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794.第794章爱情来了

794.第794章爱情来了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61更新时间:2016-01-06 10:41:55
   “非说不可吗?”罗昊皱眉,有些的为难,敢情是不想让穆公子知道自己之所以会如此的发怒那是因为女人的原因。  “当然,总不能师出无名啊!”穆季云慵懒的靠在椅背上,饶有兴致的笑看着他,很是好奇究竟是什么原因会让他这么的大动干戈,所以又怎么会轻易的放过此次八卦的机会呢?  “呼!好吧!其实是因为米寒的原因,昨晚她被同学给下药了。”罗昊深吸了一口气,低垂着头,有几分的不好意思。  “不会吧!现在的学生都这么的猖狂吗?但如果我猜得没有错的话,却也间接的帮了你不是吗?”穆季云笑得一脸的玩味,从罗昊此刻那有些尴尬的表情上就不难看出米寒所被下的是什么药了,所以也就是说,他还是动了真情。  “那是其次,如果说对方还有半分悔意的话也就算了,可她不但没有,还特别的狂妄,所以我才会想着要让她接受一下教训。”罗昊皱眉,觉得自家少爷越来越爱探听别人的**了。  “那好,如你所愿,只是不知道给弟妹下药的那一个人是男还是女,是因为出于什么原因而选择了这样瘪三的手段来对付她。”是自己最近太无聊了吗?所以才会变得这么的爱八卦。  “关于这个问题,你不妨请那个女人去喝杯咖啡,我想她肯定很高兴告诉你所有的事情。”罗昊的嘴角狠狠的抽动了下,间接的告诉了他给米寒下药的那是一个女人,至于详细的原因,其实他也很想知道。  “小子,你这不是暗示着让我去找女人吗?小心欧阳大校知道后废了你。”穆季云皱眉,觉得这个玩笑可是一点也不好笑。  “被废的那个人绝对不会是我,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罗昊酷酷的一笑,自己只不过是提议而已,可没有让他真的去付诸于行动。  “你果然够狠。”穆季云咬牙切齿的说着,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然连自己都敢戏弄了。  “那是因为少爷调教有方。”罗昊很是谦虚的道。  “滚!”穆季云懊恼得很,自己这是自食恶果的节奏吗?  罗昊冷着一张脸,只是在转身的刹那,嘴角微微而勾,一抹笑意缓缓而起,第一次发现自家少爷也会有这么憋屈的时候。  再次的来到学院,米寒感觉到很多人看着自己的眼光都发生了改变,带着探究跟迷惑,除此之外更多的是惧意。  “米寒,你终于来了,还好吧!”沈佳佳上下的打量着她,休息了一天,怎么觉得她整个人都变得小女人了许多呢?  “嗯!我没事。”米寒低垂着头,不愿意接收那一束束过于关注的目光。  “原来你已经结婚了,怪不得会不喜欢何安炫。”沈佳佳咋舌,如果换成了自己的话,应该也会这么做才对。  “不好意思,对你隐瞒了这个事实。”米寒很礼貌的道歉,不管怎么说,沈佳佳对自己的友谊还是真心的,所以对于自己的欺骗,她还真的是有着几分的愧疚。  “说什么呢?你肯定是有自己的想法,所以不告诉我也是正常的,不过我是真的替你高兴,同时也有些的不好意思,因为我一直都把你给当成了像我一样的穷人。”沈佳佳自卑的低下了头,为了自己之前的那一种自以为是而深感羞怯。  “朋友之间,并无贵贱之分,请相信,我还是那一个我,所不同的是,只不过是结婚与否的问题而已。”米寒不像余曼,喜欢以势压人,所以对待朋友,她的理解是对彼此的那一份真心,而不是建立在物质基础之上。  “你这个贱、女人,说,到底对我爸的公司做了些什么。”余曼刚走进教室,一看见米寒,就气冲冲的跑了过来。  米寒站了起来,想也没想的便给了她狠狠的一巴掌,前天晚上的事情自己还没有找她算账呢?她可倒好,竟然如此迫不及待的送上来找死。  “别动不动的就以为别人像你一样的贱,还有,我连你爸是哪根葱都不懂,试问又还能对他的公司做出些什么事情来。”米寒收回有些发疼的手,果然,在打人巴掌的时候,这伤痛是相互的。  “你……你竟然敢打我。”余曼摸着脸颊,有些不可置信的瞪着她。  “在对我做出了那样的一种事情之后,难道你不觉得这一巴掌挨得很值吗?”米寒轻抬起下巴,一如她做小太妹的时候,嚣张而又轻狂。  “我承认,我确实是做得不对,但有再大的怨气冲着我来就好,为什么要动我父亲的公司。”就昨天一天,自己父亲的公司就出现了财务紧张的事情,可见,那个男人并不只是说说而已。  “你究竟要我说几次,我连你爹是阿猫阿狗都不知道,更不用说他的什么公司了。”米寒翻了个白眼,依她前晚对自己所做的事情而言,她倒也想去把这个能让她嚣张狂妄的支柱给连根拔起,但问题是她只是个小太妹而已,可没有那么高的智商去玩转一间公司。  “你是没有动,可是那个男人呢?你敢保证他没有出手吗?”余曼一开始并不觉得风行国际有什么好怕的,但经过它对自己家公司一连串的动作之后,她才发现,自己貌似惹到了不该惹的人,而为了这个,自己父亲都想要跟自己断绝父女关系了,责怪她不该给自己引来了那么大的一个祸端。  “他……”会吗?米寒迟疑了下,如果说要是换成了穆季云的话,她倒是会相信,因为那是他一贯以来的作风,但要说是罗昊的话,说实话,她还真的有些不敢置信,毕竟自己在他的心目中是怎样的一个位置她还是心知肚明着的。  “就是他没错,是他亲自跟何安炫说的,他有着更好的方法来让我们接受到更加残忍的报复。”余曼咬牙切齿的说道,本以为只是说说而已,但没有想到那个恐怖的男人竟然会实之于行动。  “关于这个,我不太清楚,如果说你一定要讨个说法的话,我不介意你亲自去找他问个明白。”米寒皱眉,昨天他出去回来后很正常啊!提都没有跟自己提过被下药的事情,难道说他私底下真的有借助风行国际的实力来对余曼他们家的公司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来吗?  “你放心,我肯定会去的,哼!想要击垮我们家的公司,实话告诉你,没那么的容易,我们等着瞧好了,看谁能笑得到最后。”余曼看着很多人都往这里看,为了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家的公司出现了问题,她只能先鸣鼓收兵,先忍不一忍再说,但并不代表着她会就此的善罢甘休。  “神经病。”看着对方扭着腰肢而去,米寒轻蔑的嗤笑了声,罗昊的冷那可是连自己都要忌惮几分的,就不信她会真的有胆量亲自去找上他。  “米寒,你老公好像很厉害的样子,那天晚上,我可是亲自听见他说要对付余曼她们的,所以你说会不会是真的啊!”沈佳佳试探性的问道,还不忘一边观察着米寒的脸色变化。  “我也不知道,不过只要是他想要去做的事情,那么就势必会去执行。”米寒知道,罗昊是那一种说一不二的人,所以他一旦下定了决心,那么就不是旁人的相劝便能改变得了的事情。  沈佳佳听得有些的迷糊,但也不纠结,反正他们富人的世界,真的不是自己这个穷酸女所能了解得了的,所以就算有着几分的自惭形秽,也不会太过于的较真。  一整天,米寒都有些的心神不宁,不单单是因为周围的同学看自己的眼光有所改变的缘故,而是何安炫投放在自己身上的那一种哀怨的眼神,会让她觉得好像自己欠了他什么似的无所遁形。  可喜的是,他并不再像之前那样的找上前来痴缠,而是换了种方式在困扰着自己,让她很是烦躁不堪,所以一等到放学的时候就急急的往家里赶去,以此来躲避那一抹倾诉似的凝望。  “罗昊,你是不是让大哥对余曼家的公司做了什么。”一看见罗昊走进家门,米寒便迎了上去,自从前晚之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变得微妙了许多。  “嗯!她不是一直在标榜着自己有多么的高贵吗?既然这样,我就让她尝尝做灰姑娘是一种怎样的滋味好了,看她以后还会不会再自以为自己便是这个世界的主宰。”罗昊邪佞的笑着,他最讨厌的便是这样的一种自以为是的女人了,就像以前的林飘然一样,总觉得自己是女王,所有的人都必须的以她为中心。  “可是这样一来的话,那不是代表着有很多的人会因此而失业吗?”米寒有些的不忍,看来结婚之后,改变的不单单只是她的性格而已,更多的是连心态都来了个翻天覆地的变化,毕竟这样的事情要是放在以前的话,她才不会去考虑到别人的死活呢?  “关于这个问题,并不用你去操心,少爷他自有安排,怎么,那个女人今天又找你麻烦了吗?”罗昊伸出手去,本想着要亲昵的捏一下她的脸颊的,但一向就木讷惯了的他,这一时之间还真的做不出这么温情的一幕来。  “没有,你也知道,一向都只有别人被我欺负的份。”米寒刻意的隐瞒了些什么,因为她觉得这样的惩罚对余曼来说有些的过了,可不想再因为自己的话而加剧了某些事情的发展,从而变得有些的难以收拾,毕竟她只是给自己的饮料加了某种药力成分而已,并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所以这样的教训对她来说应该足够深刻了,试想一个高高在上惯了的千金小姐,突然的变成了一个落魄的灰姑娘,这样巨大的一种落差,又有几人能承受得起的呢?  “这倒是没感觉出来,只知道你最近屡屡受伤回来而已。”她不说这个还好,一说到这个他就忍不住的要吐槽几句。  “呃!我那只不过是意外而已。”被他当面的给指了出来,还真的是有些的尴尬。  “是啊!每次都意外,如果说那个学院让你感到困扰了的话,我想你还是换一所学校吧!”