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878.第878章林飘然的离开

878.第878章林飘然的离开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082更新时间:2016-01-06 10:42:39
   欧阳瑞西的眼眶有些的红润,因为她真的是被气哭了,也有些的委屈,毕竟她一直都是那么的信任他会配合自己的工作,可是没有想到这会儿竟然在关键时刻对自己使了幺蛾子。  吸了吸鼻子,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脆弱了,难道说真的是因为怀孕的原因吗?  一早就知道,作为一名军人,不可能会事业跟家庭两全,但在很多的时候,她都愿意相信会有奇迹的出现,所以总是尽可能的力求完美,却忘记了自己其实也只不过是一个凡人而已,无法做到真正的圆满。  “报告!”门口突然的传来了报告声。  用力的眨了眨眼,让自己看起来比较的自然一点后才开了口,“进来。”  “报告大校,军区外面有人找。”一名战士很敬畏的给她行了个军礼。  “好,我知道了。”欧阳瑞西有些的疑惑,究竟是谁在找自己呢?  见到雪珂的刹那,欧阳瑞西是意外的,怎么也料想不到她会跑来军区找自己,几年不见,她好像更加的美丽脱俗了。  “穆夫人,不好意思,因为不知道怎么联系你,所以只好找到这里来了。”雪珂宛如她的名字般,看起来是那么的纤尘不染,就连声线都是那么的干净剔透。  “有事吗?”自己跟她并不是很熟,所以欧阳瑞西表现得很淡漠。  “今天,我是受表姐所托,帮她传达对你的歉意而来。”说到这,雪珂的眼眶变得有些的红润。  “林飘然,她,还好吗?”这几年,那女人就好像销声匿迹般,不曾再相见,以至于她都差点忘记了还有着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她,走了,去了很遥远的一个国度,再也不会回来了。”雪珂仰头看向天空,努力的把自己的泪水给逼了回去。  “什么?这怎么可能。”欧阳瑞西惊得张大了嘴巴,怎么也不相信她竟然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虽然说她曾经伤害过自己,但现在听到这么的一个事实,还是难免不了的有些惋惜。  “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所以我们尊重她。”或许,只有离开,才是对她真正的解脱。  “她生病了吗?还是遭遇了什么不测。”欧阳瑞西实在很难理解,那么活生生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说没就没了呢?  “是生病,一种奇怪的病毒,不但无药可治,还会让她的下身出现腐烂的情况。”雪珂咬了咬唇,这就是生活太过于糜烂的后果,自从林家破产之后,为了能继续的维持着奢侈的高品质生活,她不惜拿自己的身体去作为交换的条件,只因为觉得失去了穆季云之后,跟谁上床对她来说都是一个样,只要对方能付她高额的酬劳就成。  “她怎么会患上这样可怕的一种病。”欧阳瑞西听着忍不住的瑟缩了下,很难想象出雪珂所说的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恐怖画面。  “还记得高云天吗?自从他得知了表姐的真正身份之后就跟她分手了,不但如此,还把她卖给了自己的朋友,然后这样的恶性循环下去,事情就演变成为了今天这样的一个结局。”作为她亲人的自己,不是说没有帮助过她,可是她可以挽救一个迷失的灵魂,却不能挽救一颗自甘堕落的心。  “记得,我有听说过,只是就算这样,也用不着自杀啊!”欧阳瑞西的内心有一丝的愧疚感,因为她觉得,林飘然之所以会走上这样的一条路,自己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你也知道,她是那么自傲而又爱漂亮的一个女人,所以又怎么可能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在慢慢的腐烂掉呢?”雪珂亲眼看过她是怎么痛得死去活来的,所以觉得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那你为什么要来告诉我这件事情。”自己貌似跟她们都不熟吧!反而还有着很大的过节才对。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是为表姐而来,喏,这是她写给你的信。”雪珂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了一个信封,把它递给了欧阳瑞西。  欧阳瑞西皱了下眉,觉得手里的这一份东西对自己来说异常的沉重,因为那是一个生命在终止之前对自己的一种救赎。  跟雪珂告别之后,欧阳瑞西并没有马上的回到办公室,而是沿着军区的林荫小路慢慢的走着,手里的信被自己攥得很紧,就是没有勇气拆开来看。  