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858.第858章求婚

858.第858章求婚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44更新时间:2016-01-06 10:42:28
   “妈咪,妈咪馨菲咽呜着,发烧引起的疼痛感让她很是难受。  “没事,我们很快就好了,乖,安心睡吧!”安小雅轻拍着她的背,轻声的呢喃着。  夏雨晨跟过来,伸手摸了下女儿的头,温度好像降了不少,没有之前那么的烫手了。  “别担心,烧已经退得差不多了,再等会我们就可以回家了。”夏雨晨伸手弄了下安小雅那有些凌乱的发丝,因为赶着来医院,她的身上穿得很单薄,头发也没有空梳理,幸好这里有暖气,所以倒也不担心会着凉。  “嗯!”羞涩的躲避着他的碰触,很为自己刚才的失控而深感不好意思。  “一下直接把馨菲带到我那里去吧!天亮了我再派人把霆霆给接过来好吗?”夏雨晨尝试着重提了这个要求,心底很是忐忑不安,生怕她会再度的拒绝。  “我……”安小雅左右为难,接受吧!他们之间好像名不正言不顺的,可一旦拒绝的话,她知道,他们之间就真的是不可能了,所以这对于她来说,还真的是一道艰难的选择题。  “小雅,我知道你在担心些什么,无非就是以前的我太过于的放荡不羁,让你没有安全感而已,但我向你保证,从今以后,我的心里都只装着你跟孩子,请给我机会照顾你们好不好。”夏雨晨说着从脖子上取下了项链,把套在里面的指环给弄了出来,单膝下跪,很是诚挚的看着她。  虽然说用这戒指跟她求婚有些的寒酸,但对于他来说却是意义非凡的 因为那是母亲唯一留给他的东西,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贴身的戴在身上,今天,他把这枚富有故事的戒指交给安小雅,也算是一种情感的传递吧!  “你,是认真的吗?”对于这枚戒指,安小雅再为熟悉不过了,犹记得多年前在英国的时候自己就对它很感兴趣,觉得一个男人把枚戒指戴在脖子上很是奇怪,而且看起来跟他那帅气的外貌很是不相配,拉低了整体的效果,显得有些的俗气,因为这戒指一看就不值几个钱,所以才有了要帮他换掉的想法。  但是他怎么也不同意,说这是他母亲给他留下的遗物,除非是他死,否则都不会随便的摘下,可是现在,他竟然要用这个戒指来跟自己求婚,可见他是放下了多大的决心跟勇气。  “当然,我想,我母亲肯定也很乐意我把它交由给你保管,所以请你接受我的真心。”时间、地点都很不对,但他顾不得那么多,只是一心的想让她回到自己的身边,就担心这只是一场梦,一旦天亮之后,梦也会跟着醒来。  “雨晨,我真的可以接受吗?”安小雅带泪的看着他,剧情发展得太快,让她有些的猝不及防。  “我给你戴上,对不起!因为时间太晚,所以只能先委屈你了,过后我一定会重新的补上。”夏雨晨小心的把指环给套进她的无名指,在完成这一仪式的那一刻,他心底的石头也终于的落了地。  “不,我很喜欢,因为这是你母亲的遗物,所以间接的让我看到了你的决心。”安小雅含泪而笑,怎么也没有想到之前还在互相较劲的两个人,会这么快的便有了质的飞跃。  “那你是答应了是吗?”夏雨晨有些的后知后觉,戒指都给别人套上了,而他还在问这么没有眼力见的问题,不得不说这情商很是让人捉急。  “你要对我保证,不许再像刚才那样的大声凶我。”委屈无比地嘟着嘴,她本身就是英国环绕财团的千金,从小就生活在众多的光环之中,只不过是因为夏雨晨而不得不远离那个给予了自己优越环境的家而已,所以说千金小姐的那一种娇蛮感还是与她如影随形着的。  “好,我答应你。”此刻,只要安小雅愿意嫁给自己,就算她提出多少有辱自身利益的条件,他都会爽快的答应下来。  “起来吧!傻样。”安小雅想过了,她这一辈子都忘不了夏雨晨,所以她愿意给彼此一个机会,就算最终不是完美的结局,至少也还能拥有共同的回忆,不是她太过于的悲观,而是这个社会的现象就是如此的现实,有可能他今天会爱你爱得不行,但不能保证他明天会不会跟别的女人搞得火热。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是吗?”这种时候,夏雨晨的智商应该是属于零的,所以才会那么傻傻的一问再问。  “你再问的话我就要改变主意了。”本身就挺害羞的,可他却好,一个劲的在那重复的问个不停。  “耶!真的是太好了。”夏雨晨激动得把安小雅整个人都抱了起来,高兴的在原地转着圈圈。  “嘘!小声点,别吵醒了馨菲。”安小雅把手指放在唇边轻嘘了声,担心的看了女儿一眼,发现她并没有受到影响才松了口气。  “没事,她烧刚退,正熟睡着呢?”虽然是这样的说着,但夏雨晨还是低下了头,温热的气息直扑安小雅而去。  就在两人的双唇即将要紧贴在一起的时候,旁边突然的有人轻咳了声。  “那个,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要破坏的,只是想过来看看馨菲的烧退了没有。”秦书寒被夏雨晨瞪得有些的进退两难,所以讪笑着走到了病床前。  什么不是故意的,依他看来,这小子就是故意的,他天天的有老婆抱着倒是不知道饿汉的饥渴,自己好不容易的想要亲个小嘴,就在准备得逞的时候,他却适时的出现了,如果说不是故意的话,完全的可以悄然离开,可他却好,不但出声了,还满脸的玩味,摆明了就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好了,烧已经退得差不多了,我给她开了些药,回去按时的给她服用,还有就是退烧药,超过了三十八度五再给她服用知道了吗?”秦书寒絮絮叨叨的说着,以此来躲避夏雨晨那杀人般的视线,这小子,他也只不过是打破了他的好事而已,用得着这样一副深仇大恨的样子吗?  “好,我记住了,那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可以把她带回家了。”安小雅用了一个‘我们’,而不是我,所以也就是说,她答应了夏雨晨的提议,而关于这一点,秦书安也听出来了,所以对着夏雨晨挤了挤眼,恭祝他如愿以偿。  “是这样没错,不过还要多加注意,以防反复发烧之类的。”秦书寒再次的低下了头,因为某人一直都用一种苦恶仇深的眼神在那凌迟着他。  “知道了,谢谢!这么晚还让你跑一趟,真的是不好意思。”虽然说夏雨晨跟他是好兄弟,但自己跟他并不是很熟,所以不能太过于的没了分寸。  “没事,只要让你身边的那个家伙别再瞪着我就算是对我的一种回报了。”夏雨晨收起听诊器,已经做好了随时逃命的准备。  “原来你还有先见之明啊!”夏雨晨冷冷的说着,如果说不是因为自己麻烦了他大半个晚上的话,他非要让这小子好看不可。  “那可当然,也不想想看我是谁。”一听到夸赞,秦书寒瞬间地眉飞色舞起来,所以也就忘了他之前所犯下的罪行。  “既然这样,那么看来明年的研究经费也不用打到你的帐号上了。”夏雨晨邪恶地笑了下,小样,看你还怎么在那飘飘然下去。  “啊!不要啊!我错了还不成吗?我现在马上滚,绝不再出现在你们的面前。”秦书寒说完便马不停蹄地跑了出去,身手可是利落得很。  “噗嗤!他这是干嘛了?”安小雅失笑出声,很是为秦书寒的卖力演出而乐不可支。  “别管他,走吧!你去把药拿上,我来抱馨菲。”夏雨晨说着便要弯身,突然好像想到什么似的又直起了身子,把身上的外套给脱下了下来,轻柔的披到了安小雅的身上,“这个穿上,以免着凉。”  “那你呢?”安小雅的心头一暖,但看见他的里面只穿了一件衬衣加背心的时候,她又有些的迟疑了。  “没事,走吧!”夏雨晨还是用刚才抱过来的毯子把馨菲给包好,一再的确认不会冷到她的时候才温柔的抱了起来,都说父亲的怀抱是最博爱的,所以这样被他小心呵护着的馨菲特别的幸福。  夏雨晨的别墅安小雅并不是第一次来,可是再次地踏进这里,还是给了她几分的不真实感。  把馨菲抱进他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的公主房,小心的把她给放到床上,盖好了被子之后才终于的松了口气。  “这些,你都是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啊!”安小雅没有想到,他已经为孩子们准备好了房间,所以看到他为他们所做的这一切很是感动。  “在知道他们是我的孩子之时,我便让人连夜地设计赶工了。”夏雨晨苦涩地一笑,只不过当初被她给拒绝了而已,不过现在能用上也很不错,至少他们一家团圆了不是吗?  “谢谢!别急于的反驳我,我只是很由衷地表达一下自己的感激之情而已。”安小雅的眼眶有些的微红,试问有谁不喜欢被珍惜的感觉呢?  “傻丫头,我们之间什么关系啊!以后可不许说这么见外的话,今天就先原谅你一回。”夏雨晨用手指轻点了下她的唇,眼里涌动着浓浓的爱意,把他多年以来对她的那一种痴爱给毫无保留地流露了出来。  “你先去洗洗睡吧!我看着馨菲就成。”刚经历过长途飞行回来,又折腾了好几个小时,这会儿他肯定是累得不行了吧!  “没事,我精神好着呢?但还是先要去泡个澡是真的。”夏雨晨跟穆公子一样,有着小小的洁癖,所以很是注重个人的卫生。  “嗯!去吧!”安小雅回避着他炙热的目光,总感觉到他今晚过于的热烈了点。  夏雨晨低头,在女儿的额头上轻吻了下,这才转身走了出去。  一看见他离开,安小雅便好奇的打量了起来,这房的最大特别之处便是那夸张的粉色,完全的符合了一个公主该有的标准。  想到接下来他们就要在这里开始新的生活,安小雅的心中便五味杂陈着,是幸福或是不幸,总要一起经历过了才知道,所以就算不是为了自己,为了孩子也应该去挑战一下。  