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875.第875章小打小闹

875.第875章小打小闹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80更新时间:2016-01-06 10:42:37
   萧玫咬唇,不知道该怎么的为自己申辩为好,因为在这一点上,她确实是很理亏。  “雨晨,算了,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一开始萧小姐只是好心的邀我坐车而已,是我不太会说话冲撞了她才引起的矛盾。”安小雅紧拉着夏雨晨,虽然现在的她看起来有些的狼狈,但因天生底子好的原因,所以依然是那么的漂亮。  “真的是这样的吗?”夏雨晨摆明着就是不相信,因为他很了解安小雅,并不是那一种三言两语就会得罪人的主。  “怎么,难道说你连我也不信吗?”安小雅蹙了下眉,感觉到头皮到现在还一阵的发麻,可见萧玫对自己有多么的怨恨了,否则也不可能会那么的拼命,但这个可不能让夏雨晨知道,所以只能佯装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萧玫本以为安小雅会在夏雨晨的面前趁机诋毁自己的,但没有想到她竟然还替自己说话,所以神色复杂的看了她一眼。  “我没有不相信你,我只是不相信别人而已。”夏雨晨的目光狠冽的看着萧玫,如果说她不是女人的话,就刚刚所看见的场面,他非要让她好看不可。  “萧小姐,你还是先走吧!”安小雅担心夏雨晨一会儿会做出些什么有失涵养的事情来,所以催促萧玫赶紧的离开。  “哦!”萧玫这会儿倒是乖巧得很,连道别也忘了说便匆匆的上了自己的车,不作一刻停留的疾驰而去,就怕夏雨晨一会跟自己算账。  “你怎么就那么傻,呆呆的任由着她扯你的头发,还疼不疼了。”夏雨晨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大手却爱怜的抚摸着她的头。  “有点,对不起!让你丢脸了。”安小雅愧疚的低着头,因为她真的没有想到像萧玫这样的大明星,竟然也会像个泼妇般的丧失了理智。  “你丢的不是我的脸,是你自己的,竟然会被对方按住毫无还手之力,所以明天开始给我健身去。”一想到自己刚刚所看到的那一幕,他就连把萧玫的头发给拔光的心都有了。  “难道你没有看见吗?她的脸都被我给打肿了。”安小雅觉得这个男人也忒狠了点,自己都把人家给打成那样了,他还嫌轻呢?  “那是她自找的。”就因为这样,所以他才会没有多加追究,要不萧玫又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的便可以走掉。  “那现在呢?我们该怎么办。”安小雅很想快点的翻过这一页,所以不想再提。  “当然是回家啊!还能怎么办。”夏雨晨还是有点的心有不甘,觉得这样太便宜了萧玫那个女人。  “可我的车呢?”安小雅忧虑的看了眼车子。  “放心吧!一会4S店的人会来把车给拖走。”让他亲自去换车胎,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把一切的后续都交由给了维修店。  “这样也可以吗?”安小雅咂舌,还真的是个公子哥,只是换个车胎而已,竟然也要用到拖车。  “没有什么不可以的。”说话的当下,4S店的人员也已经到位,所以示意他们把车给拖走之后,他便绅士的拉开了车门,让安小雅上了自己的车。  “霆霆他们你都安全的送到家了吗?”安小雅有点的不放心他在照顾孩子的这一个环节。  “关于这个问题,我貌似在电话里面已经回答过你一次。”有的时候,夏雨晨难免不了的会有些吃醋,觉得安小雅关注孩子给关注自己还要多。  “我那不是不放心吗?”安小雅不好意思的吐了下舌头。  夏雨晨转头看了她几眼,倒是没有再说什么,因为在很多的时候他连自己也不放心自己,所以她会有这样的一种想法也很正常。  穆季云算好了欧阳瑞西今天会结束军演,所以把公司的业务扔给了夏雨晨之后,他先去会了个客户,随后直奔军区而去。  等待对他来说永远都是没有耐心的,但如果对象换成是自己的妻子,那么他甘之如饴。  只是现在都已经七点过一刻了,怎么还没有看见她的车出来,难道说自己的推算失误了吗?她并不是今天结束军演。  欧阳瑞西很是歉意的看着顾阡陌,因为自己的不小心而让他受伤,虽然说不是太严重,但也要痛上好几天才能结疤。  “估计伈伈得心疼死。”当军医终于给顾阡陌包扎好的时候,欧阳瑞西忍不住的吐槽一下。  “没事,她现在的注意力大多放在翊宸身上,所以应该不会注意到我的手受伤,再说了,这又不是什么大伤。”顾阡陌这话可是充斥着浓浓的醋味,所以由此可以听出,冷伈伈对他的关注度有所下降,所以才会让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怎么可能,对那丫头而言,你就是她的全部,所以又怎么可能会发现不了这么重要的事情。”虽然说现在是春天,穿的都是长袖长裤,但爱侣之间的细微变化还是很容易感觉出来的。  “她跟你说了,我是她的全部。”顾阡陌再度的燃起了希望。  “这个还用说吗?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欧阳瑞西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他们男人都这样,总爱胡思乱想,别人家的都是女人爱胡思乱想,可是一到了他们的这个圈子,便发生了翻天覆地般的改变。  “好了,顾少将,这几天尤其要注意不要让伤口碰到水,还有别吃刺激性的食物。”军医给他拿了些药跟纱布,以备不时之需。  “嗯!知道了,谢谢!”顾阡陌稍微的活动了下肘关节,感觉包扎效果还不错,只是还有些微的疼痛感袭来而已。  “走吧!我送你回去。”如果不是自己的心情不好,也不会在演习抓捕的时候错手把他给划伤。  “不用了,有小李在呢?很晚了,你还是早些回去吧!免得老大担心。”这几天,顾阡陌算是看出来了,虽然表面上她看似跟平常时没有什么两样,但这样的一种状态可骗不了自己,所以很明显的是她的心里有事,至于是什么,他可不便于去追溯。  “别跟我提他。”一说到穆季云,欧阳瑞西就来气,都是因为他,才让自己在整个演习中发挥失常,还差点的酿成大错。  “这又是怎么了,老大他惹你生气了。”怪不得这两天她这么的暴躁,让战士们们对她都退避三舍的,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  “唉!再说吧!既然不用我送,那我就先回去了。”欧阳瑞西耷拉着一张脸,情绪那是低落到了极点。  “嗯!注意点安全。”顾阡陌还要回办公室拿东西,所以只好目送着她往停车场走去。  其实欧阳瑞西一直都在抗拒回家,但也同时的知道逃避并不是最终的解决方法,所以她只有抬头挺胸的去面对才是硬道理。  小杜也知道她的心情不是很好,所以尽量的不去冒犯她,只是安静的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不让她有机会挑自己的毛病。  “小杜,一会把车给开慢点。”想着要去面对是一回事,而真正的敢于去实践又是另一回事,所以她还是潜意识的想要多磨蹭一下。  “是,大校。”小杜透过后视镜看了她一眼,虽然深感疑惑,但还是义无反顾的服从命令。  车子刚开出军区大门,小杜便惊讶的回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正在假寐,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要停下还是继续的往前开,但也就在这时,穆季云打开车门步了下来,直接的挡住了去路,导致小杜不得不把车给停了下来。  “怎么了。”感觉到他把车给停了下来,欧阳瑞西不由得睁开了眼睛。  “大校,是穆总裁。”小杜小心的回答着,感觉能让大校心情不好的人除了穆季云就没有旁人了,所以在这样的一种情况碰见他很是不安。  “别理他,继续往前开。”欧阳瑞西往前面看了眼,鸵鸟心态的不想去面对穆季云……因为她不知道自己等会还会不会再对他发火。  “啊!继续开?”小杜暗中的抹了把汗,总不能让自己从穆总裁的身上碾压过去吧!’  “怎么,听不懂我的话吗?”欧阳瑞西一般的时候都不摆架子,但并不代表着她没有威严,所以这话一出,可是让小杜不由得挺直了腰身,观测了下距离之后,把方向盘往旁一打,以一种极其危险的动作把车给开了过去。  穆季云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一种状况,所以当车子从自己的身边穿越而过的时候,他还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呆愣的状态,等回过神来时,车子早已开出了老远。  很好,欧阳瑞西,告诉你,你可真的是惹怒了我,穆季云泄愤的踢了一下自己的车子,这才跳上车追了上去,他允许她有脾气,但却不允许她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就刚才那样的情况,如果说一不小心,车子就很有可能会翻倒在一旁的沟渠当中,可有想过那将会带来怎样的一种后果。  看见少爷这样,罗昊只能担心的追了上去,不知道他们两个又在搞什么鬼,一个逃一个追的,难道是在玩官兵捉贼的游戏吗?可是这角色是不是反了啊!  “大校,穆总裁追上来了,怎么办?”小杜有点担心的问道,还好这是军区的道路,并没有什么车辆行驶,可一旦驶入主道的话可就不太安全了。  “看见了,他这是发疯了不成。”欧阳瑞西皱眉,也不敢让小杜加快车速,就怕他会加大油门的来追自己,这样的话非要出事了不可。  小杜的嘴角狠狠的抽动了下,这个问题让他怎么回答,承认与否貌似都不对吧!所以最佳的做法便是默不作声,以免引火上身。  穆季云邪魅的看着前方的车辆,脚下的油门踩得可是更加的彻底了,好看的眉宇带着一丝的嘲弄,目光深幽得毫无焦距可言,怎么看都是一个让人不敢轻易去招惹的角色。  “小杜,靠边停车。”终于,欧阳瑞西还是败下了阵来,败在了自己对他的爱里。  “是,上校。”小杜把车速减了下来,慢慢的往一旁靠去,可不敢突然的来个紧急刹车,以免被后面那高速行驶的车撞上。  欧阳瑞西跳下车,倚靠在车门边冷冷的看着那一个疯了般的男人,看他究竟想要干什么。  穆季云玩味的轻勾起嘴角,方向盘一转,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之后,车子准确无比的停在了她的车后,随后人也跟着跳了下来。  “欧阳大校,你倒是跑啊!怎么就不跑了呢?”穆季云一步步的向她走近,眼里充斥着狠戾的光芒,表面看似那么的云淡风轻,但他的怒火已经燃烧到了极点。  “如果说你的身后有一个疯子在穷追不舍,这样你还会继续的跑下去吗?”欧阳瑞西同样也是怒到了极点,他知不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有多么的危险。  “没有办法,媳妇跑了,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跑掉而不追吧!”穆季云终于走到了她的面前,虽然在生着气,但目光却在她的身上打量着,就担心她会在演习中受伤。  “小杜,你先回去吧!”欧阳瑞西不想当着小杜的面跟穆季云争吵,所以只好先打发他回去。  “知道了,大校。”虽然不放心,但还是领命而去,正所谓军令不可为,所以只要是自家大校所给自己下达的命令,他都会欣然的去执行。  穆季云双手抱胸的看着这一切,看见小杜离开后,他也朝后面招了招手,示意罗昊一起离开,他倒要看看,这个小女人一会儿将会怎么发威。  罗昊有些的迟疑,但还是听话的离开,因为他相信欧阳瑞西绝不会让自家少爷有事。  “穆总裁,你是不是不要命了,知道你刚刚的车速有多少吗?”欧阳瑞西看见闲杂人等都离开了,便马上的炮轰了起来。  “欧阳大校,在谴责我之前,请先想想你们刚才在军区的行为有多么的危险再说。”几天不见,其实他最想做的便是把她给紧抱住在自己的怀里,可是被她一激,所有的柔情蜜意就全都消之贻尽了。  “我们那都是专门训练过的,能有什么危险,反倒是你,把车给开得都要飞起来了,想跟谁演示呢?”累了几天,虽然说对他还有着很大的意见,但却异常的想要依靠在他的怀里,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的争吵。  “你这是在担心我吗?”穆公子莞尔的一笑,突然的高兴了起来。  “我是担心自己会守寡。”真想一巴掌的打掉他脸上那得意的笑容,就好像自己怎么也摆脱不了他的掌控般。  “欧阳大校,你别再挣扎了,承认担心我真的有那么的难吗?”穆季云的怒气稍微的有所减退,因为他突然的发现,偶尔这样的闹一下小情绪,很利于增进彼此的感情。  “对于没有的事实,你让我怎么承认。”是,她是很担心他不假,但说什么也不会让他知道,以免他会变本加厉的在那嘚瑟。  “哦!是吗?”穆公子无所谓的笑了笑,可却突然的大叫了一声,“哎呀!这昨天打高尔夫被扭的腰怎么突然的又疼痛加剧了呢?”  “什么,你腰扭到了,去书寒那里看过了没有。”聪明如欧阳瑞西,在穆公子的腹黑之下也会瞬间的变得毫无抵抗力。  “没有,我以为自己贴个药膏就能好呢?”穆季云拿眼角的余光去偷瞄了她一眼,心底开始暗暗的窃喜了起来。  “我看看,是不是伤到筋了。”欧阳瑞西深信无疑,看来还真的是应了那一句关心则乱,所以才会没有看出这只不过是穆公子所演的一场戏而已。  “在这里啊!你确定吗?”穆季云为难的看了下四周围,虽然说没有什么人经过,但在大庭广众之下撩起衣服总是不雅之举吧!  “上车吧!我帮你看看。”这会儿,欧阳瑞西完全的忘记了要跟他生气的事情,可见在她的内心深处,并不是真的想要跟他生气,而只是一时的气不过而已。  “好,小心点。”穆季云窃喜的拉开了车门,只要把她给骗上了车,那么接下来的一切事情也就都迎刃而解了。  欧阳瑞西弯腰的坐了进去,可总感觉到好像哪里不对,直到穆季云也跟着灵活的上了车,她才发现自己被骗了,可是随之的某人也快速的给落了锁,所以说她现在就算想要逃也是不可能的了。  “穆季云,你卑鄙。”欧阳瑞西怒意的指控着他,自己怎么就着了他的道了呢?  “对,我卑鄙,不但如此,我还无耻。”穆公子一点也不介意她对自己的评判,因为他一直以来就是一个我行我素之人,把礼教跟道德置身事外的另类。  现在的欧阳瑞西,可是被气得牙痒痒的,所以恨不得给他一枪子过去,看他还怎么的在那自我膨胀。  “你倒是一点也不觉得丢脸。”面对他这样的厚脸皮,说实话,欧阳瑞西还真的是拿他很没有办法,所以只能用怒意横生的目光去鞭挞着他。  “在自己的老婆面前,有什么好丢脸的,难道说你还会嫌弃我不成。”穆季云在尽力的缓和着气愤,突然之间觉得自己异常的悲催,在军区门口苦等了她两个多小时不说,还得不到她的待见,话说他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的贱了,放下了所有的骄傲只为了去迎合她的心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