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854.第854章变数

854.第854章变数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240更新时间:2016-01-06 10:42:27
   夏雨晨直接睡到了中午才爬起来,前一晚喝得实在是太多了,所以他的头到现在还是觉得有些的昏沉。  拿起一旁的手机,才发现已经没电而自动关机了,泄气的把它丢回床上,这才挣扎着爬了起来,步履不稳的走向洗漱间。  看了眼镜子里那个有些憔悴的脸庞,这样的一副颓败的尊容,他都要怀疑这还是不是以往意气风发的那一个帅气的自己了。  安小雅,这是我为了你最后一次伤心难过,今天过后,我会活回最初的那一个自己,既然你弃我于草戒,那么我偏要在人前让你高不可攀。  经过了这一晚,夏雨晨的心理有了许大的改变,孩子,他是很想要,但是他也知道,比起自己,他们更喜欢自己的妈咪,所以他不会去做那一个残忍之人,硬生生的把孩子从安小雅的身边给争夺过来,但是,他希望自己能有最起码的探视权,所以,收拾好自己之后,他给安小雅去了个电话。  “雨晨,是你。”穆季云不是说他喝了个酩酊大醉,还在沉睡之中的吗?  “对,有空吗?我们谈一谈。”夏雨晨的语气异常的淡漠,把自己内心的感情控制得很好,并没有因为听见她的声音而有所起伏。  “一个小时后,你看可以吗?”安小雅抬手看了眼时间,她刚好也想跟他好好的谈一谈。  “随便,我配合你的时间,地点你来定,你方便就好。”语言客气而有礼,听在安小雅的耳朵里感觉到一阵的生疼,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好,我一会给你信息。”安小雅皱了下眉,他的语气太过于的疏离,让她听后有一种酸涩的感觉。  “我等你消息,再见!”说完便挂掉了电话,就好像对方并不是自己所深爱了多年的女人那般无足轻重。  安小雅愣了那么的片刻,回来的这段时间里,他一直的在靠近,而自己一直在逃离,突然之间他改变了策略,自己竟然感觉到了些许不安。  夏雨晨不太钟爱白色,但因为他皮肤白皙的原因,所以何种衬衫他都能驾驭得很好,至于外套就更不用说了,随便的那么一披,以他傲人的身高,也能搭配出不同的味道来。  在等待回复的这一段时间里,他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只是呆呆的坐着出神,期间何秘书有给他来电话,问了一些关于公司的事情,但并没有多嘴的问他为什么没有去公司。  就在他等得快要失去了耐心的时候,安小雅的简讯总算是发了过来,看了眼地址,离自己这里有些的距离,所以他没有过多的时间再去发愣,拿起车钥匙便出了门。  到达的时候,安小雅已经坐在那了,所以很有可能是她到了后才给他发的简讯。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现在的夏雨晨,表现得就好像是在跟一个普通人在见面般,没有丝毫的涟漪波动。  “没事,我也是刚到,而且这里离你那也有些的距离。”这样的一个他,让安小雅觉得很是困惑。  “喝些什么,点了吗?”夏雨晨优雅的落座,看似并没有多看安小雅一眼,但还是把她的打扮给尽收眼底,不得不说,跟自己刚认识她那会相比,现在的她可是越来越有成熟女人的那一种韵味了。  “我点了杯柠檬冰茶,给你要了一杯黑咖啡,你看可以吗?”记得他原来就是喜欢这种口味,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改了没有。  “谢谢!”虽然自己早就不爱喝这个了,但他还是礼貌的道了声谢。  “不客气,你找我出来有什么事要说吗?”安小雅牵强的扬起了笑容,早上刚被穆季云给说了一番,所以现在的她在尽量的想要化解存在于两人之间的那一种隔阂。  “关于孩子的事情,我想很有必要跟你达成一个共识。”夏雨晨也不扭捏作态,直接的切入主题。  “孩子的事情?请原谅我有些的听不懂。”安小雅心底的那一股不安感越来越强烈,以至于让她的声音出现了颤感。  “不管我们之间怎样,霆霆跟馨菲都是我的孩子,既然你们拒绝了要跟我生活在一起,那么我也不强求,但有一点希望你能同意,那就是我随时都有见孩子的权力。”夏雨晨视线直射她而去,自认自己不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人,所以这也只是他的提议而已,至于能不能成行,还得看她会给自己怎样的一个说法。  安小雅慌乱的抬起了头,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是要放弃他们了吗?  “怎么,我开出的条件有这么的难回答吗?”面对她的沉默不语,夏雨晨不由得轻皱了下眉头。  “没有,我能发表一下自己的想法吗?”