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790.第790章共处一室

790.第790章共处一室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359更新时间:2016-01-06 10:41:53
   酒吧在每一座城市中,都充当着让人用来发泄情感的地方,很少喝酒的罗昊,今天破天荒的也成为了酒桌上的一员。  “罗老大,你今天是不是心情不好啊!”难得保安部的一起出来玩,可他貌似都是一个人在独饮,知道他的性格比较冷,但以往可不这样。  “没有,玩你们的吧!别管我。”罗昊说着再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该死的女人,撩拨了自己又鸣鼓收兵了,还真的以为自己是如来佛祖吗?感情这种东西也能收放自如。  想到她脸上的淤青,他的心情也就更加的沉闷了,所以一个仰头的动作之后,杯子里的酒也就跟着见了底。  如果说不是去跟社会上的混混们斗殴的话,很是奇怪究竟有谁能伤得了她,要知道她成年累月的混迹于那样繁杂的地方,身手可也是不容小觑的。  不去爱过,永远也不会知道心痛为何物,站在这样的一个进退两难的边缘,发现自己正在经历一场拔河比赛,就看哪一边最终赢得到自己,最后输了身心。  米寒在客厅来回的走动着,本来她以为罗昊是跟穆季云一起出去的,可是李嫂刚从穆宅回来,说穆季云并没有出门,如此说来的话,他究竟是跟谁出去的呢?电话也不接,真的是急死人了,要知道他可从来都没有这么晚回来过。  伸手摸了下还有些生疼的脸颊,早知道他会生气,她就该忍一忍,别跟余曼那个女人起冲突的,这下可好,自己是威风了一把,可却把自己的婚姻给搭了进去。  她这人就这样,总是容易冲动,所以才会把自己的感情跟生活给弄得一团糟,说真的,她都要有点泄气了,这样的互不搭理下去,最终是否也就走到了尽头。  在别的事情之上,自己一直都是风风火火的,可唯独在感情这件事情上却表现得有些的不够果断,有那么的一点优柔寡断。  一束耀眼的车灯打断了她的思路,也让她跟着雀跃了起来,小跑着走了出去,是他的车没错,可是走下车的那一个并不是他本人。  “大嫂,不好意思,罗老大喝醉了。”来人米寒还是认识的,是他比较器重的保镖之一,只要他走不开的时候,都会安排他去保护穆季云的安全,可见对他很是信任。  “没事,谢谢你送他回来。”米寒亲切的笑着,虽然说自己之前是混帮派的,但跟他们相比较起来,也并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意义不一样而已,但性质可都差不多,所以当然知道他们之间的兄弟情谊可是给什么都要来得珍贵,毕竟像他们这种拿命去拼生活的人,随时都会有遇到意外的时候,而在这样的一种时候,最注重的便是团队合作精神,所以人员之间必须要有一定的感情基础跟互相信任才行。  “客气,应该的,要我帮忙扶进去吗?”小伙子征求着她的意见,对米寒很是尊敬,估计是因为看在罗昊的面子上的缘故。  “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米寒看了眼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的罗昊,只要他不闹,把他给弄上楼并不是什么难事。  “那我先帮你把他给扶下车吧!”保镖弯身,把罗昊给扶了出来,米寒马上的接手过来,随之,一股浓重的酒味也扑鼻而来,熏得她不由得皱了下自己的五官。  “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今天晚上的事情,真的是太谢谢你了。”米寒一手扶在罗昊的腰间,一手抓着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大手,这可是他第一次跟自己如此的贴近,所以心底难免的会有些的悸动。  “好,那嫂子再见!”保镖说完便上车离开,开的依然是罗昊的车子,也不去担心米寒能不能把罗昊给扶进去,反正这里已经是他们家了,爱怎么的折腾都可以,说不定还能添加不少的夫妻情趣呢?  “罗昊,我们也进去吧!”米寒虽然身材纤细,但扶着罗昊可一点也不带劲的。  可能是因为听见了自己的名字,罗昊睁开醉眼朦胧的双眸看了她一眼,在发现是自己所熟悉的人之时,又轻阖上了眼帘,估计是喝了不少,所以才会醉得如此的深沉。  步履不稳的扶着他上楼,可能是因为身高的悬殊过大,所以让她感到有些的气喘吁吁,好几次都差点的滚下楼去,幸好都有惊无险的度过了。  把他沉重的身子扶到了床上,她也累得趁机的躺了下去,可问题却来了,一时不察,忘记了他并不是跟自己睡在同一间房,所以晕乎乎的把他给弄到了自己的房里,也不知道他醒来后会不会责怪自己,可如果现在再扶过去的话,她真的是没有力气了,因为她下午跟人打架的时候手也有些的受伤,所以经受不起第二次的折腾。  第一次可以这样静静的凝视着他,发现幸福其实也很简单,只要身边有他即可,不在乎他的心里是否有着自己。  从来就不知道,睡着后的他,会收敛起自己那周身的冷酷气息,宛如个孩子般睡得一脸的安恬。  