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836.第836章安小姐夏先生

836.第836章安小姐夏先生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32更新时间:2016-01-06 10:42:18
   时间好像就停止在了这一刻,他们的眼中都只有彼此,而没有了旁人的存在。  “姨姨,球球”突然,一声奶声奶气的声音打破了他们之间的那一种凝望,小翊宸抬着头,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安小雅,因为他的小皮球刚好滚到了她的两脚之间。  “哦!对不起!姨姨给你拿。”安小雅慌乱的转移了视线,还以为,多年以后,自己不会再因为他而心乱,但貌似想错了。  夏雨晨的视线转移到了站在她旁边的男人身上,长相还算可以,全身都散发出一种温文尔雅的气息,看起来倒像是一个很有修养的人。  陈子喻也在打量着夏雨晨,这样帅气到近似于美丽的一个男人,该不会就是别人所盛传着的风行副总吧!  “喏!小朋友,给你球球。”想到这个便是他的儿子,安小雅的心一沉再沉,但脸上却笑靥如花的毫无破绽可言。  “安小姐,谢谢!”多么陌生的道谢之声,这个或许也只有他夏雨晨才说得出来吧!  “不用客气,夏先生。”回以一样淡漠的语言,就好像两个并不熟悉的个体,不经意间有了碰撞,还来不及反应,却早已经错过。  “翊宸,走吧!跟阿姨说再见!”夏雨晨伸手去拉顾翊宸,如果细心一点的话,可以看见他的手有些的颤抖。  “姨姨,再见!”小家伙礼貌的道别,小小的他并没有感知到大人之间的那一种暗潮涌动。  “再见!”安小雅苦涩的回应,看来他对自己,真的无爱,也只有自己还傻傻的在坚持着而已。  “你们认识吗?”陈子喻总感觉到两人之间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故事。  “算是吧!但不太熟。”她的话语很低,但还是如数的传到了夏雨晨的耳里,所以让他的心刺痛了下,脚步也跟着有所停顿,是吧!不太熟?否则她当初又怎么可能弃自己而去呢?,那个男人,是她的丈夫吗?又或者是情人之类的,但这些都好像跟自己无关不是吗?因为她说的,他们只是认识的关系而已。  “舅舅,舅舅,粑粑。”小西西看见了顾阡陌,一个劲的提醒着夏雨晨,实在是因为他爸爸的那一身军装太过于的耀眼了。  “嗯!舅舅带你找爸爸。”夏雨晨收起心伤,一丝嘲弄自嘴角而起,为她洁身自爱多年,所等来的竟然是一句不太熟悉,试问让他情何以堪。  顾阡陌的身边围了不少的人,都是一些趋炎附势之辈,所以让他很是疲于应付,看见夏雨晨抱着小翊宸过来,觉得自己总算是解脱了。  “小子,又玩野了是不是。”顾阡陌抽身,把儿子从夏雨晨的手上接了过来,由于太急着摆脱这群人,所以并没有去注意到夏雨晨的失常。  “粑粑。”顾翊宸一到了父亲的怀里就开始高兴得手舞足蹈,因为他很少能得到父亲的陪伴。  “嗯!我们一起去找妈咪好不好。”小小的人儿在他的手上丝毫的不显重量。  “雨晨,你怎么了,怎么感觉脸色不太好。”顾阡陌刚想转身而去,却发现了夏雨晨的异常。  “哦!没事,只是感到有些累了而已。”扯动了下嘴角,无所谓的笑了笑。  “那你去休息一下吧!我带翊宸去找一下伈儿。”顾阡陌并没有多想,转身而去。  “夏叔叔,我都看见了。”轩轩适时的出现,九岁的他,已经算是个小大人了,因为父母的海拔都不错,所以他也相对的给同龄人高出了许多。  “说吧!看见什么了。”夏雨晨瞟了他一眼,有些的兴致欠缺,这小子,可是越来越有他爹地的那一种派头了,不但帅气亦然,还特别的睿智深沉。  “小雅阿姨,只不过她的身边已经有了另一个他。”轩轩调侃的看着他,本以为他会不顾一切的把对方给拥进怀里,却没有想到竟然是如此的平静无波,这可一点也不像他的性格。  “你这是来安慰我,还是来幸灾乐祸。”跟这么的一个小屁孩讨论这样的一个问题,还真的是很诡异,但夏雨晨可不敢把他给当作小孩子,因为他的心智可是跟大人毫无二致。  “两样都不是,我想表达的是,如果深爱,管她身边站着的是谁,她必须是自己的。”轩轩勾唇而笑,有着穆公子才会有的那一种邪魅的抉择。  “小子,你确定自己真的只有九岁吗?而不是九十岁。”伸手,拿起一旁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都说了,天才的世界不是你们这些平凡人可以理解的。”轩轩轻叹了口气,有着那么几分自调的味道。  “轩轩哥哥。”一个童稚的声音响起,让轩轩不禁轻皱眉头,可恶,又来了。  “夏叔叔好。”比起两年前,冷西泽可是懂事了不少,所不同的是,依然爱黏着轩轩不放。  “西西,又来当牛皮糖了。”夏雨晨抛开落寞,打趣起他来,所有人都知道这小家伙特爱赖着轩轩玩。  “夏叔叔,牛皮糖好吃吗?”孩子的世界总是单纯的,所以只要是一接触到吃的东西都特别的感兴趣。  “没眼看,我还是先躲躲吧!”轩轩扶额长叹,就知道吃,给自己还要像是个吃货。  夏雨晨笑笑,虽然说他靠在这里,但目光却是有意无意的在搜寻着安小雅的身影,多年过去,她依然是那么的漂亮,所不同的是,她的身上多了几分的坚强。  或许他真的应该像轩轩那小子所说的去做,管她身边站的是谁,先把她抢过来再说,如果说是以前的自己,真的会去这么做,但如今的自己不会再这么的鲁莽,因为他的心底还有着另一个定义,那就是爱她不一定要拥有,看着她幸福就是最美好的晴天。  今晚的欧阳瑞西异常的耀眼,一袭晚礼服高贵而不显艳俗,完全的出自于冷伈伈之手订制而成,成为了场内不容忽视的亮点。  穆公子的帅气妖魅早已成为了他本身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所以跟清冷的欧阳大校站在一块起到了很好的互补的作用。  “小雅,真的是你,我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呢?”看见安小雅,欧阳瑞西说不出的高兴,感觉到夏雨晨的等待终于走到了尽头,可是看见她身边的那一个温文尔雅的男子之时,她又有些的不确定了。  “欧阳姐姐,很久不见。”再次的看见欧阳瑞西,安小雅的心底也有着很大的感触。  “穆总裁,祝贺贵公司一直都常立于永盛不衰的地位。”陈子喻是特意过来跟他们打招呼准备离开的,因为安小雅的精神很是不佳。  “谢谢大音乐家的吉言,今天到场的嘉宾众多,有所招呼不周的地方还请见谅。”穆季云跟这个陈子喻也并不是很熟,只是有过一面之缘,对他有所了解而已。  “穆总裁太客气了,安排了那么多的公关礼仪在场,又怎么可能会有怠慢之说呢?”陈子喻不混商场,所以无论是说话技巧还是待人接物都不够圆滑。  “如此甚好,只是不知道令夫人是否也是这么想的呢?”穆季云邪气的笑着,一脸深味的看着安小雅,看似不经意间的一问,确是在打探实情。  安小雅刚想回应,但却被陈子喻抢先了一步,“这自是当然,我们都玩得很尽兴。”  “陈夫人,幸会了。”穆季云伸手,嘲弄的继续盯着安小雅看,话下的意思不言而喻了。  面对他的揶揄,小雅不知如何自处是好,但还是伸出了手跟他轻握了下,没错,这就是穆公子,看似云淡风轻,心底却早已有了对策。  本来想要解释的,但看见他佯装不认识自己的样子,所以突然间觉得没有了必要。  欧阳瑞西站在一旁,若有所思的打量着陈子喻,他们两个真的是夫妻关系吗?可为何看起来总觉得缺少了些什么呢?还有就是,安小雅就真的是对雨晨无情吗?那么以前的借酒买醉又是为何。  这一场酒会,升华了多少的人际关系,又扯动了多少的情丝缠绕,最终都只不过是昙花一现而已,事过境迁之后,又还有谁会真正的将谁惦记。  夏雨晨不停的给自己灌着酒,就连那两人什么时候相携而去也引不去他的丝毫兴趣。  那一年,她巧笑嫣然,只为换来自己的一瞥关注,那一夜,她褪去衣裙,只为献上自己如血的贞洁,现如今,情根深埋,再见已是两茫茫。  “小雅,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自从见到了风行的副总那一刻起,她就整个人都变得失常了起来。  “没有,为什么会这么的问。”收心,转头,浅笑,看起来可圈可点,并没有任何的可挑剔之处。  “我能假设一下吗?那个风行的副总,难道就是孩子们的父亲。”因为他们之间有着太多的相似之处,所以他才会作出如此大胆的猜测。  “关于这个问题,我现在不想说。”安小雅皱眉,自己是很感谢他这几年来对他们母子的照顾不假,但却不希望**被探了去,还有刚才,他们明明就不是夫妻的关系,为什么要以那样的一种举动来让人产生误解。  “好吧!我不问就是,反正我们明天就会离开。”陈子喻温雅的一笑,并不觉得夏雨晨对自己来说是一个威胁,因为他们之间要是还存留着旧情的话,也不可能会分开这么久了。  车子径直往他们所住的酒店开去,丝毫没有发觉他们的后面悄无声息的跟着一辆车,在确定他们的住所之后才调头离去。  “少爷。”罗昊疾步而来。  “怎么样,知道他们所住的酒店是哪一间了吗?”穆季云双手背于身后,沉声的问道。  “嗯!已经确定了,就在我们凯特,是不是特别的巧。”一路受命跟随而去,怎么也没有想到得来的全不费功夫。  “很好,雨晨呢?还在楼上的客房吗?”穆公子狡猾的一笑,去他的陈夫人,他穆公子只知道,那是他兄弟喜欢的女人即可。  “还在,因为你交代过,所以还来不及送他回去。”罗昊不知道自家少爷想干嘛!但照他的意思去做准没错。  “把他送到凯特去,还必须是安小雅所入住的房间。”只要是自家酒店,那么所有的事情就好办多了不是吗?  “少爷,这样会不会太什么了。”