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890.第890章最终回

890.第890章最终回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6708更新时间:2016-01-06 10:42:45
   “是啊!你这样的看着他干嘛!难道说你想虐待儿子吗?”这样的时候,冷伈伈绝对是站在儿子这边的。  “你觉得我虐待得了他吗?”顾阡陌没好气的看着这一唱一和的两母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学会了享受这样的一种家庭氛围,因为只要身至其中,便会从心底产生一种暖暖的感觉。  “确实不能。”冷伈伈给了他一个甜甜的笑容,时间在变,但他们的爱还是一如既往的浓郁。  “要不暑假的时候让他到山区去生活一段时间。”顾阡陌的眉眼间都是算计的光芒。  “我看可行。”冷伈伈举双手赞成,觉得确实该挫一挫这小子的锐气才行。  “得,我又变成透明的了。”对于这个问题,顾翊宸已经很认命了,因为这对无良的夫妻又把自己给忽视掉了,当着自己的面便开始讨论起怎么收拾他的问题来。  日子在一天天的过,顾阡陌果然说到做到,圆了冷伈伈一个浪漫的婚纱梦,而这期间,冷西泽跟夏哲霆也回到了S市。  所以几个孩子都凑到了一块,其中也包括罗航宇在内,只是比起他们的健谈,他要来得内敛许多。  “航宇,再过两年你就要毕业了,真的要到风行国际去做自己不喜欢的工作吗?”冷西泽有着冷公子的那一份沉稳,也沾染上了上官楚楚的那一种直爽,所以他是一个很矛盾的个体,但这两种性格同时的出现在他的身上之时,总是该死的那么合拍。  “不一定,我爸也说了,最终尊重我的选择,其实我也想过了,或许宇航员这样的职业并不适合我。”罗航宇淡然的一笑,在这些孩子中,他的心思总是想得比较的多,所以有时候也就因此而活得很累。  “没事,你现在不是还年轻吗?所以还有很多的时间可以选择。”夏哲霆的冷永远都是那么的让人不容忽视,但也就因此而让他看起来更加的魅惑,总是带着几分的流光溢彩在其中涌动。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罗航宇无所谓的笑了笑,在很多的时候,他也觉得自己有点钻牛角尖了。  “既然不喜欢现在的专业,为什么还要去读。”穆梓轩皱眉,他还是第一次获悉到这样的一个信息,所以原本温和的气息也有了变化,可能是因为他给他们都要大上几岁的原因,所以在很多的时候,他们都会忌讳着他,这也造成了他的消息来源比较的薄弱。  “一开始是因为不想让我爸失望,因为他觉得我学金融会对你比较的有帮助。”说实话,罗航宇有点的怕自己这个大哥,所以一般的情况之下都不太敢直视他的眼睛,总觉得他那凌厉的眼神能把自己给看穿。  “你觉得,我会是一个需要帮助的人吗?如果真的不想学,就换个专业吧!或者是出国去学些自己所喜欢的东西,至于罗叔叔那边,我去跟他说。”不愧是老大,就连决策都那么的漂亮,根本就不需要得到谁的认同,只做自己认为想要去做的事情。  “不用了,其实我对金融也并没有那么的排斥,再说了,除此之外,我也不知道该去学些什么。”罗航宇叹气,按说还是父亲最了解自己,只是他的方式不对而已,所以才让自己有了抵触的情绪。  “如果不喜欢就别勉强,我们穆家不缺那一点钱。”穆梓轩从小就把罗航宇当成亲弟弟,所以从未把他当过外人看待,只是在很多的时候,他都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知道了,大哥。”罗航宇咬了咬唇,有点不安的看了他一眼,想来,冷西泽所丢出的这个话题,已经让他有了想法。  “你们玩吧!我先走了。”