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862.第862章车祸

862.第862章车祸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59更新时间:2016-01-06 10:42:30
   “以后还是少喝点酒吧!这酒驾多危险啊!”安小雅说不出的担心,因为现在酒驾发生的事故实在是太多了,让她看了不由得头皮发麻。  “放心吧!我有分寸,婚纱试得怎么样了,还满意吗?”知道她今天去伈伈那试婚纱了,所以很是期待她为自己穿上婚纱的样子。  “嗯!伈伈的眼光很是独到,不但加了时尚的元素,更是掺进了代表爱情的那一种纯美。”总之,她对整件婚纱都很满意就对了。  “喜欢就好,那丫头别的长处没有,但对于服装设计很有天赋。”夏雨晨也就是随口的一说而已,其实冷伈伈的长处并不止他所说的这一条而已。  “谁说的啊!就我这段时间的观察而言,觉得她可是有着不少优点的,差不多每一个人都很喜欢她,也就轩轩总跟她不在一个调上而已。”自从知道冷伈伈便是L&N的品牌设计师之后,安小雅对她可是更加的喜爱有加了。  “他们两个啊!估计这辈子都这样了,反正就是谁看谁都不顺眼。”关于这一点,在他们这个圈子当中,早就不是什么新奇的事情了,如果说他们哪天和睦相处了,反倒成为了一大新闻。  “这可还真奇怪,其实吧我觉得,他们越是这样互相抵触也就越会惺惺相惜,最大的可能性是因为对方的身上有着太多属于自己的影子,所以才引发了互相排斥的情况出现。”安小雅略作思索的分析着,觉得很有这样的一种可能性。  “关于这个问题,只有他们本人最清楚,所以还是不要讨论他们的事情了。”夏雨晨眉宇轻锁,觉得她把话题给带偏了,自己想要问的并不是这个。  “你还是先上楼洗澡吧!我去看一下馨菲跟霆霆有没有踢被子。”安小雅真的不想增加他的负担,所以有意的想要逃避问题。  “他们都已经睡着了吗?”对两个小家伙,夏雨晨有着诸多的歉意,觉得自己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都没有太多的时间去陪伴他们玩耍,本就已经错过了他们的出生跟学步时期,可不能再错过了他们的成长。  “嗯!本来吵着要等你回来的,但考虑到明天还要去学校,所以我就先哄他们去睡了。”安小雅发现,自从搬到这里来之后,改变最大的莫过于霆霆了,以前的他,对什么都是一副很高冷沉稳的样子,可现在也有了孩子该有的童稚跟天真无邪。  “我跟着你一起去看看他们吧!”夏雨晨牵起她的手往楼上走去,他们的爱情,是属于平淡的那一种,看不出来有多么轰轰烈烈,但却最能扣人心弦,感觉到很接地气。  两个小家伙都睡得特别的香甜,霆霆就像他的人一样,就算睡觉也特别的优雅,但馨菲就不一样了,不但没有丝毫女孩该有的文静,反而还把被子给踢到了一旁,整个人睡得那是横七竖八的没个定性。  “看来馨菲的个性像你。”夏雨晨无奈的摇头轻笑,这丫头,长大后估计是一个难侍候的主,谁娶了她的话非得被踢下床去不可。  “哪里像我了,我睡觉的时候可不这样。”安小雅咬唇,一说到这个问题,她就有些的不好意思,可能是久别重逢的缘故,所以夏雨晨总会在床上的时候对自己需索无度,以至于她常常累到最后睡得像个死猪似的,就算是把她给抱去卖掉估计都不会有醒来的可能。  “确实是不一样,因为你都是被我给抱着的。”夏雨晨暧昧无比的看着她,像个痞子般的轻笑着。  “那个,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安小雅害羞的找借口跑开,反正不管怎么说,先远离孩子们的房间总是对的,要不谁知道他下一秒会做些什么啊!  夏雨晨玩味的勾起嘴角,跟随着她的脚步离开,只是在关门的时候特别的轻柔,就怕会把孩子给惊醒。  回到卧室,并没有看见安小雅,他也并不在意,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跑到她的工作间去了,所以他很自觉的给自己泡了个热水澡。  出来的时候,安小雅还没有回房,他不得不寻了过去,在即将要到达门口的时候,听见她好像正在跟谁通着电话,语气有些的不悦,可见是跟对方产生了分歧。  看见夏雨晨,安小雅话都还没有说完便很慌乱的收起了手机,眼神更是不安的看了他一眼。”你洗完澡了。”掩饰的扬起了笑容,故作轻松的跟他打着招呼。  “嗯!都这么晚了,在跟谁打电话呢?”夏雨晨并不是想要窥探她的**,只不过是疑惑的一问而已,并不是非要她回答不可。  “一个客户,对我的设计不太满意。”安小雅有意的要隐瞒他,其实这电话是那个芩戈打来的,说柯老夫人要见她一面,但是被她给拒绝了,因为她要嫁的那一个人是夏雨晨,而不是他们柯家。  “如果太累,就别做了,我又不是养不起你们。”看见她受委屈,他很是心疼,所以并不是大男子主义的一种表现。  “没事,说一下又不会少块肉,我都已经习惯了。”