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865.第865章卖女求荣

865.第865章卖女求荣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61更新时间:2016-01-06 10:42:31
   “快了,书寒说再过几天就成。”安小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其实这样工作起来还真的是挺碍事的。  “这样就好,我还担心你到婚礼的时候也这么的吊着呢?”上官楚楚松了口气,可别像自己当初一样,差点连穿婚纱都困难。  “没有那么严重 ,其实敷些药就成,可书寒偏要我这么的挂着。”安小雅顺了下长发,因为手不方便的缘故,所以最近她都是披头散发的,感觉很不舒服。  “他这应该是出于对婚礼的考虑,觉得这样能让你更快的复原。”上官楚楚笑笑,可是早已领教过秦书寒的敬业精神了。  “或许吧!那上官姐姐,我先忙去了。”拍摄还没有结束呢?所以她得赶紧回去,免得萧玫一会儿又找事。  “嗯!去吧!中午一起吃饭。”最近老是一个人用餐,她都要腻味了。  “好,我请客。”安小雅觉得,上官楚楚老是替自己解围,怎么着都应该有所表示才对。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上官楚楚也不推辞,一顿饭而已,谁请都一样。  “一会见。”安小雅疾步而去,要想等下不失约,她必须要尽快的去完成接下来的工作才行。  上官楚楚耸了耸肩,也忙自己的去了。  夏雨晨最近一直都在忙着晨宇科技的事情,所以可谓是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就连婚礼的诸多事情,也全都交由婚庆公司去打理,所以被冷伈伈约见的时候他深感意外。  “雨晨哥哥,你要不要这么的拼命啊!看看,都瘦了。”冷伈伈心疼的嘟起了嘴,看来为了晨宇科技,他可是下了不少的心力。  “瘦点好,都不用刻意去锻炼减肥了。”夏雨晨自我的调侃着,说到这个,他确实很久没有去健身房了。  “这不一样好不好,你总该不会想在婚礼上给人看到的是一具木乃伊吧!”冷伈伈伸手捏了下他的脸,觉得就只剩下一层皮了,哪里还有肉可言,最重要的是,他们都瘦了,而自己依然的胖着。  “丫头,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怎么,今天不用陪翊宸了吗?竟然有空约我见面。”拿掉她在自己脸上作怪的小手,都说自己瘦了,而她竟然还忍心用力的捏。  “你忘了吗?翊宸被他奶奶接去首城了,说是他爷爷想他想得不行,所以我也只好忍痛割爱了。”冷伈伈说得一脸的无奈,就好像有多么的不舍般。  “少来,你那不是忍痛割爱,而是巴不得吧!”夏雨晨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这丫头的性子自己还不懂得吗?  “呵呵!被你发现了。”冷伈伈不好意思的讪笑了下,不过她不是不爱翊宸,而是根本就没自己啥事,因为那小子一直都不爱黏自己,所以她也乐得清闲,反正她最近正在准备春装发布会,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照看他。  “你我还不懂吗?只是你叫我出来究竟是什么事啊!”夏雨晨觉得,绝不会是叙旧这么的简单。  “哦!这个,给你。”冷伈伈把一张银行卡给推到了他的面前。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夏雨晨皱眉,有一些的不解。  “雨晨哥哥,你别想多了,我这只是入股而已,还是说你不想我跟着你一起赚钱。”冷伈伈知道他会拒绝,所以才会以这样的一种方式资助他,虽然说钱不是很多,但足够让晨宇科技度过最艰难的时刻。  “丫头,我太了解你了,你投资是假,想要帮我才是真的吧!”说实话,她能想到用这样的一种方式来给自己解围,他着实是挺感动的,但他还不至于会无能到靠她的帮助才能度过目前的窘况。  “怎么会,我是真的想要投资,你看,我们阡陌是军官,是不能在外经商的,所以我当然要为我们翊宸做考虑,免得到时他长大后我们什么可以提供给他的东西都没有。”自己想要帮他是一个原因,但也还是有着小小私心的,那就是作为一个母亲对自己孩子未来的那一种担忧。  “真的只是这样。”夏雨晨还是有些的怀疑她话里的真实度。  “那当然,要不你还真以为我对你有多好啊!”见他好像有了松动之心,她不由得也跟着松了口气。  “那好,这卡我收下,既然是入股,那么我会让何秘书准备一份文件,按你投入的资金而设定股权份额。”夏雨晨觉得冷伈伈说得也在理,虽然说她本身就在冷氏拥有股份,但钱这东西谁都不会嫌多的,更何况,就像她所说的那样,总要给翊宸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才行。  “呃!不用这么正规吧!”冷伈伈的嘴角抽动了下,这样一来的话,自己可就不是雪中送炭,而是趁火打劫了。  “必须的,否则我不接受。”