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795.第795章尽善尽美

795.第795章尽善尽美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68更新时间:2016-01-06 10:41:55
   “那我该去求谁,能不能给我指条明路。”余曼放下了傲慢,在现实的面前不得不低下了自己拿高贵的头颅,因为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家一旦破产之后,她将要面对着的会是什么样的一种命运。  “为什么你在做坏事之前就不会先想想后果呢?”可怜之人总会有她的可恨之处,所以米寒并不同情她,只是替她父亲公司的那些个因此而失业的员工感到所不值而已。  “我已经知道错了,你就帮帮忙好不好。”余曼哀求着米寒,认定只有她才能帮得了自己,毕竟那个男人是因为她的原因才对付自己家的不是吗?由此可见,她在他心目中的位置一定不低。  “余曼,要我说几次你才能明白,我还没有重要到能左右一家公司的存亡。”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所以人还是要低调点为好,也别存有什么害人之心,否则下一个倒霉的就该会是自己,这是千万年以来永恒不变的真理,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而已。  “但你老公可以不是吗?还是说你想见死不救。”余曼的口气有些的咄咄逼人,就是不知道她凭什么觉得米寒应该为了她自己的无知而买单。  “如果你要这么想的话,我不介意你去找他说情,反正我是不会插手这件事情。”烦透了这样的一种感觉,所以米寒也有些的生气,为何人总是这样,总是等事情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才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呢?  “本以为我自己够狠了,但没有想到你这个女人更狠,风行国际是吗?我一定会去的。”余曼看见在她这里讨不到什么好处,便气恼的跺了跺脚,然后转身而去。  米寒自嘲的笑了笑,还以为经过这一次的教训,她已经收敛了许多呢?但貌似自己想太多了,古话都有讲,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说得还真的是一点也不错。  因为罗昊的要求,所以米寒一下课回去就往穆宅跑,毕竟她自己一个人在家也是挺无聊的。  “妈,就你一个人在家吗?”米寒刚一走到穆宅,便感觉到了一片的静寂。  “可不是吗?你公公去接小轩轩了,也不知道是到哪里玩去了,这么久都还不见回来。”傅冰蝶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一副雍容华贵的样子,随时的透露着高雅的气质。  “估计是塞车吧!我回来的时候看见路上可堵了。”米寒笑了笑,替他们解释着。  “不管他们,爱去哪里就去哪里,不过你的脸色貌似滋润了不少,我来猜一下,是不是跟昊儿有关。”傅冰蝶的眼睛可尖了,所以稍微的一丁点变化都能让她感觉得到。  “那个,爸他们回来了。”米寒羞涩得不知道该怎么的回答才好,所以当看见穆时桀跟小轩轩的时候赶紧的转移了话题。  “你这丫头,就会逃避。”傅冰蝶宠溺般的训斥了两句,倒也没再继续的追问。  “嘻嘻,我去厨房看看吴妈都准备了些什么好吃的。”也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吧!所以米寒觉得自己越来越容易融入到这个大家庭当中。  “奶奶,我告诉你一件事情,爷爷刚刚有看美女哦!”小轩轩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讨好的说着老爷子的坏话。  “哦!是真的吗?”傅冰蝶玩味的看向了穆时桀,倒是很想听听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你别用这样的眼神来看着我,还不是这小家伙,说什么让我抄小路回来,谁知道路况不熟跟别人的车追尾了,为了检查对方有没有受伤,所以我只能看了两眼。”这小子,不是说好了不跟他奶奶说出去的吗?想不到刚刚还答应得好好的,可转眼就把自己给出卖了,看来还真的是不能相信他。  “那你们呢?没事吧!”傅冰蝶听他这么的一说,也没有闲情去乱吃飞醋了,所以急急的检查起小轩轩的身体来。  “奶奶,没事,你别紧张,爷爷的车速并不快,所以只是小碰撞而已,是那个女人看见爷爷长得帅,所以才会故意的在那装柔弱的,目的就是想要得到爷爷的关注。”小轩轩撅着嘴,就是不知道现在的女人都怎么了,见着帅哥就想要往上扑,所以他才会故意的大叫了一声爷爷,到现在他都还记得那个女人那瞬间变得缤彩纷呈的脸有多么的滑稽。  “所以呢?你爷爷看见人家是美女,所以就一直都盯着别人看了吗?”傅冰蝶当然知道自己的老公是一个怎样的人,所以又怎么会当真呢?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质疑,也无非是为了配合小家伙这声情并茂的演说而已。  “是这样没错,因为那女人一直都挡在车前不肯走,说什么都要我们给她赔一辆新车,所以爷爷只好用冰冷的眼神去秒杀他,直到她害怕的落荒而逃。”小轩轩越说越带劲,有一种恨不得把现场给搬过来重演的即视感。  “意思是你们撞了人家的车连维修费都不想赔是吗?”傅冰蝶也来了兴致,所以视线停留在穆时桀的脸上,就好像要把他的脸给看穿般的犀利。  “谁说没有,爷爷给她开了张五万的支票当作修车费,谁知道那女的竟然是那么的贪得无厌啊!”小轩轩今天异常的兴奋,可能是因为第一次发现竟然有女人敢讹诈到自己爷爷的头上来吧!所以觉得特别的期待。  “原来如此,我想,是因为你爷爷太大方了吧!一个小小的碰撞就开出去了五万的支票,所以人家不把他给当作冤大头来宰那就是怪事了。”傅冰蝶总算是明白了,她就说了,这个男人从来就不把钱给看得有多么的重要,所以又怎么可能会不给别人付修车费呢?敢情是碰到了一个心不在焉的女无赖啊!  “我觉得也是,所以说奶奶,你说是不是爷爷对那个女人有兴趣呢?”小轩轩问得有些的小心翼翼,想象力如此的丰富,不愧为天才儿童。  “关于这个问题,你们两个慢慢的在这里讨论吧!反正我不掺和进去。”穆时桀说完深深的看了傅冰蝶一眼,夫妻多年,又怎么会不知道她这是趁机的戏谑自己呢?毕竟自己对她的爱有多深她又不是不知道,所以又怎么可能会真的去在意小轩轩那卖命般的演出。  “爷爷,你这是心虚了吗?”看见穆时桀往屋内走去,小轩轩急急的问道,主角都不在了,他还说个屁啊!  “小家伙,别试图的挑拨离间,我跟你奶奶之间的感情,可不是你能破坏得了的,所以还是省省吧!”穆时桀是谁,堂堂的魅幻帝君,所以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小轩轩现在是怎样的一副花花肠子呢?无非也就是因为自己前些天不让他奶奶陪他玩而趁机的想要让自己出下洋相而已,但自己又怎么可能会让他如愿以偿呢?  “呃!被识破了。”小轩轩皱着小鼻子,满脸的沮丧,他就知道,要说到手段,自己是玩不过爷爷的。  “噗嗤!小家伙,走吧!差不多要开饭了。”傅冰蝶失笑,他们两人之间的感情,可是历经过生死之劫的,又岂是这小家伙三言两语就能破坏得了的呢?  “不等爹地他们了吗?”小轩轩边走边问,小脑袋瓜子更是仰起的看着傅冰蝶。  “嗯!你爹地今晚有应酬,所以罗昊叔叔当然得陪同一起。”傅冰蝶牵着轩轩的小手,就好像回到了当年自己牵着儿子的那一刻,不过这样的机会实在是太少了,所以才会导致后来他们的关系变得那么的生疏,幸好一切总算是雨过天晴了,所以他们一大家子才会生活得如此的融洽。  米寒从穆宅回来的时候,罗昊还没有回家,想到余曼对自己的那一种哀求,她还是陷入了沉思当中,考虑着要不要跟罗昊说一声,让她不至于会那么的惨。  “在想什么呢?”罗昊一脸的疲惫,这几天休息得不太好,所以显得有些的憔悴。  “没想什么,你回来了。”米寒从床上跳起,走到了他的面前。  “嗯!”说好了要谈一场恋爱,所以就算依然冷酷如常,对她还是多了几许的温情。  “是不是很累。”看着他的脸色略显疲惫,米寒有些的担心。  “有点,我先去洗个澡。”罗昊一边说一边除去了外套,虽然说他不至于像穆公子一样的有洁癖,但也很注重自己的个人卫生。  “要不要我去帮你放水泡个澡,这样会比较的容易消除疲劳。”米寒微微的抬头,因为身高的缘故,总是让她不得不用这样的一种四十度角的动作去注视着他。  “不用了,直接的淋浴就成。”罗昊拿起睡衣进去,那自然的样子一点也看不出他之前并不是住在这间房里面的那般随意。  米寒目送着他进去,想着一会要不要跟他开口说余曼家的事情,所以感到有些的小纠结。  “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罗昊一边抹着头发,一边的看着她那专注想事情的样子,竟然连自己出来她都没有发觉,可见她有多么的认真了。  “嗯,就是关于余曼家公司的事情,那个一定要让它频临破产吗?”米寒咬了咬唇,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算不算是有点不懂得知恩图报。  “是这样没错,既然已经付出了人力跟财力,那么就必须要有所收获才行,为什么这么的问。”罗昊有些不解的看着她,觉得现今的她改变实在是太大了,手腕可一点也不像当小太妹的时候来得果断。  “没有,只是觉得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有些的过了而已。”米寒迟疑的说着,觉得只是同学之间的一点小怨恨而已,这样的教训对余曼那个女人来说是不是有点的重了呢?  “她在对你下药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的行为是否过分,貌似没有是吧!可知道如果说不是我刚好赶去的话,你有想过自己的后果将会是怎样的吗?都是成年人了,既然做了,就要为自己的行为而付出代价。”罗昊一直都游走在社会的最脏脏之处,所以自是知道这个世界有多么的险恶,而这一点,相信米寒她自己也知道,只是爱情的美好让她忘记了这些龌蹉的行为而已。  “那能不能尽量的让伤害减到最低,毕竟是同学一场,虽然说她对我有着很大的成见,但不管怎么说,同窗情分还是摆在那的。”