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792.第792章同学聚餐

792.第792章同学聚餐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370更新时间:2016-01-06 10:41:54
   “这一趟的巴黎之行怎么样了。”欧阳瑞西靠在办公室走廊的栏杆上,戏谑的笑看着他,什么时候开始,一个铁骨铮铮的军旅英雄,也变成了一个痴情汉子,果然情爱这东西确实很难让人琢磨得透。  “本来就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而去的,所以倒也没有太大的失望。”顾阡陌无奈的笑了笑,就知道她会取笑自己,因为在去之前她就说过,只要是自己家公公不想让找到的人,那么他就一定找不到,所以只会是去浪费时间而已,但他还是想要去看看,就算不是为了找她,也想要走一走她曾踏足过的地方。  “放心吧!我公公不会真的不把她送回来的,既然说了她现在是安全的,那么就不会有问题。”欧阳瑞西也很想那个丫头,总觉得没有了她在的S市缺少了些什么,整个人都显得空落落的。  “我知道,所以我不担心,只是有点想她而已。”真的只是有点而已吗?顾阡陌苦涩的一笑,他是用着全身心去想她好不好。  “思念是一杯苦酒,你就慢慢的品吧!其实这也是一门学问,你得用心去学才行。”他只是分开一个月而已,又哪里抵得过自己那漫长的六年时光呢?所以要说到思念,她可是一点也不给他来得陌生。  “正在努力中,这一次的特训,我看还是由你去吧!我有点不在状态上,担心会给军区丢脸。”看来伈伈一天不回来,自己就很难恢复正常,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劲来,做为一名出色的军人,这一点是最不可取的,道理他也懂,可就是无法百分百的集中精神投入进去。  “没事,最近的日子太闲了,我正想着要去锻炼一下身手呢?免得都要生锈了。”欧阳瑞西跃跃欲试,反正刚跟家里的的那个自大的男人闹起了别扭,所以适当的分开下未必不是好事,免得容易产生审美疲劳,话不都有说吗?距离产生美,小别更胜新婚,所以她这样做可是为了他们的爱情得以保鲜而作出的努力。  “老大那里应该没有问题吧!”随着关系的缓和,顾阡陌也跟秦书寒那样,尊称起穆季云为老大来。  “没事,别管他,这是工作,如果真有意见的话,让他跟司令提去。”只不过是离开一个星期而已,又不是生离死别,所以忍忍也就过去了,哪里来的那么矫情啊!  “这样吧!如果真不行的话,还是我去吧!反正让别人拿一回第一也没事,就当是我们老了吧!”顾阡陌开着玩笑,其实次次第一压力也很大的,总要给点机会别的军区才行。  “没有什么行不行的,他那人虽然在别的事情上赖皮了点,但绝不会干扰到我的工作,这一点,是他一早就向我保证过的,所以倒也算得上是个君子。”一开始,只以为他只不过是敷衍了事而已,但一段时间下来之后,发现他是真的遵守着这个规则,说实话,对于一个贵公子来说,还真的是很令自己刮目相看。  “还是先跟他说一下会比较好,可别伤了夫妻之间的和气,这样就不太好了。”经历了这一次的分离,顾阡陌弄懂了很多的事情,觉得再大的夫妻矛盾对自己来说都不是问题,问题是弄丢了那一个为自己制造矛盾的人而已。  “你就别替我操心了,还是想想看怎么瞒过你的父母吧!我先去训练场了。”欧阳瑞西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觉得他担心的过多了。  唉!这还真的是一个头疼的问题,自己的父亲还好,可是母亲那里就不好应付了,因为以前伈伈总是隔三差五的给她打电话,现在都一个月过去了,连个问候都没有,也难怪她会多想,看来自己要找个机会跟她好好的聊一下才行。  同学聚餐,米寒一开始是拒绝的,但却熬不过沈佳佳的一再哀求,因为在整个班的同学当中,没有一个愿意跟她做朋友,而她又很想去感受下那样的一种氛围,所以只好拉住米寒陪自己去了。  何安炫特意的坐到了米寒的身边,这样的一个举动引来很多同学的侧目,尤其是余曼,更是怒火中烧,阴狠的目光直射米寒而去,让米寒很是懊恼不已。  “一会你悄悄的把这个放到那个女人的饮料当中。”余曼把一个小瓶子偷偷的交给身边的一个女生,眼里流露出来的尽是阴险的光芒。  “这个,不会要人性命的吧!”女生有些的害怕,虽然说她也很讨厌米寒不假,因为她夺去了男神所有的目光,但杀人的事情她可不敢去做。  “没事,只是一种能让她产生幻觉的药物而已,不会有生命危险的,等下我会把她给支开,你要小心点,可别让其他人给发现了。”余曼不动声色的交代着,在想着该以什么样的借口让米寒暂时的离开座位。  “你可别骗我。”女生有些的胆小,所以拿着瓶子的手有些的瑟瑟发抖。  “怕什么,就算出了什么事不还有我在顶着吗?真是个没用的家伙。”余曼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女人,这点小事都不敢做,她还能做什么啊!  