穆梓轩起身,那虚长的几岁可不是白长的,所以他的话一落下,所有的人都跟着站了起来。  “别啊!这才刚刚开始呢?”老大都不在了,那他们玩什么啊!  “轩哥哥,你这是要去哪里啊!不等我了。”欧阳茉儿嘟嘴,如果说他先回家的话,穆公子肯定会不放心自己的猛打电话。  “一会你跟航宇回去,我去见个朋友。”穆梓轩是一个让人完全猜不透的人,所以他的存在往往会无形之中便给了旁人一种压迫的感觉,就算他不特意的去表现,那一种强大的气场也会如影随形的紧跟着他,再加上他本身就长得器宇轩昂,因此只要他稍微的一个动作,都能让人无限膜拜。  “那好吧!先说好了,可不能自己先回家。”为了不被穆公子骚扰,欧阳茉儿只能如此的要求了。  “知道了,好好玩吧!”穆梓轩捏了一下她的脸,然后再度的开口,“你们继续,今晚的消费都算我的。”  “谢谢老大。”众人一起的欢呼了起来,除了夏馨菲之外,因为她的表情有些的凝重。  穆梓轩摇了摇头,还真的是一帮猴孩子,可能是因为自己已经过了这种疯闹的年龄了吧!所以对于他们的打闹方式有些的难以融入,都说了三岁一个代沟,所以他可是跟他们隔了两个代沟的人了。  走出KTV,晚风柔柔的吹过,欣长的身影被街灯折投而下,看起来有几分的落寞与孤单。  “轩哥哥,等一下。”夏馨菲小跑着跟上,觉得有些话,如果说再不道出来将会遗憾一辈子。  “馨菲,怎么了。”穆梓轩停下脚步,有些的不解。  “那个,我能跟你聊一下吗?”内心在犹豫挣扎了下,还是说出了口。  穆梓轩抬手看了眼时间,“可以,想聊些什么。”  “能不能上你车上去说。”大街上人来人往的,还真的不太适合告白。  “走吧!”大步的走向自己的车子,语言简洁而又果断。  夏馨菲要用小跑的方式才能跟上他的步伐,这样的一种境况就像自己想要迎向他的心,总是要做出不停的追赶才行,不同的是,步伐可以赶上,但心却永远无法与之并衡。  虽然打定了主意要说出来,但面对着他一脸凝重的表情之时,她的心底不由得开始感到忐忑不安。  小心的坐进了车里,本来白皙的脸颊染上了胭脂的色泽,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的展开话题。  “想跟我聊些什么?开始吧!”穆梓轩一副很正规的口吻,让夏馨菲听后更觉不知所措。  “轩哥哥,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啊!”终于,咬了咬牙之后,她还是问出了声。  “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原本自己还想着找她谈一下的,没有想到她先找了自己。  “因为这对我很重要。”夏馨菲感觉到自己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所以紧张得声音都有了颤意。  “这个很难说,心底所设定好的,不一定就会是自己所爱上的,因为爱情这东西讲究的是一种本能的感觉,所以对于这样的一个标准,我很难给你一个比较贴切的答案。”穆梓轩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所悟解到的东西可一点也不给别人少。  “听你这么的一说,我岂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夏馨菲整个人都焉了下去,因为他说的是感觉,而自己跟他认识那么久,从来没有见他对自己动过心,不也就是说没有感觉可言吗?  “馨菲,不要把心局限在我的身上,你所认为的美好,我不一定能给得了你。”穆梓轩觉得,要想她从感情的漩涡中走出来,就必须要快刀斩乱麻才行。  “原来你都知道了,可依然能如此的淡定,说明我对你而言,真的是勾不起一丝的涟漪。”