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840.第840章萧玫

840.第840章萧玫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41更新时间:2016-01-06 10:42:20
   “难得你还能笑得出来。”穆季云抬头,轻瞥了他一眼,都已经过去一个月了,他还能如此的淡定,不得不说他的抗压能力实在是越来越强了。  “老大,你总该不会是让我哭吧!”想想自己确实该哭,本来柯达的事情就已经够自己心烦的了,而他可好,还丢给自己一大堆的文件去处理。  “你确实该哭,据说柯家二公子正在暗中的跟各大股东接触。”穆公子把自己面前一沓厚厚的资料扔给了他。  “这个我已经有所耳闻,只是不知道他的动作如此之大而已,竟然连你也给惊动了。”夏雨晨嘴角噙着一抹嘲弄的笑,既然一个柯迆还没有让他们接受教训,那么他不妨来玩单更大的。  “别掉以轻心,上次西山的事情已经在向你敲响警钟了。”如果说不是风行介入的话,他又哪里有这么的容易板回局面。  “我知道,他们这样做,无非是想把我从柯达逼退出来而已。”嘴角上扬起一个漂亮的弧度,本来自己对柯达并不太看重,既然他们这么的想要自己离开,他还就偏的不让他们如愿。  “你会乖乖就范吗?”穆公子把身子靠向椅背,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那岂不是便宜了他们,我是那么轻易妥协的人吗?”想来,他们对于自己坐这个位子很是不服。  “不是最好,这是恒泰的案子,本来我有意要跟他们合作,但现在给你回以他们漂亮的一击。”穆季云说着,再把一份文件扔了过去。  “这可不像你,竟然把钱给恭送出去。”打开文件看了下,嘴里不忘揶揄几句。  “那是因为对象是你,要换成别人,想都别去想。”穆公子很是无语,这小子,最近老爱扮猪吃老虎。  “换成我也不行吗?”一个意外的声音突然而至,冷傲风酷酷的出现在了门口。  “今天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穆季云潜意识的皱了皱眉,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家伙肯定是怀着目的而来。  “你们影视公司那边不是新签约了个新人吗?给我们拍个广告。”冷傲风也不跟他玩迂回战术,直接的切入主题。  “嘿!我说你还真不客气,知道那个新人我们花费了多少的人力财力才打造出来的吗?你可倒好,轻轻松松的一句话就想搞掂了。”夏雨晨漫不经心的看了他一眼,气急败坏的揶揄着。  “怎么,你有意见?还是说你们柯达要拍的新广告也看中了她。”冷傲风眉头一皱,冷冷的看了回去。  “柯达的广告我们一早就已经有了人选,所以暂且用不到她。”萧玫,一朵带刺的玫瑰,不适宜拍过于温婉类型的广告。  “那不就对了,我们公司新推出的产品刚好找她代言。”这一期的主题想要突出的是自由奔放的理念,听说这个新签的艺人刚好属于这类的性格,所以跟他们广告的要求很符合。  “这个问题,你自己跟她去谈,我可不管。”夏雨晨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冷傲风咬了咬牙,恨不得一口吞了他,所以把求救目光给转到了穆季云的身上。  “别看我,娱乐公司的事情不归我管。”穆公子看他这样,赶紧的撇清关系,为了不让老婆多想,他现在可是远离了那些女人。  “可你不是总裁吗?说话总管用吧!”冷傲风气急,自己难得的求他们一次,竟然这么的不给面子。  “你不也是总裁吗?能左右得了自己员工的想法吗?”穆季云翻了个白眼,说得好像他没有当过总裁似的。  “个人私事我是管不了,但工作上的事情必须服从,而我找她拍广告,不正是工作上的事情吗?还是说你们公司已经沦陷为没有制度的虚名企业了。”  冷傲风的视线在两人身上来回的扫视着,就不信依老大那一种个性,会真的任由着自己的员工跟他叫板,当然,也有个别的例外,譬喻说自己面前的那一个妖孽,不就是那一个惹了他还能全身而退的特别存在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你也知道,我们虽然签了她的人,但她有着绝对的自由权,至少在思想上由不得我们说了算。”公司跟他们艺人签约,只不过是提供了一个相互的发展平台而已,并不是说由此而主张了他们的一切。  “听你的意思,是没得商量了吗?”冷傲风有些的泄气,他们的公关已经找过那个萧玫,但貌似谈得不是很愉快,所以才由自己来风行要人的。  “话也不是这么说,这样的事情,你直接找雨晨比较好,因为那女人就买他的账而已。”穆季云邪魅的一笑,别有所指的看了夏雨晨一眼。  “干嘛就找我啊!说得我跟她有些什么似的。”