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853.第853章别提她

853.第853章别提她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213更新时间:2016-01-06 10:42:26
   “这位小姐,你该不会连好狗不挡道这么简单的一个道理都不懂吧!”看见安小雅瞬间的转变了脸色,陈子喻很是懊恼,所以鄙夷的看了萧玫一眼。  “妈咪。”馨菲有些的害怕,所以不由得往安小雅的身上靠了几分。  “我们走吧!”爱怜的摸了下女儿的头,趁着萧玫呆楞的空档急急的擦身而过。  “等等,安小雅,这个孩子,跟夏副总是不是有关系。”萧玫回过神来,叫住了疾步离开的几人。  “对不起!无可奉告。”陈子喻伸手,阻止了她想要追上安小雅的步子,随即快步的跟了上去。  “可恶。”对方越是逃避,就越是让萧玫感觉到有问题,所以看着他们的背影皱起了眉头。  “萧小姐,我也要先走了,抱歉。”柯萱萱觉得这样的一个冲击实在是太大了,所以她也要消化消化,好好的理一下其中的因素才行,譬喻说那个孩子跟自己三哥之间究竟有没有关系之类的。  “再见!”萧玫无力的坐了下去,都还没有开始行动呢?她便感受到了失败的气息,只是他们不是一家人吗?为什么孩子会长得像夏雨晨呢?这是不是太诡谲了点。  夏雨晨虽然提前的离开了餐厅,但他一直没走,只是静静的坐在车里发呆,所以目睹了安小雅他们离开之时陈子喻对她的那一种体贴入微,而她貌似也很是享受这样的一种温柔以待,还有自己的那一对儿女,好像给喜欢自己更喜欢那个陈子喻,或许这就是他们拒绝自己的原因吧!因为他们的身边已经有了更好的人替代自己的位置。  突然的启动了车子,从他们的身边疾驰而过,难免不了带着几分的斗气情绪。  “老大,出来陪我喝两杯吧!”给穆季云打了个电话,现在的他,好像只有用酒精才能麻木自己的心痛了。  “位置告诉我,我先跟你嫂子说一声。”穆季云也是刚用完晚餐,正准备着到花园去散下步呢?没有想到他的电话便打进来了。  “老地方吧!跟嫂子说声抱歉,打扰了你们的宝贵相处时间。”夏雨晨凄苦的一笑,不是每个男人都会像老大那么的幸运,也不是每个女人都宛如欧阳瑞西那么的痴情,所以自己遇到今天这样的一种情况,也算是正常的吧!  “少废话,呆会见。”穆季云皱眉,潜意识的觉得他的心情很不好,所以站在原地有了片刻的沉思。  “穆季云,你以为这是室内呢?竟然不穿外套就走了出来,感冒了别指望我会照顾你。”随着声音而来的是穆公子的身上瞬间的多出了一件外套来,欧阳大校正怒目的瞪着他呢?  “好啊!这样的话,我就有借口去找十个八个漂亮年轻的美女回来照顾我了。”穆季云拉了下她披上来的外套,玩味的看着她那因为生气而有些撒娇意味的樱唇。  “才十个八个啊!不觉得少了点吗?依我看怎么着也得几十个才行吧!要不怎么满足得了你的兽性呢?”欧阳瑞西冷笑了一声,挑衅的斜睨着他,很好,竟然嫌弃自己老了。  “听欧阳大校的意思,也觉得我在这一方面特别的勇猛对吧!”故意的忽略掉她那损人的比喻,色痞的凑近了她的耳畔低声着。  “不好意思,我从来不跟禽兽为伍,所以这样的问题你还是留着去问自己的同类吧!”死男人,越来越厚颜无耻了,这样暧昧的话他也说得脸不红气不喘的,反倒是自己,早就羞红了半边脸庞。  “不许你这么的说自己,哪里有人会把自己给比喻成禽兽的啊!”穆公子伸出一根食指,抵在了她的唇瓣,眼里尽是戏谑的笑意。  欧阳瑞西的嘴角狠狠的抽动了下,天杀的,又被他给同化了,所以想都没有想的便一口的咬住了他的手指。  “啊!疼,女人,你属狗的啊!”穆公子不停的跳着脚,可是欧阳瑞西并没有要松口的准备,把他的手指给当成了火腿般的轻啃了起来,目光更是肆意妄为的跳跃着兴奋的火花。  “你真的不放吗?知不知道你现在的举止像什么啊!”穆季云魅惑的抛了个媚眼,思想里的邪恶因子不明而喻了。  欧阳瑞西的思维在快速的转动着,待明白过来他话里的意思之时赶紧的松了口,这样还不算,还嫌弃的往一旁吐了口唾沫,接着恶狠狠的大骂了起来,“穆季云,你恶心,龌龊,无耻。”  “这可不能怪我,只能说是你刚才的动作太引人浮想联翩了。”穆公子很是无辜的低垂着眼帘,唉!这就是女人,她都直接用做的了,自己说一下还不行。  “你怎么不说是自己的思想太低下恶俗了呢?”欧阳瑞西转身便走,可不想继续的呆在这被他给活活的气死,只是走了几步之后她又折了回来,把他身上的外套给一把的拽了回来,这样没有羞耻心的臭男人,就得活该被冻死。  穆公子有那么一瞬间的错愕,接着毫无顾忌的大笑着跟上,看来这个小女人是真的生气了,要不也不会做出这么幼稚的行为来。  来到妖娆盛世,不单是自己,另外的两人也被夏雨晨给叫了出来,看来这小子是打算不醉不归了吗?  “夏妖孽,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的大方了,竟然想到了要请我们喝酒。”秦书寒打趣着他,在出门前可是跟老婆好一通的保证才获得了出门的批准。  “秦始皇,你这话可就不对了,雨晨什么时候在酒钱上吝啬过了。”冷傲风邪气的轻勾着唇角,犹记得有一次自己跟老大落跑让他买单的惨状,虽然说多年过去了,可是现在说起就宛如发生在昨天般的记忆犹新。  “你们担心什么,尽管放开的喝,不就是酒钱吗?老大还付得起。”夏雨晨是最早一个到的,所以已经喝了好几杯下肚,这会儿说话都带着一股很浓的酒味。  “不是你请客吗?又关我事。”脱下外套随意的给扔到了一旁,接着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坐下,因为自己把娇妻给惹怒了,所以可是哄了很久才让她释然。  “你不是老大吗?当然得是你请。”夏雨晨说着仰头又是一杯。,说得很是理所当然。  “你这是受了多大的打击才会把自己当作牛般的猛灌啊!”穆季云伸手,优雅的翻起了桌上的杯子,给自己倒上了酒。  “谁受打击了,我吗?别开玩笑了。”夏雨晨硬撑着,不愿让他们看见自己的落败一面。  “难不成是我们啊!安小雅离开的那会都不见你这么的颓废过,这回来了怎么反而变得伤心欲绝了呢?”冷傲风的手指有节奏的轻弹着桌子,听楚楚说安小雅好像并不是很热切要跟雨晨在一起,说得也是,那么多年过去了,情淡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别提她,来,我们喝酒。”离开的哪会还会抱有会重逢的幻想,可是回来时却是彻底的斩断了自己的奢念,这能一样吗?  “你以为不提就不会存在着吗?我可是看见了,那个陈子喻到了S市,从来不会出席这些小型选秀节目的他突然的破了例,可谓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穆季云翘起了二郎腿,好整以暇的看着夏雨晨。  “那又怎样,跟我有关系吗?”夏雨晨苦涩的一笑,他们更像是一家人不是吗?既然这样,有自己什么事啊!  “如果要真没关系的话,你也不会想着让我们陪你一起喝醉了。”冷傲风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就你小子会装,倒要看看能继续装到什么时候去。  “冷冰山,我们又不是第一次凑在一起喝酒,想喝就喝,哪里来那么多的原因啊!”死要面子活受罪,估计说的就是他这一种类型的吧!明明心底就已经碎成了渣,可是嘴上就不肯认怂。  “你行,你倒是别让我们看见这样醉生梦死的一面啊!”只不过是一个安小雅而已,用得着这么的萎靡不振吗?  “好了,傲风,你就别再奚落他了,还是陪他一起喝吧!”穆季云出声阻止了冷傲风继续的说下去,虽然不知道现在他跟安小雅之间到底是什么情况,但作为好兄弟而言,在他遇到挫折的时候静静的陪伴给什么都重要。  “还是老大懂我,来,我们干了。”夏雨晨的眼眶有些的红润,但在昏暗的灯光之下并没有任何人发觉到这一现象。  穆季云举杯跟他碰了下,很是好奇安小雅的心底究竟是怎么想的,一开始不是爱他们雨晨爱得死去活来的吗?现在好不容易的得到了他的心,又有了他的孩子,怎么突然之间反倒矫情起来了呢?  这一晚,他们都没有再劝他任何一句话,只是默默的陪着他喝酒而已,以至于到了最后全都给喝醉了,罗昊一人送不了那么多个,所以只能是打电话让其余的保镖过来帮忙。  第二天,安小雅出现在了风行国际的总裁室,是穆季云让安秘书把她给叫过来的。  “穆大哥,你找我。”安小雅轻咬着下唇,不知道穆季云把自己找来是为了什么。  “听说你是朵馨的设计师,不知道我们能不能谈一笔合作。”穆季云努着嘴,饶有兴致的看着她。  “合作?为什么啊!”安小雅不解,自己现在可是还在跟永盛合作着呢?他这是想公然的挖墙角吗?  “放心吧!不是用来商业的,是给我妻子设计一系列的饰品,但有一点要求,必须的独一无二。”穆季云在一步步的给她下着套,为了夏雨晨,他必须得有所行动才行。  “欧阳姐姐真幸福,有你这么的一个老公深爱着她,我会考虑看看的。”安小雅在心底默默的想着自己接下来的行程,不知道抽不抽得时间出来去做这件事情,但她真的很想答应下来,不为别的,就为欧阳瑞西曾经救过自己。  “其实你也可以这么的幸福,只是你不想要而已,又或者是你另寻到了自以为是的幸福。”穆季云每一句话都意有所指,在他看来,除却了夏妖孽之外,她跟谁在一起都不会做到真正的内心幸福。  “穆大哥,我不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安小雅慌乱的别开了脸,觉得他所说的绝对是跟夏雨晨有关。  “不,你懂,知道吗?