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866.第866章禁锢

866.第866章禁锢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52更新时间:2016-01-06 10:42:31
   “你母亲这样的对你,你爸难道都不管吗?”夏雨晨抽出一张纸巾递给了她,很是奇怪柯以沫怎么会纵容程欣这样去对待他们的女儿。  “我爸他出国了,就在你宣布柯达,不,是晨宇成立的那一天,说是没有脸面再继续的呆在S市,所以他并不知道接下来所发生的这一切。”柯萱萱轻轻的擦着眼泪,但被打过的地方还是一阵的生疼。  “这段时间都住在哪里了。”知道她已经离家几天,所以不经意的问了句。  “住在朋友那里呢?”虽然知道这并不是长久之计,但也只能先应付着。  “你之前都没有属于自己的房产吗?”对于这一点,夏雨晨很是奇怪,像她这样的富二代,就算是没有别墅,也应该会有小公寓之类的才对。  “怎么可能,家里人只会给我钱花而已,至于别的,可是从来没有给我买过。”就连自己的车子,也还是过生日的时候老爸送的。  夏雨晨皱眉,难道说她的得宠只是表面现象而已吗?实际上并不是如此,所以他的脑海中快速的闪过了刚刚在楼下所听到的某句话,隐隐中他好像有听到程欣说柯萱萱是她抱回来的,事情总该不会是他所想的那般吧!  “我看看,估计这两天你都不用出门了。”拉开她的手看了下那肿起来的脸,夏雨晨不由得叹息了声。  “有那么严重吗?”柯萱萱没有照镜子,所以并不知道自己的脸现在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惨状。  “你说呢?在家常常被打吗?”夏雨晨看似不经意间的一问,但却是在打探某些东西。  “也不是了,就是前几天我站在你的这一边说话才第一次被打了而已。”柯萱萱嘟嘴,但疼痛感很快让她嘶牙裂齿起来。  “我对你而言,就真的有这么好吗?”夏雨晨没有想到,她会为了自己而跟家人闹翻,所以说不感动那是不可能的,只不过他比较的懂得掩饰而已。  “嗯!因为在你这里,我能感觉到真正的亲情。”柯萱萱也深感奇怪,总觉得自己跟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人没有半丝的共同点,但却能在夏雨晨的身上找到共鸣之处。  “亲情?”夏雨晨有点的迷茫,自己的身上真的会有她所找寻的这种东西吗?可为何他从来就没有感觉出来过呢?  “是啊!三哥,你怎么了。”柯萱萱疑惑的看着他,不懂他为何突然露出这么的一副凝重的样子来。  “没事,我让何秘书拿冰块去了,你先拿那个来冷敷一下,估计可以消肿。”夏雨晨走到办公桌前坐下,以此来掩饰自己刚刚的失态。  “谢谢三哥。”能得到他的一点关关心,对于她来说,就已经是莫大的感动了,因为这也间接的证明了自己没有白白付出。  “总裁,没有冰块,但我找了个冰袋,你看可以吗?”何秘书急匆匆而来,所以也来不及敲门。  “一样,给萱萱吧!”夏雨晨觉得自己带何秘书来晨宇算是来对了,因为他的办事能力真的无可挑剔。  “柯小姐,给你。”虽然好奇她的脸为什么会这么的红肿,但不该问的事情他还是懂得避嫌的。  “何秘书,谢谢!”柯萱萱接过冰块,很是不好意思。  “不客气,那没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何秘书这话是对夏雨晨说的。  “去吧!”夏雨晨摆了摆手,但很快的便又叫停,“等等,再给我找些消肿的药膏来。”  “是,总裁。”何秘书越来越疑惑,总裁不是一向都不爱搭理柯小姐的吗?可今天怎么突然的就对她另眼相看了呢?  夏雨晨并不知道何秘书会对自己有了那么多的想法,只是认真的看着柯萱萱小心翼翼的给自己的脸蛋做着冷敷。  “到洗漱间去敷吧!只有看见自己的脸有多肿你才会认真的对待。”夏雨晨觉得,她这样的一种小心翼翼那就是跟没敷没什么两样。  “哦!”柯萱萱乖巧的站了起来,拿着冰袋走了进去。  看见镜子里面那一个没了人样的脸型,柯萱萱忍不住的张大了嘴,可随时而来的还有着紧跟的疼痛感。  没有想到,第一次被人打,那个人竟然会是自己的母亲,所以一想到这个,她便再度的流下了委屈的眼泪。  她也知道,自己一味的逃避并不是办法,虽然说自己逃过了今天,但并不代表着以后的每一天都会如此的幸运。  何秘书很快的便又转了回来,夏雨晨示意他把药膏放下便可以出去了。  只是等了许久,都不见柯萱萱出来,所以他不得不起身走过去看看,轻轻的叩了下门,“萱萱,好了没有。”  “哦!好了,我马上出来。”柯萱萱接水洗了下脸,红着眼眶走了出来。  “你哭过了吗?”夏雨晨看了她两眼。  “哪有,是因为太疼了的缘故,所以有点忍受不了。”柯萱萱闪烁其词,才不会承认自己刚刚有哭过,现在的她,就像是个没家的孩子,一下间失去了所有可以依靠的东西。  “来,这是我让何秘书给你找来的药膏,可以消肿的,你擦上试试看。”夏雨晨把药膏递给了她,知道她刚刚肯定又在难过了,但他并不打算拆穿,她说什么便是什么吧!  “嗯!”柯萱萱的心里一阵感动,所以用力的平复了下情绪,否则她怕自己会再度的哭起来。  夏雨晨一看见她进去便重新的陷入了沉思,在考虑着该怎么的解决她的这个事情,如果说她再次被程欣那个老女人截住的话,势必会拉回去嫁给那个老男人,所以他得想个对策出来才行。  当晚,他便直接的给穆季云去了个电话。  “有事?”穆季云步到阳台,因为欧阳瑞西正在吹头发,所以有些的吵。  “嗯!让伯父的人帮我查一下,柯萱萱真的是程欣亲生的吗?”夏雨晨越想越觉得会有这种可能性,否则一个母亲绝对不会对自己的女儿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怎么,你怀疑。”穆季云来了兴趣,他什么时候开始关心柯家人了。  “嗯!今天,在公司门口,我无意中抓到了程欣的语病,所以觉得其中有猫腻。”如果说柯萱萱不是她的亲生女儿,那么一切也就豁然开朗了。  “好,我知道了。”那个小丫头,据说对夏妖孽很好,姑且就帮她一回吧1  “尽快的给我答案,还有关于车祸的证据。”夏雨晨觉得,有某些东西好像马上的便要跃出水面了,所以忍不住的有些小兴奋。  “知道了,猴急什么,也要找得出来才行啊!”穆季云翻了个白眼,真的是受不了他。  “那我就不打扰了,你继续。”夏雨晨暧昧的笑了笑,觉得穆季云之所以会这么大的火气,肯定是自己的这一通电话破坏了他什么好事。  “继续什么我就继续,别把自己的无耻给扣到我的头上来。”穆季云说完便生气的挂断了电话,这小子,可是越来越不把自己给放在眼里了,是不是觉得现在脱离了自己的掌控了呢?可别忘了,就算他有了属于自己的公司,他当年也还是输给了替自己工作一辈子的时间。  “谁来的电话,你发这么大的火。”欧阳瑞西走了出来,很是奇怪能有谁激怒得了他。  “还不是雨晨那个家伙,莫名其妙的给我来了句继续,你说,他究竟让我继续什么啊!”穆公子这是明知故问,目的就是想要看一下欧阳瑞西会是什么反应。  “这个,我怎么知道啊!”欧阳瑞西转身而去,才不傻傻的往他挖好的坑里跳去。  “你就不猜一下。”穆季云追了上去,不肯轻易的放弃。  “不猜,我还有工作要忙,可没有你这么的闲。”欧阳瑞西的步子更加的快了,因为在她看来,他所问自己的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欧阳大校,你这是害怕了是吗?”穆季云站住,拿她最在意的东西来刺激她,就不信她还会继续的淡定下去。  “是啊!我害怕了。”不管,偶尔的当一回懦夫也不会变成卖国贼,所以她没必要每次都那么的好胜。  “呃!”穆季云完全的傻眼了,因为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竟然会突然的一改常态。  欧阳瑞西的脸上扬起了愉悦的笑容,不战而胜,有的时候吧!在自己男人的面前,没必要每次都非要分出个输赢来不可,适当的,也要表现出自己属于女人的一面来才行。  但如果说穆公子能就这么的善罢甘休的话,那么这人就不是穆公子了,所以他反应过来后快速的伸出了手,在她快要走出门口的那一刻把她给一把抓住,微微的一个用力,某个笑得正甜的女人便快速的跌入了自己的怀中。  “你想要干什么?”欧阳瑞西很想逃,因为他的目光太过于的醉人了,让她忍不住的想要被他包围其中。  “你不觉得,比起轩轩到处的求妹妹,还不如我们亲自的给他制造一个来得快吗?”穆季云邪气的轻笑着,目光灼灼有神的盯着她瞧。  “你以为捏人偶呢?想要便可以要。”欧阳瑞西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难道他忘记自己已经做了节育手术的事实了吗?  “女人,这你就不懂了吧!依现在的科学,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更何况,我们的手里还紧握着一张王牌呢?”穆公子说得一脸的轻松,因为当年做这个手术的时候,秦始皇可是跟自己保证过可以恢复的。  “什么王牌?”欧阳瑞西一脸的不惑,不知道他在卖什么关子。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可爱的欧阳大校。”穆季云忍不住的低头,在她的唇上轻吻了下,觉得自己这是跟她打过招呼了。  “切!懒得理你,放手,我真的要去工作了。”欧阳瑞西觉得,他这肯定是在跟自己开玩笑,所以并不在意,一心只想着她那还没有完成的工作。  “去吧!”穆季云松手,无所谓的耸了下肩,觉得自己这可是为小轩轩争取到了某种福利,所以笑得一脸的桃花。  “不对,你今天怎么突然那么的好说话,而且还笑得一脸的奸诈,说,是不是在想着怎么的设计我。”欧阳瑞西并不笨,所以他的一点异常都能引起她的注意。  “哪有,只是你自己太敏感了而已。”穆公子收起笑容,可不能让她嗅出些什么蛛丝马迹来,只是自己这是高兴的笑容好不,怎么到了她的眼里就成为狡诈了呢?  “是这样最好,我可警告你,千万别给我逮着,否则有你好受的。”