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874.第874章活该被打

874.第874章活该被打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76更新时间:2016-01-06 10:42:36
   如果知道来风行国际就代表着要做苦力的话,夏雨晨说什么也不会自告奋勇的过来拿企划案,可有钱难买早知道,所以他也只能可怜兮兮的留下来被奴役,而某个正主儿早已跑得不见踪影。  “小乔乔,听说安秘书生了是吗?可真的是恭喜你了。”在工作之前,怎么着都要先给自己找点乐子才行,要不怎么去面对那一大沓积压如山的文件啊!  “谢谢!记得要准备红包。”乔雨恒可能是因为喜得爱女的缘故,所以倒是没有注意到夏雨晨对自己那变态的称呼。  “切!你还真现实。”夏雨晨撇了撇嘴,这小子什么时候也开始变得这么的市侩了,一开口就跟钱有关。  “没办法,要养老婆孩子就得这么的俗气。”乔雨恒的脸上是难掩的愉悦之情,可以看出现在的他真的觉得很幸福。  “要不要这么的炫耀啊!说得好像别人没有老婆孩子要养似的。”自己还比他多养一个好吧!  “我跟你可不一样,你都不用养就那么大了,我的还在喝奶期,所以要拼命的去赚奶粉钱才行。”乔雨恒随意这么的一说,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直到夏雨晨突然间的沉默了下去,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  “那个,我并不是要揭你的伤疤,只是就那么随意的一说而已。”完蛋,貌似说得有点嗨过头了。  “没事,我去忙了。”夏雨晨沮丧的转身离开,关于孩子的问题,在他的心底永远都是一个不可挽回的缺憾,所以每次触及,他都会止不住的心酸。  认命的开始处理风行的文件,期间接到一个电话,所以他便急急的离开了。  本以为自己跟柯家不会再有任何的交集,但是在接到老廖的电话之时,他还是无法做到真正的绝情。  “三少爷。”一看见夏雨晨,老廖便快步的迎了上来。  “什么情况,怎么会突然的晕倒。”夏雨晨眉头紧锁,因为四周围都充斥着浓浓的消毒水味道。  “唉!还不是被大少爷跟二少爷给气的。”老廖轻叹了口气,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并不如外人所看到的那样过得风光无限。  “他们又做了什么。”虽然不承认他是自己的父亲,但在关键时刻的那一种迫切的紧张感是不会骗人的。  “他们知道了老爷还有一栋别墅,所以逼迫着他拿出房产证来变卖。”这要是放在以前,老廖绝对不会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可是事情确实就这么的发生了。  “呵呵!这就是他养的好儿子。”夏雨晨冷然的笑了下,看不出他的心底究竟是伤悲还是嘲弄。  “三少爷,其实你真的错怪老爷了,当年,他之所以会离开你们,那是完全出于对你们的一种保护,如果说他继续的留在你们的身边,夫人肯定会疯狂的报复,你也知道,失心的女人究竟有多变态了,她请来杀手要置你们于死地,最后还是老爷跟她保证了要跟你们一刀两断才让她收回了初心。”这些话,老廖本来是不想说的,但实在是没有办法看着他继续这样的误会下去。  “你这是想要告诉我,他有多么的伟大吗?如若真的是个男人的话,就不应该局限在女人的威胁下,而是拿出自己的魄力来妥善的处理这件事情。”错了就是错了,再多么的解释对他来说都只不过是一种掩饰的行为而已。  “三少爷,其中的复杂关系并不是一下间便能说得清的,老爷所要考虑的不单单是你们的问题而已,他还要考虑到整个柯家的存亡,所以在权衡利弊之下,只能做出那样的一个抉着。”老廖能理解夏雨晨心底的那一股子的怨气,但凡是能两全,老爷绝不会轻易的对他们放手。  “我听出来了,意思是在他的眼里,我们就成为了弊的那一方,还是说,他舍弃不了原本的豪门生活。”夏雨晨的情绪出现了失控,以前都干嘛去了,现在才来跟自己表明心迹套近乎,也不嫌太晚了点。  “这个……”老廖有些的为难,虽然说他一直都陪伴在老爷子的身边,但是在很多的时候,还是不能代表他所发言。  “算了,我不想再提这些,他现在怎么样了。”夏雨晨捏了下眉心,感到有些的头疼。  “已经醒过来了,医生正在给他做全身的检查呢?因为我担心他会有什么意外,所以才给你打的电话。”老廖觉得,夏雨晨再怎么的不待见他的这个父亲,最起码在人品上也要给柯家的那两个大儿子强,所以才会在这样的一种危急时刻给他打电话。  “既然没事,那我先走了。”夏雨晨不愿去面对柯以沫,所以知道他已经醒来便不愿再呆下去。  “三少爷,你不等老爷出来了吗?”老廖的脸上带着哀求的神色,很希望他能留下来。  “不了,我还有事,再见!”夏雨晨说着便转身离开,觉得对他,自己已经尽到了义务。  