说开了,心却突然的明朗了,只是为何感觉到如此揪心的疼痛。  “在我心里,你就像茉儿一样,永远都是我最亲爱的妹妹。”伸手,用指腹温柔的拭去她脸上不知什么时候滚落的泪珠,除此之外,他真的是什么也不能给她。  “不能再往前迈一步了吗?”夏馨菲还是不甘心,所以嗫嚅的轻声问道。  “别强迫我,你该知道,但凡可能,我都不愿意去伤害你。”穆梓轩虽然心生不忍,但不爱就是不爱,与其让她心抱幻想,不如连根抽除 ,只有这样,才能把伤害降到最低。  “好,我知道了,谢谢轩哥哥,我下去了。”夏馨菲吸了吸鼻子,努力的牵扯出一丝的微笑,可她的心真的宛如被什么东西给碾压过般支离破碎。  “我还是送你回家吧!”见她这样,穆梓轩很是担心。  “不用,我进去找他们,我想,这个时候,我应该好好的发泄一下自己的情绪。”夏馨菲拒绝,心死了,也就了无期盼了。  “好,那小心点。”穆梓轩看着她下了车,看着她踉跄的走向KTV,却并没有要开车离开的意思,因为他放心不下,所以一直都守在了门口,直到他们簇拥着她走了出来,他才放心的驾车离开,而这时,已经是午夜时分了,至于会友的事情也被搁浅了下来。  今夜,夏馨菲第一次喝酒,而且还喝了个酩酊大醉,旁人所不了解,但夏哲霆可是知道的,毕竟是孪生兄妹,所以又怎么可能会感知不到她的小心思,只是这世界上什么事情都可以去强求,唯有爱情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把她扶进房间,细心的给她调节好室内温度,刚想转身出去,手却被她给抓住了。  “轩哥哥,别走,再陪我一会,我保证,只要一会儿就好。”夏馨菲醉意惺忪的轻喃着,让夏哲霆为之心头一疼,毕竟是自己的亲妹妹,看见她现在这么的难受,他又岂有不难过之理。  “馨菲,看清楚,我是你哥哥,不是轩哥哥。”夏哲霆没有爱过,所以不知道爱情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味道,但如若像她那般的痛苦,那么他会选择永远也不要爱上任何人。  “哥,你说,轩哥哥为什么就不能爱上我呢?”夏馨菲借酒发疯,貌似并没有完全的醉彻底。  “因为不爱,所以不爱,道理其实很简单,只是你不愿接受而已。”夏哲霆就算是在劝人的时候也是酷酷的表情,眼神超出他这个年龄段的悠远深沉。  “呵呵!是这样没错,因为不爱,所以才会毫无顾忌的伤害。”夏馨菲凄美的一笑,那样的一种绝美可谓是惊天地而泣鬼神。  “如果他现在不伤害你,将来就会演变成两个人的痛。”在这一点上,夏哲霆是很赞成穆梓轩的做法的,既然不可能,那么便长痛不如短痛,虽然说有点残忍,但却最能快速的斩断念想之心。  “可是我好难过,我无法做到要放手,怎么办?”夏馨菲哭成了个泪人儿,如果说爱情真能收放自如的话,那么也就不叫**情了。  “那就交给时间吧!那是最好的疗伤圣品。”就算爱得再深,一旦转换了场景跟年轮,那么一切都会变得有可能。  只有痛到了极致,才会懂得放手,只有勇于的放手,才会获得新生,所以他不介意她再痛一点,因为只有这样,在下一次恋爱来临的时候,她才会成熟起来。  夏哲霆陪了她很久,直到她累极的沉入了梦乡,他才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只是被门口所站着的黑影给吓了一大跳。  “你妹妹睡着了。”夏雨晨一脸的担心,他就知道,这一刻始终都会来。  “嗯!你已经知道了。”夏哲霆感觉到挺诧异的,因为他以为自己的父亲不可能会知道这件事情才对。  “唉!就她的那点小心思,估计也只有像你妈那么笨的人才没有看出来,还整天都在那里担心她找不到男朋友,其实不是她找不到,而是她的心里已经住进了一个人。”夏雨晨说不出的心疼,如果说是别的事情,他还能替她办好了,但就爱情他无法帮她做主。  “让她好好的安静下吧!