挑眉的观察着这丫头的反应,就知道她的最终目的还是帮自己,但既然她有入股的意愿,也未尝不可,因为他绝对会让她的付出变得有所价值起来。  “那好吧!”冷伈伈很不情愿的答应了他,依目前的情况看,貌似也只能如此了。  “来,祝我们合作愉快。”夏雨晨举起面前的杯子,跟她碰了下。  “哇哦!可真正规,合作愉快!”冷伈伈低笑了起来,只是拿咖啡来碰杯,估计也只有他们两个才会如此的另类了。  跟冷伈伈分开之后,夏雨晨直接的回了公司,却在门口遇上了正在撕扯中的柯萱萱和程欣。  “你给我回去,听见了没有,不许跟那个小杂种凑在一起,你大嫂给你找了个跟你匹配的男人,趁年轻赶紧的嫁了吧!免得年纪一上去就没有人要了。”程欣用力的扯着柯萱萱,说什么也要把她拉离这里。  “我不要,你们所说的那个人就是昌茂的总裁吧!他的年纪都快要可以当我爸了,再说了,我一点也不爱他,所以想要我嫁给他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柯萱萱急得都要哭了,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一出公司就被母亲逮了个正着。  “什么就当你爸了,人家刚四十岁左右而已,哪有你说的那么老,最重要的是别人有钱不是吗?”程欣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所以绝不会屈尊降贵的去迎合他人,而要维持她人上人的生活,就必须要有足够的金钱基础才行,但以他们柯家现今的情况,要想达到这一点,唯有找寻新的出路,因此柯萱萱便成为了她奢华人生下的牺牲品。  “妈,要知道,我是你的女儿,不是你的赚钱工具,你没有权利这样的操控我的婚姻。”柯萱萱的心凉到了极点,这几天,自己都住在朋友家,就担心一旦回去之后再也出不来,但是没有想到还是被逮了个正着,也不知道自己最近的运气是不是背到了极点。  “死丫头,既然知道你是我的女儿,就应该为这个家出一份力。”现在的程欣,早已没有了之前作为贵夫人的那一种涵养,就跟个泼妇似的没有多大的差别。  “凭什么,凭什么你们的快乐要建立在我的终身幸福之上,你确定自己真的是我的亲妈吗?”柯萱萱再也忍不住的大哭了起来,从小,她都被捧在手心而活,虽然说总感觉到这一种所谓的亲情缺失了某种东西,但绝不应该像是今天这样的一种状况才对。  “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好,你自己想想看,嫁给了昌茂的总裁之后你可是那里的总裁夫人,而不是到这里来当一个打工妹,而且还是给那个小杂种当奴隶。”程欣有些的气喘吁吁,毕竟是年龄大了,所以在体力上总是有所不佳。  “我不稀罕,你要是稀罕的话你大可以自己去嫁。”柯萱萱也是伤心透了,所以才会这么的口不择言,所以等待她的便是响亮的一巴掌。  夏雨晨本来想要阻止的,无奈相隔太远,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打。  “呵呵!真好,你又打我,来吧!麻烦一下,把另一边脸也给打肿了吧!至少这样看起来也比较的对称不是吗?”柯萱萱不顾火辣辣的疼痛感,把另一边脸也给凑了上去,这几天,她所受到的委屈,可是给她这一辈子所受到的还要多,所以她也算是看开了。  “死丫头,你以为我不敢吗?这么的不听管教,真不知道当初我为什么要把你给抱回来。”程欣被她一激,想也没想便再度的扬起了手,对着柯萱萱的脸蛋再次狠狠的扇了下去。  “你……”柯萱萱整个人都惊呆了,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真打,而同时惊呆的还有一个夏雨晨,她不是柯家最得宠的小公主吗?为什么所看到的跟自己所想象到的不一样呢?  “萱萱,你看,你这又何必呢?还是跟妈回去吧!”程欣看硬的不行,就跟她来软的。  “知道吗?你的这两巴掌可是打碎了我对那个家最后一点的留恋,所以想要我回去,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柯萱萱擦了下嘴角渗出来的血,这一刻,她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亲生的了。  “这可由不得你,反正我今天就是跟你给耗上了,说什么也要跟我回去不可。”程欣看见软的也不行,再次的暴怒了起来。  “不可能,除非我死。”要自己嫁给那个老男人,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你别以为这样就能威胁得到我,想死是吗?我成全你。”程欣说着再次的扬起了手,可是把她这二十多年以来的慈母形象给毁于一旦,只是这一次,她举起来的手被另一只有力的大手给捏住了。  “想要教训女儿,麻烦你回家去教,现在是上班时间,别在这妨碍我的员工做事。”本来那是他们的家事,自己这个外人真的不方便插手,但实在没办法再继续的看下去。  “三哥。”看见夏雨晨,柯萱萱不由得低垂下了眉眼,真的不想让他看见自己此时的惨状。  “我们家的事,跟你这个杂种有什么关系,怎么,现在做了柯达的总裁,就真的以为自己的身份高贵起来了吗?可别忘了,再怎么的洗白,也改变不了你是个私生子的事实。”程欣用力的抽回自己的手,如果不是因为他夺走了柯达,她至于像个泼妇似的在这丢人现眼吗?  “那又怎样,至少我靠的是自己的本事,而不是像某些人似的卖女求荣。”夏雨晨看了柯萱萱的脸蛋一眼,鲜红的指印是那么的鲜明,看起来肯定很疼才对。  “哈哈!靠的是自己的本事?也对,要说到无耻狡诈有谁比得过你呢?别以为你把我的儿子儿媳安排进了分公司我就会感激你,相反,我会永远都诅咒你不得好死的。”程欣咬牙切齿的嘶吼着,可见她对夏雨晨有多么的恼恨了。  “随便,如果说诅咒真的有用的话,说不定你都死了无数次了。”夏雨晨明着在告诉她,自己对她的怨恨可一点也不给她少。  “听听,死丫头,你都听清楚了没有,他可是个恨不得我们早点死的人,而你可好,还留在这里替他卖命,你还有没有半点的自尊心了。”程欣的一只手依然的拉住柯萱萱不放,就怕她会趁机的逃脱。  “自尊心?我可不记得你有赋予过我这种东西。”被她在大庭广众之下拉扯扇巴掌,而且还是在自己工作的公司门口,试想她还有什么脸面去谈论自尊两字。  “你是一定要站在他那边是不是,那好,给我六个亿,以后你的事情就跟我完全没有关系了。”反正这样的一个女儿不要也罢,还不如钱来得靠谱点。  “呵呵!六个亿,想不到我竟然这么的值钱,原来你们一早就把我估好了价钱,如果说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就是你们跟那个昌茂总裁所谈好的价钱吧!原来,我就是这样被你们给卖掉的。”现在的柯萱萱,已经不知道该怎么的表达自己内心的那一种痛不欲生,突然之间,觉得眼前的母亲,还有那一个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竟然是那么的陌生。  “猜到最好,如果说不是你还有几分姿色的话,人家还不一定会给这样高的一个价钱呢?”程欣说得一脸的得意,没有半分的羞愧之色,觉得自己养了她那么多年,也是她该回报自己的时候了。  “萱萱,你先进去吧!”这样的话,夏雨晨实在是没有办法再听下去了,这真的是作为一个母亲该对女儿所说的话吗?  “可……”柯萱萱挣扎了下,无奈程欣根本就没有要放的意思。  夏雨晨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不动声色的一个侧身,用力的捏住了程欣的手腕,迫使她不得不松开了那只紧抓住柯萱萱的手。  “哎哟!杀人了,大家快来看啊!这个小畜生杀人了。”程欣受痛,放声的大喊了起来,而柯萱萱也来不及细想,急忙的跑进了公司。  “注意下你的用词,否则我不介意真的毙了你。”夏雨晨低声的警告着,对待泼妇,你真的不能跟她讲道理,只有给她更狠才行。  “你别走,既然你把那个死丫头给放走了,那么这六个亿便有你来支付。”程欣改换抓住了夏雨晨,如果说他真的在意那个死丫头的话,那么肯定会帮她付那笔钱。  “异想天开,不要说六个亿了,六毛都没有。”夏雨晨可不是柯萱萱,所以一个用力,便很轻易的让自己脱困,最后睥睨了她一眼,大步的走进了公司,还交代保安别把她给放进来,如果说继续的在门口闹事的话,就报警把她给抓走。  “三哥。”一看见夏雨晨进来,柯萱萱便嗫嚅的叫了声。  “你是笨蛋吗?打了左脸还把右脸给奉上。”夏雨晨大声的呵斥道,同时的,把她拉进了专用电梯。  “我没有想到她会真打。”柯萱萱本来就已经很委屈了,现在被夏雨晨一骂之后更加的觉得难受,所以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再度的涌了出来。  “她都打了第一次了,你觉得还会在意再来一次吗?”夏雨晨的心情有些的暴躁,本来说好了不去管他们柯家的事情,可没有想到还是掺和了进去。  “对不起!”柯萱萱觉得,他之所以生气,肯定是因为自己连累了他被母亲骂,所以才会道歉的。  “别跟我说对不起,跟你自己说去,你对不起的是自己的那张脸,可不是我,还有,为什么没有跟我说,家里人想要把你嫁给昌茂总裁的事情。”夏雨晨觉得,这柯家的人都脑子进水了不成,竟然让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去嫁给一个差不多要给她大上一轮的男人,难道说在他们的心里,金钱真的给亲情还要来得重要吗?  “我怕你会不收留我,所以便隐瞒了下来。”柯萱萱咬唇,如果说自己告诉了他的话,他肯定不会管自己,就连一向对自己宠爱有加的家人都这样,更别说是一向视柯家人为仇人的他了。  “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一出电梯,夏雨晨便拉着她走进了总裁室,让外面的人一阵的疑惑,但很快的,他便又折了出来。  “何秘书,给我弄点冰块过来,还有纱布。”再不处理一下,等会那丫头的脸蛋非要肿得跟个猪头似的不可。  “知道了,总裁,我现在就去办。”虽然不懂得发生了什么,但何秘书还是领命而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