不是说他已经爱上自己了吗?不是说在自己离开的这几年里他没过过一天的好日子吗?既然这样,为什么这么轻易的便选择了放弃,难道说这就是他爱自己该有的态度吗?  “当然可以,我只是说了自己的观点而已,你完全的可以反驳。”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觉得她的脸色有些的不对,但也并没多想,只是认为这是她不满自己所提出来的要求该有的一个反应而已。  “那个随时有些的困难,毕竟在很多的时候,我们也在做着自己的事情,所以能不能改成一个星期见面一次之类的。”看来,他果真只是为了孩子。  “那个我收回,但是一个星期见面一次有些的过于苛刻,所以大家都退一步,初定为两次吧!你看可不可以。”夏雨晨完全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既然选择了要放弃这段执着太久的感情,那么他就要断得干脆才行。  “如果你觉得方便的话,我无所谓,但我需要提醒的是,我们只会在S市呆上两个多月而已,所以之后会相隔很远的一段距离,就算这样,你也会坚持下去吗?”安小雅的语气里带着一丝的挑衅,因为他的退怯给了她致命的一击,所有的事情好像都因为他的这一番话而让自己显得特别的被动,处在了一种进退两难的境地。  “如非特殊情况,我不会放弃属于自己的权利,同时,谢谢你!谢谢你让孩子们认了我这个父亲,至于经济上面,以前我不懂就算了,现在既然知道了,那么在抚养费上我也会尽一个父亲该尽的责任。”夏雨晨把一切都给计划好了,所以在来之前的发呆并不是在浪费时间,而是在想该要面对的事情。  “对于这个,就不用了吧!我完全有能力抚养他们长大。”安小雅的心在一刀刀的被撕割着,痛到了几点,是否,能让他们之间有所牵扯的就只剩下孩子了,这样的一种感知让她宛如坠入了深渊,甚至于觉得自己之前的那一番坚持还值不值得。  “这个我坚持,最后,祝福你跟陈子喻,那么,再见!”夏雨晨甚至都没有抿一口咖啡,便迫不及待的想要逃离,因为他的内心远没有他的表面来得平静无波。  “那个,我跟陈子喻……”  “什么?”  “还是算了,再见!”安小雅本来是想说他昨天所看见的只是朋友间吃顿饭而已,其实她跟陈子喻的关系就像之前自己所告诉他的那样,只是很好的朋友而已,并没有掺杂进其它的感情,但又觉得他已经把话给说得那么的决然了,再解释貌似已经没有了那个必要,所以选择了放弃。  “再见!”夏雨晨黯然离开,觉得她的不解释便是默认了他们之间的那一种暧昧不清的关系。  安小雅的视线跟随着他而去,原本明亮的眼眸氤氲着薄薄的的水雾,如果夏雨晨回一下头的话,事情绝对会有新的转机,而不至于会落到两败俱伤的惨状。  一走出门口,夏雨晨所有的伪装都瞬间的瓦解,整个人都变得异常的悲伤,但这是自己所做出的决定,所以就算是咬着牙也会坚持的走下去。  去到柯达,等候多时的柯萱萱马上的迎了上来,她可是在这里等了他差不多一个早上了。  “三哥,你可算是来了,为了等你,我可是连午餐都没有吃。”柯萱萱撅着嘴,有着撒娇的意味。  “有事说事。”直接的走进总裁室,不想太搭理她。  “那个,昨天你走后,我发现你认识的那一桌,他们家的小男孩好像跟你特别的相像。”柯萱萱边试探边观察着他的反应。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上个星期我让你去做的市场调研出来了吗?马上的拿过来给我。”夏雨晨一个回头,目光冷冷的瞟了她一眼,既然想要呆在自己的身边做事,那么就要拿出她的成绩来才行。  “呃!那个,还没有了。”柯萱萱吐了吐舌头,完蛋,好像踢到铁板上了。  “那还不快去准备,还有闲心来多管闲事。”自己的事情,夏雨晨并不想让柯家的人知道,包括柯萱萱在内。  “哦!可是三哥,那个孩子究竟是不是你的啊!”柯萱萱有些的不死心,她都憋了一个晚上跟一个早上了,就不能给她个痛快吗?  “还不去,怎么,不想进柯达了吗?”夏雨晨凌厉的呵斥了声,目光给刚才还要冷了几分。  “可别,我现在马上去准备还不行吗?”柯萱萱很是不情愿的走了出去,可恶,什么也没有探听到。  夏雨晨难得的勾起了唇角,看来能让他感到比较欣慰的也就是这个了,这丫头虽然说是柯家的人,但这两年多以来可是对自己相当的拥护,所以说对她,他还是倾注了一定感情的,只是在很多的时候都不愿意去承认而已。  安小雅离开咖啡厅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了,听了穆季云的话之后,她想了很多,本来她是想要跟他说自己愿意跟孩子们搬过去跟他相处看看的,可是自己话都还没有机会说出口,他便给了自己这么狠狠的一击。  打电话跟永盛那边说了一声,自己下午不去公司了,便直接的回了家,以她现在的受伤程度来看,是真的没有什么心情去工作。  “妈咪,你回来了,怎么今天这么早啊!”