刚一开始的时候,她常常被人使唤来使唤去的,为了生活,为了给孩子们挣奶粉钱,她还是咬牙的撑过来了,所以这点的委屈对她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  “可我会心疼。”长手一伸,把她给拉到了自己的怀里,低头便吻住了她的唇,很是霸道狂妄,而这就是他,一个如风般的男人,从不把道德跟非议给放在眼里,只去做自己认为是对的事情。  安小雅睁大着眼,近距离的看着这熟悉的俊彦,嫁给他,也就势必的要跟他站在同一战线上,所以就算不愿,她也会去赴柯家人的约,不为别的,只为了向他们证明,她安小雅一点也不畏惧他们。  “看来,就算吻也不能让你专心,既然如此,我不介意把继续往深入化去发展。”夏雨晨抵在她的耳畔,邪恶的威胁着。  “雨晨,你醉了。”安小雅满面赤红,为了他那**裸的示意。  “是啊!为你而醉。”夏雨晨轻捏起她的下颚,让她与自己直视,真的以为他就相信了她刚才的话吗?其实那只不过是自己的暂时之策而已。  “贫嘴,就会油嘴滑舌的。”安小雅撇嘴,才不相信他的花言巧语。  “那也是因为对方是你,所以我才会不惜赞美之词。”夏雨晨越说越来劲,可能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所以嘴巴像抹了蜜般香甜。  “得了吧!我还不认识你吗?还是回房吧!已经很晚了。”安小雅熄灯,把他给拉了出去。  “看来我媳妇是等不及了。”夏雨晨这话说得模棱两可,所以无论安小雅接不接话都是个错。  “脑袋瓜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呢?”皱眉的看了他一眼,觉得他怎么就跟自己所想象中的偏差那么远呢?  “想你,满满的都是你。”在情话方面,夏雨晨可是个中高手,所以从来就不吝啬自己在这一方面的天赋。  “不管真假,这话我爱听。”刚一回到房间,安小雅便转过了身,娇俏的勾住了他的脖子,这个男人是她的老公,所以没有什么好害羞的,当然,一切都只仅限于闺房之内,要是在人前的话,她可没有这么的大胆。  “所以呢?你是打算了被我吃掉了吗?”夏雨晨的目光肆意的停留在她有些敞开的胸襟上。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本事了。”安小雅娇笑着旋开了身体,跟他玩起了躲猫猫,才不会轻易的让他得逞呢?  “好啊!女人,既然这么的想玩,那么我就奉陪一下。”夏雨晨捏着自己的下巴,邪气的佞笑着,游戏一旦开始,那就没有了喊停的机会,至于游戏规则,则是有他而定。  去见柯老夫人之前,安小雅特意的给夏雨晨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要去的地点,就怕柯家的人会为难她,所以这也算是一种自我的保护方式吧!  看见程欣的时候,给安小雅的第一印象就是这女人绝非善类,给芩戈还要来得阴狠几分,所以让她有了几分的惧怕,更重要的是,她不是一个人来的,陪着她的除了自己上次见过的那个芩戈之外,还多了一个女人,如果说她猜得没有错的话,应该就是夏雨晨跟自己提到过的柯家大少奶奶张晗吧!  “柯老夫人,你好!”安小雅落落大方的打着招呼,不请自便的坐了下来,可不指望对方会让自己落座。  “果然是一个黄毛丫头,就你这样的,也是环绕财团的千金,骗得了我那个傻儿媳,可骗不了我老太婆。”程欣摆明了就是不相信芩戈跟自己说的话,所以才会亲自前来证实的。  “不知道找我什么事。”安小雅也不反驳,她信不信那是她的事情,可是跟自己无关。  “怎么,是真的不知道吗?”程欣轻蔑的看着安小雅,实在是她的打扮一点也不是一个豪门千金该有的样子。  “对不起!还请赐教。”其实,自己大可以不理她的,但她昨晚在电话里拿夏雨晨母亲的过往来威胁自己,所以她不得不来。  “哼!跟那个小贱妇一样,生就了一副狐媚样。”程欣只要一提起夏雨晨的母亲,便会咬牙切齿的恨不得把对方给揉碎了。  “柯老夫人,请说正事。”安小雅有些的无奈,怎么一家人都这么的不讲理,这样也就算了,还一点素质都没有。  “说吧!要怎样才跟那个杂种分开。”程欣的话里就没有一个好字,总喜欢把人给踩在脚底下。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一再的听到别人骂夏雨晨为杂种,安小雅的心真的很疼,更别说是他本人了。  “你可以继续的装傻,而我也不怕告诉你,想要在我们的眼皮底下结婚,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程欣恶狠狠的说着,先不管她的话里有几分的真实性,总之,他们不能不防着,绝不让夏雨晨有壮大自己实力的机会。  “柯老夫人,我之所以尊称你一声老夫人,那是看在柯老爷子的面子之上,而不是说我就真的会怕了你,我跟雨晨的婚礼,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所以无论是谁,都阻止不了我们相爱的脚步。”