夏雨晨往后缩了下,他最烦就是那一种缠住不放的女人了,而潇玫就是其中之一。  “有没有你自己知道,反正我不管,这件事就这么的说定了,就这样,我还有别的事要忙呢?”冷傲风说完转身而去,就犹如他来时一样突然,根本就不在意夏雨晨答不答应,反正他只要结果。  “喂!你就这样走了,谁答应你了啊!”夏雨晨悲催的在后面大叫着,但冷傲风根本就没有要理会他的打算,再多出两只脚来逃离此地,以免计划泡汤。  “别叫了,人都走远了,你还是乖乖认命吧!”穆季云失笑,知道冷傲风是故意而为的,所以又怎么可能会听他话留下来呢?  “我也不管了,柯达还有着很多的事情要我去处理呢?一个个的都把我给当作了苦力劳工,真当我很闲啊!”夏雨晨起身,不忘拿上穆季云刚刚交给他的文件。  “可不是你最闲吗?既没有妻儿要照顾,又没有女朋友要哄。”穆公子说着挑了挑眉,这小子,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都告诉他地址了,却久久不见行动。  “得,别再说了,我认栽还不成吗?”一说到这个,夏雨晨就觉得自己分分钟被虐成了狗,所以一刻不作停留的走了出去。  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身影,穆公子露齿一笑,那邪魅的样子让人为之一颤,心也在顷刻之间沦陷。  走出风行国际,刚坐到了车上,夏雨晨便整个人都焉成了一团,就像个毫无气息的破布娃娃一样,失去了原有的蓬勃生命力。  手中拿着那看了已经不下上百次的地址,就是没有前往的勇气,就害怕自己的一厢情愿会换来灭顶般的伤害,而现在千疮百孔的他,真的再也承受不起了。  如果她真的对自己有意,就不会一离开就是好几年,如果说她真的对自己有爱,就不会在见到自己之时如此的云淡风轻,如果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困扰得他失去了一向自以为是很强的判断力。  启动车子,疾驰的驶离了此地,并没有向他所说的那样回去柯达,而是直往墓园而去。  买了一束母亲最爱的白菊,一步步的拾阶而上,最终停留在一个打理得很整齐的墓碑之前。  把菊花放在地上,他的人也缓缓坐了下来,跟墓碑贴得很近很近,修长的指尖轻轻的抚摸着上面的照片,充满了深深的追念之意。  墓碑上的女子异常的漂亮,是那一种柔媚中又带着温婉的女子,乍看之下更是惊为天人,看来夏雨晨的容貌是完全的继承于母亲,所以才会这么的得天独厚。  “妈,虽然很不愿意让你看见我落寞的一面,但请允许我偶尔的撒一下娇,也在你面前任性一回。”夏雨晨闭起眼,靠在墓碑上,就好像靠在妈妈的怀里般,让他感觉到是那么的真实跟温暖。  “你曾经告诉过我,喜欢的东西就要去努力争取,可是妈,如果说那样东西本不该属于你呢?就算这样,也要去抢过来吗?但我真的不愿变成当初的你,就算曾经的你是被骗的,可在伤害了别人的同时不也伤害了自己吗?”有那么的一滴清泪,自他的眼眶溢出,身为私生子,是他这辈子最大的耻辱,但他真的不怪自己的母亲,只怪这世界太不公了而已。  凄楚的一笑,太阳直射而下,照在他充满了伤悲的脸上,却温暖不了他内心的寒冷,这样的一个凄美的神态,如若让人看见,不知道得有多少女人为之沉迷。  “或许我真的该去试一试,因为无论我怎么的努力,都无法把她遗忘,反倒像是在我的心底扎了根似的,越来越牢固。”发出了一声无奈的叹息,才发现,他一直都在试图着说服自己。  夏雨晨在这里呆了许久,轻声的诉说着自己的伤痛,因为有些话,他找不到谁去说,所以只能寄托在了此处。  回到市区,天色已经渐暗,想起穆季云交给自己的案子,不由得再掏出来看了看,周一,他有着一场硬仗要打,不管结局如何,他都想要随着性子而为一下。  捞起一旁响个不停的电话,在看见来电显示的时候,嘴角不由得微微的勾起。  “喂,大忙人,怎么想到要给我打电话了。”让这小子给自己主动打电话,实在是难得可贵的一件事情。  “伈儿说你最近忙坏了,怕你的身体负荷过度,所以给你做了好吃的。”顾阡陌的语气里带着淡淡的醋味,因为他发觉这丫头关心这家伙好像要比关心自己来得多。  “真的啊!我马上便到。”正愁着去哪里吃饭呢?想不到来了场及时雨。  “记得自己带酒,我们家不供应。”相比较起他的热切,顾少将淡淡的回了一句。  “真抠门,知道了。”夏雨晨挂掉了电话,看见前方刚好有一个酒庄,便直直的开了过去,他正好的想要喝些酒呢?没有想到就找到了人陪。  顾阡陌玩味的一笑,夏雨晨是一个比较挑剔的公子哥,尤其是在酒方面,所以他带来的酒都不会太差,这样一来的话,自己可是有口福了。  “阡陌,怎么样,雨晨哥哥说要过来吗?”冷伈伈的身上系着围裙,从厨房走了出来。  “那当然,一听说有吃的他就跑得给谁都快。”像夏雨晨那样独居的人,又不喜欢家里有佣人妨碍到他的生活,能吃到家常菜的机会实在是太少了,所以他不答应才是怪事呢?  “翊宸呢?怎么不见他人啊!”冷伈伈皱眉,不是让他看着孩子的吗?  “被我罚军姿呢?”顾阡陌云淡风轻的回着。  “什么,罚军姿,在哪里啊!”冷伈伈一听就慌了,刚两岁多的小孩,他竟然罚军姿,可真有他的。  “喏!门口那里。”顾阡陌轻抬了下下巴,让她往花园看去。  “好吧!跟我说一下,他犯了什么错。”冷伈伈虽然心疼,但绝不溺爱。  “把我的坦克模型给拆了。”那可是自己花费了好几个月的空闲时间才组装起来的,他小子可好,才转眼的功夫便化为了一堆零件。  冷伈伈的嘴角狠狠的抽动了下,这貌似还真的是一件挺严重的事情,因为她给谁都清楚他有多么的宝贝这东西,只是翊宸还那么的小,这样的罚他是不是有些的严重了呢?  “你这是把家里也整成部队吗?”冷伈伈深吸了口气,没好气的瞪着他,敢情他是把公公对他的那一套给延伸到自己儿子的身上来了。  “放心吧!我有分寸,只是罚他十分钟而已。”如果说不是因为他还小的话,又何止是罚军姿而已,直接的罚他俯卧撑了。  “我不管了,反正你别让他留下什么心理阴影之类的。”冷伈伈转身,对于他的管教方式并不参与,因为她很清楚的知道,顾阡陌给谁都要爱翊宸。  顾阡陌耸了耸肩,知道她心疼了,但他也心疼,可是比起这个,他更希望自己的儿子能通过这一个环节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而不是一味的听之任之。  夏雨晨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是买瓶酒而已,竟然会遇到中午那会他们讨论中的主角。  “真的是你啊!夏副总,我还以为自己认错人了呢?”萧玫一脸的喜出望外,正如他们所谈论到的那样,这个女孩是属于那一种热情奔放型的,关于这一点,从她身上的穿着就不难看出来。  “萧小姐,好巧。”见到她,夏雨晨有些的抵触情绪。  “不知道夏副总喜欢喝什么牌子的酒。”对于这个炙手可热的黄金单身汉,萧玫表现出很大的欲、望。  “我随意,不还意思,先走了。”夏雨晨顺手的拿了一瓶龙舌兰,走到柜台前结账,不喜欢跟她有过多的交集,他跟穆公子一样,只要看出了对方对自己有了私心,便会狠绝的快刀斩乱麻,不给丝毫靠近自己的机会。  “夏副总,既然碰巧了,不如一起结账吧!”萧玫妩媚的笑着,眼神若有所思的瞟向了夏雨晨那故意解开一颗衬衣扣子的胸口上,  “无妨。”此刻的夏雨晨,绝对是高冷的,心底被他筑起了一道高高的城墙,让人根本就走不进去。  “谢谢夏副总。”萧玫狡黠的一笑,把手里的几瓶名酒给一起放到了柜台上。  夏雨晨瞟了一眼,眉宇不由得紧锁了起来,但并没有出声,只是拿出了自己的贵宾卡跟银行卡递给了收银员。  萧玫站在身侧暗暗的观察着他的反应,以为他会拒绝呢?没有想到会这么的大方,要知道,自己的这几瓶酒加起来可是要一百多万的。  “要一起包装吗?”收银员羞涩的看着夏雨晨,这样帅气又多金的男人,可真的很少见。  “Tequila除外。”夏雨晨并不是一个对钱看得太重的人,但对方这样的一种方式真的让他有些的反感,所以语气有些的低沉。  走出酒庄,夏雨晨不作停留的向自己的跑车开去,而萧玫也急急的跟上。  “夏副总,今天真的是太谢谢你了。”备受冷落,萧玫并不泄气,因为她有的是信心收服他。  “不客气,几瓶酒而已,就当是我打赏员工的吧!”夏雨晨把关系撇得很清,如果说不是因为还要让她帮冷傲风拍广告的话,他才懒得应付她呢?  “看不出来,夏副总对底下的员工会这么的大方,一打赏就是一百多万,看来谁做了夏副总的员工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看见对方一再的抗拒自己,萧玫就算再好的脾气,这会儿也被他无意的那一种奚落给激怒了。  “对不起!失陪了。”夏雨晨拉开车门,把酒放了进去,随即自己也上了车,看来,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下去。  “等等,我没有开车,不知道能不能顺路的捎我一程。”她傲,对方给她还要傲,所以她只能妥协。  “不好意思,我们不顺路。”夏雨晨说完便拉上了车门,快速的启动车子离开,只是在离开之前,眼神鄙夷的看了萧玫一眼,嘴角也跟着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哼!夏雨晨,这次就先由着你,下次可就没有这么的便宜了,无论如何,我都会把你给拿下。”也难怪萧玫会这么的自傲,因为她有自傲的本钱,不但脸蛋长得漂亮,身材更是妖娆多姿,而最重要的一条便是,她还年轻,正是青春的最美年华,试问有哪个男人不爱的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