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793.第793章迈出了一步

793.第793章迈出了一步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268更新时间:2016-01-06 10:41:54
   “你的眼里还有王法吗?”米寒咬牙的强忍着体内到处乱窜的热流,硬是给逼出了一身的热汗,到了如今,她脸上所滚动着的,已经分不出是汗珠还是水滴了,而且身上的衣服也被自己扯得有些的凌乱不堪,露出了里面的胸衣来,看起来很是豪放妖娆,一旁的女生见状,个个都拿出手机拍起了照。  “难道你不知道吗?王法只站在有钱人的这一边,而不是眷顾像你这样的穷丫头,别以为做了人家的情、妇,就能跻身于上流社会,说到底,你从头到脚都是肮脏不堪的,竟然用自己的身体去换取来自于物质上的享受,以此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不得不说你还真的是满拼的。”余曼的每一句话都是那么的尖酸刻薄,无论怎样都要把米寒给狠狠的踩到自己的脚底下才能解气。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做人情、妇了,你又哪只眼睛看见我是穷丫头了。”如若不是自己现在全身都宛如被蚂蚁啃咬般的难受,她早就冲过去给她一巴掌了,这个该死的女人,上次就不应该轻易的放过了她,以至于让她有第二次的机会来挑衅自己。  “不是吗?听说前段时间有个男的开着一辆很昂贵的跑车来接你放学,如果说不是做人情、妇的话,怎么,你还想做人女朋友吗?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也配吗?”余曼说着向另外的几个女生使了下眼色,示意她们去找个男的进来。  “如果她不配的话,难道说你就配吗?”就算罗昊的语气有些的喘,那冰冷的气息也能瞬间的让周围的气温给瞬间的凝固。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余曼恼怒的看向门口,却发现原本在外放风的两个女生正低着头,不敢看向自己。  “我就是你口里所说的那个男人,也就是米寒的老公。”这是罗昊第一次在人前如此心无芥蒂的承认自己的身份。  “什么?老公?你开什么玩笑呢?她怎么可能已经结婚了。”余曼虽然很畏惧对方的那一种犹如撒旦般的冷酷,但还是仗着人多心无忌惮的反驳了回去。  “这一点,无需向你证明,我只知道,你高贵的千金小姐生活要结束了。”罗昊走过去,把米寒给拥进自己的怀里,还好他的车里有外套,所以顺手的被他给拿了过来,这会儿刚好可以披在她那全身湿透的身上。  “你以为自己是谁啊!说结束便结束。”余曼心悸的向后退了几步,不知道他话里的真实性究竟有几分。  “罗昊。”米寒紧抓着他的衣服,越是贴近他,就越觉得自己全身都烧烫了起来,所以求助似的看着他的俊脸。  “别怕,我们现在就回去。”罗昊紧了紧自己的大手,冷冷的眼神在几个女生的身上扫了一遍,如果说她们不是女的话,他真的会毫不客气的把她们给打残了。  “不是,她们拍了我的照片。”米寒羞涩的说着,觉得呼吸越来越急促,虽然说自己刚刚并没有很暴露,但已经露出了整个胸脯,可不能就这样的被她们给败坏了自己的名声,毕竟现在的合成技术实在是太强悍了,只要她们加以修饰一下,就能变成很夺人眼球的艳照。  “是自己删除,还是让我来帮你们,但可要想好了,如果是要我帮忙的话,我会选择直接的砸掉手机。”罗昊阴鸷着一张俊脸,语气有着一丝的狰狞。  几个女生面面相觐了下,最后都同一时间的开始有了动作,因为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冷了,就这么的站在那里,也能让自己感觉到犹如置身于北极般的冰冷。  “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不删完,我不介意走一下法律程序,就你们刚刚的所作所为,就算我不说,我想,你们也应该知道自己犯了什么法了吧!”自从欧阳瑞西回来之后,罗昊在她身上所学到最多的便是用法律来解决事情,而不是像之前那样直接的用武力替代。  几个女生听他这么的重申之后,又再次的在手机上点了起来,可见她们刚刚都没有删彻底,目的就是想要蒙混过关。  “说,你们给她下的是什么药。”罗昊本来想抬步就走的,但还是停下来多问了一句。  大家瞬间的把目光全都看向了余曼,因为药是她所提供的,所以只有问她才知道答案。  “都看着我干嘛!又不是我给她下的药。”余曼并不笨,所以傻瓜才会在罗昊那像刀锋一样的眼神下承认事情是自己做的。  “可是药是你给的啊!”一个女生嘀咕着,难不成她想完全的推卸责任吗?  “药是我给的没错,但你就那么的听话,我让你去吃屎你也去吗?”余曼骄纵的说道,在她的世界观里,有钱就能摆平一切的事情,但何安炫却是个例外,所以她才不得不拿他所喜欢的人去下手。  “余曼,你……”说话的就是那一个把药物给偷偷放进米寒饮料之中的女生,所以这会儿可是被余曼的话给气得有苦说不清。  “很好,都不说是吗?我想你们应该很喜欢去局子里喝杯茶,顺便的畅谈一下人生。”罗昊被米寒紧贴着也有些的心猿意马,所以眉头不由得紧皱了起来,大手更是抓住了她那双在自己胸前作乱的小手。  “这只不过是能让人身体发热,产生幻觉的药而已,一个小时后就能自行的消退。”余曼咬唇,因为全部的目光都紧锁在自己的身上,所以她不得不说,毕竟她还要在这个学院混下去,可不能让所有的人都跟自己背道而驰了。  “但愿真像你所说的那样,否则我不介意自己亲自的请你喝杯茶,在这种时候,你该庆幸自己是个女人,要是换成是个男的,你早就被我给废了,但你也别高兴的太早,因为比起这个,我会用更加凄惨的手段来对付你,所以就好好的给我等着吧!”罗昊说完凌厉的看了余曼一眼,然后扶着米寒走了出去,刚好的碰上了发现米寒久去不回而寻过来的何安炫他们。  “她这是怎么啦!”情敌相见,分外的眼红,但现在不是斗气的时候。  “跟你无关。”罗昊冷哼了声,只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而已,还真的以为自己是谁吗?竟然公然的跟自己叫板。  “米寒,她怎么会这样。”沈佳佳有些的诧然,她只跟自己说了声去洗手间,就急急的走了出去,也就这么半个小时的时间而已,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不好意思,我要先带她回去了。”罗昊认得沈佳佳,上次有见过,所以有些的印象,知道她是米寒的朋友,所以才会语气这么的客气。  “等等,难道你不觉得她现在很不正常,应该送去医院才对吗?”何安炫咬牙,实在不愿意看见米寒就这么的被他给带离,更不愿看见他们现在所流露出来的那一副亲密无间的样子。  “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就不劳你费心了,告诉你的同学,我之所以现在不对她们做出惩罚,那是因为我有更好的策略去让她们为此付出代价。”罗昊毫不隐瞒自己的身份,觉得这是让对手死心最为直接的方法之一。  “你说什么,夫妻,意思是你们已经结婚了吗?”何安炫深受打击,有点不确定的往后退了几步。  “事实是这样没错,这下你还有意见吗?”对于这个年轻的大男孩,罗昊是嫉妒的,因为他是那样的敢爱敢恨,这一点,是自己所不具备有的态度。  “没有。”何安炫退到了一边,因为自己从一开始就输在了起跑线上,所以现在拿什么去跟人家去竞争呢?  米寒对周边的一切都没有什么感觉,自从罗昊到了之后,她便放松了警惕,所以完全的把自己交付给了他,整个人都依偎在了他的怀里,小手更是忙碌个不停。  罗昊轻蔑的一笑,搂着米寒急急的离开,否则再这样呆下去的话,自己的衬衣势必会让她给剥光了。  “来,别动,我要开车了。”罗昊轻声的说着,有可能这是他有生以来最为温柔的一次,侧身给她扣好安全带,随即快速的离开了此地,至于自己刚刚所带来的轰动跟后果,并不在他的思考范围之内,他现在想得最多的则是快速把她给带回家。  何安炫愣在原地很久,直到余曼她们从卫生间走了出来才让他回过了神。  “余曼,米寒之所以会变成那样,我想是因为你的原因吧!”何安炫冷冷的笑着,一开始他确实很看不起罗昊,觉得他只不过是一个小保镖而已,所以并没有任何的资本来跟自己竞争,可是自己的父亲却告诉他,罗昊并不单单只是一个保镖的身份而已,他还是穆家的义子,所以也就是说,自己在各方面都给他逊色了许多。  “是又怎样,我只不过是让她接受一下教训而已。”余曼咬唇,虽然心底有些的忐忑不安,但也不太放在心上。  “不怎么样,只是想要告诉你,你惹了不该惹的人,所以就等着从公主变成灰姑娘吧!”何安炫嘲弄的笑着,既然那个男人刚刚跟自己撂下了那么的一番话,那么他的报复势必不会太过于的简单。  “你吓唬谁呢?”虽然说那个男人的气场看起来确实很强大不假,但才不会相信会像他所说的那般恐怖。  “哼!等着吧!今晚回去问一下你的父亲,知不知道风行国际。”何安炫说完深表同情的看了她一眼,旋即快步的走开,也怪自己刚刚没有多留心,所以才会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情,作为班干部,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啊!风行国际,S市的龙头老大,余曼,我们怎么办。”几个女生听后都同时的给吓到了,因为她们都是来自于本市的家庭,所以又怎么会不懂得风行国际呢?  “什么怎么办,风行国际的总裁我又不是没有见过,绝不会是长得像他那样,所以你们瞎担心些什么。”余曼的心底也是一惊,不会是真的吧!如此一来的话,自己非要被父亲给剥了层皮不可。  “那会不会是跟风行国际有关的人,要不何安炫绝不会这样的恐吓我们。”余曼不怕并不代表着她们也不怕,毕竟她们可都是小资的家庭而已,可经不起什么大风大浪。  “哎呀!吵什么,烦死了。”被她们这样的一起哄,余曼更加的心神不宁了,他们家可是好不容易的才跻身于上流社会当中,可不能因为这件事情而成为了泡影,所以她现在要马上的回家去跟父亲报备一下才行。  再说罗昊一路飙车回去,虽然说米寒很多次都伸手过来来骚扰自己,但凭着自己多年以来的高超车技,总算有惊无险的回到了家。  “来,小心。”罗昊解开安全带,把她从车里扶了出来,而她一接触到自己,便像个蚂蝗似的缠了上来。  “罗昊,你说我会不会死,有好多的蚂蚁在咬我。”米寒的意识有些的涣散,刚刚听他在同学的面前公布他们的婚讯,她并没有出声阻止,是因为她觉得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已经没有了继续瞒下去的必要,其实她应该一早就公布出来的,这样的话说不定也就不会惹来这么多的是是非非了。  “不会,放心吧!一会就好了。”罗昊搂着她上楼,一进到卧室,就把自己的外套给从她的身上拿了下来,然后带着她进了浴室。  “可我全身都觉得很热,感觉到要燃烧了起来一样。”米寒说着又伸手去扯自己的衣服,更是拿起罗昊那冰凉的大手贴在了她裸露在外的胸口上。  “我先给你泡个澡,很快就好了。”罗昊的脸色因为她的动作而迅速的涨红,所以赶紧的紧抓住她作乱的小手,弯身去放水。  “罗昊,你嫌弃我是吗?所以才不愿意让我碰。”米寒有些的言语凌乱,因为那犹如着火了的肌肤让她感觉到自己就要为之而血管爆裂了。  “米寒,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会变成怎么样吗?”罗昊双手搭在她的肩上,眼神喷火的看着她,因为她的原因,自己也隐忍得很辛苦,可又觉得自己不该用这样无耻的一种方法去得到她,这样的行为,是自己所不耻的,因为他要的是全心全意,而不是借由药物给她带去伤害,虽然说她现在是情愿的,可等她清醒过后呢?她真的会心无芥蒂吗?这一点,是他所不敢去尝试的。  “知道,我们是夫妻不是吗?所以我愿意。”米寒踮起脚尖,不由分说的吻住了他的唇,因为她真的已经受不了那一种冰火两重天的煎熬了。  罗昊见她这样,也不再有所顾忌,拿回了属于男人的掌控权来,加深了这个吻。  夜很长,情正浓,而属于他们的痴迷交织才刚刚的开始,但愿经历过这一次的肌肤相对之后,他们的感情能有一个新的飞跃,所以到了最后,余曼的卑鄙做法反倒是加剧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发展。  几番缠绵过后,米寒早已沉沉的睡去,而罗昊却一点睡意也没有,因为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像她这样的一个小太妹,竟然还完好的保留着自己的第一次,所以说再次的刷新了自己对她的所有观点。  看着蜷缩在自己怀里的娇小人儿,他的心里此时多了一份责任,这样的一种感觉,是结婚这么久以来从来都不曾出现过的。  或许自己真的该谈一场恋爱,不要求有多么的轰轰烈烈,只要一个简单而温暖的家就足以。  她的努力自己一直都有看见,只是在很多的时候选择了无视而已,也许有很多人都说自己是无情的,但作为一名保镖,在很多的时候,生命往往是不属于自己的,所以他不敢放心的去爱,因为他不需要这一种来自于心灵上的牵绊,那样一来的话,会让他在碰到意外的时候有所犹豫,从而失去了最佳的判断能力。  米寒是在一种酸疼中苏醒过来的,所以当她睁开眼帘的时候,先是往身旁看了一眼,但却发现那个位置是空空如也的,所以让她好一阵的失落。  想着昨晚的种种画面,她的脸颊不由得跟着绯红了起来,看了眼桌上的闹钟,她马上的惊呼了一声,然后跌跌撞撞的往洗漱间走去,完蛋了,上学要迟到了。  可是,当她看着镜子里面那深浅不一、清晰无比的吻痕之时,她马上的便泄了气,算了,今天还是请假吧!不然这样的出现在同学的面前是个人都会知道他们昨晚都干了些什么。  想着余曼对自己所做下的事情,她便危险的眯起了眼睛,很好,真的把自己给当成了病猫不成,既然这样,她倒不妨好好的戏弄一下她,也让她知道被人下药究竟是怎样的一总感觉,反正她的身边从来就不缺可以为自己代劳的人不是吗?  其实米寒所想不到的是,根本就不用她出手,罗昊就已经提前的有了行动。  “少爷,要把国豪弄垮需要多少时间。”罗昊站在穆季云的面前,一本正经的问道。  “国豪?那不是一个暴发户的公司吗?怎么,他得罪你了吗?”穆季云有些的好奇,因为他从来都没有见罗昊有过想要让哪家公司给弄垮掉的想法。  “可以这么说。”罗昊不卑不亢的回答着,言语之间很是认真,看起来可不像是在开玩笑。  “好吧!给我时间,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但在那之前,能不能先告诉我原因呢?”穆季云玩味的笑着,很是好奇对方是怎么招惹到他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