夏雨晨泡完澡过来的时候,安小雅已经趴在床边睡着了,看来她也是累得不轻了,也对,白天玩了那么久,晚上又因为馨菲生病的原因而身心俱疲,所以一旦放松下来后就会感觉到满满的倦意袭来。  小心的把她抱起,放到了女儿的旁边,再给她盖上了被子,而他却是在一旁坐了下来,因为秦书寒说还要多加注意,所以他可不敢去睡,就怕馨菲会再度的烧了起来。  到了早上,安小雅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到哪里不对,这是馨菲昨晚所睡的房间没错,可是她的人却不见了,还有就是,自己是什么时候爬上床来的啊!  “馨菲,馨菲。”安小雅起身,连鞋子也来不及穿便往门外走去。  “在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听见了楼下传来了一阵阵愉悦的笑声,而发出这声音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所担心着的人儿。  很是好奇的一步步往楼下走去,只看见馨菲正坐在夏雨晨的大腿上,正一口口地吃着他给喂的粥呢?看来经过了一个晚上的休息之后,她的病好了不少。  “妈咪。”馨菲眼尖的看见了安小雅,所以很是高兴地喊了出声。  夏雨晨抬头,看见她竟然光着脚的时候,眉宇轻蹙,随后把馨菲放到了一旁,急急的向她走去。  “干嘛不穿鞋,你知道这地板有多冷吗?”想也没有想便给她来了个公主抱,引发出她一声惊叫,双手更是本能地圈上了他的脖子。  “咯咯!妈咪羞羞,这么大了还要爹地抱。”小丫头在一旁拍手的取笑着。  “雨晨,先把我放下来了,馨菲还在看着呢?”安小雅本身就已经羞红了的脸,现在被女儿一取笑,更加的无地自容了起来。  “知道不好意思下次就先把鞋给我穿好,要知道,现在是冬天,可不是夏天。”夏雨晨把她抱到餐桌前坐下,心疼的伸手去摸了下,果然是冷得不行。  “我没事,真的。”他越是这样,安小雅越是不好意思,所以忍不住的想要抽回自己的脚。  “别动,我给你暖一下。”夏雨晨用双手把她的脚给包了起来,其实他就像穆公子一样,不爱一个人的时候视若无睹,可一旦爱上之后那就会赐你世间的绝宠情缘。  “不用了己刚踩了地板,脚下肯定是沾上了不少灰尘之类的东西,所以很担心把他的手给弄脏。  “放心吧!家里的地板很干净,你这么说的话,那可是在间接的在说他们偷懒。”夏雨晨狡黠的轻抬了下眉角,看她是怎样的一种反应。  “呃!”安小雅不好意思的轻吐了下舌头,好吧!她还真的没有去想过这个问题。  “妈咪,哥哥呢?”安馨菲看见自己受了冷落,马上便掺和了进来。  “哥哥在家里呢?因为你昨晚烧得很严重,所以哥哥并没有跟来。”安小雅用力的抽回了自己的脚,这么亲密的一种举动,在孩子的面前她真的是很不习惯。  “小丫头,放心吧!我已经给你哥哥打过电话了,说一下便去接他过来。”夏雨晨看见安小雅把脚收回,也就不再强迫她,反正她的脚也不再像刚刚那会这么的冰冷了。  “真的吗?欧耶!太好了,妈咪,是不是我们以后都住在这里了。”比起现在他们所住的地方,安馨菲更喜欢这里,因为这里不单单是房子比较的大而已,更重要的一点便是这里有着许多好玩的东西。  “嗯!”安小雅就像个初上门的小媳妇似的,一直都低垂着眼帘,就是不好意思去面对夏雨晨那探视的目光。  夏雨晨也不拆穿她,只是一直玩味地对她笑着而已,就看她要害羞到什么时候去。  “那个,我去洗漱。”安小雅终于忍不住了,慌张的站了起来,可还没有来得及抬步,便被夏雨晨给扯住了手腕,“先把鞋给穿上。”说着起身走到一旁,给她拿了双毛茸茸的棉鞋。  “谢谢!”安小雅穿上,头也没回的跑开,好像多呆一秒都会有危险似的。  “爹地,妈咪她这是怎么了。”小丫头好奇的问道。  “没事,你妈咪只是害羞了而已。”夏雨晨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浓郁了,现在的他,哪里还见半丝的痞子样,完全就是一个慈祥的父亲。  “哦!我知道了,羞羞脸。”安馨菲捂着小嘴巴,笑得那叫一个欢。  “一会可不要当面的说她,她会不好意思的。”夏雨晨正在一步步的学习怎么跟女儿相处,想着怎样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她完全的接受自己这个爹地,毕竟他可是记得这丫头说喜欢陈子喻比喜欢自己还要多一点,所以他一定要倍加的努力才行。  早餐过后,夏雨晨便往安小雅之前的住处而去,因为馨菲的感冒还没有完全好,所以安小雅留在了那照顾她,至于一些生活必须品之类的,夏雨晨先看着拿上一点,其余的等过几天再去搬过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