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788.第788章情难自禁的吻

788.第788章情难自禁的吻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49更新时间:2016-01-06 10:41:52
   “你好像总能找到借口给自己开脱。”罗昊的眼神带着一丝的亮光,好笑的盯着她。  “事实如此而已,我从来不撒谎的。”关于这一点,一直都是米寒很引以为傲的优点。  “是吗?从来都不撒谎,那么刚刚的事情又怎么的解释。”两人就站在楼梯间,一个居高临下,一个仰头眺望。  “又不是我的错,我以为只有沈佳佳一个人而已,谁知道何安炫竟然也来了。”米寒的手指在护栏上来回的刮动着,他这样盛气凌人的一种态度,还真的是让自己感受到了很大的压迫感。  “我说的不是这个,是你为什么要隐瞒自己已经结婚了这个事实。”一想到她的同学把自己给误以为是她的大哥,他就觉得好一阵的憋屈。  “因为我不想搞特殊化,而且也觉得自己的私生活没有必要跟别人详细的报备。”只要自己结婚的事情被公布出来,估计周围肯定会有很多的人用异常的目光来审视自己,而她真的不想变成那样。  “所以呢?就招引来了一大堆的狂蜂浪蝶吗?”罗昊的话听起来还真的有点伤人,但却是他此时心底最真实的想法。  “哪有一大堆,也就是这么的一个脑残而已。”米寒有些的心虚,因为脖子有些的疼,所以她不得不低下了头,可却因为这样的一个小动作让罗昊觉得她这是在心虚。  “怎么,就这一个还不够吗?米寒,不得不说,我还真的是小看了你。”罗昊也搞不懂现在的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她每辩解一句,他都能很犀利的给反击回去。  “你什么意思啊!”米寒抬头,难道他以为那个何安炫是自己故意勾、引来的不成。  “我能有什么意思,只能说你这样做确实是刺激到了我,但若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让我吃醋的话,不好意思,你的份量还不够重。”心里明明不是这么想的,可一张嘴就成为了伤人的利器。  “听你的意思,他是我故意找来的托不成,我有病啊!没事去找这么的一个烦人精来缠着自己。”米寒的心底一阵的悲凉,自己在他的心里,就是这么有心计的一个人吗?  “这谁知道呢?事实的真相是什么,我想,也只有当事人才最为清楚吧!”矛盾的火花越烧越旺,只要谁再加点导火索,肯定会瞬间的引爆。  “既然你一定要这么的想我,那么我也无话可说,只是希望你能公平一点,别总是一再的把我给伤得遍体鳞伤,我是人,不是木头,所以当锋利的刀子在我的身上划过的时候,我也会感觉到痛。”米寒往上走去,在经过他的身边之时,哀怨的看了一眼,随后头也不回的进了卧室。  罗昊紧攥着拳头,该死的,貌似自己又伤到了她,不是说好了要给她多一些的关心吗?可看看自己刚刚的所作所为,到底都说了些什么混账话啊!  米寒用力的甩上了房门,每次都这样,总在自己以为他会对自己有所改观的时候再施以重重的一击,她就真的有那么的差吗?以至于每一件事在他的面前都是错的,试问她究竟有什么错的,唯一做错的也只不过是爱上了他而已。  生活中总是会有着太多的苦涩,别的她都能忍,唯一不能忍的却是她付出了全部的身心,换来的却只是漫不经心的一瞥。  这样的不愉快,不知道是否每对夫妻都会碰到,但她真的觉得很是身心俱疲,所以每当这样的一种时候,她都会变得异常的脆弱,任由晶莹的泪珠悄然的滑下。  罗昊紧抿着唇,抬起手来又放下,最终都没有去敲响那一扇紧闭着的房门。  感情最经不起冷却,两人之间好不容易升起来的那一抹温暖,因为这一次的事件而再次的降到了冰点,宛如置身于了北极之中。  周一刚到学院,沈佳佳就一脸抱歉的看着她,眼里有着太多的欲说还止,“米寒,你还在生我气啊!”  “没有,别多想。”今天的米寒,脸色给以往要冷上几分,但却不是因为在生沈佳佳的气,而是她跟罗昊之间恍惚走进了一个死胡同里,谁都不愿意往后退一步。  “可你的脸色怎么会这么的差,是因为昨晚没有睡好吗?”沈佳佳关心的问道。  “嗯!”回答得有些的简洁,很明显对这个谈话不太感兴趣。  沈佳佳咬了咬唇,她又不是真傻,所以又怎么会看不出米寒对自己的那一种冷淡来呢?可自己欺骗她在先,所以无论她今天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对自己,她都没有丝毫的异议。  整个早上,米寒都很少说话,问她什么都只是淡然的回了几个字而已,跟以前的那一种冷酷比起来,更是多了几分的淡漠感。  “罗昊,你对米寒,就真的无法爱上吗?”