米寒知道,最终的话事权并不在罗昊的身上,但依他跟穆季云之间的关系而言,也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而已。  “我试试吧!说真的,这可真的不像你,所以让我有些的惊讶。”米寒的改变,是罗昊所意外的,也不知道这样的一种改变是好是坏,但不管怎么说,他喜欢这么充满爱心的一个她。  第二天,罗昊还不来及去跟穆季云提及这件事情,刚到公司门口的时候,便碰到了等候在那的余曼。  “穆总裁,我求求你,能不能不让我们家的公司破产。”一看见穆季云跟罗昊,余曼便直接的跪了下来。  “你是谁,我认识你吗?”对于余曼,穆季云并不认识,所以她的出现对他来说有些的唐突。  “米寒的同学,国豪企业的千金。”罗昊冷冷的回答着,想着米寒昨晚的话,他突然的很想再给她一个机会。  “原来这就是罪魁祸首啊!”请原谅穆公子的轻描淡写,因为这样的事情,他并不是第一次碰到,所以对于这一类的求情者,可以说他已经有些的麻木了,作为风行国际的总裁,要想让公司处于屹立不倒的地位,那么总会有着许多的不可为,所以说他从来就不觉得自己的手是干净的。  “你先回去吧!米寒昨晚有跟我提过,我们会再作商讨的。”罗昊站在穆季云的身边,并没有伸手要扶起她的意思,只是酷酷的说着。  “真的吗?你们真的肯放过我们家的公司吗?”余曼破涕为笑,觉得找米寒果然是找对了。  “我并没有说是放过,只是换种方式,让你们不至于那么的落魄而已。”放过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少爷,也不敢对她许诺这个,所以更不要说是自己了。  “什么?还是不行吗?”余曼的笑容凝结在了脸上,是自己高兴得太早了吗?  “如果说你现在不起来离开的话,这么的一个转机也将会失去。”虽然说穆公子不知道罗昊在搞什么鬼,但既然他这样说了,那么就肯定会有着他自己的想法,所以只要不是太过于的离谱,自己都会考虑看看。  “好,只要不让我们家破产,做什么我都愿意。”余曼站了起来,毫无形象的抹着眼泪,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也能见到风行国际的总裁,真人可是给电视报刊上帅多了,但是她却不敢犯花痴,因为她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来的。  “好自为之吧!”罗昊看了她一眼,随后跟穆季云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公司。  一走进电梯,穆季云便促狭的盯着罗昊瞧,就好像他的脸上长花了似的。  “干嘛这样的看着我啊!”罗昊摸了摸自己的脸,难不成没有洗干净。  “我在想,米寒是不是完全的把你给融化了,否则这几天你的所有思绪为什么都会绕着她而转呢?”穆季云觉得这完全是十足十的事情,倒是很好奇米寒究竟是用的哪一招把他给收了。  “取笑我就这么的好玩吗?”罗昊很是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自己可是从来都没有打听过他跟少奶奶之间的事情。  “废话,难得的千年冰窖被融化了,你说我能不好奇吗?”穆季云有些的郁闷,自己现在可是在忍受着两地分居,可他小子却好,跟自己大秀着恩爱,试问他能不郁闷吗?  对于穆公子的抱怨,罗昊也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而已,把他这样的一种现象归类为是抽风了,反正少奶奶就是常常都这么做的。  因为米寒的求情,再加上罗昊的意思,所以穆季云改变了下策略,并没有完全的把国豪取而代之,而是让余曼的父亲以股东的身份留在了公司,虽然说少了一大笔的收益,但就当是挽救一个即将要破碎的家庭吧!毕竟现在的这个社会,想不开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所以不想因此而背负上人命,总的说来,也是个双赢的结果吧!  余曼因为这一次的事情而收敛了不少,虽然还是不喜欢米寒,但却不再越雷池一步,不敢再找她的麻烦,况且,自从他们家的公司易主之后,跟在她身边的那些人也都远离了她,所以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现实的社会。  这样的一种氛围,是米寒所乐意看见的,因为要自己跟她成为朋友,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心存着一点芥蒂而活也很好,免得各自尴尬。  在这件事情当中,受益最多的应该就是沈佳佳了吧!因为米寒的原因,所以让她的身边多了许多趋炎附势之人,无非就是想要通过她而跟米寒套上一点交情而已,谁叫风行国际这个招牌的份量如此之重呢?  所有的故事貌似都划上了终点,又好像隐隐之中还缺少了些什么似的让人觉得心情沉重,所以这样的日子虽然看似美好,却透露着浓浓的酸楚,只因为并不是每一个人都那么的尽善尽美。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