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786.第786章改变

786.第786章改变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363更新时间:2016-01-06 10:41:50
   “哼!”余曼跺了跺脚,恨恨的离去。  “你刚才所说的话,我不管你是否出于真心,反正我是追定你了。”何安炫突然的弯腰,贴在米寒的耳畔小声的说着,那暧昧的动作,可是引来周围众人的一阵吸气声。  米寒瞬间的被雷到了,自己可是一个有丈夫的人,现在竟然有个男的直白的说出要追求自己,话说这是桃花开的季节吗?要不怎么会这么的莫名喜感呢?  “我拒绝。”米寒冷冷的说着,她来这里是学画画的,可不是来谈恋爱的。  “那是你的事情,我只是告诉你我自己的决定而已。”何安炫说完玩味的冲她笑了笑,轻狂而有自信满满,然后若无其事的扬长而去。  “哇!好酷,可是米寒,他刚刚究竟跟你说了什么啊!”沈佳佳八卦的问着,因为何安炫说得实在是太小声了,所以她可是什么都没有听见。  “别管他,神经病。”还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一想到以后会被这样的一个疯子给缠上,她就觉得未来可是压力无限。  沈佳佳一脸的黑线,估计也只有她米寒,才会把全校公认的校草给当作了神经病吧!毕竟谁看见他的时候不是飞蛾扑火的想要靠近,而她却是个例外,一个劲的在那往外推。  中午的时候,米寒跟沈佳佳刚走到食堂,便被何安炫给拦住了,“米寒,这边,我已经帮你点好餐了。”  “对不起!我不习惯跟男生同桌。”米寒委婉的拒绝着,因为他的这一个动作,已经引来了无数好奇的目光,所以她不想变得更加的出名。  “你总会习惯的。”何安炫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对方越是这样,也就越是激起了他征服的欲、望。  “如果说对象是你的话,我想我永远也习惯不了。”米寒皱眉,很反感这样的一种死缠烂打方式,也直到现在,她才知道为什么罗昊当初对自己会如此的抗拒了,因为那就是一种来自于身心上的莫大折磨。  “米寒……”沈佳佳拽了下她的衣袖,觉得她说得有些的过分了。  “算了,我还有事,你自己去吃吧!”米寒说完转身就走,不愿站在这里当猴耍。  何安炫被当众的拒绝,面子上自然有些的过不去,但很快的抬步追上,并不在意身后所传来的那一阵阵抽气之声。  “这样当众的让我难堪,是不是觉得很有成就感,但是无论你对我做了什么,我都无所谓。”何安炫双手插兜,跟在她的身侧,可见并没有把刚才的事情给看得太重。  “我可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的有心计,今天早上所说的话,只是用来刺激余曼而已,所以希望你不要太认真,毕竟我们是属于两个世界的人,纠缠在一起只会徒增互相伤害而已。”米寒停下脚步,说得异常的认真,她是一个有丈夫的人,虽然说那个男人并不见得会稀罕自己,但自己稀罕他却是不争的事实。  “可我对你的心却是认真的,你可以拒绝我,但我有喜欢你的权利。”何安炫从来就没有像现在那么的认真过,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不对自己的身份抱有私心的人,所以说什么他都要把她给追到手不可。  “别傻了,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更确切的来说,我已经有男朋友了。”米寒说到这个的时候有些的心虚,但却不想公开自己已经结婚的事实,因为她只想做一个单纯的学生而已。  “你这是骗我的吧!目的就是为了让我知难而退,但如果这是真的话,我愿意和他公平竞争。”何安炫并不相信米寒的话,觉得这只是她用来拒绝自己的一个借口而已,所以他对米寒那可是势在必得。  “我从不骗人,话已至此,信不信随你,还有,别再跟着我,你最近为我带来的麻烦已经够多了,我不想成为全校女生的公敌。”就算是现在,他们这样的站着说话,也不缺乏路过之人那关注的目光。  “我就那么的让你讨厌吗?”何安炫抽动了下嘴角,第一次有女人会嫌弃自己的接近,这可是破天荒头一遭。  “你该知道的,被人打扰是一件多么令人厌烦的事情,这些你不是每天都深有体会吗?而我现在的心情就如同你被女生缠着的时候一样无奈。”米寒不想伤害谁,但有的时候又不得不狠下心去,因为她知道,自己给不起他所想要的东西,而也就因为他的死缠烂打,让她更懂得了之前的自己给罗昊带来了多大的困扰。  “首先,我很抱歉,因为我的原因让你受到了攻击,但是也请你相信,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绝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到你。”何安炫一再的保证着自己的真心,但可惜的是,他给别人晚了一步,只是不知道这样的一个事实,他什么时候才能认清而已。  “何安炫,你究竟要我说多少遍你才能明白,我对你真的没有丝毫的兴趣,所以我们之间的谈话到此结束吧!”