轻叹了口气,起身把他的鞋子给脱掉,接着是外套,因为被他压着,所以又费了好一大番的力气,手指停留在他的领带上犹豫了下,还是脸红的开始解了起来,因为紧张的原因,冰凉的指尖好几次都碰在了他温热的肌肤上,让她的脸跟着绯红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罗昊突然的睁开了眼,皱眉的看着她。  “呃!我只是想让你睡得舒服些而已。”米寒被吓得不轻,怎么也想不到原本睡得很沉的人会突然的醒了过来,所以小心脏正在扑通扑通的乱跳着。  也不知道罗昊是真醒了还是潜意识的一个动作,问了那么的一句之后,又再度的睡了过去,让米寒有些的哭笑不得,只好去洗了个温热的毛巾,给他擦拭了下脸和手,至于洗澡之类的,只能等他自己醒来了,毕竟这么巨大的一个工程可不是自己可以胜任得了的,更何况,他不见得会希望自己去这么的做。  “罗昊,罗昊。”米寒轻唤了几声,确定他是真的已经睡着之后,她也累瘫的滑坐在床沿,用手撑着下巴,如果说有一种深爱叫做凝望,那么她希望是永无休止。  看着他那温润的唇,米寒总觉得对自己充满了无数的诱、惑,但却不敢有所行动,只能在心底无限的想象,这个男人,是自己的丈夫,可却是第一次跟自己同处一室,说什么应该都没有人会相信才对,但事实却往往都是这样的伤人。  罗昊是半夜醒过来的,睁开眼的时候,脑袋还有些晕乎乎的,但实在是因为太渴了,所以不得不爬了起来,可当他刚想要抬脚下床的时候,才发现床边趴着一个黑乎乎的脑袋。  抬眼看了下周围,才发现不是自己所睡的客房,虽然有些的讶异,但也没有因此而发火,而是小心的绕过了她的头下了床,略微的沉思之后,伸手抱起了米寒,把她给安置在床上,再贴心的给盖上了被子。  小心翼翼的做完了这一切,他才蹑手蹑脚的下了楼,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杯冰水喝下,才再度的上楼去冲了个热水澡,在客房跟主卧室之间犹豫了下,最后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又默默的回到了主卧室,站在床前静静的看了那么的几分钟之后,才悄声的上了床,但却跟米寒保留着一定的距离,中间估计还能睡得下两个人。  本来酒意就还没有完全的去尽,因此就算是洗了澡,也还是有些昏沉沉的,所以虽然是第一次同床共枕,但却没有多大的心理压力,很快的便再度的睡了过去,只是在睡梦中的时候,自己的怀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软绵绵的身体而已。  米寒觉得今晚的被窝特别的暖和,感受到无形之中就有一股热流,在不停的诱、惑着自己去靠近,直到完全的被火炉给包围,她才展颜而笑,很是舒服的蜷缩在那一团温暖之中。  早上的时候,两人是被一阵刺耳的闹钟给吵醒的,所以当两人同时的睁开眼睛的时候,都一时的反应不过来,看着对方那近在咫尺的脸忘记了该有的动作。  “那个,因为你喝醉了,所以我才会不小心的把你给扶到我床上来的。”米寒伸手按停了闹钟,急急的解释着,丝毫也没有发现某人身上所穿的衣服已经发生了变化。  “我知道。”罗昊并没有起身,因为他的某个部位这时候正被她的脚给压着,而她却好像没有感觉到似的不作出任何的反应。  “还有,我本来并没有想着要睡到床上来的,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给爬了上来。”米寒咬着唇,都快要被自己给蠢哭了,怎么就迷迷糊糊的上了床呢?这样也就算了,还钻到了他的怀中,这下可好,自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吧!  “我知道。”罗昊的脸色有些的涨红,依然是那么简单的几个字。  “你知道?”米寒不解的看着他,如此说来,自己这是逃过了被他奚落的命运了吗?  “因为是我把你给抱上来的。”罗昊在等着,等她什么时候会发现她的脚正处于哪个位置。  “那个,你有醒过吗?我怎么不知道。”米寒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些的激动,所以身子动了下,也就因此而让她发现了某个重点,那就是她的脚此刻正摆放在他某个敏感的位置上,更恐怖的是貌似还起了反应,所以让她瞬间的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该收脚还是继续若无其事下去,但不管怎么样,她都尴尬得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  “在这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先把你的脚给移开。”罗昊强忍着不适感,不得不出声提醒她,否则再这样下去,他不敢保证会发生些什么,毕竟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个正常的男人。  “呃!我……”米寒经他这么的一说,赶紧的把自己的脚给收了回来,随之被子一扯,把自己整个人都蒙在了被子之中,但又好像想到了些什么似的,很快的又露出了头来。  “今天没有课吗?”罗昊不紧不慢的说着,自己昨晚喝醉了,少爷那边自然会有人自动的接替自己的工作,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所以他可是一点也不着急。  “啊!