欧阳瑞西恐吓着他,却忘记了一点,眼前的这个男人并不是她的兵,而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穆公子,所以设计她那可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知道了,去办你的事情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的婆婆妈妈了。”这一回,穆季云不但没有捉住她,反倒是直接的把她给推了出去。  而他越是这样,欧阳瑞西也就越觉得疑惑,所以心底瞬间的没谱起来,他刚刚的话不可能会是真的吧!要真是这样的话,她可非要崩溃了不可,因为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她都会非常的忙碌,可抽不出半丝的时间来应付他的无理取闹。  而夏雨晨的这一边,却是满室的凝重气氛。  “雨晨,你这话是真的吗?萱萱真的被她母亲给打了。”安小雅很是不解,虽然说自己只见过柯萱萱一两次,但觉得她并不是那一种会忤逆父母的孩子,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家人对她大打出手呢?  “嗯!是这样没错,程欣想要把她嫁给一个差不多要大上她一半的老男人。”夏雨晨觉得自己最近烦心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可偏偏的还要加上这一个梗。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说萱萱不是她的女儿吗?要不怎么可能会亲自的葬送属于她的幸福呢?”安小雅觉得,这种父母之命的婚姻,只会出现在古代而已,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样的一个和谐的文明社会之中。  “关于这一点,我也很想知道。”夏雨晨伸手抱住了她,他真的有些的累了,所以在她的身上寻找些许的慰藉感。  “算了,你不是一直都不想管柯家的事情吗?所以别太操心了。”安小雅知道,他最近承受着很大的舆论压力,所以拿手在他的背上轻拍着,在外人眼里看似坚强无比的男人,其实还是会有着最为脆弱的时候。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夏雨晨轻阖起眼帘,在她的温柔里慢慢的沉入梦乡之中。  随着婚礼一天天的逼近,夏雨晨也就跟着忙碌开了,因为他必须要把工作提前的安排好了才能心无旁骛的步入婚姻的殿堂。  可越是这样忙碌的时刻越是最容易出事,这不,柯萱萱被柯家人给绑架回家了,而就凭着那小丫头一直都力挺自己这一点,他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坐视不管,任凭着柯家人把她给往火坑里送,因为他有了解过这个昌茂的总裁,十足的就是一个暴发户,不但粗鄙不堪,还特别的好色,如果让柯萱萱嫁给了他的话,那么肯定就是一个悲剧的开始。  “放我出去,妈,你能不能先把门打开,大哥,难道你也想要我嫁给那一个给你还要老的男人吗?”柯家大宅里,柯萱萱声嘶力竭的大喊着,可却换不来半丝回应的声音。  “大嫂,你也是个女人,难道说真忍心看着我掉入火坑吗?”柯萱萱就知道,自己的一味逃避并不能换来一世的平安,只是她没有想到他们会全部的出动,直接的把自己给绑了回来。  “二哥,二嫂,我可是一直都对你们不薄,为什么连你们也要这样的加害于我。”柯萱萱一一的在点着名,可是没有一个人进来回应于她,就好像她的喊叫对于他们来说都只不过是疯狗乱吠而已。  “妈,你说我们这样的把萱萱给卖掉,到时候爸回来后会不会大发雷霆啊!”芩戈有些担心的问着自己的婆婆,其实她也觉得小姑子挺可怜的,但却敌不过金钱面前的强大诱惑。  “你也说了是到时候,到时候都已经晚了,他发火又能有什么用。”程欣得意的冷笑了下,就好像现在正在讨论着的那一个并不是她十月怀胎所生下来的女儿,而只是一件货物般那么的无足轻重。  “就是,真不知道你在害怕些什么。”张晗撇了撇嘴,其实她当初也只不过是提议了下而已,但没有想到婆婆会这么的赞同。  “我那不是害怕,只是觉得小姑子有点太可怜了而已。”就像柯萱萱所喊的那样,那丫头可是一直都对自己不薄,所以今天集结所有的人去对付她一个,想想好像真的有点太过分了。  “可怜啥!她那一嫁过去可就是总裁夫人了,就是不知道你在纠结些什么,还是说你后悔了,不想要拿那一份钱了。”张晗觉得,反正不是自己的妹妹,嫁给谁都是嫁,再说了,还能给家里带来这么大的利益,傻子才不去争取呢?  “怎么,你想要独吞不成。”一提到钱,所有的感情都得靠边站,这就是这个社会的现实之处。  “我可没有这么大的胃口。”张晗阴阳怪气的轻哼了声,觉得芩戈现在才来假装圣母,早干嘛去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