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886.第886章馨菲的单恋

886.第886章馨菲的单恋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30更新时间:2016-01-06 10:42:43
   聚会总是热闹而又开心的,所以笑声永远都是最为美妙的音符,虽然说气温有些的炎热,但却更能挑起大家的热情。  作为孩子们的领军人物,穆梓轩有着自身的魅力所在,既有老大的威严所在,亦有暖心的时刻浮现,所以在他们这一群孩子的心里,无一不对他敬畏有加着。  “老大,话说你什么时候给我们娶个嫂子回来啊!”秦卿尘一边的烤着鸡翅,一边的问道,就跟夏雨晨一样,特别的爱打听八卦,还真的不怎么像是个学医之人,半点的沉稳劲都没有。  “娶什么嫂子啊!还早着呢?”穆梓轩很讲究缘分,也很讲究感觉,所以一般的女人很难入得了他的眼。  “不早了吧!你都快要直逼三十了。”秦卿尘说着往后缩了下,因为木炭飞起来的火星弹到了他的手上。  “什么直逼,还有好几年呢?”他不拒绝婚姻,但是拒绝无爱的婚姻,更不想当第二个穆公子,所以在私生活这一面,他特别的检点,虽然说绯闻不断,还没有一个是真实的,全都是媒体们的捕风捉影之作。  夏馨菲听到这话,慌乱的看向了穆梓轩,是啊!他终将也会结婚生子,自己又还能拥有几年陪伴在他身边的日子呢?  “馨菲姐姐,你怎么了。”看见她脸色失常,欧阳茉儿马上的表现出关心。  “哦!没事,好像吃得有点多了,我去那边走走吧!”夏馨菲牵强的轻扯了下唇角,优雅的起身,抱歉的对他们笑了笑。  “那我陪你一起去吧!”欧阳茉儿跟着站了起来,本就粉嫩的小脸因为被火这么的一烘更加的艳丽了起来。  “不用,你还是在这里吃烤肉吧!”谢绝了她的好意,一人独自的闲步而走,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视线总是被他所吸引,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心里开始有了他的位置。  但是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于他而言,永远都只是妹妹,所以她不敢跟他告白,担心会连现有的这一种感情都随之的失去。  双手抱于胸前,低头的看着自己的脚尖,丝毫也没有发现自己的前方被人给挡住了去路。  “馨菲,怎么,不喜欢吃烧烤吗?”欧阳瑞西本来是跟上官楚楚他们在聊天的,看见她离开,她也就紧跟了过来。  “不是这样的,瑞西阿姨,你呢?怎么会在这里。”夏馨菲收起忧伤,冲着欧阳瑞西就是一个优雅的笑容。  “我来陪你走走。”她看着轩轩的眼神,与自己当年看着穆季云的是何其的相像,只是轩轩那个楞小子硬是没有发现而已,又或者是他发现了,只是不想去点破。  “瑞西阿姨,你跟穆伯伯是怎么认识的啊!”关于这个问题,她一直都很好奇,但貌似没有人知道。  “真想知道啊!其实说起来有些的狗血,也无非是一面之缘而已,虽然说我记住了他,但他对我却毫无印象。”说起过往,欧阳瑞西突然的陷入了沉思,就好像那样的画面恍如出现在昨天般,是那么的清晰透明。  “那是你暗恋的穆伯伯是吗?”就好似她一样,喜欢一个人,只能在心底想念,却不能表现出来,其实这也是她选择去外地读大学的原因之一,以为只要远离了他,那么很有可能自己对他的那一份爱意也会随之的削减,但貌似她想错了某些东西,因为越是这样,他的影子在自己的心底也就跟着越加的深刻。  “是这样没错。”这样的事情,现在说起来,并没有什么好矜持的。  “但你们最终还是走到一起了不是吗?所以说是不是只要坚持下去就能获得自己所想要的幸福。”夏馨菲是在问欧阳瑞西没错,但她更想拿这个来说服自己。  “这个也不一定,爱情是相互的,不是单方面的,但如果说一直都不去争取的话,那么是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可如若去争取过了,就算失败,至少自己的心中了无遗憾。”欧阳瑞西不会给她太大的希望,虽然她本人是很乐意她做自己的儿媳妇,但她更看重的是儿子的感受。  “我想,我应该知道了,谢谢瑞西阿姨。”夏馨菲深吸了口气,觉得自己必须的要勇敢一回才行,就算失败,也会坦然的去面对。  “没事,你能想通了就最好。”怜惜的看着她,忍不住的为她弄了弄头发,这样知性的一个女孩子实在是太难得了,但有的时候不爱就不是不爱,无关乎你的完美与否,而是感觉是否合拍。  “瑞西阿姨,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夏馨菲愕然的看着她,本以为自己掩藏得很好呢?没有想到竟然还是被她发现了。  “你说的是你喜欢轩轩的事情吗?如果是的话,那么我还真的是知道那么的一点。”自己本就是冲着这件事情而来的,所以很爽快的承认了下来。  “对不起!我……”夏馨菲咬唇,被她识破自己的小心思,总感觉有些的尴尬。  “没有什么好对不起的,馨菲,放开自己的心,多去接触一下外面的世界,或许你会发现,现在对轩轩的那一种爱恋只不过是年少时期的崇拜之情而已。”欧阳瑞西很诚挚的劝告,实在不想她到时候太伤心难过。  “一开始,我也以为是这样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他的喜欢也越加的强烈。”夏馨菲闭眼,有着深深的无助感。  “傻丫头,知道吗?在爱情的这一条道路上,谁先爱上就输了。”欧阳瑞西轻叹了口气,她如此的执念,她该如何的劝她,毕竟那样的一种感觉,她当初也经历过,所以很清楚其中的痛会有多少,但她也不能替她去告白,更不能强迫轩轩去爱上她。  “我没事,别看我有些的娇气,但我的承受能力很强大,所以瑞西阿姨,帮我一个忙好不好,千万别跟轩哥哥说我喜欢他的事情,我怕他会因此而疏远我。”夏馨菲很是珍惜现在的美好时光,所以不愿意那么快的便被打破。  “好,我不告诉他,但你也不要钻牛角尖,如若他不爱你,也只是他的损失而已,并不是因为你不够好。”当年,就是没有这么的一个人劝自己放手,所以她才傻傻的坚持了那么多年,幸好结局是美好的,要不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将如何的去度过这一生,所以今天的她,不愿意夏馨菲去这样无望的等待,因为他们之间的处境有着太多的不同之处。  “嗯!我知道。”夏馨菲很想哭,但她抬头看了看天,最终收起了差点就要夺眶而出的泪水。  聚会结束过后,欧阳瑞西还是去找了穆梓轩,门都没有敲便直接的闯了进去,这一点,那可都是跟穆公子所学的。  “妈,你怎么能这样。”穆梓轩长手一捞,把一旁刚解下去的浴巾给捞了起来,瞬间的围在了自己的腰间。  “我怎样了,一没偷,二没抢的。”欧阳瑞西摸了摸鼻子,谁知道他刚洗完澡出来,但他不是穿有内裤吗?就是不知道还有什么好遮掩的。  “拜托,下次进我房间的时候能不能先敲门再进来。”穆梓轩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每次都这样,还让不让人活了,就因为这样,所以他成年后马上的把自己的房间给往上挪了一层,目的就是防止她时不时的不请自进。  “不能。”欧阳瑞西想都没有想的便直接的拒绝。  “这么晚了还不睡,穆公子竟然没有出来逮人,还真的是新奇。”穆梓轩一边的擦着头发,一边的斜睨着自己的母亲。  “他刚刚喝醉了,你又不是没有看见,怎么样,跟我聊一下呗”欧阳瑞西撇嘴,如果说穆季云没有喝醉的话,自己才不会这么的闲呢?  “聊什么,可先说好了,结婚的事情免谈。”穆梓轩在镜子前看了自己的发型几眼,最后才转过身来面对欧阳瑞西。  “没叫你结婚,我今天是跟你谈馨菲的事情的。”欧阳瑞西一边说,一边的观察着他的反应,遗憾的是,表情并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  “馨菲,她怎么了,谈恋爱了吗?”穆梓轩很是好奇,刚刚看她好像挺好的,并没有什么不同啊!  “不是,只是想要问一下,你觉得她怎么样。”欧阳瑞西后悔了,觉得这种事情貌似让穆季云那厮来说或许更加的好,毕竟他的腹黑境界可是无人能超越的,不像自己,还没有说几句便出现了词穷的状况。  “很好,不但高贵有气质,还很漂亮。”穆梓轩并没有多想,欧阳瑞西问什么他便答什么。  “那听你的意思,你很喜欢她是吗?”欧阳瑞西有些的雀喜,难道说自己的猜测出错,其实他对馨菲也挺有感觉的。  “这不是废话吗?她可是我妹妹,哪有不喜欢的道理。”穆梓轩皱眉,突然感觉到事情好像在那个环节出错了,否则她怎么突然的跑来问自己这个问题啊!  “原来只是妹妹啊!”欧阳瑞西有些的泄气,唉!白高兴一场。  “不然呢?你还想怎样,话说你这半夜三更的不睡觉,怎么对这个问题感兴趣起来,难道说有些什么是我所不知道的吗?”穆梓轩的俊脸突然的凑近了欧阳瑞西的眼前,很是疑惑的打量着她。  “没有,我就是帮你安阿姨问问,因为她觉得馨菲太安静了,担心她会找不到男朋友,你们年轻人之间走得比较近,所以有可能会知道些什么也不一定。”答应了夏馨菲不会轻易的泄露她的秘密,她当然要做到才行,所以只好扯到了一边去。  “关于你的这个问题,白天的那会儿我们就已经问过她了,所以就目前而言,馨菲妹妹还没有要好的男朋友,不知道这一点是否能满足你们的八卦之心。”穆梓轩摇了摇头,馨菲才多大啊!她们就开始操心这样的事情了,这要操心到什么时候去才是个头啊!  “这样啊!