安小雅直视着程欣,觉得她还真的是很让人倒胃口。  “如果说没有新娘呢?你说这婚礼还能继续下去吗?”程欣阴狠的回看着她,眼里尽是算计的狡诈。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们想要干什么?”安小雅在心底喊了一声不好,一直都以为,他们想要加害的人是孩子,但没有想到会是自己。  “不想要干什么,只是给你提个醒而已。”张晗一直在观察着安小雅,从她的举手投足间觉得她很有可能真的是像她所说的那样,是环绕财团的千金小家,毕竟一个人与生俱来的气质是骗不了人的。  “别忘了,这可是一个法治的社会。”安小雅有些的紧张,觉得自己太过于的轻率了,不该被别人一激就冒冒失失的赴约。  “法治的社会也有管不着的时候。”芩戈上次被她给唬得一愣一愣的,所以说什么今天都要挽回些面子不可。  “看来,你们今天是打定了主意不想让我走了是吗?”安小雅苦涩的一笑,看来,自己还是过于的轻敌了,但谁会想到,她们的胆子会大到在光天化日之下害人呢?  “我们可没有这么的说,是你自己想多了而已。”张晗很喜欢玩心理战术,如果能把对方逼疯的话,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既然不是,那么我就不奉陪了,再见!”安小雅急迫的想要离开这里,总觉得这几个女人不怀好意。  “再见!但愿还有机会能见到。”程欣邪佞的说着,倒是没有要挽留她的意思,但也就因为她的反常,而让安小雅更加的感到了不安。  “最好不见,毕竟我们并不是可以随便见面的关系。”安小雅说着抬步离开,只是每走一步,她都觉得自己离危险也接近了一步。  精神有些恍惚的往自己的车子走去,总感觉到她们今天约自己出来不可能会这么的简单,可一时之间,她又不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所以有些的心惊。  而就在她将要走近自己的车子之时,一辆黑色的轿车像是失控般往她的方向急速而来,让她根本就来不及闪躲,整个人都惊吓的呆立在了原地,忘了该有的反应。  可是就在那么的一瞬间,她被一股冲力给扔到了一边,随即刺耳的碰撞声也随之的响起,自己的车子就在眼前被撞得变了形状。  安小雅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切,如果说不是自己被扔到了一边的话,那么自己绝对会在这一场意外中被撞成肉泥,想想都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原来,她们所说的法律管不到的地方就是这个,不得不说确实很高明,给自己制造一场交通意外,有谁会把这跟谋杀给联系到一起去呢?  “安小姐,你没事吧!要不要送你去医院。”一个黑衣男子走到了她的面前,大幅度的黑超挡住了他半边的脸庞,所以根本就看不出他的容貌来。  “是你救了我是吗?”安小雅后怕的问着,声线还在颤抖当中,可不会天真的以为是自己逃离了这一场灾难。  “是的,我是夏先生请来保护你的人,对不起!让你受惊了。”男子低头,差点让对方得逞,这是他的一大污点。  “我没事,谢谢你!”虽然说自己被扔到一边的时候确实是很疼,但比起给车撞上,那可是不幸之中的大幸了。  “不客气,看看还能站起来吗?”男子友好的伸出了手,示意安小雅站起来。  安小雅听话的动了下自己的四肢,直到这时,才发现手肘疼得厉害,估计是被摔伤了,所以眉头不由得紧皱了起来。  “怎么,是不是伤到哪里了。”男子有些的担忧,在自己的保护期内,竟然让被保人受伤了,说起来,这是他的失策,但在刚刚那样的一种危险时刻,除了要把她给推出去之外,他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因为要是抱着她一起的话,他真的无法做到两人都能安全无恙。  “可能是手被伤着了,没事,回家擦些药就成,只是,你是什么时候跟在我身边的啊!为什么我都不知道。”安小雅比较好奇的是这个,因为她真的感觉不到自己的身边有人在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已经有一个多星期了,还是先起来吧!夏先生应该很快就到。”男子弯身,把她给扶了起来,在她进入餐厅的那一刻,自己就跟夏雨晨报备了她要见的人是谁,所以这会儿正在来的路上。  “一个多星期。”安小雅重复着他的话,这么说来,自己上次去见芩戈的事情他也知道了,可他怎么能装得那么的若无其事呢?  夏雨晨没到,交警却先到了,毕竟是出了这么大的一单事故,而且又是在闹市区,还好是停车的地方,所以倒是没有别的行人经过。  “请问谁是这辆车的车主。”交警公事公办的走到安小雅的面前,刚刚经过探查,肇事司机已经当场死亡,没有了呼吸,整个人看上去就是一片的血肉模糊,很是吓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