小短靴,不由得轻皱了下眉头,觉得要想改造她,还得费上好一番的功夫才行,虽然说平常时她爱穿什么她不管,但是出席一些比较正规的场合之时一定要有范才行,毕竟她现在的身份可是秦家的少奶奶,并不是说随便应付就能了事的。  “啊!还要去买啊!”虽然说花的不是自己的钱,可是要试的那一个人是自己好不好,所以现在都累得只剩下半条命了,要是再去买鞋子的话,那么她不得直接的昏菜啊!  “什么样的衣服就要配什么样的鞋子,这是必然的,也不是说让你每天都要穿这些,但以后陪书寒出席一些比较正规的场合之时总不能过于的随便了。”秦妈妈拉起她的手,不由分说的往鞋子专柜走去。  在这一刻,白烟蓉终于知道什么叫做苦不堪言了,心里明明是在抗拒,但不得不迈开步伐的往前走,所以等到秦书寒晚上下班回到家的时候,所看见的就是她一个宛如蔫了的茄子般没有任何的生气,不顾形象的斜躺在沙发之中,说不出来的慵懒。  “你这是怎么啦!”秦书寒皱眉,把自己的公文包给放到了一旁,总不会是因为自己昨晚太需索无度所造成的吧!  “就如你所看到的那样啊!”白烟蓉有气无力的说着,终于知道为什么男人都不爱陪女人逛街了,因为一逛起来的话实在是太恐怖了,就连身为女人的自己也有些的消受不了,就是不知道自己的婆婆是不是出门前给打了什么兴奋剂之类的东西,要不怎么这么的能逛啊!毕竟他们家是医生世家不是吗?所以可是一点也不排除这样的一种可能性。  “你这是爬山去了吗?还是去挑担了。”秦书寒松了松自己的领带,第一次看见她这么的不顾及自己的形象问题,可见是真的累得不轻。  “给这更恐怖,逛街去了。”白烟蓉坐了起来,不停的拿手去敲自己那酸疼的腿,毕竟是刚痊愈不久,所以走了那么久的路之后感到有些的不舒服。  “我不是跟你说过吗?在恢复期内,不可过多的走路,很疼吗?我来看看。”秦书寒把外套给脱下搭在一旁,伸手把她的腿给放到了自己的膝盖上,开始查看了起来。  “有点,我也不想啊!可是妈说要把我给从头到脚都改变一下,所以一会你上楼看到那一大堆东西的时候可别被吓到了。”白烟蓉红着脸,自己的脚裸被他给握在手里,让她感到有些的不好意思。  “妈找你了,怎么没有跟我说一下。”秦书寒皱眉,白烟蓉受伤刚出院的事情,他并没有告诉家人,所以才会发生像今天这样的状况,所以改天他必须得报备一下才行,免得这样的事情会再度的重演。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