估计过一段时间之后她就想通了。”除此之外,貌似并没有其它的好方法了,因为他们都不能代替她而疼。  “也只能是这样了,你也去早点睡吧!”夏雨晨是看着轩轩长大的,所以从一开始就知道馨菲并不是他所喜欢的那一种类型的女生,但看见小丫头每天都暗自小心思涌动,他又不忍心说破。  “嗯!你也早点睡吧!”夏哲霆转了下有些累了的脖颈,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夏雨晨轻推开门,小心的走了进去,看见小丫头的脸上还带着未干的泪痕,他更是心疼到不行,但有些痛只能由自己去忍着,谁也帮不了她,所以在她的身旁坐下,呆呆的凝视着她的睡姿。  想当初,刚见到她的那一会,她也才刚那么的一丁点大,现在都已经长成大姑娘了,也开始有了喜欢的人,只是她的选择方向出现了偏差,所爱非人了而已。  俯身在她的额头落下了轻轻的一吻,这才起身走了出去,以后的路还很长很长,虽然不能陪伴着她一起走过,但却希望能给予她所需要的支持,就算明知道她会犯傻,也会义不容辞的跟她共进退。  第二天,穆梓轩很早的去了公司,只是没有想到的是,会有人比他更早。  “夏叔叔,你怎么来了。”看见安然的坐在沙发上的夏雨晨,穆梓轩不由得轻蹙了下眉,如果他猜得没有错的话,肯定是为了馨菲的事情而来。  “嗯!我过来找你聊一下你跟馨菲之间的事情。”夏雨晨并不掩饰自己的来意,而是直接的切入了主题。  “馨菲,她还好吧!”昨天她那么的难过,肯定是被伤得不轻了吧!  “臭小子,你觉得呢?就算要拒绝,也不懂得找个委婉一点的方法。”能让那丫头如此的伤心,肯定会被伤得很深,所以不用猜也知道是轩轩的说法太过于的直白了。  “对不起!我无意的,但我觉得,这是最有效的方法。”穆梓轩走到办公桌前坐下,挑眉的看着夏雨晨,难道他有更好的方法不成。  “我没有说你这方法不好,只是觉得你在说之前就不能先跟我打个预防针吗?这样一来的话,我也好早作准备。”现在倒好,毫无预兆的给挑明了,让他都不知道该怎么的安慰那丫头是好。  “这个,并不是我可以控制得了的,因为馨菲突然的找我谈了,所以我只好一次性的便把她的幻想给彻底的打碎。”穆梓轩也知道,自己对一个小姑娘这样确实是狠了点,而且还是自己视作妹妹的一个小女孩,但在他的人生观里,拖泥带水只会让事情陷入另一个弊端里去,而永远不会找到最可行的方法去解决事情的根本。  “你可还真的够彻底的,那丫头估计得养许久才能复原,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没有给她遐想下去的空间,所以也未必不是一大益处。”夏雨晨今天并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因为站在男人的立场而言,轩轩这么做并没有什么不对,但站在一个父亲的角度的话,又觉得他太过于的残忍了点,所以现在的他,心情是异常矛盾的。  “其实,馨菲是一个很好的女孩,虽然说我不爱她,但并不是间接的否定了她的出色之处,只是她值得更好的人拥有而已。”穆梓轩一副无畏的样子看着夏雨晨,因为他真的是这样认为的,而且,就算发生了这样的一件事情,他也会把夏馨菲当作是自己永远的妹妹。  “我觉得也是,今天我之所以过来,是想要跟你说,就算馨菲再来苦苦的哀求你,你也不要轻易的心软,因为那不是对她好,而是间接的害了她。”夏雨晨在担心,如果馨菲再来找轩轩,他会一时的对她心软,所以才会过来叮嘱他几句的。  “夏叔叔,放心吧!我自有分寸。”穆梓轩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自己又不是他,怎么可能会那么的没有原则性。  “这样就好,那我先走了,馨菲那里,你多担待点。”夏雨晨站了起来,临走还不忘再次的叮嘱一番。  “我知道,夏叔叔再见!”穆梓轩目送着他离开,这才把身子靠于了椅子后面,有些烦躁的轻阖上了眼帘。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伤害馨菲,但是站在长远的角度上考虑,他也只能狠一狠心了。  这一个夏天,因为失恋了的原因,所以夏馨菲独自的出国散心去了,因为只有远离了有他的城市,让自己的每一天都变得充足起来,她才能学会遗忘。  也许,有些感情只能放在心底,并不适宜于提起,也许,有些人只能仰望,并不适宜于靠近,或许她放下了感情太早,所以才会疼起来的时候那么的撕心裂肺。  漫步于每一个异乡的清晨,她想得最多的都是穆梓轩,那一个名字就好像刻入了她的骨髓般那么的难以剔除。  都说残缺有时候也是一种别样的美丽,但为了获得这样的一种美丽,她也付出了对等的代价,所以说这天底下没有任何一样东西是可以随手可获的。  每次的出现在军区的门口,穆季云都感慨万千,因为在这个地方,他们发生过太多的纠缠不清,但也谱写过不少的美丽瞬间。  此刻,夕阳如血,心境如风,美人却不再依旧,只因岁月给她烙上了难掩的风霜,但在他的心底,她永远都停留在最初的状态,永远都是那一个最美的人儿。  “今天怎么想到了要来接我。”只要一看到穆季云,欧阳瑞西的脸上总会扬起如花般的笑颜。  “因为突然想你了,等不及你回来,所以只好亲自来抓人了。”很是绅士的给她拉开了车门,脸上挂着的是神秘的笑容。  “偷吃蜂蜜了吗?嘴巴那么的甜。”只要是女人,不分年龄大小,都喜欢听甜言蜜语,所以欧阳瑞西也不会例外。  “是啊!你要不要尝尝看。”穆季云说着凑过了俊彦,嘴巴嘟起,等着被某人临幸。  “才不要,走吧!一下别人该看见了。”欧阳瑞西说着就有些的羞涩,所以娇嗔的瞪了他一眼。这个男人,她本以为是不属于自己的,但却陪伴在自己的身边这么多年,说实话,她真的觉得此生已经了无遗憾了。  “看见就看见呗!我们可是夫妻,又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关系。”岁月改变了的是穆公子的年龄,却改变不了他的霸气跟那一种摒弃礼教的性格。  “要真是见不得光的关系,我才不跟你凑在一起呢?”欧阳瑞西嫌弃的看了他一眼,这么多年,他们都老了,鬓角已经有了白发的痕迹,虽然很不愿意去承认,但不得不服老。  “那可没有办法,这一辈子啊!你都只能成为我的人了。”穆公子得意的启动了车子,感觉到现在的生活真的挺充实的,不但儿女双全,还那么的听话懂事,所以作为一个男人,他感觉到自己算是成功的了。  “是啊!我的下一辈子都是你的,这样你总该高兴了吧!”欧阳瑞西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她的这一生,是为了他而活的,但她从未后悔过,所以想连他的下一辈子都给预定了。  “这可是你说的,不能更改了,你下辈子,下下辈子都只属于我。”穆公子雀喜的回望着她,目光是那么的深情而又坚定。  “好,我答应你。”欧阳瑞西想都没有想的便应承了下来,因为只要有他的地方,就会有她欧阳瑞西的身影。  这一条路,虽然他们走得坎坷了点,但最终他们收获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至于孩子们,那是他们的另一个开篇,所以他们都无法去管了。  幸福,有时候真的是很简单,只是你并没有感觉到而已,因为它很有可能就隐藏在你的眉梢处,或者是你的指缝间,只要你稍微的再多看一眼,手再握紧一点,一切都将会是另一番结局。  明天,是一个很好的开端,而关于明天,他们的故事也在无限的往前延伸……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