米寒疾步的逃离,说实话,对于这样的一种感情问题,她处理起来可是相当的费力。  “安炫,那个女人究竟有什么好的,以至于你要这样的对她低声下气,这可一点也不像你。”余曼适时的现身,目光狠戾的看着远去的米寒,大有一种要把她的背脊给瞪出个洞来的节奏。  “那是因为你还没有遇到那一个让你情愿卑躬屈膝的人,所以才会这么的想。”何安轩也有点迷茫了,他承认一开始只是想要征服她而已,可是现在却貌似有了别的异样想法,这是以往的他所没有具备过的一种怦然心动。  “你,该不会真的喜欢上了那个女人了吧!”余曼有一些的紧张,事情可千万别是自己所想的那样,这样的话自己又算什么呢?  “貌似这不关你的事吧!既然说到了这个,我倒是要提醒你一句,别再刻意的找她麻烦,否则我绝不会再坐视不管,而我的手段会是什么,我想,不用我明说,你应该都知道了吧!”  何安炫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最后勾起一抹邪气的笑容,毫不犹豫的转身而去。  余曼愣在了原地,他这是间接的承认了喜欢米寒了吧!那自己呢?这些日子以来对他的追逐都是假的吗?为什么像米寒那么穷酸的一个女人,竟然能轻易的勾起他的兴趣来,而自己无论再怎么的努力都是枉然。  自从那一次的食堂事件之后,米寒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引来别人的窃窃私语,让她感到很是烦躁,虽然有在心底跟自己说过别去计较,但人就这样,总是忍不住的会去好奇,所以才会傻傻的竖起耳朵去倾听,无非都是说一些自己配不上何安炫的话而已,什么丑小鸭,穷酸女,不要脸,癞蛤蟆,贱、女人之类的,这些极尽侮辱性的语言,现在可都成为了她一个人的专属。  “罗昊,这是我学做的菜,你尝尝看。”趁着周末的时间,米寒把自己从烹饪班学来的东西运用到了饭桌上,因为考虑到他们也有着自己的生活要过,所以傅冰蝶不再坚持他们非得要过去穆宅用餐,而这也就刚好的成全了米寒的那一颗跃跃欲试的心。  “你做的?”罗昊觉得有些的不可置信,同时的也有些的紧张,担心自己会成为那一个被她用来试验的小白鼠,毕竟自己的岳父母可是跟自己说过她并不会做家务,所以说这菜能不能吃还真的是有待考究。  “嗯!给点面子好不好。”米寒的眼里灼灼其光,带着很大的期盼。  罗昊看了她一眼,本来想拒绝的,可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的不忍心抹去她现在所展露出来的那一种自信的光芒,所以轻蹙了下眉头之后,还是在餐桌旁坐了下来,看起来色香味很不错的样子,就是不知道吃进嘴里会是什么感觉了。  有些忐忑的挑起了一小块的海参放进了嘴里,发现并没有预想中那么的难吃,可能是因为她在里面加进去了剁椒的缘故,所以倒是没有半丝的腥味。  “怎么样,好吃吗?”看见他那时而皱起的眉头,米寒站在一旁有些不安的看着他。  “还行,勉强可以下咽。”罗昊虽然说得有些的刻薄,但还是继续的试吃着别的菜,可见也并没有像他所说的那般差强人意。  “还是不行吗?我都是按照步骤来做的啊!”米寒有些的沮丧,这些菜她可是琢磨了很久的,在烹饪班的时候反复的练习,老师都说自己的进步很大,怎么到了他这里就成为了勉强呢?  “你跟书上学的吗?”一个原本什么都不会的人,能做出这种口味,其实已经让他很是惊讶了,但还是忍不住的打击一下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看见她脸上的你一种耀眼的光芒,他总是觉得碍眼得很,所以才会那么的想要抹掉,形成了一个异常矛盾的综合体。  “没有,我去报了个烹饪班,反正没有什么事可做。”自从嫁给了他之后,之前的生活重心一下间便有了更改,虽然说让她适应起来有些的困难,但她还是很努力的去适应自己的新角色。  “依你的性格,还真的很让人意外。”罗昊有一些的动容,暗想着她所做的这一切是否都是为了他,所以才会让自己改变了这么的多。  “身份不同了,想法当然也会随之改变,不是你说的吗?我只是一个小太妹,所以我只能努力的在各方面提高自己。”米寒苦涩的笑了下,自己所做的这一切,并不是为了要讨好他,而只是想要做一个足以匹配得上他的女人而已。  “对不起!我那是无心的。”想着之前自己所说过的话,罗昊不自觉的皱了下眉,他那只是一种怄气的作法而已,心里可并不是这样想的。  “但却是事实不是吗?我知道,我的身份让你觉得丢脸了,所以我很有自知之明的,还有,我很抱歉,之前那么不知羞耻的缠着你,我想,不亲自经历过的话,谁也不会懂得那是多么苦恼的一件事情。”现在的米寒,她所流露出来的那一种知性,可是跟以前有了很大的差别,是那么的让人看了为之心动。  “我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一种想法,如果说我给了你这种感觉的话,那么我很抱歉,吃饭吧!”虽然说自己不爱她,但可从来就没有在乎过她的身份。  “不知道能不能问你一个比较私密的问题。”看他今天的心情不错,所以米寒忍不住的有了些许的奢求。  “只要能回答的话,我不介意。”语气还是那么的宛如寒冰,但脸上的线条却多了几分的柔和。  “听说,你曾经深爱过一个女人是吗?那是不是因为她的原因,所以才会让你那么的抗拒我的存在。”这是她心底的一道梗,她一直都埋藏在心底,今天才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来问出了声。  “什么女人,我怎么不知道。”罗昊放下了筷子,一脸不解的凝视着她。  “呃!不是说你曾被女人给伤过吗?”米寒看他不像是说谎的样子,难道说是穆公子骗了自己不成。  “这么荒谬的事情,你听谁说的啊!”罗昊的嘴角狠狠的抽动着,自己这是得罪谁了,让他这么的诋毁自己。  “就是大哥啊!上次在博茨瓦纳的时候,他就是这么告诉我的。”米寒忍不住的扶额低下了头,看他的反应,不用想也知道自己是被穆公子给忽悠了。  “别听他乱说,压根就没有的事情。”罗昊满脸的黑线,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一个陷害自己的人竟然会是自家少爷,所以还真的让他有些的哭笑不得,因为就算他想要报复回去,貌似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对不起!我好像又给你丢脸了一回。”米寒一脸的沮丧表情,怪不得蓉蓉总说自己傻,看来还真的是这么的一回事。  “以后旁人说什么,别什么都信,要有自己的判断能力。”今天,貌似是罗昊最为温和的一次对话方式,没有太过于漠然的语言,反而还有着些许的亲切感。  “我会注意的。”米寒红透了脸颊,怪不得穆公子当时笑得那么的诡异,敢情是骗自己的啊!  “还是快吃饭吧!要不都要冷了。”罗昊也很为自己的温情所迷惑,所以有着一丝丝的懊恼,可却又有着些许的期盼。  “嗯!”米寒的心暖暖的,如果说以后的每一天都能如此友好相处的话,她也就别无所求了。  罗昊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嘴唇阖动了下,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的吃着饭,虽然说她所做的菜还欠缺那么的一些火候,但也并不是太难吃,毕竟对于一个初学者而言,这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而更重要的是她对自己所付出的那一份真心不是吗?  因为是周末,所以穆季云并不用去公司,而也就因为这样,罗昊的时间就这么的给空了出来,所以吃完午餐之后,他便有些慵懒的坐在花园晒太阳,享受着这难得的清闲时光。  米寒站在落地窗前,静静的凝视着他,却不敢上前去打扰,有的时候,就这样纯属的欣赏就好,并不是说非得要去占有,毕竟今天的他已经给了自己太多的意外,所以她不想再轻易的去毁坏掉。  终于,她还是在画稿上落下了重重的一笔,他的五官很好,虽然说不能跟穆季云那几个风华绝代的男人相提并论,但却有着属于自己的帅气跟不容忽视掉的强大气息,估计这是跟他的职业有关吧!所以每次见他的时候,总会给人一种很小心谨慎的感觉。  模糊的五官在她的画笔下越显清晰,冷酷的线条跃然于纸上,竟然也能看出几分的温润来,只是不知道自己还要历经多久,才能让他完全的接受自己,不求爱上,只求他能往自己所伫立的地方多看一眼就已足以。  被这样炙热的视线所包围着,罗昊不可能会没有丝毫的感觉,只是他不愿意去理会而已,所以轻阖上眼帘,,开始思考起自己的这段婚姻来。  可能是因为那个男人已经深入了自己的骨髓,所以每落下一笔都是那么的传神,就好像是要跃然而出般逼真,应该算是她最为成功的一副作品了吧!  电话响起的时候,她刚好落下最后的一笔,所以看也没有看的便伸手接了起来。  “喂!你好,我是米寒。”视线还停留在那个闭目养神的男人身上,舍不得移开分毫。  “米寒,是我,要不要出来陪我一下。”沈佳佳有些的迟疑,很是不安的看了眼让自己打这通电话的何安炫,虽然说自己很喜欢他不假,可是米寒却是对他异常反感的,这要是让她知道自己骗了她的话,指不定会跟自己绝交呢?  “你在哪里,我马上就过去找你。”介于沈佳佳从来就没有在周末找过自己,所以就算罗昊难得的在家,她也很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我现在还在学院呢?就是怕你不答应出来陪我,所以都不敢先出门,你也知道,这一个人逛街会很无聊的。”沈佳佳在努力的找着借口,觉得说谎还真的是一件很心虚的事情。  “那你出来吧!我们在市中心广场见,到了给我电话。”米寒收起了自己膝盖上的画稿,接着便站了起来。  “你要出去吗?”罗昊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听见她的话之后随意的问了声。  “米寒,问你话的那个男人是谁啊!声音很好听的样子,是你的哥哥吗?”沈佳佳在话筒的那边也听见了罗昊的声音,所以八卦的问了起来,倒是暂时的忘记了何安炫的存在。  “呃!那个,我到时候再跟你说,就这样先吧!”米寒急急的挂掉了电话,很是诧异刚刚还在花园养神的人,怎么瞬间的便站到了自己的面前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