在一处比较偏僻的地方坐了下来,目光紧盯着自己手里的信封不放,最终还是慢慢的拆了开来。  林飘然的字就像她的人一样,异常的娟秀漂亮,只是有个别的字被水给晕开了,估计是她一边写一边流泪的缘故吧!  “欧阳瑞西:收到这封信的时候,你肯定会异常的意外吧!毕竟我们曾经是那么敌对着的两个人,所以你会感到不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笔迹到这里的时候非常的有劲,可见她是秉着一种孤注一掷的心思所写的。  “首先,我很抱歉,之前因为自己的过激行为而给你带来了不可磨灭的伤害,在这里,我很真挚的跟你说一声对不起,不敢奢望能得到你的原谅,但却是我由衷而发的一种愧疚。”看到这里的时候,欧阳瑞西拿着信笺的手微微的有些颤抖,深呼吸了一口气之后,才继续的往下看去。  “也许,你一直都以为,我是你婚姻之中的第三者,但如果站在爱情的角度而言,你才是那一个后来之人,因为我跟穆认识的时候,他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你,这一点,我想,你给谁都要清楚,当然,现在再来追究这些,貌似已经没有了那个必要,所以这一页就此翻过吧!”写到这里,字体的颜色发生了改变,好像是历经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继续的书写的。  “告诉你,我对穆的爱,一点也不给你少,只不过你爱的深沉,而我爱得疯狂,我们之间所存在着的不同之处,只不过是你给我多了一纸婚书而已,除此之外,我觉得我们两个是站在两个对等的起点之上,谁也没有任何的优越感可言。”  欧阳瑞西抬头看了眼蓝天,貌似她说的一切都很对,只是她所不知道的是,自己从来就不是那一个后来者,只因为她爱穆季云的时间,那是别人所不能比拟的一种遥远。  “穆是我今生唯一所爱上的男人,也是最后一个,今天给你写这封信,并不是在跟你炫耀些什么,而是想要告诉你,你身边的那个男人,有多少的女人想要紧紧的抓住不放,可惜的是,这个世界上永远都讲求一种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所以我们只能飞蛾扑火般的一掠而过,却无法去把他给拽住。”  看到这里,欧阳瑞西能想象得到林飘然心底的那一种无奈有多么的强烈,因为这些,曾经的自己也真实的去经历过。  “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爱他,把我们的那一份也给爱进去,其实我们谁也不给你差,只是你的运气要给我们好一些而已,看到这里,你的表情应该是很不屑的吧!觉得我们都太高估了自己,但欧阳瑞西,你回头的看一看,围绕在穆身边的女人,有那一个的资质是很差的呢?”  这一点,就算林飘然不说,欧阳瑞西也能感觉得到,因为关于他的一切,自己之前都有关注过,所以又怎么会不知道他的魅力究竟有多大呢?  “说真的,用这样的一种方式来跟你告别,就连我自己都觉得很滑稽,但除了你之外,貌似我的身边真的是连一个朋友都没有,不是有这么的一句话吗?最强的敌人也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所以我才提笔的给你写了这封信。”信写到这里就再也没有了下文,应该是还有些什么话没有说才对,因为她就连署名跟日期都没有标上,可见并不是一个真的结尾。  欧阳瑞西现在的心情是复杂的,也是沉重的,所以她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呆愣的状态,像失了魂般没有了自主的意识,人就这样,当对方还活着的时候,你会时时刻刻的记着他是你的仇人,可一旦这个人他没有了,那么自己便感觉到生命中失去了某种值得自己去为之奋斗的目标。  林飘然的这一封信,可以说很适时的帮了穆季云一次,因为欧阳瑞西在读了她的信之后想了许多许多,这些年来,因为穆季云一直都对自己宠爱有加,所以让她忘记了这个男人的身价曾经是那么的备受关注,只要你稍微的松手,便会有狂蜂浪蝶飞扑上前。  回到家的时候,她已经没有了早上的那一股子的怒气,但也并不是说她完全的原谅了穆季云的那一种行为,所以在看见他的时候,很是傲娇的跟他来了个擦身而过。  “欧阳大校,你过来,我们谈谈。”被她突然的挂掉了电话,他本身就已经动了气,而接下来她直接的把自己设置成为了黑名单却是他所不能忍的。  “有什么话,等明天再说,我今天很累。”因为林飘然的事情,让她的心情有了很大的起伏。  “这并不是逃避问题的方法,作为一名军人,你更加应该知道才对。”穆季云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来他是真的在生气了。  “现在是下班时间,所以我不再是什么军人。”欧阳瑞西的心中在拧着一股劲,就是不肯率先的对他服软。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的谈话更加的有必要性了。”