罗昊有些的不解,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的做。  “照我的吩咐去做就可以了,后果我来承担。”这就是穆公子,只要是他所做出的决定,从来不容任何人去作出质疑。  “是,我现在马上把他送过去。”罗昊虽然不认同,但也不会抗命。  “等等,要做得天衣无缝。”穆季云一点也不担心那两人是真正的夫妻关系,会共同的住在同一间客房里面,只因为他们给自己透露了一个信息,那就是没有半点的默契之处。  “我明白。”罗昊领命而去,还真的是一件很考验人智商的问题,看来也就只有自家少爷,才会给自己丢出这么的一个难题来。  穆公子轻抿了口手里的红酒,脸上的邪魅气息可是更加的浓郁了。  “说吧!又做了什么坏事。”欧阳瑞西太了解他了,所以知道他不可能会毫无动静。  “乱说,你老公我哪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坏。”穆季云伸手一捞,便把她给圈进了自己的怀里。  “讨厌,别人在看着呢?”欧阳瑞西被他的动作给惊到了,所以略微的挣扎了下。  “怕什么,我们是夫妻,亲密点不是正常的吗?”别人的眼光,他穆公子什么时候在意过了,所以根本就不屑一顾。  “雨晨可是喝了不少,好不容易等到的人,身边的位置却被别人给占去了,他应该很伤心吧!”欧阳瑞西看见挣不脱,也就不再白费力气,还是由着他而去吧!  “那傻小子,就是当局者迷,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穆季云说得一脸的胸有成竹,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握之间。  “这么说来,你觉得小雅还是我们雨晨的人是吗?”欧阳瑞西也觉得安小雅不是那一种见异思迁之人。  “想知道啊!亲我一下,我考虑要不要告诉你。”穆季云低头,附在她的耳畔低语,说不出的暧昧。  阳瑞西气愤的狠踩了他一脚,就知道这死男人不能太惯着,找着机会就跟自己讨便宜。  “女人,这可是公共场合,怎么着也该给我留点面子吧!”穆季云看着扬长而去的背影低呼,自己这是得罪谁了,只不过是讨个吻而已,就真的有这么的难吗?  “活该。”冷傲风缓步而来,不用说,肯定也是为了夏雨晨的事情来的,看来一个安小雅,可是让他们都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你不说话没人会把你给当成哑巴。”穆季云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自己的身边,就没有过一个正常人,当然,也包括他自己在内。  “这倒是不会,但是容易得内伤。”冷傲风比起以前,显得温和了许多,可能是因为身边有了漂亮的老婆跟可爱的儿子陪伴的缘故,所以让他改变了许多。  “怕什么,一个内伤而已,不是还有秦始皇这个庸医在吗?”这女人,还真狠心,估计要起淤青了。  “别在背后说人坏话。”秦书寒如鬼魅般现身,不愧是医生,有做鬼的本钱。  “得,都来齐了,都说说看吧!有什么想法。”穆季云失笑,还真的是有牵一动百的架势。  “我觉得吧!只要是我们夏妖孽想要的女人,管她结婚与否,都要想办法把给她给抢过来再说。”冷傲风酷酷的说着,不去做土匪还真的是埋没了他的潜质。  “我认为在这之前,还是先把事情给了解清楚再做决定吧!不是说那个安小雅之前非雨晨不可吗?既然这样,你们觉得会这么容易便移情别恋了吗?”不愧是医生,考虑事情就是周到。  “看看,这才是有智慧的人该说的话,听听你说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啊!”穆公子鄙夷的看了冷傲风一眼,就好像他有多么不堪似的,却不知道他自己刚刚也是这么土匪的一种想法。  “你就别装了,如果我猜得没有错的话,你肯定已经开始在行动了。”冷傲风才不信他会眼睁睁的看着事态的发展而没有丝毫的动作。  “我从来不容许别人欺负我的人,就算是女人也不例外。”安小雅她应该会知道,来参加风行国际的庆典势必会碰见夏雨晨,可她竟然这么肆无忌惮的携着男人而来,可有想过雨晨的感受,毕竟那傻小子可是苦苦的等了她四年之久。  “果然不出所料,不介意跟我们透露一下吧!”不熟悉他们的人都以为冷傲风是最护短的,但却没有想到穆公子才是最护短的那一个。  “给你八个字。”穆公子勾唇而笑。  “什么啊!”两人异口同声问道。  “自己想象,无可奉告。”说完潇洒转身而去,留下两人面面相觐。  “他,这是什么意思啊!”冷傲风不解的问道。  “字面上的意思。”秦顺寒也抬步离开,这么明显的话,他还理解不过来吗?果然是一孕傻三年,人家傻的是孕妇,而他们家傻的是男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