为了你,雨晨昨晚第一次把自己给灌得那么的彻底,直到现在还在昏睡当中,不知道你听到这样的一个消息,是不是觉得很有成就感,因为你终于等到了可以把他给玩弄在股掌中的一天,终于的报了他当年不接受你之仇。”穆季云的目光阴鸷的冷看着她,他这个人就是这样,有什么便说什么,不会跟你转弯抹角的试探。  “他没事吧!”安小雅并没有注意到穆季云的冷言奚落,很是关心夏雨晨的身体。  “都失恋了,你觉得他还能好吗?”如果说她先是为自己狡辩的话,那么他便会选择放弃她,但她先是关心夏雨晨有没有事,那么便说明了她对他还是有情的。  “对不起!我们之间的事情,好像让你操心了。”安小雅也不知道自己在矜持些什么,明明就很爱他,可是在还没有找到一个充足的理由来说服自己之前,她真的是很难坦然的选择跟他在一起。  “我知道,你是担心雨晨还像以前一样的流连于花丛之中不懂得迷途知返,但在这里我可以向你保证一件事情,越是看似放荡不羁的男人,在对待感情之上也就越是认真,只要是他所认定了某个女人,那么便会从一而终,就算外面的女人有多么的妖娆魅惑,也不会让他因此而产生半丝的兴趣。”穆季云信誓旦旦的说着,就因为他就是那一个最真实的写照,所以这话他最有资格去说。  “我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安下雅有些的为难,自己心底的感觉,说了他也不会懂的吧!  “那是因为什么,是觉得雨晨不可能会娶你吗?我想,只要你愿意,他分分钟都可以跟你登记结婚。”穆季云步步紧逼,不给她丝毫为自己狡辩的机会。  “我不希望他是因为孩子才选择了娶我,我是一个单独的个体,不愿意被冠上任何的附属因素,我所想要的是他只单纯的爱上了我这个人,而不是在孩子的前提之下逼不得已的一种选择。”安小雅感觉都要被穆季云的咄咄逼人给弄疯了,所以把自己的委屈大声的喊了出来。  “原来,你以为,他爱你是因为孩子,安小雅,说句公道话吧!在你还没有回来之前,他不知道你已经有孩子了吧!可是他还是不停的派人去找你,为这,他还放弃了所有的夜生活,跟所有的女人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过着犹如和尚般的生活,每天都生活在痛苦之中,如果说这些都不是因为爱你的表现的话,那么你来告诉我,是因为什么。”穆公子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只要她把心里的结给吼出来了,那么一切也就都迎刃而解了。  “我不知道,就因为不知道,所以我才会迷茫。”安小雅捂着自己的耳朵,为什么自己所听到的跟所看到的总是不一样。  “依我看,你就是一个没有心的女人,但凡有点心,就会感受到他为你所做的一切,我的话仅止于此,所以要不要听那是你的事,可别等到错过了再来后悔,告诉你,夏雨晨就只有一个,错过了也就代表着没了。”穆季云冷嘲的笑了笑,看来还是他们家欧阳大校有魄力啊!当日自己只不过是提议一下而已,她竟然豪爽的答应了下来,可见,自信对一个女人来说有多么的重要,而他家的小女人就有那一股自信能收服得了自己这个花花公子。  “我……”除了上官楚楚之外,这是第二个人让自己用心去感受的人,难道说自己错得就真的有那么的离谱吗?但既然雨晨是爱自己的,为什么他就不能再多主动一点呢?又或是再给自己多一点的信心也行啊!  “好了,不说这个,关于我刚才所提到要给瑞西设计饰品的问题,我希望你能好好的考虑一下,我静等你的佳音。”虽然说欧阳瑞西并没有什么机会可以戴到,但他就是那么的任性,想要给自己的女人最为美好的一切,就算是用不到,看着也好,这就是他宠爱她的一种方式,别人都有的东西,她可不能太差了去。  “我会尽快的给你答案,如果说没有其它的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安小雅觉得,穆季云跟自己所说的这一番话,她得好好的理一理才行。  “回去吧!对我们雨晨好一点,他真的值得你去寄托终身。”如果说这样还点不醒她的话,那么穆季云觉得还不如快刀斩乱麻算了,别在互相的折磨下去。  安小雅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步伐不稳的走了出去,脸色一阵的苍白,比起上官楚楚她们对自己的劝告而言,穆季云的话更让她感到无地自处。  直到她走出了总裁室,穆季云才轻舒了口气,心中在暗暗的腹诽着,小子,为了你,我可是破天荒的接起了媒婆的工作,所以你小子可得给我争点气,别到头来让我瞎忙活一场,要知道,为了你,我可是什么脸面都给豁出去了,想自己一个堂堂跨国公司的总裁,竟然为了他沦落到这一地步便在心底无比的悲催.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