那你就没有动过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个想法。”欧阳瑞西试探性的问道。  “说什么呢?我能对妹妹有什么想法啊!好了,欧阳少将,今天晚上你确实是问得有点多了,所以还是下楼去看看爸吧!免得他一会吐你一床,看你怎么的收拾。”扯掉身上的浴巾,也不管欧阳瑞西还在场,直接的钻到了被窝里面去,工作了一天,又玩了一个晚上,他可是真的累得不行了。  “你不提醒我都要忘记了,臭小子,改天再收拾你。”欧阳瑞西急急忙忙而去,就担心穆季云真的会喝醉了到处吐,虽然说这样的几率很少,但也不是不无可能。  “那就改天再说吧!别忘记帮我把门给关上。”穆梓轩轻叹了口气,很快的,耳边便传来了重重的一声关门声,敢情欧阳少将是跟他的房门给杠上了。  四周一旦恢复了宁静,他便开始沉思了起来,觉得自己母亲绝不会突然的跟自己说这样的一件事情,所以如果他的直觉没有错的话,馨菲是真的对自己有意思,本来他还以为只是自己多想了而已,但经由母亲刚才的一问,他便加以了确定。  轻叹了口气,想着该怎么的去弄开这个结才好,并不是说馨菲配不上自己,而是他对她真的没有半点的感觉,自始至终都只是把她给当作妹妹而已,所以不管是现在,或是以后,他们之间都不可能。  新的一天开始,欧阳茉儿三催四请的才从床上爬了起来,所以就算是在刷着牙,她的眼睛也是紧闭着的。  “茉儿,快点,小舅舅又打电话来催了。”今天是周末,一早就跟欧阳辰海约好的,要回去看外公。  “小舅真是烦人,难道他不知道女孩子都比较的慢吗?”欧阳茉儿说着一把冷水的泼到了自己的脸上,总算是感觉好了一点。  “这个问题啊!你呆会跟他说去,我可不帮你传话。”穆梓轩很是无奈,这丫头,每次起床都像是打仗般的大动静。  “知道了,你出去,我要换衣服。”欧阳茉儿噘嘴,开始在柜子里面找起了衣服。  “你快点,我到楼下去等你。”穆梓轩看了眼时间,催促她加快行动,这才走了出去。  还没有走到楼下,便看见了欧阳瑞西那挺拔的身影,正殷切的往上眺望着呢?  “怎么,茉儿还没有好吗?”皱了下眉头,这丫头,每次都这么的多事。  “嗯!正在换衣服呢?妈,你真的不跟我们过去吗?”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不肯原谅外公,不得不说她还真的挺执着的。  “不去了,你们去吧!我看看你爸在干什么呢?”欧阳瑞西找了个借口走开,要说她还恨欧阳连城吗?那还真的没有,只是她迈不过去自己心底的那一道坎而已。  穆梓轩的眉宇紧锁,母亲心底的痛,是他所不能理解的,所以在很多的时候,他都很不明白究竟是多大的仇怨,才会让她无法真正的释放自己。  “孩子们都出发了吗?”穆季云放下手中的书,看了眼欧阳瑞西那有些苍白的脸,知道她肯定是又在作茧自缚了。  “还没有,茉儿那丫头还在楼上呢?”欧阳瑞西在他的对面坐下,低垂着头的喝了口茶,就怕穆季云会看出什么端倪来。  “要不我们也去看看怎么样。”穆季云征求着她的意见,虽然她表面上不说,但他知道,她肯定也很想去看看,不管再怎么的有芥蒂,都始终是父女两不是吗?  “不去,你要是想去的话,你便跟他们一起去吧!”不阻拦孩子们去看他,这已经是她的底限了,要真让自己去表现出对他还有什么亲情,不好意思,她真的无法做到。  “你这又是何必呢?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你的父亲不是吗?毕竟以他现在的身体条件,也没有多少年可活了。”关于这个问题,自己只要一逮到机会就去劝说她,但她就好像铁了心般毫无动摇过。  “那是他的事情,跟我无关。”真的是无关吗?其实她的心底比谁都清楚,上一次他突然摔倒被送进医院的时候,她可是给谁都急,只是她并不表现出来而已。  “瑞西,有的时候吧!该放下就得放下,我想,要是岳母在天有灵的话,绝不愿意看见你们父女是这样的一番局面。”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欧阳连城的这一辈子,所做过最错的事情莫不过于是这一件了,而就因为这一件,让他变得妻离子散的。  “如果你要继续的跟我讨论这个问题的话,那么你继续自己的呆在这里吧!我就不奉陪了。”欧阳瑞西佯装的起身,实在是不愿意去面对自己跟欧阳连城之间那根深蒂固的问题。  “别,我不说还不行吗?难得的欧阳少将今天有假期,走吧!我带你出去走走怎么样。”既然她不想提,那么便由着她吧!  “不想动,我在军区可是一天天的都在走着,既然是休息,那么我就要好好的呆在家里面,哪里都不去。”欧阳瑞西拒绝,实在是想不出这S市还有些什么好玩的地方来,再者就是,欧阳连城的事情又一次的让她有了很大的感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