女生咬了咬唇,觉得有些的委屈,如果说不是因为自己的父亲是她家公司的员工的话,她才不会去做这么危险的一件事情呢?可是如果不做的话,又怕自己的父亲因此而遭受到被下岗的命运,所以她也只能是铤而走险了。  “米寒,你陪我去一趟洗手间。”余曼当着众人的面大声的说着,不担心米寒会拒绝。  “为什么要找我陪。”米寒懒懒的问着,没有多大的兴致,如果说不是因为大家都在看着自己的话,她可是连回应的心思都没有。  “因为她们都没有吃饱啊!而你看似对吃的不太感兴趣。”虽然借口有些的蹩脚,但放眼望去,说的却是事实不错。  “可你为什么非得要人陪不可。”米寒皱眉,难道说女王范惯了吗?所以去到哪里都喜欢前呼后拥的才甘心。  “因为我自己不敢去。”理由应该足够充分了吧!像自己长得这么的貌美如花,如果说被人给吃了豆腐怎么办。  “要不要我陪你去啊!嗯!”何安炫冷冷的看着余曼,只不过是一个暴发户的女儿而已,还真的把自己给当做千金小姐了不成,竟然用这样命令式的口气去跟别人说话。  “呃!你又不是女的,还是算了,我就要米寒陪我。”余曼虽然很喜欢何安炫,但还没有花痴到那样的一种地步,会让他陪着自己去洗手间,但也因此让她注意到了一件事情,自己就算是把米寒给支开了,那何安炫怎么办,他的位置就紧挨着米寒的,如果说自己的人有点什么小动作的话,他肯定会第一个给看出来。  “余曼,还是我陪你去吧!反正我最近减肥。”沈佳佳不想让米寒为难,所以自告奋勇的说道。  “你,还是算了,我不去了。”余曼嫌弃的看了沈佳佳一眼,让她跟这样的大胖妞走在一起,她情愿放弃计划。  米寒冷笑了下,自是知道她为什么不愿意让沈佳佳陪同,无非就是怕丢了她的面子而已,但想要自己陪她,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她最不喜欢的便是别人命令自己了。  “大家快吃,完了后我们还要去唱K呢?”余曼咬了咬牙,面子上有些的挂不住,所以赶紧的转换了话题,看来现在想要捉弄她是不可能的了,只能等下再找机会。  “佳佳,你还要跟着去吗?”米寒皱眉,对于那些地方,她一点想要去的意念都没有。  “嗯!难得的出来玩一次,你陪我去好不好。”沈佳佳知道米寒不喜好热闹,所以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她。  “一起去吧!”何安炫也加入了劝说的行列,从他那灼灼生辉的眼神中不难看出,他很期待米寒的加入。  “米寒,你就答应了好不好。”沈佳佳拉着她的衣袖撒娇。  “就纯当是陪你吧!”米寒最终的妥协了,因为她看不得沈佳佳那可怜兮兮的表情,说到底,她都是个心软的女人,所以很容易的屈服在别人那期盼的眼神之下。  他们班的人并不是很多,所以订了一个大包厢足以容纳得下,米寒依旧是慵懒的坐着,就是不知道沈佳佳要自己陪同她来这里干什么,纯属就是看着别人在玩而已,她完全的融入不到别人的氛围当中。  “米寒,要不要跟我合唱一首。”何安炫凑近她的耳畔,大声的问道,因为这里实在是太吵了。  “对不起!我不会。”米寒说起谎来眉头也不皱一下,其实她唱歌很好听,以前常常跟帮里的兄弟们一起去喊麦,但如果说让自己去跟何安炫唱情侣歌曲的话,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没事,挑一首你所熟悉的。”何安炫以为米寒真的不会,所以便很体贴的迁就着她。  “何安炫,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啊!我都说不会了,那就是没有一首会唱的。”一个晚上下来,米寒真的很烦何安炫,总是以一副是自己男朋友的身份自居。  “既然你不想唱,那就算了。”何安炫被米寒这么大声的呵斥,虽然说这里过于的吵杂,别人根本就听不清,但他还是觉得面子上有些的挂不住。  米寒很是无语的看了他一眼,最后一言不发的站了起来,快步的向外走去,而何安炫见她这样,以为她是被自己给气着了要走,所以也急急的跟了出去。  “沈佳佳,你跟我来一下。”余曼一看机不可失,也顾不上去管那两人究竟是去干什么,先把沈佳佳给弄离此处再说。  “去哪里啊!”沈佳佳有些的搞不清楚状况,因为她也不知道米寒为什么会突然的跑了出去,但听到余曼的命令,她还是乖乖的站了起来。  “跟着来就对了,哪来那么多的废话。”余曼对着一旁的女生使了个眼神,然后也径自的走出了包厢,这一次,她就不信还不能让那个可恶的丫头出丑。  而何安炫这边,好不容易的追上了米寒,往前的一个伸手,便抓住了她的手腕,有些生气的吼道,“你要去哪里啊!”  “上卫生间,怎么,你也要跟着吗?”米寒冷冷的看了眼他紧抓住自己的大手,发现他真的是很喜欢这样霸道的一种动作。  “包厢里面不是有卫生间吗?害我还以为你生我气要走了呢?”何安炫在她的瞪视下悻悻然的收回了手,对她,还真的是有些的无可奈何,因为她跟一般的女生不同,所以很难猜得透她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心思。  “生气,为了你,值得吗?”能让她生气的那个人并不在眼前,能挑动她情绪的那个人估计这会儿正呆在自己的书房里喝着咖啡,所以绝不可能会是他何安炫就对了。  罗昊不止一次抬起手来看时间了,说是跟同学去吃饭,可是现在都几点了,为什么还不见人回来呢?就连电话也不打一个,看来她是真的把自己给当成可有可无的摆设了,所以才会对自己最近以来的改变视若无睹。  但他也知道,今天的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而来的,所以他怪不得谁,只是这个女人是不是也太收放自如了点,说不爱便不爱了,难道说爱情在她的眼里就这么的可有可无吗?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当电话响起来的时候,他看也没看的便接了起来。  “罗昊,现在到星云KTV来接我,我好像被人给下了药,快点。”米寒双手撑在洗手台上,满头大汗的低垂着头,是自己太大意了,所以才会着了别人的道。  “你在那别动,我马上便到,电话别挂。”罗昊连外套都没有穿,便拿起车钥匙跑了出去。  “好,我不挂。”米寒伸手接了水,继续的往自己的脸上不停的拍打着,当她发现自己不对劲的时候,便马上的走了出来,就连沈佳佳也没有叫,而是选择了给罗昊打电话,可见在她的心底,这个男人永远都排在了首要的位置之上。  “你不是跟同学去聚餐吗?怎么会被人给下了药。”罗昊把蓝牙耳机给挂上,车子便如离铉的箭般冲了出去,可见他的车速有多快。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能是有人趁我不在的时候给加进去的。”米寒有些虚弱的回答着,如果她猜得没有错的话,肯定是余曼她们趁自己刚刚上卫生间的空挡在饮料里加了东西,但现在证据不足,所以她也不好妄加断言。  “你现在觉得是怎么样的一种情况,是身体发热还是四肢无力之类的。”罗昊毕竟混迹社会多年,所以自是知道它的险恶,只是不知道给她下药的那一个人是谁,是同学或是碰到了以前的死对头,如果说是同学的话那就太恐怖了,毕竟他们都还只是一群学生,竟然能做出这么恶俗的事情来,可见人品有多么的败坏了,但如果说是以前的死对头的话,那么她现在的情况可是异常的危险,因为他们可都是一些混混,是从来不把仁德道义给放在眼里的无耻之徒,所以又岂会轻易的放过可以报复于她这么大好的一个机会呢?  “我也说不清楚这是什么感觉,就是觉得口干得难受。”还有一个原因没有说,那就是全身都充满了一种未知的渴望,虽然说她刚刚已经给自己催吐过,但还是会有着残留药物在里面。  “再忍受十分钟,我很快就到。”罗昊说这话的时候把油门再往下踩了踩,一直就喜怒不言于表的酷脸终于看见了着急的痕迹。  “嗯!我等你。”米寒觉得自己的双唇异常的干燥,幸好这里的KTV每间包厢里面都会配有卫生间,所以来公共卫生间的人几乎就没有,否则她还真的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罗昊听她这么的一说,心底微微的刺痛了下,看来就算她最近总在疏远自己,但在危难的时刻,还是没有忘记第一个求助他,这是否也就说明了一个问题,在她的心底,他一直都是她可以信任的那一个人。  “哟呵!大家快看看看这是谁啊!不就是我们安炫最喜欢的小贱蹄子吗?”余曼跟着几个女同学走了进来,看见米寒的狼狈样之时很是得意的笑着。  “是你对不对,在我的饮料里下了药。”米寒的手里抓着手机,因为罗昊让她别挂,所以一直保持通话之中。  “你可别血口喷人,有什么证据说明了是我给你下的药。”余曼双手环胸,完全是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不管怎么样,她今晚非要这个女人在何安炫的面前出丑不可。  “你想要证据是吗?放心吧!总会给你呈上的。”米寒觉得自己的全身越来越燥热,有一种想要把衣服给除去的念头,所以手指所到之处,总会露出那么的一小片雪白的肌肤。  “那我坐等着,是不是很热啊!既然这样,不如就把衣服给全脱了吧!”余曼诱哄着她,一下就给她找个男人过来,让她不顾羞耻的扑上去,然后她们站在一旁拍照就可,相信明天校园里就到处都流传出属于她的激、情照。  罗昊并未出声,只是目光变得幽森了起来,如果他猜得没有错的话,米寒被人下药绝对跟这个女人脱不了关系。  “余曼,你别得意,以为这样就能让我乖乖就犯了吗?想得也太轻巧了点吧!”米寒说着掬起一把冰水,毫不犹豫的往自己的脸上泼去,暂时的清凉感让她整个人都变得舒服了不少。  “没事,我们有的是时间让你就犯,只要不让你走出这里,还怕你不把自己给剥光吗?”如果说不是她一再的藐视自己,总是跟何安炫有所牵扯的话,同样的身为女人,她又怎么可能会用这么低俗的手段去对付她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