两个小家伙看见她回来都特别的高兴,因为她能陪他们的时间本身就很少,在普吉岛的时候也都是跟管家奶奶在一起比较多。  “因为我们家宝贝们明天要去幼儿园了啊!所以便想着在这之前好好的陪你们玩一下。”之前因为想着让他们先熟悉一下S市的环境,所以才让在家多呆了两天,这会儿也该让他们去跟别的小朋友们多接触了。  “真的吗?我们明天就可以认识新的老师跟小朋友了。”馨菲听了很是高兴,并没有受到这些天所发生的那一系列的事情所影响。  “嗯!就这么高兴啊!”安小雅摸着她的秀发,笑容有一些的牵强。  “当然啊!要不总是在家里会很无聊的。”小孩子就这样,比较的喜欢热闹。  “妈咪,我们以后都要呆在S市了吗?”霆霆并不像馨菲那么的高兴,有着不属于他这个年龄段的小忧伤。  “不是,过完春节之后我们可能就会回去,怎么,霆霆很喜欢这里吗?”安小雅看着他,眼神有些的飘忽,因为他实在是跟夏雨晨长得太像了,看着他,就好像看着夏雨晨一样的真实。  “嗯!因为这里有爹地。”妹妹喜欢陈叔叔那是她的事,他就只喜欢爹地。  安小雅的眼神暗了暗,最后起身快步的进了房,她该怎么的跟他说,就在刚才,自己跟他爹地之间再也不可能会在一起了,因为自己那可怜的自尊,她生生的扼杀掉了他们之间所存在着的最后一丝希望。  “哥哥,妈咪她这是怎么了,你惹她伤心了是吗?”小丫头生气的撅着嘴,觉得霆霆便是那一个让妈咪伤心的罪魁祸首。  “还不都是你,为什么要告诉陈叔叔我们家的地址啊!”霆霆也生气了,如果说陈叔叔不来的话,那么他们爹地也就不会接二连三的碰到他跟他们在一起了,这样的话是不是就没有那么多的误会了呢?  “讨厌,干嘛凶我,陈叔叔不是还给你买了玩具的吗?”馨菲红了眼眶,有一种随时都会大哭的可能。  “我才不要什么臭玩具呢?我要爹地。”霆霆冲她大声的吼着,虽然她是自己的妹妹,但有时真的很不喜欢她的那一种公主病。  “可我喜欢陈叔叔,爹地都不要我们。”小丫头倔强的嘟着嘴,虽然眼眶闪动着泪花,但就是不哭。  “谁说爹地不要我们,他那是因为之前都不知道有我们在。”作为一个男孩子,在感情上更偏离于喜爱父亲,这貌似是每个男孩子的通病,当然,也会有例外。  “反正我不管,我就是喜欢陈叔叔多过喜欢爹地。”馨菲在气势上一点也不肯认输,所以大声的反驳了回去,按说女儿是爸爸上一辈子的情人,而在这里看来,这事一旦发生在了夏雨晨的身上,那便成为了仇人。  “那是你的事情,哼!以后别跟我抢爹地。”霆霆气呼呼的走开,小小的人儿已经有了颇为成熟的想法,别看他年纪小,但在单亲家庭长大都比较的明白事理。  “不抢就不抢,哼!”小丫头也不甘愿服输,傲娇的挺直了小身板。  隔天一早,安小雅早早的便把他们送到了幼儿园,只是当她去交费的时候被告知已经有人交过了。  安小雅有些的不悦,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人肯定是夏雨晨无疑,只是他为什么都不跟自己打声招呼呢?只不过是一个电话的事情而已,就真的有这么的难吗?让她在人前好不尴尬,就好像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般。  去到公司,时间尚早,所以便想着先把昨天落下来的工作先完成,只是貌似天不遂人愿而已。  “安设计师,我还以为你要躲我一辈子呢?”萧玫今天并没有拍摄任务,之所以会一大早的出现在永盛,那是专门的过来堵她的,其实她昨天下午就来过,只不过是扑了个空而已。  “我不明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安小雅连头也没有抬,有些人就是这样,你越给她脸她就越是不要脸,而萧玫无疑就是其中的一个。  “别跟我装糊涂,说吧!你跟夏副总究竟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你的孩子长得那么的像他。”萧玫很是嚣张的质问着,态度显得有些的低俗,毫无大明星的那一种水准。  “我想,这是我的私事,萧小姐无权过问吧!”安小雅冷然的一笑,觉得让她佩戴自己所设计的饰品还真的是侮辱了自己的设计。  “怎么无权过问,告诉你,夏副总可是我看中的金龟婿,你说这跟我有没有关系。”这女人,既然结婚了就好好的相夫教子不成吗?为什么偏偏要跑来跟自己抢男人啊!  “那是你的事情,跟我无关,要是你觉得我妨碍到你们的话,那么大可不必担心,因为就如你所看到的那样,我有一个很幸福的家。”为了躲过萧玫的追问,安小雅不惜说了谎,其实她可以更强势一点的告诉她,夏雨晨就是她孩子的父亲,怎么着的吧!  “如果是这样最好,告诉你,夏副总最终会是我的,所以聪明的话就别试图的想要玩什么花样。”萧玫听她这么的一说,觉得也对,就算那孩子真如自己所猜的那样是夏雨晨的孩子,安小雅也都是一个有了家庭的人,所以不会再有任何的变数才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