走出医院,他的心情是沉重的,所以上车后便没有马上的离开,而是呆愣的在想着一些的事情,原以为自己对柯以沫可以做到毫不在意,但他还是高估了那个男人对自己所构成的影响,也是,不管怎么说,自己的身上都流着他的血,所以又怎么可能真正的置身事外。  看了眼时间,该是接霆霆他们下课了,所以赶紧的启动车子离开,因为安小雅今天跟去拍外景了,所以要很晚才回来。  因为搬家了的缘故,所以他给孩子们重新的找了幼儿园,毕竟这一次,他们并不是暂读的模式,而是永久的留在了S市。  “爹地,今天怎么是你来接我们。”夏馨菲一看见自家爹地便像个小蝴蝶般的飞跑了过来。  “怎么,不想要爹地接吗?”伸手接过了她背上的小书包,不再像以前那样的一把抱起,而是改由牵着她的小手。  “不是,馨菲最喜欢爹地来接了。”因为这样一来的话,她便又可以跟同学炫耀她家爹地有多么的帅气了。  “哥哥呢?怎么还不见人。”夏雨晨往幼儿园里面探了探头,并没有看见夏哲霆的身影。  “他被女同学围住了,非要给他送吃的。”馨菲撇了撇嘴,在之前的幼儿园的时候,是自己比较的吃香,可是一换了幼儿园之后,个个都只围着哥哥而转,人类就这样,越是难以得到的东西就越是要飞蛾扑火,所以才会对高冷的夏哲霆那么的欲罢不能。  “呃!他有这么大的魅力吗?”夏雨晨错愕的看着女儿,看来这小子像自己,小小年纪便有了一大帮的追捧者。  “谁知道。”小丫头把嘴巴撅得高高的,虽然羡慕,但却很喜欢他有这么的一种待遇,因为到家后他书包里那些好吃的可都成为了她的战利品。  “我们馨菲是不是吃哥哥的醋了,嗯!”夏雨晨一把的抱起了她,在她的小脸上亲了下,因为这丫头那傲娇的小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我才不吃他的醋呢?反正喜欢我的男孩子多的是。”嘴上说着不吃醋,可是语气却是酸溜溜的,让夏雨晨忍俊不禁的轻咳了声。  “哦!是吗?说的对,我们馨菲是小公主,又怎么可能会没人喜欢呢?”夏雨晨说着举起了手,因为他看见霆霆被女同学们簇拥着出来了,其实依他的身高,根本就不用示意自己的存在,但他还是担心霆霆会看不见。  “爹地。”看见夏雨晨,霆霆也很高兴,但比起妹妹来,他依然是内敛得很,一直的走着他高冷的路线。  “嗯!走吧!”牵过了他的手,跟追过来的小朋友们友好的微笑了下,本来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而已,却秒杀了不少周围女人们的芳心,大有一种为什么这么优秀的男人不属于自己的悲哀感慨。  “爹地,明天是周末,是不是可以去伈伈姑姑家啊!”一上了车,夏哲霆便开始打探了起来。  “跟我说一下,为什么那么喜欢去伈伈姑姑家。”夏雨晨一边细心的给他们扣上儿童安全座椅的安全带,一边好笑的问道。  “因为伈伈姑姑家有翊宸小弟弟啊!”夏哲霆偷瞄了自家爹地一眼,觉得他应该不会知道自己内心的小秘密才对。  “哦!真的只是喜欢弟弟,而不是因为想要吃伈伈姑姑做的小零食吗?”夏雨晨自己也坐上了车,转头再一次的确定了他们的安全之后,这才启动车子离开幼儿园。  “那个……其实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霆霆不好意思的讪笑了下,不好玩,又被爹地给识穿了。  “哥哥是个小吃货,是吧!爹地。”安馨菲看见哥哥出丑,很高兴的笑了起来。  “你才是小吃货。”霆霆没好气的瞪了妹妹一眼,也不知道他书包里的零食,最后都进了谁的嘴里。  这种时候,夏雨晨一般都不出声,只是静静的听着,等待最终的结果,因为无论他帮哪一边都感觉不对。  回到家的时候,意外的接到了安小雅的电话,说是她的车不知道怎么的车胎就没气了,所以让他去接她一下。  安小雅觉得这是自己最为倒霉的一天,先是自己的水杯被人加了料,再下来就是总被萧玫各种挑剔,这些她都能忍,可就在准备回家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车子竟然爆胎了,所以不得不给夏雨晨去了电话,可就在自己等待他的时间里,萧玫又再次的跑到了自己的面前来找存在感。  “安小雅,怎么样,车子还没有弄好吗?要不要我送你一程啊!”萧玫很娇媚的笑看着安小雅,脸上可是一阵的幸灾乐祸。  “不用了,谢谢!”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所以她才不会上她的当呢?  “怎么,嫌弃我这车没有你的高级吗?”萧玫很是不屑的看了眼安小雅的豪车,活该,哼!谁让你开那么名贵的车出来的,不但抢尽了自己的风头,还让原本对自己唯命是从的人改而去讨好她。  “萧小姐多想了,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我已经让我先生过来接我了,所以就不劳烦你了。”安小雅小声的回应着,目光依然停留在自己那爆掉了轮子上,很是奇怪无缘无故的为什么会突然的没气。  “先生?呵呵!安小雅,你这是在向我炫耀吗?”萧玫咬牙切齿的说着,目光更是阴暗的瞪着她。  “如果你一定要这么的以为,那么便是吧!”安小雅也是一个有脾气的人,累了一天,在准备回家的时候发现车子坏掉了,她的心情本来就已经沉入了谷底,可萧玫倒好,竟然还上前来给自己添堵,试想她能继续好言好语下去才是怪事。  “什么叫做我一定要这么的以为,说得好像是我诬赖了你似的难听。”最近都没有接到什么好的片子,她已经够郁闷的了,没有想到好不容易的接一个广告,竟然又是跟安小雅有关,所以新仇旧恨之下她便恶意的破坏了她的车子,目的就是想要看一下她到时候会有多么的狼狈不堪,可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会让夏副总来接。  “萧小姐,你又何必呢?今天,只不过是暂时的合作关系而已,真的没有必要跟我一副苦恶仇深的样子。”之前永盛的通告结束之后便以为自己再也不可能会碰上她,但同在这样的一个圈子里面混,又怎么可能会如自己所愿呢?  “也不知道是谁先挑事的,哼!”如果说她不在气势上力压自己的话,她又怎么可能会闲得没事去找她麻烦啊!  “就今天的事情而言,我并不觉得自己哪里招惹了你。”安小雅看了眼时间,半个小时过去了,雨晨应该也快到了吧!  “你当然不会知道,因为你这人一直都是那么的自以为是。”萧玫越看安小雅就越是不顺眼,因为她脸上的幸福感深深的刺痛了自己,觉得那一切原本都应该属于自己的,可却成为了对方向自己炫耀的资本。  安小雅翻了个白眼,实在是不愿意再去搭理她,所以拉开了车门,想着还是上车去等夏雨晨好了,免得在这跟一个疯女子怄气。  “不敢回答了吗?因为给我说中了。”萧玫步步紧逼,并不打算要就此的放过她,所以看见了安小雅的动作之后,她便干脆的下了车,几大步的便走到了她的面前。  “我是懒得搭理你好不。”安小雅此刻一点也不掩饰自己对萧玫的厌恶之情,所以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哼!果然是没家教的很。”萧玫攥紧了拳头,很想打掉对方那张扬着的优越感。  “萧玫,你别太过分,说我可以,但不要扯上我的家人。”安小雅放弃了想要上车的动作,恼怒的瞪着萧玫,不懂她为什么每次都要跟自己过不去。  “我就说了,怎么的吧!说白了,你就是一个贱女人而已。”萧玫越说越气,所以言语之间开始有些的尖酸刻薄起来。  “贱女人是吗?我倒是不妨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贱女人。”安小雅话还没有说完,便伸手的给了对方一巴掌,对于这个女人,她已经忍到了极限,所以今天不打算再忍了。  “你,你竟然敢打我。”萧玫错愕的捂住了自己的脸,怎么也想不到原本看似温婉的安小雅会对自己动粗,所以一时时间,她很难相信这样的一个事实。  “是你自己欠打,可怨不了我。”安小雅摸了摸有些生疼的手,这是她第一次打人,所以平静下来之后也觉得有些的内疚。  “好啊!今天我非要撕烂了你不可。”萧玫说着便上前去扯住了安小雅的头发,大有一副泼妇的架势。  安小雅从来都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一种场面,所以被对方扯住头发的那一个瞬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能处于被动的状态,而夏雨晨来到的时候刚好看见了这样的一种场面,所以车都还没有停稳便急切的跑了过来。  “住手,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夏雨晨的脸色是铁青着的,怎么也不会想到会看见这样的一种境况,所以赶紧的伸手去拉开了萧玫,把安小雅给解救了出来。  “夏副总,我……”萧玫的脸有些的红肿,可见刚刚安小雅的力道不小。  “小雅,你没事吧!”夏雨晨没有空去搭理萧玫,只关心安小雅有没有受伤,所以赶紧的给她弄了下头发,看她有没有哪里受伤。  “我没事。”安小雅咬唇,让他看见自己这么狼狈不堪的一面,她的面子上很是过意不去,所以不敢抬起头来面对他的关心。  “说说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夏雨晨的目光狠冽的直射萧玫而去,很不明白这个女人怎么又跟自己的妻子给合作上了,是自己最近太不关心风行的事务了吗?所以才会对那边的事情一无所知。  “我……是她先打的我。”萧玫委屈的红了眼眶,可惜的是,夏雨晨跟穆公子一样的绝情,所以对于跟自己无关的人,从来就不会投入半分的关心。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你先招惹的她吧!”安小雅的脾性,自己可是再为清楚不过了,从来就不会是个喜爱闹事的主,除非是别人太过分,否则她肯定是能忍就忍,而既然她动手打了萧玫,那么也就说明了这个女人做了什么她活该被打的事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