罗昊本来是想说要让她放弃的,因为他不希望她再给自己招来另一个何安炫,但一想到这是她的爱好,那样的一句话他便不好说出来。  “不用了,只不过是换了个身份而已,并没有什么不同的。”米寒拒绝,因为她不愿意再花费时间去适应一个新的环境。  “随你,如果说想通了的话就跟我说一声,我会为你安排,最近多过去穆宅走走,少奶奶去特训了,那边也就冷清了不少。”别看罗昊表面上挺酷的,但内心却异常的纤细,把什么都给看在了眼里。  “啊!大嫂去特训了吗?什么时候的事情啊!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米寒有些的诧异,自己也就两天没有过去而已好不好。  “昨天的事情。”如果说不是因为少奶奶去参加特训的话,自家少爷的动作可能还不会这么的快呢?所以也就是说,这‘国豪’是好死不死的撞到了穆大公子刚好心情不爽的时候,所以才会间接的充当了那个出气筒的。  “怪不得,我知道了。”他突然的不再对自己淡漠,还真的感觉到有些的不太习惯,所以一阵的相对无言,气氛也显得有些的尴尬。  “米寒,我们来谈一场恋爱吧!”罗昊好像思考了很久才说出这句话似的,所以随着声音的落下也重重的深吸了口气。  “什么?”米寒有些的不敢确定,所以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我说,我们谈恋爱吧!这不是你一直以来最为期待的吗?”罗昊看着她,一脸的真挚,就怕她会有所退缩。  “这,是真的吗?而不是用来忽悠我的话。”米寒还是有些的不敢置信,所以充满期盼的看着他。  “你觉得我会是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的人吗?这样的事情我只说一次,所以要不要随你。”罗昊被她的反应给气着了,所以语气有些的不耐烦。  “要,我当然要,罗昊,你真的是太令人感到意外了。”米寒高兴得跳了起来,对着罗昊的唇就亲了下去,那啃咬的方式可是让罗昊忍不住的皱了下眉,这丫头,属狗的吗?  “就这么的想要扑倒我吗?”米寒刚一撤离他那菲薄的唇,便出声的调侃了起来,可见在罗昊的内心深处,其实他是一个很闷骚的男人。  “呃!那个……”米寒被他这么的一戏谑,突然间觉得有些的羞怯,所以红着脸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为好。  “可先说好了,我不一定会是个合格的恋人,所以在这期间,我们要多迁就对方,就算是有所不对,也要多多的包容。”罗昊还是那个罗昊,所不同的是在他的心里注入了某种东西,而这东西的名字就叫做——爱情。  “我答应你,就算你不说,只要你肯踏出了这一步,那么我就会无限度的去配合你。”米寒的眼眶有些的湿润,等了这许久,她终于是等来了这一刻,所以说她以前所受到的那些个伤害总算是没有白挨。  “对不起!我以前那样的对你,想不到你还肯给我机会。”在这一刻,罗昊很自然的抱住了她的小蛮腰,当爱情来了的时候,既然无法逃脱,那么他只好勇敢的去面对了。  “因为我爱你,所以无论你给了我多少的伤害,心底都只认定了一个你而已,既然这样,当你终于向我靠近的时候,我又怎么可能会逃离呢?”米寒笑了,虽然带着一丝的苦涩,但却是幸福无比的。  “谢谢!”这一次,换到罗昊直接的封住了她的唇,也许爱情早已住进了他的心里,只是一直都未曾发觉而已。  米寒轻阖上眼帘,感受着他所带给自己的那一种怜惜般的宠爱,如果有人问她,等待了这么久值不值得,被他伤得这么的遍体鳞伤值不值得,她肯定会很坚决的跟对方说无怨而又无悔。  因为穆公子的介入,仅用了三天的时间,国豪就面临着破产的命运,所以余曼再一次的找上了米寒。  “说吧!究竟要我怎么做才肯放过我们家的公司。”这一次,余曼的口气很明显的低了许多,不再像以往那样的咄咄逼人。  “如果说一开始的时候,或许我还能替你说说情,但到了这个份上的话,我想,就算是我,也未必帮得了你。”米寒太清楚要弄垮一间公司要投入多少的人力跟财力了,所以岂是自己现在一声说停就能停得下来的事情呢?  “我给你跪下还不行吗?都怪我有眼不识泰山,所以才会得罪了你,你就大人有大量,放过我这一次好不好。”余曼紧咬着唇,脸色苍白到了极点,这几天,自己家就好像经历了一场浩劫似的,个个都变得精神有些的恍惚。  “这不是我放不放过的问题,而是执行者并不是我,所以你来求我也没有用。”被人这么的苦苦哀求,米寒觉得有些的不知所措,如果说对方表现得强势一点的话,她还不会觉得有什么负担,可是她这样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真的是让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