穆季云也不管她同不同意,直接的拉着她走进了卧室。  “放开我,你要干嘛!我还有工作要做呢?”欧阳瑞西用力的想耀要抽回自己的手,但无论怎么的努力都是无果。  “你不是说累了吗?既然累了,就应该好好休息,而不是去管那什么狗屁工作。”是她自己说的,现在的她不是一名军人,那么也就是说,他完全的可以撇开她工作的事情不谈。  “终于,你还是说出来了,说什么不干涉我的工作那都只不过是你的缓和之计而已。”说好了不会生气,但还是忍不住的再次爆发,果真,孕妇的脾气还不是一般人可以忍的。  “欧阳瑞西,在说这些话之时,你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看见我什么时候给你添乱过了,这一次,之所以会不遵守诺言,那是完全的出于你怀孕的原因,我怕你会去参加一些比较危险的工作,所以这才给司令大人打的电话。”穆季云难过的轻阖了下眼帘,完全的没有想到她会一下间否决了自己这些年以来对她的所有付出。  “我记得自己有跟你说过,孩子,我会答应你生下来,但是得要他自己有顽强的生命力才行,我不会因为孩子的存在而影响到我的工作。”欧阳瑞西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道理她都懂,可就是钻进了牛角尖不愿意出来。  “如果孩子的存在对你来说真的这么的委屈的话,那么我选择放弃,你想怎么着便怎么着吧!跟我不再有任何的关系。”穆季云突然的不再像以往的那般去哄着她,而是冷冷的笑了下,接着转身便往门外走去。  “你,要去哪里。”欧阳瑞西有些不安的问道。  “我去哪里?你真的会在意吗?”穆季云停顿了下,随即快步的离开。  欧阳瑞西咬了咬唇,觉得他好像真的很伤心,跟他在一起的这些年,她第一次发现他会流露出这么一副沮丧的样子来,所以她想也没想的便追了上去。  “穆季云,你给我站住。”担心他现在的情绪不适宜开车,所以不管怎么说她都不能让他带着情绪出去,这不单单是对别人的一种不负责,也是对他自己的一种不负责。  “欧阳大校,我不是你的兵,所以别用在军区的那一套来对我。”穆公子是何其倨傲的一个男人,所以又怎么可能会听从她的命令呢?  “我今天见到雪珂了。”终于,她还是大喊了出来,只有这样,他才会知道自己今天的心情为什么会这么的糟糕。  “她找你干嘛!”穆季云转过了身子,很是疑惑的看着她。  “来跟我传句话的,说是林飘然已经去了另外的一个世界。”不管怎么说,那都是陪伴了他几年的女人,所以要说她不介意的话真的很虚伪。  “那跟你有什么关系。”穆公子的绝情那是上流社会中出了名的,所以对于跟自己无关的人,他从来就不会去过问生死。  “这就是你该有的反应吗?”虽然知道他是一个薄情之人,但却没有想到在听到这样的一个消息之时会表现得如此的无关痛痒。  “不然呢?想要我有什么反应,为她的不幸伤心欲绝吗?还是要到她的坟前去放声痛哭,如果真的是那样,那么这个人就不再是我了。”穆季云冷然的轻扯了下嘴角,没有丝毫的兴趣想要去了解关于那个女人的一切。  “你还真无情,不管怎么说,她都曾经是你的女人不是吗?”欧阳瑞西觉得,他不应该是这样云淡风轻的一种反应才对。  “突然发现,欧阳瑞西,原来你也有着虚伪的一面,如果说我真的对林飘然表现出一副不舍的样子来的话,你应该又会说我对她余情未了了吧!”在穆季云的世界里,每一个的可怜之人都会有着可恨之处,这一点,也包括自己在内,所以他从来就不会同情心泛滥到那样的一个地步。  “是啊!我虚伪,你现在才发现,是不是有些的为时过晚了。”欧阳瑞西感觉到自己今天很不对劲,总是忍不住的想要挑起他的脾气,然后再狠狠的刺激他。  “算了,我想,我们两个都需要好好的冷静一下。”穆季云觉得,如果自己再接着她的话下去,这一场战争肯定会无休止的循环下去,所以也就是说,他还是再次的做出了妥协。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看见他的口气松动了下来,她也不再那么的咄咄逼人。  “没事,我也有不对之处,估计是因为你太累了,所以今晚早点睡吧!”穆季云其实并没有表面上所表现得那么的云淡风轻,只是在很多的时候,他都习惯了要去伪装自己而已。  “那你,还要出去吗?”欧阳瑞西轻咬唇瓣,可怜兮兮的斜睨着他。  “我本身就没有想要出去,只不过是到车里去拿份遗落的文件而已。”能让欧阳大校主动的认错,那可是很难得的事情,所以穆季云就算心底雀跃不已,表面上也还是一副余怒未消的样子。  “哦!那你去拿吧!”欧阳瑞西搓了搓鼻子,有些的不好意思。  “要不要陪我一起。”穆公子对她伸出了自己的大手,用赞许的眼神去看着她。  “也好,可以顺便的散一下步。”两人都不再去提关于孩子的问题,只是十指紧扣的往楼下走去。  这一场争吵,开始得有些的莫名其妙,结束得更是让人难以费解,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两个都是比较理性的人,不会为了吵架而吵架。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