完蛋了,我要迟到了。”米寒急急忙忙的跳了起来,顶着一头凌乱的短发跑进了洗漱间,而罗昊则是在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情潮。  在去学院的路上,米寒一直在想一件事情,那就是,既然他半夜就醒来了,可为什么会还爬上自己的床呢?难道说他忘记了自己曾经所说过的那些刻薄的话了吗?还是说他对自己有了改观?这样的一个问题困扰了她整天,就连何安炫的骚扰都无法对她造成任何的影响,因为她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这至关重要的事情之上。  “米寒,你的脸怎么了,该不会是被他打的吧!”何安炫所说的那一个他,自然是指罗昊,只是他料错了一点,罗昊虽然人是冷酷了点,但有一点却是尤为优秀的,那就是从来都不会对女人动手。  “不关你的事。”米寒起身离开,本以为这里清静,能让自己好好的想一下心事,但却没有想到会来了个不速之客。  “等等。”何安炫伸手捉住了她的手腕。  “放手。”米寒冷冷的看着他的手,周身都变得肃杀了起来,就是因为他的原因,所以给自己添了无数的麻烦。  “如果我不放呢?”何安炫的公子哥脾气也上来了,从没有哪个女人会像她这样,丝毫也不把自己给放在眼里,难道说真的像别人所说的那样,她这是在跟自己玩欲擒故纵的游戏吗?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米寒微微的用了下力,却发现对方并没有半分要松手的意思。  “那个男人有什么好的,只不过是一个保镖而已,难道说我还不如他吗?”何安炫大声的说着,帅气的脸上全是嫉妒之色。  “你竟然调查我。”米寒的眼神更冷了,他说自己什么都可以,但就是不能针对罗昊,因为在她的心里,罗昊虽然是个保镖不假,但却给他这样的纨绔子弟好太多了。当然,自己把他给比喻为纨绔子弟有些的过了,毕竟他是个品学兼优的学生不是吗?但谁知道私底下或以后不是那样的人渣呢?  “这还用得着调查吗?只要在网上输入风云国际总裁的名字,关于他身边的一切人和事都会瞬间的搜索出来。”何安炫轻蔑的冷哼了一声,还以为对方是谁家的公子哥呢?却没有想到只是一个小小的保镖而已,就是不知道他拿什么来跟自己争。  “所以呢?你便觉得自己有了胜算是吗?”米寒恼怒的瞪着他,最讨厌的便是这样自以为是的人,总认为自己要高人一等。  “无论是在财力上还是外貌上,我都觉得自己略胜一筹。”何安炫自傲的炫耀着自己的优势,如果说对方够聪明的话,就一定懂得选择谁才是最为明智之举。  “那只是你个人的想法而已,在我心里,他可是无人可以比拟的。”米寒趁他不备,用力的抽回了自己的手,漠然的看了他一眼,继续的往前走去。  爱一个人,从来就不会去计较他的出身跟职业,但她知道,罗昊就算身为保镖,也要给一般的小企业老板来得富裕,对于这一点,从他的生活品味跟所开着的名车上就不难看出来。  “米寒,你绝对会后悔的。”何安炫大声的说道,现在的他,完全的被嫉妒给冲昏了脑子,所以变得有些的不够光明磊落。  后悔吗?米寒自嘲的一笑,也许吧!但却不是像他所说的那样,是因为罗昊样样都不如他,而是在这一场爱情的追逐战中,她慢慢的遗失了自己。  “最近你好像有心事。”在穆家的花园里,欧阳瑞西跟米寒信步而走。  “没有啊!你看,我都长了不少肉。”米寒伸手捏了下自己的脸颊,以此来证明自己没有说谎。  “你确定你脸上那是肉,而不是被人给打肿的。”欧阳瑞西没好气的戏谑着她,双手插在裤兜里,好整以暇的凝视着她。  “呃!被你发现了,话说真的有这么的明显吗?”米寒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你说呢?一边大一边小,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好不好。”欧阳瑞西所担心的是她脸上的伤是不是罗昊打的,但以自己对罗昊的了解,觉得他不应该会对女人动手才对。  “那是不是爸妈他们也都看出来了。”米寒在心底哀叹了声,千万别是自己所想的那样啊!  “以爸妈那么聪明的人,你觉得有什么事是可以瞒得过他们的,但现在并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而是比较关心你脸上的伤究竟是怎么得来的。”欧阳瑞西的双眸紧锁着她,不给她半丝撒谎的机会。  “要说到这个,可就丢脸死了,在学院跟几个同学起了点小摩擦,不小心就给挂了彩。”米寒呵呵的讪笑着,在欧阳瑞西的面前,她可以变得心无旁骛很多,只单纯的享受这一种跟她相处的乐趣即可,不被外界的任何因素所困扰到。  “都结婚的人了,怎么还这么的没个定性啊!”知道不是罗昊的原因,欧阳瑞西也就松了口气,但一想到她的行为,就又担心的皱起了眉头,不是担心她会被别人给怎么着,而是担心她把别人给弄残了,毕竟这丫头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你就放心吧!不是我去挑的事,是别人来找我茬,而且我都有手下留情。”米寒知道欧阳瑞西担心些什么,虽然口头上是责怪的话,但心底却是在替自己担心,虽然说她们之间的接触并不是很多,但却知道她是那一种外冷内热的善良之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