穆季云不经意的问道,头也没有抬,只专注在自己手里的文件上。  “我也不知道。”罗昊不敢把话给说得太满了,因为最近他的心情起伏太大,就连自己都有些的琢磨不透。  “哦!这么的说来,你还是动心了是吗?”穆季云突然的便来了兴趣,所以放下手中的文件,身子往后靠去,玩味的笑看着罗昊。  “什么是动心。”罗昊在感情的这一块,完全的是恋爱白痴,所以才会认不清自己的心。  “就是你看到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会生气,看到她难过自己也会跟着情绪低落,看到她笑心里觉得甜甜的,却又很想的抹去,觉得这样的笑容只能展示给自己一个人看。”这样的小细节有很多很多,经过了跟欧阳瑞西相爱之后,他更能有深切的体会。  “这就是心动的感觉吗?那跟爱又有什么联系呢?”罗昊皱眉,这些,貌似自己都碰到过,可是却不懂这两者之间有什么相同之处。  “这可就要问你自己了,别人是无法替你感同身受的,而且也是说不明白的。”穆季云虽然是这样的说着,但心底却有了谱,看来某人即将要沦陷了。  就因为穆公子的这一番话,罗昊破天荒的第一次来到了学院,奢华的跑车就这么的停在门口,无故于别人那探究的目光,只是静静的靠在驾驶座上,静等着米寒的出现。  “米寒,我送你回去吧!”何安轩的跑车跟在米寒的身边,慢慢的行驶着,让周围路过的同学都伸长了脖子,竖耳的倾听着。  “不用,我坐公车很方便。”米寒快步的往外走去,不想跟他有过多的牵扯不清,毕竟自己可是一个有丈夫的人。  “我想,你真正的想法应该是怕我会把你给怎么样吧!”何安炫不死心,今天他可是找了无数的机会想要接近她,可总是被她给巧妙的躲了过去,所以不愿意放弃这最后的一丝机会。  “你觉得自己有那个本事让我害怕吗?所以别幼稚了,就你这样的激将法对我来说根本就产生不了效用。”米寒嗤笑了声,如果说这里不是学院,而他不是学生的话,她早就把这个小子给踹飞了,哪会还留着他在自己的跟前咋呼个不停。  “如果我猜得没有错的话,你的那个所谓的男朋友并不爱你吧!”何安炫突然的投下了一颗定时的炸弹,把米寒心底最后的那一道尊严给瞬间的炸得粉碎。  “何以见得。”虽然说这是事实不假,但米寒却不愿把自己的心伤给暴露于人前,所以不露声色的给反问了回去,倒要听听看他都有些什么样的独到看法。  “因为他看你的眼神我感觉不到丝毫的爱意来,当然,这也很有可能是我自己的偏激想法,但我相信自己的直觉没错。”要想抱得美人归,必须得要把情敌给一损再损才行。  “你也说了,那只是你的个人观点而已,我们之间很相爱,所以不用你操心。”米寒的心底有着太多的苦涩,但却在人前强装起不屑一顾的高傲姿态来。  “那好,我就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吧!如果说他真的在乎你的话,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见他来学院接过你放学呢?”何安炫步步紧逼,就不相信无法突破来自于她心底的那一道防线。  “米寒,这边。”罗昊是看着米寒走出校门的,所以马上的下了车,只是没有想到会看见那天所见到的大男孩,所以本来有些愉悦的脸色瞬间的给沉了下去。  “不好意思,我要先走了。”米寒得意的一笑,也不管何安炫现在是何种的表情,小跑着向罗昊跑了过去,因为他的出现,可是狠狠的替自己反击了回去。  奢华跑车本来就已经是这里一道比较靓丽的风景线,再加上一个长相冷酷的帅哥,更是满足了无数学渣们的YY意念,所以无不目不转睛的盯着罗昊看,瞬间的把何安炫这个校草给遗忘于九霄云外。  何安炫目送着米寒上了路边的那一辆名车,价位明显的给自己现在所开着的这一辆高出了不少,如此看来,对方也是个公子哥吗?  “你怎么会过来接我啊!”米寒很是雀跃的问着,把何安炫给忘了个一干二净。  “如果我不过来的话,还不知道你跟那个男的是如此的亲密呢?”一想到他们刚刚的样子,罗昊就一肚子的怒火。  “你这是存心找我麻烦来的是吗?”争吵太多,米寒觉得有些的累了,所以刚刚所萌芽起来的感动,这会儿也迅速的消之贻尽。  “怎么,被我撞见就恼羞成怒了吗?”罗昊启动了车子,快速的驶离了此地。  “你这叫捕风捉影,是,他是想要送我回家不假,但却被我给拒绝了,所以你的出现可谓是帮我救了场,但现在我可不这么想了,我简直就是刚逃出了狼窝,又掉进了虎穴。”米寒感到有些的疲惫,丝毫也没有想到这是他在乎自己的一种表现。  “我能理解成你这是心虚吗?”语气带着一丝的轻蔑,而更多的却是冷嘲。  “给我停车。”米寒觉得,自己若是再呆在他车上的话,肯定会被气得晕过去不可。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罗昊说着给车门落了锁,以她的性格,就怕她会打开车门跳出去。  “为什么?罗昊,伤害我对你来说就这么的好玩吗?你把我都给当成什么了,说好听点是妻子,说不好听的话也只不过是你的一个玩偶而已,高兴的时候拿来取笑一下,不高兴的时候就扔到了一边,不对,我连玩偶都算不上,毕竟玩偶还能让你拎起来看看,而我呢?你连看一眼都是觉得多余吧!”米寒突然的哭了,这是她第一次在罗昊的面前这么撕心裂肺的哭,因为这段时间以来的压抑已经把她给挤压得再也透不过气来了,所以也不再去管出丑与否的问题。  “我……”这是罗昊第一次面对大哭的女人,所以有些的不知所措,只能急急的把车子给开到了路边停下,但却没有开车门锁。  “我本以为,就算你不爱我,没关系,有我爱你就成了,可是久了之后,我慢慢的发现,没有谁会一径的付出而不要求回报的,所以我试着去取悦你,试着去把你的那一颗冰冷的心给捂热了,可我想得太简单了,无论我再怎么的努力,你都从来没有领过情,我知道,我自己很贱,缠着你去求得怜惜,但能否也给我些温暖,不求你有多么的关心我,一个偶尔温暖的眼神就足以让我感动不已。”米寒竭嘶底里的控诉着他,完全是一副豁出去的表情。  “对不起!”对于她所指控的这些,罗昊是第一次的听到,所以除了震撼之外就只有深深的抱歉,他也知道,为了要熄灭她的热情,自己确实是很残忍的伤害过她,但却从来没有放过在心上,觉得像她这么大大咧咧的女孩,应该不会太在意这些才对,但听了她的话之后,自己貌似想错了某些东西。  “对不起?呵呵!罗昊,我不需要你的对不起,我只求你能多关心我一下即可,难道说就这么的难吗?”米寒泪眼朦胧的看着他,是那么的可怜凄美。  罗昊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她,突然,也不知道心底是怎么想的,就这么的侧过了身子,双手捧着她的脸,无限爱怜的封住了她那喋喋不休的小嘴。  米寒完全的惊呆了,所以也忘记了哭,就这么瞪大眼睛的看着他此刻的举动,忘了该有的反应。  原来她的唇是这么的软,这是罗昊在吻向她的粉唇之时唯一的感受,突然的发现,走出这么的一步其实也没有自己所想象中的那么困难。  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又或者这是他羞辱自己的新方式,回头再倒打一耙,说是自己勾、引了他,这么的一想之下,米寒瞬间的清醒了过来,所以开始了挣扎,可罗昊并不给她挣脱的机会,反倒是加深了这个吻。  终于,在米寒觉得自己就要窒息的时候,罗昊总算是放开了她,原本冷酷的俊彦也因此而多了几分的柔情蜜意。  “咳咳!我觉得,这是堵住你嘴巴的唯一方法,再者,谁让你用那样的眼神来看着我,所以我才会情难自禁的。”罗昊轻咳了几声,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米寒咬了下被吻得生疼的唇,幸好自己没有幼稚到去以为他那是对自己动心了,否则出丑的那一个人绝对会是自己。  “什么这样?”罗昊不解的看着她,脸上的线条虽然还是那么的冷硬,但目光可是暖和了不少。  “就是你之所以会吻我,是因为你想换种方式来羞辱我,我说得对吗?”米寒有些的泄气,可就算是这样,她还是很留恋刚刚的那一个吻,可见自己确实是卑微到了极点。  “对,恭喜你,你猜对了。”罗昊咬牙切齿的说着,随后气愤的启动了车子,自己好不容易对她动了心,可她倒好,竟然把这当成了一种羞辱,很好,既然她要这么的想,那么他便随她所愿好了。  “我知道,我不该奢想的,果然……”米寒冷笑了下,算了,就这样吧!就算这是一种侮辱,她也认了,谁叫自己是如此渴望他的亲近呢?  “果然什么?”罗昊本不想在意的,但还是给问出了声。  “我还是无法换来你一丝的真心,罗昊,你说,我是不是很失败,也很贱。”米寒凄然的笑着,就算心底疼痛万分,脸上也要笑靥如花。  “如果说你一定要如此的看轻自己,我也没有办法,但是我想说的是,刚刚之所以会吻你,并不是出于任何的目的,而是我潜意识之下的一种本能反应而已。”罗昊就是这样,就算是解释,也是这么的一副酷酷的样子。  “我可以相信吗?”米寒又燃气了希望,欣喜的看着他好看的侧颜。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相信。”罗昊带着几分的泄气,想不到自己第一次表白,换来的竟然是这样的一种结果,想想也是挺可悲的。  “罗昊,我真的可以相信吗?”幸福来得太快,请原谅她一时之间难以转过弯来。  “如果说你再质疑下去的话,我会告诉你,一切都是假的。”罗昊狠瞪了她一眼,自己的话就真的这么的没有信服度可言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